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三十四章 紅鸞蠱惑
    相比運宗的小糾結,玄門這邊,姬青螭可謂心花怒放。

    師傅沒有死,他老人家還好端端的活著。

    雖然不清楚十五年前他為什么要假死隱遁,但對丹田受損的姬青螭而言,那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氣運之爭昆侖一家獨大的局面下,玄門有了主心骨。

    有了對外反抗的力量,保全自身的良機。

    所以,面對夢白樓的要求,他當機立斷的應下。

    毫無猶豫,不假思索。

    紅鸞劫,噬血殺陣,刻意針對昆侖,攻擊靈溪。

    哪怕付出的代價是玄門為之陪葬,姬青螭亦心甘情愿。

    原因無他,這是師傅的命令。

    是教他修行,視他們為親生子女的恩師。

    玄門,是夢白樓傳給他的。

    他挑不起這份重擔,深感愧疚。

    如今,有師傅重新出山,站在前面替他擋風遮雨,姬青螭簡直喜極而泣。

    感恩戴德,聲淚俱下,是他見到那位老人時的第一反應。

    重重的跪在地上,卸下這些年來積累的脆弱,哭的像個孩子。

    “師傅,對不起,徒兒讓您失望了。”

    另一邊,佛門。

    空見主持收到陳玄君的來信,久久無言,神情難測。

    確切來說,這封信是打著陳四爺的幌子命人送來的。

    其中的內容石破天驚,他一掃而過后,當即燃燒成灰。

    紅鸞劫,誅殺靈溪,重創昆侖。

    言短意駭,真假難辨。

    對方要他做的不多,在紅鸞星引爆龍陽的那一刻,集佛門后山禁地歷代高僧殘留的深厚佛氣污染陽氣。

    借此打斷真龍與真凰的陰陽調和。

    這一點,空見自問做得到。

    做得到,卻不敢做。

    易購對他的警告歷歷在目,對佛門的手下留情也是真的。

    有仇有恩,是機遇同樣存在風險。

    陳玄君有何手段與昆侖對拼他不清楚,他唯一看清的是,現在的佛門再也經不起半點風浪。

    哪怕是輕輕的一下,足以跌入萬丈深淵,萬劫不復。

    “罷了,此事與我無關。”

    “老衲不知情,不參與。”

    “除非……”

    他深陷的眼窩有精光浮掠道:“除非在紅鸞劫當天,我能親眼看到你們必勝的法寶。”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

    “炭,佛門確實送不了。”

    “可這小小的一朵花,我不介意在關鍵時刻火上澆油。”

    “一瓶致人于死地的佛門香油。”

    ……

    京都,靈溪的別墅。

    紅鸞劫初兆已顯,足足持續了三天。

    真龍星在血線的腐蝕下,從晶瑩剔透到斑駁渾濁。

    它的光芒,少了從前的明亮,多了一份隕落之象。

    華夏大地,無數雙眼睛盯著星象變化,暗自推算。

    他們,全都想知道這位華夏最年輕的天靈師是否能順利渡劫。

    天下命格,尊真龍為首,獨占兩斗氣運。

    靈溪一旦身死道消,對昆侖來說,是毀天滅地的打擊。

    一家獨大的形勢,會重新回歸于六脈齊爭。

    余下大大小小的勢力,皆有可能分一杯羹。

    這一幕,是大多數人愿意看到的。

    想,夢寐以求的想。

    從早上等到晚上,從晚上等到第二天清晨。

    直到驚蟄后的第五天傍晚,夕陽西下,余暉金黃。

    真龍星,在黑黑的云層中消失。

    是的,它不見了。

    與此同時,妖異的紅鸞星大放紅芒,幾乎將天燒出個窟窿。

    “來了。”

    異口同聲的兩個字,摻雜著幸災樂禍的期待。

    從華夏各個角落發出,冥冥中,響徹天際。

    別墅內,焦急等待的唐靜月等人心神緊繃,熬到了頂點。

    蘇寧動作輕柔的關上房門,設下隔絕音效的防御陣法。

    他走到靈溪身前,握住她的手,體內靈力源源不斷的輸送。

    “我,會不會死?”

    她恢復了些許氣力,跌跌撞撞的站起身道:“我感覺到了,那是屬于我的死劫。”

    “在它的壓制下,我生不起反抗之心。”

    “它,它在告訴我,我必死無疑。”

    靈溪凄然的笑道:“難怪師傅會說人不與天斗,不可逆天而行。”

    “我們在天道的籠罩下,實在太過渺小。”

    蘇寧安撫道:“別瞎想,有我在呢,你會平安無事的。”

    “小小的紅鸞劫算什么?”

    “我們經歷了那么多的生死,哪一次不是逢兇化吉?”

    “龍陽外泄,當你融合我體內的凰陰之氣后,這劫數,也就過了。”

    靈溪不知想到了什么,蒼白的臉頰徒增一抹紅潮。

    “你……”

    她咬了咬唇,伸手指向吊燈開關道:“關掉好不好。”

    蘇寧促狹道:“我想看著你。”

    靈溪好不容易恢復的力氣在某人這句話后蕩然無存,癱軟的靠在床頭,呼吸絮亂道:“不,不要。”

    “下一次,下一次我允許你不關燈。”

    蘇寧打了個響指,燈光隨之熄滅。

    外界淡淡的光線透過窗簾,她看到他一步步的走來。

    很輕,很慢。

    沒來由的感到緊張,靈溪縮起身子,十指緊緊揪著被單。

    “媳婦,生個孩子吧。”

    “最好是龍鳳胎。”

    “男孩叫蘇知暖,小名桃子。”

    “女兒叫蘇知愿,小名瑤池。”

    “春暖花開,兩情相悅。”

    “我們,不會死,會好好的,幸福的走下去。”

    溫醇的嗓音在靈溪耳邊響起,讓她不禁想起幾個月前,他說的那些情話。

    “人間百味,日月星河,只要有你在,我就在。”

    “我們第一次相遇在桃山村,桃子代表地名,你我初識之地。”

    “瑤池,指的是昆侖。”

    “千秋水,竹馬道,一眼見你,萬物不及。”

    “溪溪,別人的世界或許很大,包羅萬象裝載天地……”

    他說的情話,她是真的喜歡聽呀。

    喜歡到偷偷的拿筆記了下來,藏在書桌的小抽屜里。

    沒事的時候,總愛拿出來翻翻。

    一遍,兩遍,十遍,百遍。

    怎么都看不夠,看不厭。

    黑暗中,靈溪睫毛煽動,嘴角噙著甜蜜的微笑。

    直到有一雙手解開了她的昆侖青袍,炙熱的吐息吹在她敏感的耳畔。

    “呀。”

    她一聲驚呼,下意識想要推開身邊的男人。

    “溪溪……”

    他突然咬住她的耳垂,整個人像火一般靠近道:“聽話。”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