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一觸即發的大戰
    “勾結妖魔者,殺無赦。”

    震人心魄的八個字,宛若洪鐘激蕩,聚于云層上空經久不散。

    聰明者,如火玄帝尊,寂空帝尊等人,當即領悟到云決帝尊話語中的深意。

    他們以眼神交流,逐一站出來道:“凡我仙界子民,暗中勾結妖魔者,當誅。”

    “凡我仙界子民,暗中勾結妖魔者……”

    “當誅……”

    “轟隆隆。”

    仙力翻涌,好似九天驚雷陸續墜落,霎那間響徹四面八方。

    火玄帝尊一馬當先的朝洛塵走去,滿臉煞氣道:“蘇寧是你徒兒,雖未洗去凡胎肉骨,可早在兩個月前拜你為師。”

    “入你無塵仙界,住你無塵仙宮。”

    “荼雀貴為妖界帝后,又是五百妖尊之首。她的本命之羽有多珍貴,人盡皆知。”

    “為什么會出現在蘇寧身上?你作何解釋?”

    他步步緊逼,居高臨下的質問道:“別告訴我你不知情,此事的前因后果,你務必要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仙界的規矩,用不著老夫提醒你吧?”

    火玄帝尊雙眼細瞇,似笑非笑的掃過光幕虛影道:“龍凰之主是人人爭搶的大造化不假,可他同樣也是一塊極其燙手的山芋。”

    “沒福氣的人,把握不住啊。”

    “好比你,福澤不夠深厚。”

    “看的到,摸的著,偏偏吃不到肚子里。”

    “這叫什么?”

    他咧嘴怪笑,幸災樂禍的仰起脖子道:“人算不如天算,你沒那個命。”

    洛塵盤坐云端,面不改色的回道:“荼雀本命之羽的事,我的確不知情。”

    “想來是蘇寧運氣好,在葬魔山脈撿到的。”

    火玄帝尊嘖嘖稱奇道:“你怎么不說從天而降,是天道賜予他的?”

    洛塵一拍腦門,故作恍然道:“對哦,很有可能是天道看我徒兒可憐,命不該絕,有心拉他一把。”

    “哎喲,信了一輩子天道,跪了一輩子天道,總算有所回報了。”

    “邵斐,那什么,你趕緊返回無塵仙宮,替為師三跪九叩感謝天道眷顧你小師弟。”

    “喊上你一眾師弟師妹,焚香禱告,多磕幾個頭。”

    身后,親傳弟子排第五的邵斐躬身領命道:“徒兒這就去。”

    說罷,他化作流光沖向遠方。

    火玄帝尊氣的腮幫鼓動,大聲呵斥道:“洛塵,事實擺在眼前,豈容你混肴視聽顛倒黑白?”

    “給你機會辯解,你不珍惜,那就休怪老夫不講往日情面。”

    他嗓音拔高,巡視在場所有人,裝模作樣的拱手道:“諸位,三萬年前的仙魔之戰,我等雖未親身經歷。然仙界與妖魔誓不共存,血海深仇烙印在骨子里,早就融入了我們的血脈當中。”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往事歷歷在目,仇恨永世難消。”

    “葬魔山脈,遮天蔽日的妖魔之氣,地下深埋的妖魔尸骨。這里的一切,無不對我等訴說當年那一戰的慘烈,先輩們為了維護仙界安穩付出的巨大代價。”

    “而蘇寧……”

    他話鋒一轉,遙手指向光幕虛影道:“小世界的螻蟻,本沒資格“飛升”仙界。因身懷龍凰法相的特殊緣故打破先例,由此產生狩獵法。”

    “狩獵,是各方對他的考驗,亦是規矩之下的情理通融。”

    “老夫自問問心無愧,絕不包藏半點私心。”

    寒望帝尊緊隨其后的表態道:“不錯,一是一二是二。仙界容得下蘇寧,卻容不下勾結妖魔的臥底奸細。”

    “既然洛塵帝尊給不出合理解釋,我等唯有越俎代庖,替他好好管教下門下弟子,查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兩人一唱一和,高舉正義之旗,頂著規矩說事,頓時引來“一眾同黨”的接連附和。

    洛塵再難保持先前的淡定從容,他寒霜鋪面,憤甩袖袍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你們哪只眼睛看到蘇寧勾結妖魔了?”

    “有些事,姜臨安的陳年舊事,荼雀與姜家的淵源,我不說,你們一個個的誰不心知肚明?”

    “借此大做文章,還有臉說問心無愧。”

    “呵,笑話,我不同意。”

    他氣勢暴漲的飛出云端,擋在火玄帝尊身前道:“有我在,誰都別想傷我徒兒一根汗毛。”

    “這是我對他的承諾,為人師者,我必須要做到的事。”

    火玄帝尊半步不退,神情玩味道:“洛塵,你是真仙十七品,我是十六品。”

    “論單打獨斗,我不是你的對手。”

    “這一點,我承認。”

    “可今日,追究蘇寧與妖魔為伍的不是我一人,是整個仙界。”

    “云訣,寒望,寂空,司秋……”

    “少說五百多仙界,外加文武雙殿。”

    “你,能攔住幾人?”

    他饒有興趣的問道:“同修為交戰,你能以一敵二,敵三,便是無敵般的存在。”

    “想要以一敵百,以一人之力震懾群雄,恕我直言,你沒那個本事。”

    “你是洛塵,不是六千年前的半圣姜臨安。”

    冷嘲熱諷的一番話,極盡羞辱之意。

    而后,他漫不經心的轉過身道:“諸位,還等什么?”

    “嗖嗖嗖。”

    數十道身影奔向洛塵,氣浪鋪天蓋地。

    無一例外,這些人全都是獨霸一方的帝尊帝后。

    與此同時,沉寂的姜常念那邊,喬晚棠藏身的云朵周遭,詭異的浮現一道道明光。

    是光,又好像有模糊人影來回走動。

    慢慢的,虛空撕裂,那些明光遁入其中無影無蹤。

    云訣帝尊下意識松了口氣,僵硬的臉龐稍顯柔和,對火玄帝尊秘術傳音道:“可以了。”

    后者面露喜色,右手猛的伸出。

    “崩。”

    地動山搖,鳥獸悲鳴。

    葬魔山脈內,坐在空地上烤肉的蘇寧徒生警覺,頓感后背發涼,寒氣彌漫四肢。

    “這……”

    他甚至來不及利用心神感應,來不及抬頭觀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下一刻,一閃而逝的恐怖威壓籠罩周身,整個人如遭雷擊。

    “哇。”

    鮮血狂吐,蘇寧狼狽的趴在地上。

    無形中,有一股磅礴之力將他鎖定,強行拖拽。

    “呼呼呼。”

    耳旁風聲呼嘯,視線扭曲,腦海昏沉。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