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七十二章 穿過虛空
    一天后的清晨,天上飄著小雨,一輛破舊的驢車從紅霜城緩緩駛出。

    由南向北,逐漸被雨幕吞噬。

    車廂內,蘇寧盤膝端坐,神情痛苦。

    任由莫自傲催動的仙力凝聚在眉心中央,額頭大汗淋漓。

    “忍著點,你體內尚未打通的經脈仍有好幾處。”

    “尤其是因為丹田被廢而導致的瘀血堵塞,光靠藥物梳理是很難起到作用的。 ”

    “只有借仙力多次化解,如此,才能讓你真正的恢復如初。”

    耐心解釋,語氣溫和。

    莫自傲斜靠車廂,不忘對充當苦力任勞任怨的大黑驢說道:“悠著點,速度可以放慢些,咱不著急趕路。”

    “對了,你知道從哪去妖界吧?”

    泥濘的古道上,四周的景物漸而模糊。

    沒人看到,那渾身沾滿泥水的大黑驢一飛沖天,踏云而起。

    “嗚嗚嗚。”

    狂風呼嘯,如哭如泣。

    遠遠的,只見殘影浮掠,一掠數十道。

    一道破,一道接著一道的消失。

    莫自傲提醒道:“別從仙界走,否則會被君源帝尊感應到的。”

    “那家伙再不濟,也是實打實的真仙十七品中期。”

    “一旦讓他發現我們的蹤跡,則等同暴-露了蘇寧的存在,會引起一系列的麻煩事。”

    “哎,雙拳難敵四手,造夢硯臺還在段自謙那,我實力大打折扣。”

    “咴。”

    大黑驢仰起前蹄,聽從莫自傲的吩咐放慢速度道:“你救蘇寧,我能理解,是為了圓滿停滯一萬兩千年的輪回大道。”

    “所以我無怨無悔的跟你來了,你說什么我做什么,心甘情愿。”

    “但我這會是真的想不通啊,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心中有了怒火,再難壓制。大黑驢咬牙切齒,秘術傳音的咆哮道:“這件事你不打算給我個確切解釋?”

    “妖界,呵,真以為你是段自謙吶?想去就去,想走就走?”

    “你想白白送死,我不介意躲在一旁觀看。”

    “這種無意義的犧牲干嗎要拉上我?我特-么上輩子欠你的?”

    忍不住的爆了粗口,與莫自傲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大黑驢怒不可及,鼻息粗重道:“回答我。”

    車廂內,老道士巋然不動,充耳不聞。

    大黑驢發狂了,故意顛的車廂劇烈搖晃道:“弄不死你,我還弄不死那小子?”

    “嘿,來啊,誰怕誰?”

    賭氣般的嘶笑,它化作人頭驢身的怪異模樣,使勁抖動著身子。

    莫自傲崩潰道:“能不能別鬧?”

    大黑驢姿態強硬道:“那你能不能坦誠點?”

    老道士沒撤,一把掀開簾布,嘴唇喃喃的訴說。

    半個小時后,他重新鉆回車廂,小心查看著蘇寧遭受仙力梳理的堵塞經脈。

    大黑驢將信將疑,齜牙咧嘴的問道:“沒騙我?”

    “照你這意思,姜臨安的死你得承擔一半的因果干系?”

    “我滴乖,這要是讓姜常念和喬晚棠知道了,不得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還有段自謙,嚯,我是做夢都沒想到他會聯手文殿九星布局,親手將文殿最杰出的弟子逼入絕路,最終飲恨而亡太虛山。”

    “這……”

    話沒說完,腦袋上挨了一巴掌。

    是雙眼噴火的莫自傲打的,滿臉煞氣,殺機凜然。

    大黑驢委屈道:“行,我不說了,從今往后,我都不會再提這檔子事。”

    “你說得對,有些事能說,有些事不能重見天日。”

    莫自傲恨聲道:“你知道就好,若是不想陪我去妖界,大可將我送到那處通往妖界的虛空裂縫前。”

    “欠下的賬,我肯定是要還的。”

    “姜臨安死了,這筆賬自然而然落到被他寄予厚望的傳人蘇寧身上。”

    “人情不還,本心有恙,大道自是難成。”

    大黑驢垂頭喪氣道:“可是修復氣竅用的“白睛峰王”并不好找,論稀有程度,它簡直比五千年一出的“三翅金蟬”更難尋。”

    “三翅金蟬應運而生,三界皆有可能出現。”

    “但“白睛蜂王”只存活于妖界,是獨一份的天材地寶。”

    “旁人不足為懼,我怕的是黑骨。”

    “萬一讓他察覺到我們的氣息,哎喲,不是要了親命了?”

    莫自傲又是一指點出,繼續幫蘇寧疏通經脈道:“無妨,我有對策應付黑骨。”

    ……

    兩天后,南庭小世界某處荒山野嶺。

    望著表層覆蓋陣法運轉的星點微光,莫自傲起手結印,從乾坤袋掏出一枚白色玉簡。

    “果然,這處被深淵之力腐蝕長達數千年的虛空裂縫是無法自動愈合的。”

    “強如君源,也只能親自施法利用陣法瞞敝。”

    “孬貨,我來破陣,你護好蘇寧。”

    “充斥在裂縫中的暴亂深淵力量傷不了你我分毫,卻能在頃刻間讓修為盡失的蘇寧神魂俱滅。”

    “他,我交給你了。”

    表情凝重,一番叮囑后,莫自傲當即捏碎玉簡反手向前。

    “轟隆隆。”

    地動山搖,炸裂聲震耳欲聾。

    恐怖的氣浪自玉簡內迸發,一股腦的沖向那凡人根本洞察不了的星點微光中。

    “咔嚓。”

    冥冥中,有清脆開裂聲傳出。

    下一刻,一方一米高,半米寬的黑色洞窟呈現在三人面前。

    蘇寧激動難耐,難掩心湖澎湃如潮的期待。

    什么天材地寶,什么修復氣竅用的“白睛蜂王”,他統統拋于腦后。

    他想的,只有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他的妻子靈溪。

    “溪溪……”

    目露精光,喉結滾動,蘇寧迫不及待的想要踏入眼前通往妖界的無盡深淵。

    “艸,你小子瘋了。”

    大黑驢眼疾手快,一把將蘇寧按住。

    與此同時,他罵罵咧咧的放出磅礴仙力,圍繞著兩人設下防御光罩道:“記住,你只能待在我身邊,寸步不離的那種。”

    說完,他五指成爪,拎著蘇寧一躍而起道:“走。”

    前一秒風和日麗,暖風徐徐,

    下一秒黑不見底,陰風撲面。

    蘇寧冷的直打哆嗦,全身氣血似在一瞬間凝固。

    頭皮發麻,四肢僵硬。

    “我……”

    艱難開口,他甚至動不了嘴唇。

    “閉嘴。”

    貼身保護的大黑驢怒斥道:“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嗡。”

    說話的同時,一股溫暖的仙力涌入蘇寧的身體。

    “老實點,此番借虛空裂縫前往妖界暫不知需要多久。”

    “三天五天,或是三五個月,沒人說的清。”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