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七十三章 后知后覺段自謙
    文殿,內院,講道臺。

    每隔三年,身為文殿老祖,段自謙都會在講道臺開啟長達九天的傳法解惑。

    上至道心根本,下至秘術修行。

    無一不談,無一不講。

    然而真正有資格踏入內院聽講者不過寥寥數百人,大多是各殿親傳弟子,或是位高權重的長老管事。

    以身份落座,垂首聆聽。

    往年,不出意外的,九殿之首的文天樞會坐在第一排第一個的蒲團上。

    而后是其他八位殿主,與他并排占據第一排僅有的九個座位。

    九人之后,按入門先后,是一眾親傳弟子。

    緊接著是各殿長老,以及人數最多的中層管事。

    一切井然有序,誰也不敢在此胡來造次。

    但是今年,讓在場所有人感到震驚的是,一道孤獨的身影悄然位列文天樞之前。

    黑袍加身,黑霧遮掩。

    以一人之力力壓文殿九位殿主,獨領風-騷,獨拔頭籌。

    濃郁霧氣的包裹下,眾人只能依稀看到她模糊不清的背影,卻無法洞悉她的真實面貌。

    “那是誰……”

    遠遠的,有不明所以者呢喃發問,眉頭緊皺。

    “呵,還能是誰。”

    有人耐人尋味的回答道:“面具女就是祖龍之主,祖龍之主就是面具女。”

    “外界都傳瘋了,說太虛造化碑上排名第二的絕品法相在我文殿。”

    “半年前的天地異象,祖龍吞龍凰,據說乃老祖一手布局。”

    “嘿,如此驚天動地的變故,引得八百仙界萬眾矚目的大事,你竟然毫不知情?”

    茫然問話者神色大變,一臉驚恐道:“此話當真?”

    回話者笑意邪魅,高深莫測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有些事不是我等能打探的,知而不知,還是做好分內事吧。”

    問話者心驚不已,趕忙附和道:“對,你說的對,只是……”

    話鋒一轉,他若有所思的說道:“照這么看,面具女似已被老祖收為親傳弟子。”

    “她的地位,將一舉超越九大殿主,成為文殿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明明有這意思,卻不曾開誠布公的宣告,其內蘊藏的深意委實讓人難以琢磨。”

    “旁的我倒不愁,我愁的是,以后我們該拿什么態度對待她?”

    “親近了不好,太過疏遠了又恐遭她記恨在心。”

    “哎,真是件麻煩事。”

    小聲抱怨,他嘀嘀咕咕的牢騷不斷。

    回話者笑而不語,豎起兩根手指立于嘴邊,示意安靜聽法。

    ……

    三日后,傳法結束。

    文殿禁地,觀景峰。

    一峰獨立,峰高九千三百米。

    窄小陡峭的階梯上,段自謙一襲白袍走在最前面。

    默默跟隨的,是背負長劍的面具女與文殿九位殿主。

    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各懷心思。

    直到段自謙停下腳步,轉身走入半山腰的荒廢涼亭,一路上閉嘴不言的文天樞這才趁機迎上前,躬身說道:“老祖,昨日收到君源帝尊的傳音玉簡,說莫自傲帶蘇寧去了妖界。”

    “并未從仙界走,而是直接利用南庭小世界的那處虛空裂縫鉆了捷徑。”

    段自謙輕輕“恩”了聲,抬頭眺望山下的景色道:“怎么,你覺得不妥?

    文天樞正色道:“豈止是不妥,莫自傲心懷鬼胎,其心可誅。”

    “他……”

    話沒說完,被面帶微笑的段自謙撫手打斷道:“別一口一個莫自傲,他是老夫的師弟,當得起你們一聲師叔祖。”

    “哪怕他外出游歷一萬兩千多年,即便他從不插手我文殿之事。”

    “可你別忘了,文殿的傳承終究有他一半,這是師尊在世時親自賜下的。”

    “他不要,僅僅是目前不需要,僅此而已。”

    “不代表他與文殿一刀兩斷,徹底放棄了屬于他的那份造化。”

    文天樞眼眸一凝,順勢抱拳道:“老祖教訓的是,弟子明白了。”

    段自謙移動腳步,走向涼亭另一側道:“接著說。”

    文天樞原地垂臂,畢恭畢敬道:“蘇寧成為廢人,這是老祖希望看到的結果。”

    “若非莫自,若非莫師叔祖在最后關頭將他救走,那小子早就死無葬身之地。”

    “我們不出手殺他,有的是修行者會上去補刀,給他致命一擊。”

    “但現在,據君源所報,莫師叔祖不僅幫蘇寧續上了全身斷裂的骨骼與經脈,還要去妖界尋找那堪比三翅金蟬的“白睛蜂王。”

    “他到底什么意思?是明著要和文殿作對嗎?”

    段自謙手扶沾滿灰塵的腐朽圍欄,白發飛舞,目光悠長道:“作對不至于,莫師弟出身文殿,這里是他的根本。”

    “想來……”

    尾音拖長,衣袍烈烈。

    他曬然一笑,嗓音中突然多了一絲不確定道:“當真是想借蘇寧圓滿輪回大道?”

    文天樞正待說話,但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面具女開口了。

    “老祖,依弟子愚見,蘇寧不足為慮。”

    “龍凰被吞,任他傷勢痊愈又如何?”

    “失去了法相輔佐,他此生能否邁入真仙十品都成問題,更別提人人向往的圣人大道了。”

    “再則,就算莫師叔祖不為他療傷,待得姜常念等人找到他,一樣會為他傾盡全力。”

    “所以,淪為秋后螞蚱的蘇寧何不留給那群想殺他的人去殺?”

    “比如火玄,云決,寒望……”

    “只要他腦子里的姜臨安傳承還在,只要他不死,就注定他永世不得安生。”

    段自謙不著痕跡的瞥了眼面具女,表情怪異道:“說的有理。”

    “去吧,爾等皆退下。”

    “天樞,你隨我同行登頂。”

    眾人俯身一拜,齊齊化作流光飛逝。

    段自謙繼續前行,腳步越發沉重道:“此番布局算無遺策,卻唯獨忘記了不該忘的一角。”

    “姜臨安的記憶,他隕落太虛山頂的真相。”

    “蘇寧不敢對姜常念等人提及,想來是姜臨安最后一縷神魂消散前的叮囑。”

    “但莫師弟,他曾與那不孝孽徒關系匪淺。”

    “留著蘇寧,始終是一處禍端。”

    心生憂慮,眼露苦惱。

    段自謙沉吟片刻,下定決心道:“你去華夏等候莫師弟,瞧他愿不愿意將蘇寧交給你。”

    “恩,將那丫頭帶上。”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吞噬龍凰法相后,她身上的氣息有了些許轉變。”

    “也許是我感應錯了,又或者……”

    山頂狂風起,段自謙的聲音變的弱不可聞道:“替我好好的試試她。”

    “她啊,可比蘇寧重要多了。”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