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零六章 當年虐夫爽
    陣中,任姓弟子等人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變故因何而起。

    一方面,他們懷疑有奸細混入,導致全盤計劃外泄。

    另一方面,他又暗暗猜測蘇寧與道火兒擁有半圣賜予的特殊秘寶,所以才能無視足以將真仙十二品絞殺成灰的九曲連環陣,悄無聲息的將周姓弟子斬殺。

    然而不管是哪一種可能,就目前的處境而言,他們似乎一下子變的被動起來。

    走不能走,退不能退,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愣在原地,硬是不知如何是好。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

    “局勢有變,一切得從長計議。”

    思前想后,任姓弟子打算放棄此番圍剿下山稟報。

    “大伙抱團撤離,千萬不要擅自離隊。”

    說完,他小心翼翼的撤回小型防御陣法,迫不及待的朝山下沖去。

    “走。”

    余下之人失去了主心骨,哪還敢在山上多呆?

    一時間,只見殘影浮掠,難見眾人真身本體。

    任姓弟子修為最高,竭盡全力之下自然屬他飛的最快。

    可就在他以為自己能逃出生天時,百米外的大樹下突然傳出微弱的仙力波動。

    “誰?”

    心神緊繃,他毫不猶豫的調轉方向。

    與此同時,拳風悍然,瞬間將大樹籠罩。

    下一刻,地動山搖,半米粗的枝干攔腰斬斷,碎屑漫天。

    “該死,躲哪去了?”

    一擊不成,無法將對方順利逼出。任姓弟子惱羞成怒,丹田急速運轉。

    “藏頭縮尾的無恥之輩,我倒要瞧瞧你是哪方勢力派來的。”

    揚臂抖袖,雙手猛的合攏。

    十指交叉間,又徒然翻轉,以左右手拇指與食指對齊,余下六指朝內。

    “封。”

    口吐濁氣,他眼綻寒芒。

    仙力匯聚下,一方掌心大小的明印被他狠狠拋出。

    “唰。”

    印章騰空,符文閃爍。

    拉扯出密密麻麻的線條縱橫交織,層層堆砌。

    “呵,東元帝尊自創的“封井術”位列上品仙術范疇,你身為他手下十六仙將之一,雖說只修了前三層,亦不至于弱的如此可笑。

    “簡直丟人現眼,也好意思使出來?”

    冥冥中,有女子嬌笑聲響起,帶著戲謔調侃之意問道:“要不要我教你?”

    話音落,黑霧成團,一雙白皙玉手伸出。

    同樣的手勢,同樣的結印方法,女子十指穿梭,猶如蝴蝶翩翩起舞。

    “你……”

    任姓弟子難以置信,失聲怒吼道:“你竟然與我同出東元仙界?”

    “你到底是誰?”

    “周師弟與梁師妹是否死于你手?”

    一連三問,他當即召回本命仙器,將修為提升至真仙十一品初期。

    女子不作回應,反手推動。

    “嗡。”

    一枚更加小巧的方印懸浮身前,于電光火石間融入虛空消失不見。

    任姓弟子驚懼交加,憤然爆退。

    女子輕笑道:“晚了。”

    “你以三層心決結法印,而我,我會完整的“封井術”。”

    “啉。”

    長劍破空,劍吟激蕩。

    四面八方被封鎖,陣法之內,黑霧源源不斷的覆蓋。

    “別指望能與他們會合,我一早算準了時機設下多重幻陣。”

    “沒個半盞茶一炷香,他們根本走不出來。”

    黃符在手,憑空自燃。

    神秘女隱去身形,語露譏誚道:“殺你,何須我親自動手?”

    “一張符箓足夠,對得起你一方仙將的身份。”

    “要怪就怪你太貪心了,區區真仙十品而已,也敢打我男人的主意。”

    “你不死誰死?”

    “轟隆隆。”

    爆炸聲不絕于耳,卻又被不知何時降落的隔音陣法有效屏蔽。

    六十米外的幻陣內,心急如焚的九人正無頭蒼蠅般尋找出路。

    他們深知不經意間中了埋伏,可對方一直不出手,自然而然的,也就沒人敢輕舉妄動。

    直到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遲遲等不來敵方主動攻擊。

    度日如年的煎熬下,九人幡然醒悟,如大夢初醒。

    他們明白了,對方的目標根本不是他們九個小蝦米,而是修為最高的任師兄。

    果然,當眾人合力粉碎多重幻陣后,他們看到了任師兄的尸體。

    四肢分離,血肉模糊。

    妖氣腐蝕下,他早已面目皆非。

    “快,改變殺陣陣眼,我等速速下山。”

    真仙八品的小老頭率先回過神來,嚇的肝膽俱裂。

    他沒命似的奔逃,慌不擇路。

    但很快,他被“人”攔了下來。

    確切來說,一柄并不起眼的黑色長劍阻擋了他的去路。

    劍在鞘中,銀光忽顯。

    小老頭眼皮上翻,臉色漲紅,仿佛無形中被人掐住咽喉。

    他踉踉蹌蹌的前行,嗓子里發出“咕嚕咕嚕的”怪音。

    全身劇烈顫抖,抖若篩糠,而后精疲力盡的癱軟倒地。

    “我……”

    “咯咯咯。”

    蜷縮著身體,他老臉猙獰,牙關緊咬,似想說些什么。

    可最終,他無力的閉上雙眼,就此一命嗚呼。

    “上山吧,下山之路有我堵截,你們回不去的。”

    “一波不死絕,另一波則不會出動。”

    “他們不出動,我又如何分批解決一網打盡?”

    長劍上下起伏,隱隱聚出女子模糊不清的身影。

    她腳踩劍身,冷言相對道:“三息,不走者就地安葬,我不介意多殺幾人。”

    八人落荒而逃,生不出半點反抗之心。

    明知上山仍會落的個身首異處的凄涼下場,他們卻不得不服軟照做。

    沒辦法啊,眼前的奸細女人實在是太強了。

    強到以一己之力分別瞬秒兩位真仙十品初期的修行者,這是什么概念?

    其真實實力恐怕有真仙十二品,甚至更高。

    如此境界壓制下,強闖下山之路無疑是飛蛾撲火自尋死路,還不如盡量拖延著等待營救。

    “我,我們真的要上山嗎?”

    八人中,僅剩的一名女修士神情恍惚,近乎是帶著哭腔尖叫道:“妖修食人血,魔修吞神魂。”

    “我們逃不掉的,會死的很慘。”

    風聲呼嘯,無人理睬她。

    只是穿過南面的十三道陣法后,眾人不約而同的停下腳步。

    他們還記得,都記得周姓弟子的叮囑,切不可過界山腰。

    “試一下,傳音玉簡可能送出去?”

    抬頭眺望山頂,有真仙九品后期的圓臉男子嗓音干涉道:“前無出路,后無退路。那女人耗的下去,我們沒時間再等了。”

    “得想辦法聯系山下的諸位師兄,最好能將九曲連環陣撤除。”

    “此陣……”

    一聲苦笑,他眼底充滿絕望道:“偷雞不成蝕把米,此陣怕是會讓我等自食惡果,全都隕落于此。”

    “嗖嗖嗖。”

    他的話剛才說完,立馬有人掏出傳音玉簡祭出。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轉瞬即逝。

    “沒用的,殺陣相連,玉簡難破。”

    女修士失魂落魄,不禁掩面痛哭。

    只可惜這世上從來沒有后悔藥,不管是對他們,還是對一心想將蘇寧置于死地的段自謙。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