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零七章 道火兒收奴
    鳳凰山上,蘇寧盤膝端坐,雙眼緊閉。

    看似在靜心修煉,可實際上,他的心神牢牢鎖定著四方陣法,警惕十足。

    他很清楚,所謂的九曲連環陣在融入數百位修行者的仙力加持后,威力之大,已遠超其本身下品陣法的范疇。

    是毋庸置疑的中品殺陣,能輕而易舉將他絞殺,毫無還手之力。

    當然,這是建立在不動用保命底牌的前提下。

    半圣殺招,每一張都極難煉制。若是隨隨便便的用在山下那群阿貓阿狗身上,蘇寧打心眼里覺得不值得。

    心疼,且憋屈的慌。

    再則,他和道火兒身上的保命底牌加在一起也就二十一張,是絕對不夠用的。

    而山下有七十一名真仙十品境的修行者,單打獨斗的話,每出動一人就能將他逼入絕境,不得不借助底牌脫身。

    這樣一來,似乎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束手就擒,任由對方宰割。

    正因如此,以靜制動反而成了蘇寧能否逃出生天的關鍵一步。

    他在賭,賭山下那群人雖然形成了報團取暖的齊心局面,卻一定做不到萬眾一心的漫長等待。

    分批上山是必然的,就看誰能笑到最后了。

    “啊,好煩,這什么破信號,動一下卡一下,一局掉我三次線。”

    “打打打,還打個錘子。”

    “砰。”

    氣呼呼的丟下手機,道火兒罵罵咧咧的從巖石上爬起道:“易購,寶寶好無聊,咱聊聊天唄。”

    “唔,隨便聊點什么也比干坐在這發呆強呀。”

    鼓著腮幫,小丫頭委屈巴巴道:“你又不讓我聯系裴川,不然叫他帶副牌過來,咱三個人還能斗會地主。”

    蘇寧正待說話,心神感應下,他突然看到山腰位置竄出八道身影。

    八人并排站立,久無動作。

    “終于來了嗎?”

    眼皮上翻,蘇寧驀然睜眼,有精光迸發,嘴角上揚道:“竟然無真仙十品的修行者帶隊,嘖,這是玩的哪一出?”

    “計中計局中局?故意對我示弱?”

    “怎么,我看起來很傻?就那么容易上當?”

    忍不住的嗤笑,從八人身上一掃而過后,蘇寧轉移視線,將注意力全然放在東西北三個方位的陣法上。

    道火兒同樣感應到了八人的存在,周身魔氣涌動,躍躍欲試道:“我去解決他們。”

    蘇寧并未阻攔,沉聲叮囑道:“不可入陣。”

    道火兒腳尖點地,化作火浪騰空道:“我心里有數,你坐鎮后方即可。”

    “轟。”

    虛空撕裂,濃煙滾滾。

    小丫頭盡顯魔徒子本色,囂張大叫道:“爾等無恥鼠輩,吃寶寶一拳。”

    “崩……”

    話音未落,拳風席卷。

    所到之處草木皆斷,山體徒然抖動。

    站在殺陣外的八人欲哭無淚,調頭就跑。

    “誰讓你們進來的?”

    前腳剛入殺陣,順利躲過道火兒的全力一擊。

    這腳都沒站穩,冷不丁的,神秘女子殺機凜然的聲音又在眾人耳邊響起道:“入陣者死。”

    “唰唰唰。”

    劍影密布,寒光浮掠。

    一劍出,萬劍相隨。

    八人都快被這進退兩難的局面搞瘋了,一個個披頭散發,險些精神崩潰。

    “走。”

    硬著頭皮,他們再次跳出陣法。

    “喲呵,這是和我玩躲貓貓吶?”

    山腰處,道火兒笑了,背著小手閑庭信步的走動道:“殺你們不難,一張底牌的事,問題不大。”

    “但我這會確實無聊透頂,想陪你們玩玩。”

    “這樣,要玩就玩大點,我以天道立誓不用保命符箓,你八人聯手圍攻我,三十招內若能保持不敗,我自毀底牌一張,助你等圓滿完成此行上山的任務如何?”

    八人面面相覷,似有意動。

    可只要一想到殺陣內還有神秘女子堵住后路,他們剛剛燃起的希望火苗又在頃刻間熄滅。

    擺明著耍人不是?

    這尼瑪有的玩?

    我出一個三,你特-么直接王炸,還問我要不要。

    我要的起?

    悲憤交加下,八人中修為最高的圓臉男子深吸一口氣,認命般的垂下腦袋。

    他緊緊握著拳頭,骨節處咯咯作響。

    臉色由青到紅,再到一片蒼白,不見血色。

    “呼呼呼。”

    他大口的呼吸,不知在猶豫什么。

    許久,他慘然抬頭,失聚的目光落向道火兒道:“我不想死。”

    “修行數千年,我好不容易走到今日真仙九品后期的修為,有了登臺拜將的資格。”

    “不求圣人大道,但求來日能爭個一界帝尊。”

    “我……”

    斷斷續續的,他說的沒頭沒尾。

    別說道火兒聽不懂了,就是一同前來的七個人亦聽的云里霧里,滿腦門問號。

    “我……”

    雙腿彎曲,圓臉男子驀然下跪,全身顫抖道:“我愿加入魔界,為自己求一條生路。”

    “不,不管是魔界還是妖界,只要能讓我活,我什么都愿意。”

    “我媽臨死前我答應過她的,我這個家族棄子有朝一日一定要風風光光的將她的尸骨從荒山野地里帶回去。”

    “我要給她風光大葬,我要讓當初趕我出家族的族人們跪著迎接我。”

    “我齊萬空……”

    緊咬牙關,他神色猙獰,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寧成妖魔,雖死不悔。”

    “噔噔噔。”

    身旁七人驚的說不出話來,連連倒退,呆若木雞。

    尤其是相貌姣好的那位女修士,不禁失聲尖叫道:“齊師兄你……”

    “你豈能與妖魔為伍?豈可自甘淪為妖魔?”

    “一朝入了邪魔外道,你再也沒機會返回仙界。”

    姓齊名萬空的圓臉男子瘋狂癲笑,搖頭晃腦道:“煙師妹,你我不是六千年前的姜臨安,做不到神魂俱滅之下還能元神投胎華夏小世界。”

    “你想死,你不怕死,那是你的能耐,我佩服你。”

    “可我……”

    咧著嘴,他一指點向眉心,主動逼出神魂精血交給道火兒道:“我想活。”

    女修士眼角泛淚,眸子黯然。

    她自知勸服不了茍且偷生的齊萬空,索性渾渾噩噩的轉過身去,心下徒增悲涼。

    “你這……”

    道火兒勾了勾手,接過那一縷鮮紅能操-控人性命的神魂精血道:“不錯,你小子有眼光。”

    “那什么,既然誠心誠意的入我魔界,不妨多拿出點誠意讓我高興高興。”

    “恩,本小魔需要看到你忠誠不二的堅定態度。”

    齊萬空不說話,陰笑著起身。

    下一刻,離他最近,且毫無防范的煙師妹被一擊洞穿身軀。

    鮮血噴灑,元神尚且來不及逃離肉身便已寸寸開裂。

    “齊萬空……”

    余下六人嚇的魂不附體,沒命的奔逃。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