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三招結束
    隨著肖不崇一番陰陽怪氣的訓斥,下方提出異議的妖族修士瞬間陷入面紅耳赤的沉默。

    他僵硬著身體,鼻息深厚,嘴唇喃喃。

    有心想要反駁,卻不知從何說起。

    畢竟,事實正如肖不崇說的那般,妖界修習仙界術法的修士大有人在。

    不只是黑骨與荼雀,想來五百妖尊無一例外。

    甚至,就連他自己都偷偷修習了好幾門攻擊類型的下中品仙術,打算在與人對戰時出其不意搶占先機。

    如此前提下,他不合時宜的提出異議,簡直是自掃耳光,自取其辱。

    “下去吧。”

    尷尬之際,坐在人群最中央的荼躍笑著開口,間接助其解圍道:“別再有其它想法了,蘇寧既然有膽子應戰,我妖界五百族沒道理懼怕于他。”

    “不過是攻擂的第二戰罷了,便是敗了又當如何?”

    “他蘇寧輸得起,難道我們就輸不起了?”

    “再說了,真正能對他產生威脅的高手還沒上,誰能笑到最后尚未可知。”

    “諸位稍安勿躁,靜心觀戰即可。”

    陷于窘迫中的男妖修拱手一拜,訕訕告退。

    顧夢小聲詢問道:“躍大哥,你覺得蜘隆那老東西能在蘇寧手下撐過幾招?”

    荼躍稍作沉吟,斟酌著說道:“三五招不成問題,若他敢以命搏命拼盡全力的話,十招亦有可能。”

    “當然,這十招是蛛隆的極限。

    對蘇寧而言,他頂多使出了七成力。”

    “或許……”

    目光閃爍,他語速放慢,表情認真道:“或許連七成都沒有。”

    顧夢一聲嗤笑,對此深表懷疑道:“壓三境的實力差距,貨真價實的真仙十三品初期,竟然敵不過蘇寧十招,呵,你確定沒跟我開玩笑?”

    “如果是這樣,十四品的修士上臺豈不是只能勉強撐過三十招?”

    “那我們呢?”

    “我們倆遇上蘇寧,誰強誰弱?”

    荼躍笑而不語,不作回應。

    顧夢死纏爛打道:“你巔峰修為能與真仙十五品一戰,我同樣如此。”

    “蘇寧再怎么天資妖孽,終究只是剛剛突破的真仙十品。”

    “即便謠言不虛,他真有破四境殺敵的能力,也僅限于真仙十四品范疇。”

    “但凡咱倆不放水,不留余地,他絕對坐不穩妖徒子之名。”

    荼躍嘴角抽搐,眉心發黑道:“高他近乎五境的修為,你怎么有臉說的?”

    “現在的蘇寧的確不如我們,那以后呢?”

    “不說同境界交手,就是等他突破真仙十一品時,你再想贏他,勝算不足三成。”

    “夢夢,承認一個人強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敢面對現實,永遠在給自己找理由。”

    “年輕一輩第一人的稱號,你在乎,我卻從沒在乎過。”

    “恩,不管你信不信,起碼在蘇寧二十年前加入妖界的那天起,我就主動放棄了與你爭奪第一人的想法。”

    顧夢驚訝道:“那時候你就知道蘇寧會遠遠的超過我們?”

    荼躍解釋道:“不,因為我姐無意間的一句話。”

    “那一晚,她與肖前輩在后山閑聊,而我恰巧路過,不小心聽到的。”

    “她……”

    面露恍惚,荼躍壓低聲音道:“我姐說姜臨安未曾走完的圣人大道,蘇寧將代替他走完,必將飛升十六處大世界。”

    顧夢嬌軀震顫,不可置信的抬頭,又很快恢復平靜道:“當真?”

    荼躍苦笑道:“拿這個騙你沒意義,也很無趣。”

    “你知道的,姜臨安在我姐心中的地位不可撼動,是誰也取代不了的三界第一人。”

    “我從沒聽她夸過別的男人,蘇寧是除姜臨安之外的唯一一個。”

    顧夢十指糾纏,卷著拖延在地的白裙邊角呢喃自語道:“我哥……”

    “我哥別的沒說,只是私下告誡我不許招惹蘇寧。”

    “可以想辦法和他成為朋友,但一定不能成為敵人。”

    荼躍正待附和,但就在這時,擂臺陣法內驀然傳出山崩地裂的轟鳴聲。

    是水浪翻滾,是高達數百丈的水墻破裂。

    一層層的倒塌,肉眼可見的崩散。

    滔天巨浪覆蓋下,掀起濃郁水霧直沖天際,聲勢極其浩蕩。

    “噗噗噗。”

    數以萬計的黑色蜘蛛在水面掙扎,又很快被其內蘊藏的妖力吞噬。

    血,黑血彌漫,在水底暈開。

    一圈圈的蕩漾,越染越廣。

    “還不出來?”

    從天而降的,一抹細小光點在水間凝聚。

    下一刻,施展化虛術的蘇寧從容現身,一指點向右方。

    “刺啦。”

    劍氣縱橫,轉瞬即逝。

    虛空被一分為二,露出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

    “嗡嗡嗡。”

    蟲鳴聲再次響起,蛛網徒生。

    瘦弱老頭猖狂大笑道:“蛛網塵封,先有蛛后有網。”

    “老夫放出的蜘蛛雖被你殺死,但此刻蛛網已成,你在劫難逃。”

    “唰。”

    掌心大小的白色蛛網無限拉長,懸浮于蘇寧頭頂上空,赫然形成包裹籠罩之勢。

    “收。”

    姓蛛名隆的瘦弱老頭單手掐訣,喉結滾動,念念有詞。

    蘇寧目不斜視,乘風破浪,順勢點出第二指。

    “滴水成冰。”

    他口中低喝,指尖寒芒涌現。

    “咔咔咔。”

    翻騰不息的黑水凝固了,驟然成冰。

    “起。”

    蘇寧右手輕抬,連成整體的巍峨冰山詭異上升。

    迎著蛛隆操-控的白色蛛網悍然撞擊,勢不可擋。

    一下,兩下,三下。

    五下之后,蛛網支離破碎,化作黑煙寥寥。

    “哇。”

    冥冥中,響起蛛隆的慘叫聲。

    他被迫從虛空裂縫鉆出,身形狼狽的逃向后方。

    一遁數千米,鮮血狂噴。

    蘇寧嘲弄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在劫難逃?

    嘖,也太弱了。”

    “中看不中用,十足的繡花枕頭。”

    以指為劍,第三招輕描淡寫的擊出。

    冰山融化,黑水流淌。

    宛若瀑布傾瀉千尺,震耳欲聾。

    “劍雨成霜。”

    蘇寧踏步前行,氣息節節攀升。Yb3.cC

    “叮叮叮。”

    數不清的長劍在他身后匯聚,逐漸結成旋渦式的黑洞。

    “斬。”

    指落劍出,劍影密布。

    瘋狂逃竄中的蛛隆飛了出去,衣衫破爛,血流如注。

    “砰。”

    仿佛斷線的風箏,他一頭栽進枝繁葉茂的桃樹林,死活不知。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