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五八章歸來如昨
    第一五八章歸來如昨

    暗通款曲這個詞非常的有意思,中間蘊含著極為強烈的曖昧氣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后,就是這個詞的延伸詮釋,西門慶與潘金蓮的愛情故事,也是這個詞的直白表現。

    印度人的神話里,他們的濕婆神有一種強大無匹的能力,那就是身為生命之神,他的家伙非常的巨大,有兩個小神一個化作野豬從根部向上狂奔,另一位化作一只白天鵝從頂部向下俯沖,跑了,俯沖了999年之后才在中段相遇,然后大打了一場。

    這個故事不是在贊頌濕婆神的強悍,而是在暗中贊頌濕婆神一前一后兩位老婆的強大收納能力!

    所以,睚眥準備跟軒轅暗通款曲的時候,考驗的自然不是軒轅的應對能力,而是云川是不是有容納暗通款曲這四個字的能力!

    自己家養的狼狗突然化身成了一只小狐貍,云川當然是非常的喜歡,不過,他還是嚴正警告了睚眥,與軒轅部保持友好是必須的,按照一般好友的程度進行往來就好,別耍心眼,一旦在軒轅面前開始耍心眼了,就一定會被軒轅剝皮抽筋,最后制作成一件漂亮的狐貍皮大氅。

    在耍心眼這一道上,軒轅就沒有服過誰!

    大隊人馬進了云川部的領地之后,一切就變得好起來了,漫山遍野的云川部族人正在填自家在晚秋時分挖的各種洞,當初挖洞是為了圍剿那些白臉野人騎兵,現在馬上要澆灌冬水了,自然要把那些坑全部填好,要不然,等到春耕的時候,折斷的該是自家的牛蹄子了。

    遠遠地看到族長回來了,云川部的族人全部放下手中的活計,涌到路邊上自發的迎接族長歸來。

    云川自然是坐在寬闊的牛背上接受族人的歡迎,一邊招手一邊感謝著族人們的勤勞。

    赤陵,女咆也是一臉享受的接受族人的吹捧,只有睚眥每每遇到水利設施的時候,就帶著睚眥部剛剛被選出來的統領們參觀,并一一講解,睚眥說的很仔細,統領們也聽得非常認真。

    快要到常羊山城的時候,睚眥他們就被阿布派來的人帶去了供他們休息的營地,只剩下云川部的武士們雄赳赳氣昂昂的向常羊山城走去。

    城門大開!

    城門中間站著一位鐵塔一般的巨漢,他一聲甲胄,手里杵著一柄寒光閃閃的巨斧,如同門神一般守衛在常羊山城的門口。

    云川跳下牛背,笑瞇瞇的瞅著夸父道:“很好!”

    夸父掀開面甲也朝云川笑道:“在族長沒有回來之前,我沒有離開過城門,也沒有踏出過城門一步!”

    云川張開雙臂大笑道:“哈哈哈,現在,你可以隨意了。”

    夸父也大笑著將巨斧靠在城墻上,重重的擁抱了一下云川,抱得云川雙腳離地,咳嗽連連。

    牽著夸父的巨手走進城門就看到阿布帶著一眾管事人員在門后迎接,云川同樣上前,握住阿布的手道:“辛苦了。”

    阿布正色道:“族長為我族驅除異族蠻夷,保我云川一部平安,才是真正的辛苦了。”

    云川瞅著烏泱泱的人群大笑道:“蠻夷粗鄙,不堪一擊,下次,派遣一員部將,就能擊殺蠻夷,我與你們只需要在這里準備好酒宴,歡慶他們歸來就好!”

    阿布立刻笑瞇瞇的呼喊道:“我王威武,我王威武!”

    眼看著其余族人也跟著吶喊,云川瞅瞅沒找見精衛,就聽阿布道:“我王出征,阿布自作主張,不許精衛與云蠡跨過狹道!以免出現不可言之后果。

    精衛王后采納了我的建議,自始至終,沒有跨過狹道一步。”

    云川拍拍阿布的肩膀道:“做得很好。”

    阿布連忙道:“此次是阿布自作主張,還請我王制定規矩,以后,阿布也好按照規矩執行,免得惹怒王后。”

    “精衛生氣了嗎?”

    “有一些不滿,王后以為她可以不出去,云蠡乃是我王的子嗣,他有直面戰場的權力!”

    云川哈哈大笑再次拍拍阿布的肩膀就騎著大野牛沿著盤山路直奔天宮。

    牛蹄噠噠的踩踏著石板路,云川坐在牛背上穩如泰山,可能是回到家的緣故,大野牛爬山路爬的飛快。

    精衛抱著云蠡在狹道處迎接云川,在看到云川的第一刻,云蠡就掙脫母親的舒服,跌跌撞撞的向父親奔過來。

    云川跳下牛背,抱起云蠡,然而,云蠡并不是為了迎接他,而是努力的朝大野牛伸出雙臂,沒辦法,云川只好把他放在大野牛的背上。

    大野牛背上其實扛著一張與它的后背極為契合的竹床,四面還有半尺高的圍欄,可以有效地防止云川在睡夢中從床上掉下來,云蠡坐在上面歡喜的來回滾動,還非常的興奮。

    精衛笑吟吟的對云川道:“我還以為你兒子真的那么喜歡呢?”

    云川白了精衛一眼道:“以后說話的時候,不要這么刻薄,還有,對阿布不滿的時候就對我說,不要直接沖撞他,這不利于他在城里發號施令。”

    “我不是老老實實的留在狹道里了嗎?”

    “既然遵守了,那就更不應該沖撞阿布,如果你實在是不滿他的行為,不準備遵守他劃定的規矩時候,再沖撞不遲。”

    “哦,明白了,如果他做的是對的,我就閉嘴,如果他做的不符合您的利益,我就直接推翻他的決定!”

    云川伸手在精衛的面頰上輕輕拍兩下道:“就是這個樣子的,我們以后也要多做一些嘗試,孩子就一個,太少了。”

    “你累不累?”

    “不累啊,一路上盡睡覺了,累的是大野牛馱了我一路。”

    “仆婦們已經把熱水準備好了,我伺候你好好洗個澡。”

    “嗯,洗澡我喜歡。”

    “一會還有你更喜歡的呢……”

    云川看了一眼在大野牛背上玩的不亦樂乎的云蠡,牽著精衛的手就走了,臭小子竟然敢不理睬我,那就試試看會不會有別的驚喜發生。

    云川回來了,云川部就變得活潑起來了,哪怕是在外城做生意的人們,在討價還價的時候也俏皮了很多。

    很多人都想第一時間來拜會族長,這其中只有大象一家子達成了這個愿望,它們一家是在云川與精衛愛的難分難舍的時候,推開了守門的仆婦,自己進來的。

    破耳朵,母象,獨牙大象三口還是很有禮貌的,只是站在水池外跟云川夫婦打招呼,那三頭小象就非常的失禮,它們也跳進了水池,用鼻子抽水,噴水,還想跟光溜溜的云川跟精衛一起玩耍。

    于是,精衛的怒吼聲幾乎要震塌整個山洞。

    清晨的時候,云川習慣性的坐在第一縷陽光照耀的地方,享受自己的早茶,夸父熟練地用兩根手指捏著松塔往小爐子里丟,在這之前,他已經檢查了一遍松塔的干燥性與完整性。

    第一遍水開了,夸父熟練地用熱水將所有的茶具都燙了一遍,等小小的茶碗變熱了,這才將第一遍茶水倒進去,稍微等待了片刻,就把杯子里的茶水倒掉,用竹夾子夾著滾燙的空茶碗遞給云川。

    云川將空茶碗扣在鼻子上,仔細,認真的嗅了嗅茶香,有些驚喜的對夸父道:“你是怎么弄的,茶水里居然有了一絲絲的花香味,把草腥味完全給壓制住了。”

    同樣嗅過茶香的夸父得意的將茶碗收回來,倒上第二遍茶水,邀請云川品嘗。

    “有一次,我不小心將剛剛炒好的茶葉放在精衛晾曬的花朵邊上,結果一晚上過后,我品嘗那些茶葉的時候居然帶著一點花香,香味很雜,把茶葉給毀掉了。

    后來呢,我就想,要是找一些味道純正的花朵跟茶葉混合在一起,會不會制造出味道純正的花香茶葉呢?”

    云川眼神陰郁的瞅瞅夸父道:“所以,你就找了槐花?”

    夸父嘿嘿笑道:“我還試驗過麝香囊,那味道太濃郁了,把茶葉給弄廢了,我已經告知了市場上的管事,要求他們在來年開春一定要給我多找幾種可以往茶葉里添加的好聞的花朵,你就慢慢的等,我一定會找到最好的配方。”

    云川一直看不慣手指粗大如鼓槌的夸父用蘭花指拈著小巧的茶碗品茶,以前看不慣,現在,一樣看不慣!

    像他這樣的巨漢,就不該喝茶,應該舉著酒壇子狂飲,而不是用比雞蛋殼還小的茶碗喝茶,這樣即便是喝一天,對他來說能不能解渴都成問題。

    現在,這家伙又開始操弄花草茶了……

    常羊山城門口哭聲震天……云川跟夸父兩人依舊安靜的喝茶,享受他們難得的清凈時刻。

    那些嚎哭的人是軒轅部送來的那批奴隸,阿布覺得雇傭他們不如使用睚眥部的人,所以,就把他們的賬目結算清楚之后,統統攆出了常羊山城。

    如果這些人肯努力干活的話,阿布多少會留下來一些人,可惜,他們自認為是奴隸,只要每天干點活,混頓飯吃就好了,干活的積極性一點都不好,現在被驅逐了,美好的生活將要結束了,才開始大聲哭泣。

    可惜,這樣的哭泣毫無意義。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