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 一笑
    晟昌十四年五月。

    太原府崔家的院子里,崔禎慢慢睜開眼睛。

    “侯爺您總算醒了。”床邊看護的婆子聲音中帶著幾分哽咽。

    崔禎想要起身,卻仍舊覺得身體有些虛空。

    婆子忙上前將引枕拿來放在崔禎身后。

    病來如山倒,崔禎怎么也沒想到他不過在院子里躺椅上睡了一覺,就因此染上了風寒,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

    崔禎聲音略顯得有些沙啞:“大同有信送過來嗎?”

    “有,”婆子道,“您還是歇一歇再看。”

    婆子說著話,崔禎看到王菁進門,開口吩咐:“將信函都拿來。”

    侯爺的性子王菁很清楚,任誰也不能逆著來。

    五封信函擺在崔禎面前,崔禎不禁皺起眉頭:“就這些?”往常他離開大同總會有許多公文送過來。

    王菁道:“就這些。”最近北疆平靜,而且有大爺在那邊帶兵,許多小事已然做好了,用不著請示侯爺。

    崔禎將信函逐一打開,內容大多都是報平安,送來的時候應該就與王菁說過了,所以王菁也就沒有著急查看。

    王菁道:“大爺在衛所與韃靼交手三次,韃靼很快就鎩羽而歸,我方將士沒有人陣亡。”

    崔禎心中夸贊崔襄幾句,不過這話他不會說出口。

    “侯爺安心養病,”王菁道,“北疆有大爺在,不會出亂子。”

    崔禎淡淡地道:“他是翅膀硬了。”他這次居然是被崔襄從大同攆回來的,那小兒手中握著朝廷文書,接管了衛所的事務,他仔細問了才知道,崔襄去宮中求了恩典,讓他回太原府休養身子。

    他征戰多年,沒想到最終讓他卸甲的是他的兒子。

    王菁本不想說話,不過思量片刻還是道:“大爺二十一歲了,您十八九歲的時候也已經建功立業,還要帶著我們打出一片天地,那時候您對大同衛所指揮使也是諸多嫌棄,我覺得大爺現在有您那時候的風范。”

    這話說的,崔禎目光威嚴地掃向王菁,就是逼著他承認自己老了。他身邊這些家將都向著那小兒,怪不得他與那小兒比試騎術時會輸,說不得是他們故意動了手腳。

    崔禎是絕不會承認自己正值壯年卻輸給一個小兒。

    “我是怕他年輕好勝,”崔禎道,“戍邊將領還要沉得住氣。”

    王菁道:“這次韃靼擾邊也是多次試探,大爺沒有上當,而是找到時機給韃靼一擊,由此可見大爺胸中有丘壑。”

    這個王菁不知何時也被崔襄收買了,崔禎搖搖手讓王菁退出去。

    屋子里沒有了旁人,崔禎再次將目光落在那些信函上,好像大同真的不需要他了,這樣一松懈,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十天后,崔禎徹底痊愈,他也收到了京中送來的文書,讓他康復之后動身前去蘇州。

    崔禎雖不知朝廷的意圖,但當今圣上不是卸磨殺驢之人,他心中也就沒什么不好的思量。

    “明日準備準備就動身吧。”崔禎吩咐王菁,有些事做也好。

    崔禎只帶了兩個親衛,一個小廝,一個管事,一行人一路向東南而去,走走停停大約半個月的功夫才到蘇州府。

    “就是這里了。”王菁拿出信函,看向胡同中的小院子,這處院子就是信函所指的地方。

    王菁道:“侯爺稍等,我先去叫門……”

    “不用了。”崔禎打斷了王菁的話,他瞧見了走過來的魏九。

    魏九在這里,他們就沒有找錯地方。

    初九伸手將門打開,崔禎抬腳走了進去。

    管事媽媽上前來引路:“侯爺去后院吧,老爺和夫人在后院等著您呢。”

    崔禎仔細思量,按理說圣上和皇后現在應該在陪都才對,可是其他人豈能用魏九前來護衛?

    魏九不僅掌管整個龍禁尉,而且他還是圣上最信任的人。

    崔禎剛思量到這里,就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不禁一怔。

    她穿著淡青色的羅裙,頭戴玉簪,眼眸如泉水般清澈,嘴唇微抿漾著一抹笑意,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看著他。

    那是……珠珠,他有一年多沒見過珠珠了,珠珠看起來氣色很好,仿佛與剛出那幾年沒什么兩樣,相比之下,他老了許多。

    崔禎回過神就要行禮,目光也適時地從珠珠臉上挪開。

    “大哥,”顧明珠阻止了崔禎,“這里遠離京城,沒那些規矩。”

    崔禎將要彎下的腰停在了那里。

    顧明珠道:“走吧,我們去后院花廳里說話。”

    花廳中擺好了宴席,崔禎剛要詢問圣上的情形,就聽得腳步聲傳來,他抬起頭,只見圣上穿著一身寶藍色長袍,端著一盤糕點走過來。

    崔禎見到珠珠之后心中也算有些準備,猜測圣上可能會在這里,但是親眼見到這樣的情形仍舊免不了驚訝。

    魏元諶將紅豆糕放在桌子上,伸手就要放下挽起的袖子,顧明珠走上前熟練地幫他整理衣衫。

    魏元諶看著崔禎:“大哥來了,請坐吧!”

    雖然魏元諶沒有以皇帝的身份壓制崔禎,舉手投足之間卻依舊流露出一股威懾,換做旁人只怕不敢就此坐下。

    崔禎躬身行了個禮,這才坐在魏元諶旁邊。

    顧明珠也跟著坐下來:“聽說大哥從大同回來就病倒了。”

    崔禎道:“只是風寒。”

    顧明珠關切地道:“大哥要保重身子,后面的日子還長著。”

    顧明珠拿起酒壺要倒酒,卻被魏元諶接了過去。

    魏元諶親手將面前的酒杯斟滿,端起其中一杯遞給了崔禎:“就像珠珠說的那樣,大哥要為長遠做打算。”

    崔禎雙手將酒杯接過。

    魏元諶端起另一杯酒,崔禎也將手里的酒杯迎上去。

    清脆的一聲響動,兩只酒杯輕輕碰撞,杯中酒輕輕蕩起了波瀾,就如同崔禎此時的心湖。

    四目相對,魏元諶眼眸中再也沒有一絲怒氣,直到此刻崔禎才明白這杯酒的份量,關于周如珺的種種,圣上全都釋然了。

    崔禎愕然,他還以為永遠不會有這一日,一杯酒下肚,微有些辣,卻也帶著一股難言的溫暖。

    溫和的風吹到崔禎臉上,仿佛將崔禎心頭多年的陰霾緩緩地吹散。

    謝謝。

    常勝將軍的眼睛有些發紅。

    ……

    看著花廳里的情形,寶瞳臉上也浮起笑容,圣上對小姐是真的好,不比不知道,一比……

    寶瞳乜了初九一眼,卻詫異的發現初九手中有一朵芙蓉花。

    寶瞳驚訝的功夫,初九將芙蓉花插在寶瞳發髻上:“夫人真好看。”

    寶瞳心中一蕩,好吧,過了這么多年初九總算是開了竅。

    “怎么會想到摘花給我?”

    夫人相問自然要仔仔細細地回答,初九道:“夫人沒瞧見,外面有人在耍猴,那公猴摘了一朵芙蓉花給母猴……”

    旁邊的敦哥兒看了一眼父親,又將目光落在臉色難看的母親臉上,然后伸手捂住了三皇子趙宥的眼睛。

    “啪”地一聲響起。

    三歲的趙宥眨了眨眼睛:“敦哥哥,什么聲音?”

    “廚房里燒翠竹。”

    “為何燒翠竹?”

    “這樣日子才紅紅火火哩。”

    ……

    嘉興城外的一處水塘旁,顧崇義向周圍看看確定淳哥兒和慕哥兒沒有跟上來,甩掉這兩個孩子簡直太不容易了。

    顧崇義哼起了小曲兒,開始釣魚,偷來的一刻寧靜,他得好好享受享受。

    過了一會兒,魚竿開始晃動起來,顧崇義心中大喜,慢慢地扯動著魚竿,不料水中的東西力道極大,讓顧崇義這個垂釣老手也不禁出了汗,費了好大的力氣,終于將水中的東西引到了面前。

    國丈低下頭向水塘中看去,想要看清楚到底釣上來了什么,就在他聚精會神時,水里終于有了動靜,一個龐然大物浮上了水面。

    “噗”一口水噴出來,全都淋在國丈的臉上。

    國丈嚇了一跳,瞪圓了眼睛,眼前的物什兒讓他后退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哥,別來無恙啊!”

    “魏老二……”國丈尖厲的聲音響徹云霄。

    (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