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5章 不必多想
    陳留縣啞巴殺人案,和付娘子的狀子,從刑部,又轉回到京府衙門。

    送案子和狀子是白府尹和應推官一起送到刑部的,刑部發回案卷,也是把他們兩個人,一起叫過去的。

    白府尹和應推官進去出來的很快,應推官抱著案卷,出了刑部,剛看了眼白府尹,白府尹立刻就擰眉道:”回去再說!“

    應推官忙嗯了一聲,緊閉著嘴,和白府尹一前一后,急步往回。

    回到府衙,白府尹直奔他那兩間小屋,應推官緊跟其后,進了屋,應推官放下案卷,白府尹斥退小廝,倒了兩杯茶,推給應推官一杯。

    “府尊,任尚書那意思,您聽明白沒有?”應推官緊緊擰著眉,看著白府尹問道。

    像陳留縣這樣的案子,來往移交,不過是分管的刑部堂官,他倆前兒送案卷和狀子,也是送給分管京府的刑部郎中,可這次取回案卷,是從任尚書手里取回來的。

    “你先說說。”白府尹同樣緊擰著眉,示意應推官。

    “任尚書先頭說,此是小案,后頭又說,此事重大,案是小案,那重大,重大在哪兒?”應推官已經想了一路了。

    “對!這就是關鍵所在!這案子,這狀子,重大在哪兒!重大到任尚書親自料理。”白府尹伸手按在案卷上,不停的拍。

    “這狀子?”應推官點著付娘子那張狀紙。

    “案是小案,這是任尚書點明了的,只能是這狀子,可這狀子,哪兒重大?”白府尹伸手抽出那疊厚厚的狀紙,拉開。

    “先得審。”應推官也看著狀紙。

    先得審這個,是任尚書明說了的,不光審,還得好好審。

    “得先參詳明白了,不然,怎么審?往哪兒審?這樁案子,清楚明白,有什么好審的?”白府尹猛的合上狀紙。

    身為京府府尹,像這樣的事,是最讓人頭疼,要是領會不清,最容易出大事兒!

    “府尊,”應推官欠身過去,“您看,是不是,找一找陸先生,問一問什么的。”

    “嗯。”白府尹沉吟片刻,也欠身過去,“你走一趟,就今晚,找個什么得了好酒好茶的借口,探個話兒。”

    “好。”應推官趕緊點頭。

    ………………………………

    隔天一早,陸賀朋走在最前,付娘子緊跟其后,米瞎子揮著瞎杖,落后兩人七八步,進了順風總號后院。

    李桑柔站起來,拖了把椅子給米瞎子,陸賀朋早緊前幾步,兩只手拎了兩把竹椅子,遞了一把給付娘子。

    “昨天晚上,應推官到我家去了,說是得了一壇子好酒,是找我探話的,就是付娘子那狀子,說是刑部任尚書親自發回到他們京府衙門,發了話,讓好好審,還說此案雖小,此事卻大。”

    陸賀朋開門見山,直說正題。

    “他一早上就來找她,這事兒,你這兒有什么信兒沒有?”米瞎子往后靠進椅背里。

    “你最初的打算是什么?”李桑柔看著付娘子問道。

    “不該照同居服遠服近來取信證詞,更不該將同居之外的證人證言置之不理。”付娘子頓了頓,“還有,先父父,才能子子。”

    “嗯,那現在呢?你還是這樣的打算?”李桑柔接著問道。

    “是。”付娘子干脆點頭。

    “不管府衙怎么樣,朝廷怎么樣,你都是要堅持這個打算是吧?”李桑柔再問。

    “是。”付娘子神情嚴肅。

    “那還管那么多干嘛,你只管做你想做的,做你覺得該做的。”李桑柔笑道。

    “嗐!”米瞎子響亮的嗐了一聲。

    陸賀朋一臉敬佩的看著付娘子。

    這位付娘子,這份果敢,這份勇往直前,他十分敬佩,可他卻做不來,他豁不出去,豁不出家,也豁不出命。

    “她要做的事,必定曠日持久,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說不定二十年三十年。

    “也不能只有這一個案子,類似的案子,都要爭個究竟,那可就成了正正宗宗的刺兒頭。

    “你真準備讓她這么爭下去?”米瞎子一個嗐之后,斜著李桑柔道。

    “我不讓她爭,她肯嗎?”李桑柔示意付娘子。

    “不是她讓我爭,這是我自己的想法,是我自己要做的事。”付娘子看向米瞎子道。

    “行吧。”米瞎子看起來又是煩惱又是嫌棄,“你既然想,也想好了,我無所謂,陳留縣這官司,得揚起來打,明天升堂,從晚報叫個懂行的衙探過來,升一回堂,就得寫一篇文兒,這文兒,還得寫好。

    “還有,你最好去見一見那個啞巴,跟她說說,你這是借著她的案子,做自己的事兒,那個啞巴聾不聾?”

    “不聾,眼神清亮,應該是個明白人兒。”付娘子道。

    “得和她說說,雖說你借著她的案子,至少能救她一命,可一回一回的升堂,一回一回的審訊,一年一年的拖著,極是熬人。”米瞎子接著道。

    “明兒升堂,一會兒我就去,您陪我走一趟?也看看她這個人。”付娘子看向米瞎子道。

    米瞎子不情不愿的嗯了一聲,撐著瞎杖站起來,“走吧,現在就去,明天升堂,你得準備準備,我也得去一趟晚報坊,挑一個真正懂行的衙探,他這文章,一定得寫好了。”

    “我也去吧,衙門里我熟,能便當些。”陸賀朋跟著站起來。

    米瞎子昂著頭,揮著瞎杖,轉身就走,付娘子和陸賀朋欠身辭了李桑柔,一前一后,往院子進去。

    李桑柔看著三個人出去了,慢慢呼了口氣。

    這是件曠日持久的事兒,她早就想到了,也許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努力下去,依舊毫無結果,不過,總是努力過了。

    李桑柔發了一會兒呆,伸手拿起桌子上的善款單子。

    七七四十九天的法會,在五天前功德圓滿,善銀交割給了兵部,留在她手里的,只有這本善款冊子。

    李桑柔慢慢翻著冊子。

    這四十九天里,無數輪之后,留在這本冊子上的,幾乎都是大大小小各家商會和商號了。

    李桑柔看著前幾頁上熟悉的名稱,涇州商會,新安商會,青州商會……

    慢慢悠悠看了一會兒,李桑柔叫過正在旁邊菜地里撒蔥籽兒的大頭和螞蚱,吩咐他倆去一趟對面的潘樓,問一問潘樓,后天的空位兒多不多,她要宴客。

    大頭和螞蚱洗了手,直奔對面潘樓。

    沒多大會兒,兩人就回來了,回了潘樓掌柜的話:大當家在潘樓宴客,那是他們潘樓上上下下天大的體面,后天一整天,整個潘樓都是空著的!

    李桑柔對著冊子,仔細盤算了一會兒,讓大頭再跑一趟,去定一間大些的雅間,再讓螞蚱拿著冊子,到前面鋪子里,讓老左照她挑的二十家,寫二十份請柬,寫好就送過去。

    大頭和螞蚱干脆利落,一個很快訂好了雅間回來,一個看著寫好請柬,叫上竄條,分頭送了請柬。

    接到請柬的二十家商會和商號,雖說滿懷希冀,卻還是十分意外。

    能登上那塊大功德牌,就能有機會面見大當家,這個說法,雖說人人都這么說,可追究來源,全是你聽我說,我聽他說,誰都說不清楚最初是從哪兒傳出來的。

    問到大相國寺那位知客僧可宜和尚,此事真假,可宜笑容可掬,有問必答,一大套話說完,關于此事真假,一字沒提。

    諸人懷著希冀,卻不敢多想,好在,年前,大當家天天守在內外壇之間聽經,一直看著那塊巨大功德牌,這事兒是確定的。

    有這個就夠了,他們拿出去的白花花的銀子,他們的態度,大當家已經看到了,這就足夠了。

    沒想到,法會剛剛結束,他們竟然收到了大當家送來的請柬!

    說起來,這么些年,還真沒聽說大當家請過人宴過客呢!

    宴客前一天,潘樓掌柜親自跑了一趟順風總號,送了幾份精心擬定的菜單子過來,請大當家挑選,又拿了六七樣好酒,再請大當家挑了兩樣兒。

    頭一天晚上,掌柜指揮著諸人,將李桑柔定下的雅間從里到外,細細擦了一遍,重新擺放了鮮花鮮草,再挑了三四個當天侍候的茶酒博士,色色妥當了,掌柜又過了一遍,才回去歇下。

    畢竟,這是大當家頭一回宴客,挑了他們潘樓,無論如何,也不能有什么不妥。

    宴客當天,李桑柔帶著黑馬和小陸子,早早趕到潘樓,到的最早的新安商會新會長包平和兩位副會長到時,李桑柔帶著黑馬和小陸子,已經迎在雅間門口。

    “不敢當,倒是大當家到的最早。”包平緊前一步,急忙躬身見禮。

    “宴客的規矩,難道不是主家最早到嗎?”李桑柔一個怔神,隨即笑道。

    “那是尋常人的規矩。”包平和兩個副會兒,一個長揖又一個長揖之后,再次拱手欠身。

    “你我不都是尋常人么。”李桑柔笑著往里讓包平。

    “擱大家伙兒眼里,大當家真不是尋常人。”包平不停的欠身讓著李桑柔,李桑柔只好轉身先往里進。

    “聽說你榮任新安商會頭一任會長?”讓進包平,李桑柔看著包平笑道。

    “是,托大當家的福,才有了這新安商會。”包平和兩位副會長落了坐,三個人都是雙手撫在膝上,一幅恭敬模樣。

    “大當家也知道,一直以來,歙州一帶,各縣歸各縣,各地歸各地,小小一個新安郡,光商會就有七八家。

    “這一回,大家伙兒才覺得,還是合成一股勁兒才好,這才有了咱們新安商會,推我做了會長。”

    包平連說帶笑,看起來心情極好,兩位副會長不停的點頭附和。

    沒說幾句話,小陸子在外面招呼了一聲,又有客人來了。

    李桑柔忙站起來往外迎,包平三人也緊跟著站起來,跟迎出去。

    李桑柔這一場宴客,不過一個來時辰,因為諸人的過份恭敬,不能算熱鬧,中規中矩而已。

    可散了席的各家商號商會,卻人人興奮。

    青州商會的柴會長和同會的白掌柜出來,直接進了隔一條街的酒樓,一進雅間,就吩咐送兩壇子好酒。

    “咱們商會那些過往,沒想到大當家竟然一清二楚!”柴會長還沉浸在大當家熟知他們青州商會過往的激動興奮中。

    “瞧大當家那話,對方大當家,敬重得很呢。”白掌柜一臉笑。

    “都是大當家,都當得起大當家三個字!”柴會長給白掌柜倒了杯酒,又給自己滿上,“來,先干了這杯!”

    “大當家說,這郵驛,朝廷是放開的,她也放開,順風遞鋪,也許別家使用,這話,是真的,還是,就說說?”白掌柜更關心大當家說的幾件大事。

    “新安商會,不就做著郵驛生意呢,用的就是順風的遞鋪。”柴會長端起杯子,舉杯示意白掌柜。

    “那這郵驛生意,咱們做不做?”白掌柜兩眼亮閃。

    “我倒覺得,大當家說的棉花,才是大生意。”柴會長仰頭喝了酒,將酒杯拍在桌子上,“朝廷那旨意,你看到了吧,京畿一帶,每畝地,須搭一分棉花,田間地頭,都要栽種棉花。

    “這事兒,我打聽過,說是,今年之后,這旨意,就是大江南北,各路各府!

    “你想想,真要這樣,這棉花,得有多少?要是真像大當家說的,織出來的細布,不亞于絲綢,這是多大的生意!”

    “這棉花,真能行?從來沒有過的東西!”白掌柜緊擰著眉,“倒是郵驛穩妥。”

    “郵驛穩妥是穩妥,有多少利,都擺在那里了,可這棉花!”柴會長瞇著眼,片刻,笑道:“那棉花,咱們都見過,從殼子里,一團一團的漲出來,像不像是銀子?”

    柴會長說著,哈哈笑起來。

    白掌柜失笑出聲,“柴掌柜可真敢想!要是銀子能這么長出來,那可就不是銀子了!”

    “怎么不是銀子?地里長出來的銀子還少了?要不,咱們明天就往揚州走一趟,好好看看這棉花織布的生意!”柴會長建議道。

    白掌柜沒有猶豫,立刻點頭應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