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乞巧
    天還沒亮,范九姑悄悄起來,從床頭架子上摸出臉盆,踮著腳出了屋。

    院門口的燈籠隨著輕風微微晃動,紅紅的燈光探進廊下,又退出去,顯得院子里格外的安靜。

    范九姑抱著臉盆,踮著腳,穿過月洞門,進了廚房院子。

    當值的雜役婆子看到范九姑,笑道:“又來一個,瞧瞧你們這些小妮子,一個兩個的,起這么早干嘛,要乞巧,那得晚上,等月亮出來才行呢。”

    “你們都這么早!”范九姑緊前兩步,

    院子中間兩排洗臉臺邊上,已經有七八個年紀不一的小娘子,正忙著梳洗。

    “今天是乞巧節,我們都是領著差使的,要張羅你們乞巧賽手藝的事兒,這已經晚了,你這么早干嘛。”一排人中間,領頭的巧娘一邊舉著靶鏡仔細看,一邊笑道。

    “你都說了今天是乞巧節。”范九姑笑道。

    “你該多睡一會兒,養好精神,要不然,趕著比賽的時候,你困了,那可就糟了。”巧娘旁邊的一個微胖小娘子笑著打趣。

    “就是睡不著了,才起來的。”范九姑將臉盆放到巧娘旁邊。

    “哪,這根紅繩給你。”微胖小娘子正梳著頭,將系了一半的紅頭繩拉下來,遞給范九姑。

    “你今天用這根紅繩扎頭。”巧娘用手里的梳子敲了下范九姑的頭,“你月姐去年扎著這根紅繩,得了第七,前年,你梅姐扎著這根紅繩,得了第十一,大前年,你蘭姐扎著這根紅繩,得了頭名呢。”

    “謝謝月姐!謝謝巧姐!”范九姑捧著紅繩,兩眼放光,先謝了微胖的臉上一團笑的月姐,再謝巧娘。

    “洗好臉,梳好頭,好好吃飯,別急別慌,就跟平時一樣,憑你的手藝,前十穩穩的。”巧娘笑著囑咐。

    “嗯。”范九姑趕緊點頭。

    “你們幾個的飯好了,九姑得再等等。”廚房里的婆子探頭笑了句。

    “咱們去吃飯吧。”巧娘招呼諸人。

    “九姑別緊張,別急別慌。”幾個小娘子經過范九姑,笑著交待了幾句,送回臉盆,進廚房吃飯。

    范九姑小心的收好那根紅頭繩,仔細洗了臉,擦了牙,再細細梳好頭,系上那根紅頭繩,舉著靶鏡,左看右看,再將自己前后左右看一遍,確定沒有不妥當的地方了,收好臉盆,將臉盆送回屋里。

    她們這一舍的同伴已經陸陸續續起來了,洗臉臺兩邊熱鬧起來,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今天乞巧比賽的事兒,說著說著,話題就偏到了晚上去哪兒玩兒,聽說今兒晚上的西湖邊上,熱鬧極了,好看極了,她們這一舍都是今年剛進織坊的,還沒看過杭城乞巧節的熱鬧呢!

    范九姑頭一個進了廚房,拿了一個饅頭,盛了半碗米粥,又挑著愛吃的,挾著半塊腐乳,兩塊熏魚,一碟子拌雜菜,看了看,又舀了小半勺蝦醬。

    范九姑端著早飯,坐到桌子邊上,一口一口慢慢吃著飯,平理著情緒。

    她家離杭城很遠,在山里,很窮。

    她八歲那年,縣城里的女學到她們村上招女學生,村上一共十一個女孩子,先生頭一眼就挑中了她。

    她跟著先生,進了縣城里的女學。

    她十三歲那年,阿爹摔斷了腿,又淋了雨,抬到縣城,說要治好,得十來吊錢。

    阿娘要把她嫁出去,鎮上,縣里,都有人家要娶她,肯給十吊錢的彩禮。

    五哥說:九姑那么聰明,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得讓她把學上完。

    五哥就把自己典給了窯廠,典了五年,一年兩吊錢。

    她去看過五哥兩回,五哥比牛馬還累,燒炭燙傷胳膊,半邊胳膊焦黑。

    隔一年,杭城的織坊到女學里招人,她就報了名,考進了織坊。

    織坊工錢高,管吃管住,她一文錢都不花,進來大半年,已經存了二兩一錢銀子。

    織坊的規矩,乞巧節上,當年新進的織女,比賽接線,穿梭,織花樣兒,前一百都有錢,要是能進前十,就有二兩銀子,還有一匹最新樣兒的綢子,她要是能進前十,替五哥贖身的錢就足夠還能有余了!

    范九姑稍一多想,心又跳起來,趕緊咬一口饅頭,一口一口嚼著饅頭,穩著心緒。

    不能急,不能躁,只要穩住,她肯定能進前十!

    乞巧節這一天,織坊停一天工,上半天,當年新進的織女們比賽手藝,這場比賽,由前一年進織坊的織女們張羅安排,再前面進織坊的織女們,圍在周圍看熱鬧。

    天字號等等工坊的領班們三五成群,說著笑著,仔細打量著場地中間的新人,瞄著今年要搶哪個,挑哪個。

    比賽結束,中午飯后,織女們三五成群,呼朋喚友,有往杭城去的,多半是到西湖邊上,好好的玩上半天半夜。

    這會兒,偌大的織坊里,熱鬧非凡。

    ………………………………

    織坊大門一側的望樓上,孟娘子一身銀藍,搖著柄團扇,看著樓下的熱鬧,和李桑柔說著話兒。

    顧晞一件銀白長衫,慢慢晃著手里的折扇,興致盎然的打量著樓下你拍我打,笑著鬧著的織女們。

    吳娘子讓人重新送了山泉水,看著人沏了茶,指點著調換了幾樣點心,再盯了一會兒湯水,又盯著讓人趕緊再送兩個冰鑒過來。

    她和老孟是在織坊門口碰到大當家和王爺的,這茶水點心,大當家是真不挑剔,可那位王爺,照如意大爺的話說:他家王爺也不挑剔,也就是茶最好要這樣,點心最好要那樣,湯水最好這樣那樣……

    唉,這份不挑剔。

    “這些女子,從各個女學招過來,要是以后嫁了人呢?怎么辦?”顧晞一邊看著熱鬧,一邊聽著孟娘子和李桑柔說話,突然皺眉問了句。

    “從女學里招來的織女,也就十四五歲,進織坊,最少做三年,三年之后,要是嫁人,那就放她們回去嫁人。

    “她們走的時候,織坊送一臺新織機做嫁妝,在織坊這三年里頭,她們能攢不少錢,二三十兩銀子總歸有的。

    “大當家交待過,從她們進織坊起,就要讓人交待她們,這些銀子,不能全貼補家里,要至少留下一半,一是用來辦嫁妝,二來,留著做買絲買棉的本錢。

    “嫁人成了家之后,買絲買棉,織出綢布,綢布怎么分等,什么價兒,她們都是知道的,自己去賣也行,走順風賣回織坊也行。

    “嫁了人,也不耽誤她們織布掙錢。”孟娘子笑道。

    “還有些人,被天字織坊挑中了,她自己也愿意去,就算嫁了人,也不能再回去了,或是嫁到這杭城,或是織坊給搬家銀子,把家搬到織坊附近。

    “進了天字坊的,一個月最少也有二兩銀子,養活一家人綽綽有余。”李桑柔笑道。

    “這是你定的規矩?”顧晞看著李桑柔笑道。

    “她定的,我不管這些。”李桑柔接過吳娘子遞過來的茶,轉手遞給顧晞。

    “送織機當嫁妝是大當家定的。”孟娘子笑道。

    “前年頭一批回家嫁人的織女里,有一個姓陸的,叫陸彩,你認得她。”吳娘子又捧了杯茶給李桑柔,看著孟娘子笑道。

    孟娘子點頭,“那妮子潑辣得很。”

    “陸彩家在鎮上,嫁到了縣里,成親隔月,就教街坊鄰居照咱們的法子織細布,上個月,陸彩和她男人一起,到咱們織坊買了十臺織機回去,開起織坊了。”吳娘子接著笑道。

    “這是好事兒。”顧晞看著李桑柔笑道。

    “嗯,這些小丫頭們,多熱鬧。”李桑柔笑瞇瞇看著滿院子花枝招展的織女們。

    院子里,乞巧比賽已經開始了,孟娘子伸長脖子看著賽場中間,吳娘子忙拿了只嵌著寶石的千里眼過來,遞給孟娘子。

    “這是海上過來的?”李桑柔瞄著那只奢華閃耀的千里眼。

    “馬大當家給我的見面禮。”孟娘子舉著千里眼,仔細看著賽場中間。

    ………………………………

    賽場中間,范九姑一口氣結完了所有的絲線,退后一步,慢慢呼出口氣。

    她做到了,沒慌沒亂沒出錯,像平時一樣。

    范九姑屏著氣,看著裁判的前輩織女們挨個看過,看著她們一臉嚴肅的嘀咕了一陣子,亮聲喊出了范九姑三個字。

    范九姑大瞪著雙眼,片刻,抬手捂在臉上,熱淚盈眶。

    她做到了,她得了第一!她有銀子了,她現在就能把五哥贖回來了!

    ………………………………

    織女們呼朋喚友,三五成群的涌出織坊。

    李桑柔和顧晞并肩,出了織坊,安步當車,往杭城過去。

    “潘定山把杭城經營的極好。”顧晞看著周圍的熱鬧,感嘆了句。

    李桑柔哼了一聲。

    顧晞失笑出聲,伸手攬在李桑柔肩上,“西湖那條長堤,咱們再下手搶,哪還用搶?連放句話都不用,你就在這兒說一句,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再說,搶到了又怎么樣?也沒什么意思。”

    “意思還是有意思的,我是看在鐘二奶奶的面子上,我欠她人情。”李桑柔唉了一聲。

    “要不,今天晚上,咱們把這杭城的女伎都請過來,讓她們比賽吃魚?”顧晞揚眉建議道。

    “明年吧,得把七公子請過來,說過請他來裁決的。”李桑柔笑道。

    “這夯貨,一恍眼,有五六年沒見他了。”顧晞感慨了句。

    “文將軍該到建樂城了吧?”李桑柔問了句。

    “嗯。”

    “他什么時候成親?咱們回去看個熱鬧?”李桑柔看著顧晞建議道。

    “他還在議親,嗯,他年紀不小了,議好親立刻就要成親。正好,也能見見守真他們。”顧晞笑了句,示意前面,“這湖上這么熱鬧了,咱們也弄條船到湖中飄一飄?”

    “找條小船,就咱們倆。”李桑柔愉快笑道。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