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 超自然
    王煊心靈安靜,意念集中,正處在入靜中,但還是敏銳地感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睜開眼睛,注視林外。

    四位來自新星的同學驚異,相距還很遠,王煊竟有所覺,感知到有外人到來?

    “你們看到沒有?在他睜眼的剎那,眼中有點點金霞消散。”四人中的周坤低聲說道。

    王煊停了下來,采氣、內養結束,他臉色紅潤,精神奕奕,在朝霞中,連發絲似乎都晶瑩發光。

    四人快步走來。

    蘇嬋性子活潑跳脫,隔著很遠就打招呼:“王煊,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在發光!”

    她身材高挑,一點也不怕冷,穿著微露肩的短裙,讓長襪下一雙美腿愈發顯得又直又長,漆黑光亮的長發自然搭在肩頭,青春靚麗的面孔上掛著微笑,眼睛漂亮而有神。

    王煊笑了:“我能理解為,你這是在夸我英俊,帥氣,陽光燦爛嗎?”

    他身形挺拔,沐浴朝霞,笑起來確實有些晃人眼,炯炯有神的雙目,潔白的牙齒,整個人十分燦爛。

    “自戀!”蘇嬋撇嘴。

    周坤忍不住問道:“王煊,你練成采氣術了?”

    他面孔白皙,眉清目秀,只是整個人略帶憂郁的氣質,其實體質很好,但卻總給人缺少鍛煉的感覺。

    幾人來自新星,同窗數年,他們與王煊也算很熟了。

    王煊點頭:“近期勉強算是練成了。”

    四人中的徐文博平日比較高冷,很少與舊土的同學打交道,現在卻忍不住開口,帶著惋惜之色。

    “舊術,從開始出現到現在,真的很久遠了,當下有些落伍了。”他搖了搖頭。

    清晨陽光充足,但秋風吹來,落葉揚起,依舊有些涼意。

    李清竹人如其名,柔和文靜,帶著書卷氣,溫和地開口:“話不能這么說,舊術最起碼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而且據傳古代有些人可能很厲害。”

    來自新星的幾人都知道,這條路已經走不通,現如今被撇棄了,她只是在安慰王煊而已。

    王煊心中雖然有些觸動,但卻不后悔選擇這條路,最初,他是因為興趣去研究舊術,并非抱著功利性目的。

    況且,他原本的自動化專業也未放下,早已順利拿到學位。

    徐文博搖了搖頭:“那些都是沒有根據的傳說,況且,生在這個時代,科技極盡絢爛,縱然古代確實有較為厲害的人,可如果復生到現代來,面對飛船、機械兵種等,也都顯得毫無意義。”

    但他望向遠方時,眼中卻很熱切,像是有火光在跳動,因為他知道,新星那邊有了更為震撼人心的發現,那是更好的選擇,讓他暗自激動,內心異常熱烈!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蘇嬋笑著對王煊說,對舊術不要過于投入,畢竟都已經畢業了,該想一想工作方面的問題了。

    來自新星的幾人知道,當選擇錯誤的路后,再怎樣努力都無用。

    周坤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最后卻只能無奈地拍了拍王煊的肩頭。

    礙于家里長輩的告誡,在新星那邊的情況沒有明了前,他不能泄露任何消息,現在還屬于嚴格保密階段。

    “我祝你們返回新星路途順利,保重!”王煊點頭,他知道,如果沒有意外,以后彼此很難再有交集。

    新星的大門對舊土早已關閉,如果不是被那邊主動選中,這邊的人很難移民過去。

    “在走之前有機會的話我請你們喝酒。”王煊笑著說道。

    四人本已轉身離去,但周坤還是一個踉蹌,他知道王煊是在笑他呢。

    他平日略帶憂郁氣質,話不多,可一旦醉酒就會徹底放飛自我,口若懸河,說個沒完沒了。

    三年前,就是王煊與秦誠同他拼酒,讓他醉的一塌糊涂,自己都不知道那一晚說了什么。

    王煊注視他們遠去。

    在接下來的幾天,陸續有同學遠行,將回故里。

    迫不得已被分隔在星空兩端的人,彼此間最為傷感。

    班中那對戀人沉默著告別,直到一方登上列車遠去,另一方才痛哭出聲,讓人唏噓,他們的感情一直很好,最終卻這樣落幕。

    在這個深秋,離去的人無疑是失意的。

    雖然新星那邊傳來的消息很模糊,但許多人已經預感到,與新星擦肩而過,將錯過此生最大的機遇。

    唯一讓離開的人稍感安慰的是,工作問題已經解決,這是早先加入實驗班時被承諾的。

    王煊還沒有離去,因為他的家就在相鄰的小城,很近,如果不能前往新星,他將留在上學的這座城市工作。

    秦誠已經消失幾天,他是本城人,最近一直在打探確切的消息。

    他家里做的生意與深空貿易有關,當然只是下面眾多供應商之一,但也頗有些門路。

    數日后的清晨,秦誠出現在校區。

    “王煊,我終于明白當初為何成立舊術實驗班,與新星那邊發現的特殊‘狀況’有關!”

    一大清早秦誠就跑來,臉色發紅發燙,但并沒有氣喘吁吁,完全是激動所致。

    他家里路子比較廣,剛得到一則消息,新星那邊發現的幾起神秘現象疑似與超自然力量有關!

    “世間或許存在超自然力量!”他大聲喊道。

    這怎能不讓人心潮起伏,產生諸多聯想?!

    秦誠平日是個感性的人,現在情緒波動有些大,但當看清王煊的狀況后,他立時有些發呆。

    “你竟練出這么大的‘動靜’?!”

    雖然已經知道王煊采氣成功,但看到前方的景象,他還是頗為吃驚。

    太陽初升,萬物蘊生機,王煊似乎在發光,身上的朝霞格外的“濃郁”,猶若一層淡淡的光焰在流動。

    王煊停了下來,精力旺盛,狀態比前幾日更好。

    “你稍等。”

    他剛才迎著朝霞,內養己身,排身體中的“濁霧”,導致身上黏糊糊,他快速去沖了個冷水澡。

    王煊換上潔凈的衣服走出來,道:“我早就有些聯想,部分背景很深的老人,到了晚年后越發相信神秘學,最后更是付諸行動,來舊土挖掘神話,投資舊術研究這樣的項目,當初肯定是發現了什么。”

    那些人雖然老去了,但都曾經是人精,不至于昏聵到犯低級錯誤。

    再有,一些身份與背景不簡單的學生,從新星趕來并加入實驗班,也佐證了一些事。

    “早期,他們或許是想通過研究舊術來觸及超自然力量。”王煊說道,但又蹙眉:“但是,現在情況似乎有變。”

    他的直覺很敏銳,數天前見到徐文博、蘇嬋、周坤、李清竹,通過他們的言行,已經猜到部分真相。

    幾人說過,舊術過時了,落伍了。新星那邊……似乎看不上了!

    而且,當時徐文博不經意看向天際盡頭時,眼中光芒很盛,那是一種憧憬與激動,像是在熱切的渴望著什么。

    “超自然力量……或許另有一條路,而舊術被拋棄了。”這是王煊觀察幾人的表現后得出的結論。

    ……

    晚上還有更新。

    感謝:牧童聽竹聲、太上布衣本尊、伊蕾娜想要上岸、飛天魚本尊、豬王本尊、LaSSong、=孤獨=、卅羽、叁生緣小刀、叁生緣寂寞、神朝_窗叔、拾命的人、浪子騎墻、最近比較逗、猛九歲、羊村丶夜半、書友130717171023160、老鷹上樹、緣生長久、婉兒*。

    謝謝以上盟主。

    也感謝收藏、投票、在深空破費的所有書友,謝謝大家支持新書。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