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章 聚會
    秦誠注意到,林教授看著相片上的女子有些出神,似在緬懷過去。

    王煊覺得,林教授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他進過先秦大墓,得到方士傳承,胸口出現兩個大洞都未死,更認識一個曾經在新星紅了很久的極美女子。

    而這只是他一鱗半爪的經歷,從中可窺,林教授當年很不簡單。

    “教授,你不要傷感,不就是一個女子嗎,過去就算了。”秦誠開口,破壞了這種安靜的氛圍。

    林教授搖頭:“你們想哪里去了,今天我只是有些感觸而已,再說,我這是純粹的欣賞,沒有其他。”

    秦誠覺得這話耳熟,不久前他好像也說過純欣賞幾個字,他立刻想到了趙清菡。

    “我非常理解您!”秦誠說道,故作一副遇到知己的樣子。

    王煊開口:“相片上的女子……有點像趙清菡。”

    秦誠聞言仔細觀看,確實有些相像。

    他臉上的表情頓時非常精彩,最后嘆道:“教授,咱們對美的理解相近,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忘年之交!”

    林教授直接給了他一巴掌,告訴他,照片中的人是趙清菡的奶奶。

    秦誠聞言,臉色又垮了,這是女神的奶奶?!

    王煊頓時明白,為何之前在門口看到趙清菡,因為兩家頗有些淵源,正是因為見到故人之后,所以今晚林教授又一次翻開這本相冊。

    王煊已經意識到,林教授可能為了他要去見這名女子,而他不想讓老人打破多年的心靈寧靜。

    “林教授,您不用為我的事操心,我自己有了初步的想法,應該可以解決問題。”

    林教授訝然,他只是低頭看了會兒照片,王煊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反應敏銳,果然適合走舊術這條路。

    “在古代,方士與兇獸爭斗,與天掙命,雖是人身,但卻敢為,要與日月同存共光輝。我得到這種傳承,要走舊術的路,如果連這種小問題都解決不了,以后遇上生死攸關的大事兒又該怎樣?”

    王煊是一個感恩的人,他主要還是擔心林教授去見故人,會思及過去,破壞多年來心中的那份平靜與淡然,畢竟有些東西老人早放下了,不宜再去揭開。

    “好,你自己去解決!”林教授露出笑容,他自己的路斷了,很想看到一個后來者將舊術路走到盡頭。

    這一晚他們大多圍繞舊術談論,王煊在這里當場研讀先秦時代的方士傳承,頗為入迷。

    因為,在采氣、內養、冥想這些地方,這部舊法有獨到之處,稱得上非凡,極其了不得。

    林教授告訴他,實驗班中的根法其實也很強,但不夠完整,所以才顯得無法與這部先秦秘法相比。

    然而,隨著王煊研讀,他覺得越發吃力,后面的記載很朦朧,真是可行的根法嗎?

    比如,文中提及某個領域,未至時一片荒蕪,后又寫到黑土,至于后面……記載的更加飄渺。

    王煊不解,當場請教林教授。

    “你回去后,最好看一些與舊時代宗門有關的書,道家的,佛家的,它們對于先秦那個時期的名詞、現象等都有一些論述,回過頭來再看此法就能有所獲了。”

    林教授為他解釋,其中一些描述應該是與《黃庭內景圖》有關。

    先秦時代距今太遠,某些字詞以及現象等,都需要借助后世的一些典籍才能理解。

    隨著林教授講解,他又提到葛洪的《抱樸子》,以及陳摶的《無極圖》等。

    王煊點頭,用心記下。

    秦誠在旁邊聽的一陣頭大,想要學方士的傳承,還要先看遍道藏不成?

    他們聊到很晚,林教授將自己所知都告訴了王煊,這么多年來他查閱大量典籍,這才能破譯出方士的傳承。

    王煊收獲非常大,但是他覺得,回去后還是有必要多翻閱一下舊時代的書籍。

    ……

    清晨,王煊徹底改變采氣術、內養法,按照方士的傳承來練,結果收獲巨大。

    在朝霞中,他出了一身大汗,新陳代謝比以往更快,像是從體內排出了什么雜質,體表黏糊糊。

    他感覺狀態前所未有的好,身輕體健,充滿勃勃生機,精神旺盛,體內蘊含著一股很強的力量。

    “要去新星!”他語氣堅定,近期要努力提升實力,為前往新星做準備。

    “王煊!”遠處有人喊他。

    很快,周坤走來,面孔清秀,依舊略帶憂郁的氣質,不過出現在這里后,他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你果然還沒有離開校區,居然還在練舊術,真的有些陷在里面了。”

    說到這里,他壓低聲音:“聽我勸,早做準備吧,舊術……被新星那邊放棄了,有新東西出現。”

    能聽到他這番話,王煊覺得心有暖意,盡管自己早已推斷出,但依舊對周坤感謝。

    “我兩日后搬走,但還是留在這座城市,工作基本已經確定,五天后去報道。”

    周坤聽聞后嘆道:“希望你一切順利,以后我們還能再聚。”

    隨后他說出來意,晚上有個聚會,問他要不要去。

    被選中的人將在四天后離開舊土,前往新星,他們準備聚會下,因為到了新星后,彼此應該都是各有去處,都要分開。

    周坤道:“你放心,只是簡單的聚會,四年的同窗情誼,絕不會有什么破事兒出現,主要是紀念我們人生最后單純美好的四年結束了,自此以后,我們就要進入社會的大染缸,接受各種毒打與侵蝕。”

    王煊沒開口,他倒是不在意是否會出現什么破事兒,他只是在想,會不會為別人引來麻煩。

    “去吧,有你最想見的人。”周坤說道,他很愿意和王煊聊一聊,最后喝個痛快。

    王煊啞然,看來他誤會了,哪有什么最想見的人,不要惹出風波就好。

    “實驗班中沒有被選中的同學,還有部分未走,也在這座城市。”王煊告訴他。

    周坤道:“我都會通知到,但是,有些人在看你,想知道你到底去不去。”

    被選中前往新星的人與留在舊土的同學,雖然彼此都很熟悉,許多人都關系不錯,但這樣的聚會似乎還是會讓人感覺異樣。

    “行,我去。”王煊點頭。

    周坤剛走,秦誠就打來電話:“老王,他們要聚會,喊我也過去,真糾結啊,我又不是前往新星,只是去新月而已,你去嗎?”

    王煊首先糾正對他的稱呼,然后才道:“你站他們頭頂的月亮上,每天都在俯視著他們,你還有什么好糾結的,晚間你來接我,一起過去。”

    秦誠頓時痛快的喊道:“好嘞,就等你這句話呢,我其實是怕你不去!”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