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章 同窗
    秦誠開車到了,接上王煊駛出校區。

    他家里是做生意的,條件不錯,早在數年前他就有了自己的車。

    秋日的下午,天空澄凈高遠,那種清新的湛藍色似要傾瀉下來,凈化整座城市。

    “我們現在就過去是不是太早了?”秦誠問道。

    “不早了,趕過去正好。”王煊看著車窗外。

    整座城市既有舊時代的古跡,矗立數百年未倒的石塔等,盡顯陳舊,也有成片的摩天大樓林立,鱗次櫛比,無比繁華,充滿現代氣息。

    接近商區的路上行人很多,車水馬龍,路況有些堵。

    “我就要離開了,以前生活在這里沒覺得什么,但現在突然有些不舍了。”秦誠嘆氣,心中空空落落。

    王煊道:“等你崛起,可以自由往來新舊兩地,那時候一切都不成問題。”

    道路兩旁有不少銀杏古樹,黃色葉片紛紛揚揚,墜落下厚厚的一層,在陽光下,滿地金黃,煞是美麗。

    這段路上,銀杏樹間還夾雜著不少楓樹,火紅的葉子連綿成片,像是大片的晚霞般熱烈。

    在這個季節,草木開始發黃,好看的花朵大多都凋謝了,盡顯秋的蕭瑟。

    然而,城市道路兩旁金黃的銀杏與火紅的楓樹,卻又是如此的燦爛,盛烈,給人以截然相反的感覺。

    在這個季節,同一座城市中熱烈與蕭涼同在。

    聚會的地點不在城中,秦誠駕車平穩,來到城外的山頂墅區,這里景色優美,可以俯瞰整座城市。

    新星的同學雖然大多都很低調,但有些人的背景與來歷很不簡單,選擇在這里并不意外。

    租借的別墅位于這些矮山中最高的那座上,占地好幾畝,更有超大面積的草坪,外帶泳池等。

    此外,在這座山頂上居然還有兩個停機坪。

    秦誠一眼看到,那邊已經停著兩架銀色的飛碟,線條流暢,很是美觀,他頓時一陣無言。

    “你現階段別和外星人比。”王煊笑道。

    秦誠一聽,是這么回事兒,頓時樂了,以前還沒琢磨過,現在細想身邊的同窗,竟有許多外星人。

    蘇嬋走來,正好聽到他們的話。

    “王煊,看你也算是英挺俊朗,雙目清澈,結果嘴巴這么不厚道,這話說得我們好像是外來物種似的。”

    她生性活潑好動,亭亭玉立,微露肩的短裙下,盡顯一雙大長腿的筆直,青春靚麗,充滿朝氣。

    “最近見面你每次都夸我,先是說我燦爛的發光,今天更是直接說我英俊,讓我誠惶誠恐,你不會對我有壞心思吧?”

    蘇嬋雖然青春漂亮,但絕對不會像十幾歲小姑娘那么臉皮薄,相當淡定:“你別轉移話題。”

    具有書卷氣息、一向很文靜的李清竹也開口,笑道:“我也聽到了,你說我們是外星人,可我們祖籍都在舊土,這里也是我們的故鄉,怎么就是外星人了。”

    王煊一邊抱拳一邊笑著賠罪,與她們走入超大草坪中。

    “王煊,過來,這邊!”

    “你小子敢說我是外星人,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又增長了一大截力氣,在體術上有新的突破,不然的話,等著被我們幾個聯手收拾吧。”

    路上不斷有人打招呼,王煊與他們自然都很熟,有說有笑,瞬間融入他們當中。

    草坪上,燒烤的架子已經擺好,一條條長桌上的自助食物也開始擺上。

    這次被選中、將前往新星的同學能有二十幾人,而留在這座城市即將回歸家鄉的同學有十幾人。

    這么多人聚在一起自然很熱鬧,沒有什么隔閡與生分。

    但是,留在舊土的同學有許多人還是很失落,他們或多或少都聽到一些傳聞,已經知道錯過新星,便是錯過了一次命運的眷戀,那里似乎正在有了不得的事情發生。

    有些人已聽說,未來超凡將現!

    在這樣的大時代,他們的同窗如果有人始終走在最前沿,觸及超自然力量,很難想象未來會怎樣。

    “王煊!”

    留在舊土的人心情復雜,向王煊打招呼,這些人都有些感嘆,連王煊都落選了,出乎預料。

    王煊理解他們的心情,走過去和他們聊了很多,談到未來,他確實為這群同學感到可惜。

    他們執意留在這座城市,等待那份名單落下,看最后是否還會添加新人,足以說明他們的心緒。

    同時,這也間接證明了他們對自身抱有的一份信心,因為這些人的舊術的確都有不錯的成就。

    但是很可惜,這次的選撥標準不以此為據。

    “我聽說,當初我們體檢的血樣被帶到新星,那邊不知道做了什么分析,作為選撥關卡之一。”一位留在舊土的男同學說道。

    王煊一怔,他還是初次聽聞,原以為僅是他早先對秦誠分析的那樣,沒有想到還涉及這種檢測。

    秦誠緩和氣氛,道:“算了,過去的就不要提了,不要失落,留下來也沒什么,無法觸及超凡,那么我們就努力奮斗,從今天開始爭取做財閥,未來號令與控制超凡者。”

    一群人頓時被逗笑了。

    夜色降臨,站在這座山上可以俯瞰不遠處的城市,那里燈火璀璨,夜景很美。

    隨著時間推移,許多人都喝多了,情緒高亢了起來。

    家在本土而被選中要去新星的人最為激動,暢想未來,憧憬著自己有一天成為超凡者的景象。

    所以,他們大多都喝高了,有些放飛自我。

    不過總體氣氛還算不錯,無論是來自新星的人,還是出生在舊土、將前往新星的同學,都對留下的同窗保證,如果將來有機會,他們一定會幫這邊的同學。

    遠處的城市,一條條街道上燈火明亮,像是銀鏈交織,無盡的燈海融在一起,光明燦爛。

    而此時天上繁星無數,星光傾瀉,也是一片絢爛。

    有些人微醺,帶著醉意,分不清天上的星光與人間的燈火,天上與人間仿佛相連在了一起。

    終于還是有人失控了,在一邊哭出聲,他沒有被選中,喝酒后,內心的失落流露出來,忍不住落淚。

    王煊與一些同學頓時清醒,趕緊將他送到一個房間,讓他去休息,不要再飲酒,總算沒出什么問題。

    這時,有人向王煊走來,手持晶瑩的酒杯,輕輕搖動,釋放美酒的芬芳。

    秦誠看到后頓時跟了過來,與王煊站在一起面對這個人。

    來人留著過耳的中長發,長相不算英俊,但是一雙眼睛格外有神,給人印象深刻,看起來有些強勢,這種氣質很明顯。

    “孔毅,你別找事兒。”秦誠警告。

    如果說這些同學中誰與王煊關系糟糕,非此人莫屬。

    王煊平日從容穩重,和所有同學的關系都很好。

    孔毅來自新星,之所以與王煊交惡,主要是因為他在入學時,曾經追求過凌薇,結果王煊成為凌薇的男友。

    “你想哪里去了,我不分場合嗎,非要在這里找不痛快?”孔毅是個強勢的人,對秦誠略帶挑釁,主要是不滿他剛才的態度。

    王煊攔住秦誠,對孔毅舉杯,道:“喝酒,都是同學,馬上就要分開了,還有什么不能放下,況且原本也沒什么。”

    孔毅斜睨了一眼秦誠,然后與王煊碰杯,一口喝盡,道:“走,這邊來,我這里有新星送過來的一批罕見的珍肴,臨別前單獨請你!”

    王煊與他并肩而行,秦誠不放心,也跟了過去,擔心出問題。

    “喏,這種深海蛟魚,你肯定沒吃過,在新星那邊都算是稀珍特產。”

    “還有這種產自新星雪山腳下那片草原上的有靈性的雪牛,肉質極美,精挑出的部分,在新星都可以做頂級刺身,更不要說在這邊了,你肯定沒吃過,這是專門為一些老家伙們特供的,嘗嘗,特別鮮。”

    孔毅將王煊帶到一個房間,為他介紹桌上的食材,身上散發著酒氣。

    秦誠有點看不慣他,主要是覺得他太強勢,而且左一口新星,右一口你沒吃過,言語間大剌剌。

    所以,他沒好氣的回應道:“這有什么新鮮的,知道我怎么吃頂級雪牛刺身嗎?日出東方,第一縷朝霞綻放,我在HLBE大草原上追著牛啃,這個時間段才是牛肉最嫩的時候!”

    孔毅頓時目瞪口呆,王煊也啞口無言。

    “哈哈……”

    房間的門被推開,一群人走了進來,全都在大笑。

    “新鮮,絕對是一種最新鮮的吃法,回新星后我也去試試!”連高冷的徐文博都笑了。

    孔毅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這群人不放心,都在盯著他,怕他鬧事。

    他頓時頗為不滿,道:“我有那么不堪嗎,怎么可能會找王煊的麻煩。再說了,現階段我挑釁他,只會被他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臨別了,我特異讓人準備稀有的食材,都是大補物,我知道他執迷練舊術,這些東西對他的身體有益。”

    “我可以作證,孔毅確實花費了一些心思,想臨別之際與王煊和解。”蘇嬋開口。

    王煊點頭:“我知道,來,過去的都不算什么,早已翻篇,祝你前程璀璨,超凡有成!”

    他與孔毅碰杯,秦誠也走了過來,向嘴里塞了幾片牛肉,也跟著碰杯,道:“確實比HLBE大草原上的牛肉好吃一些。”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

    “王煊,你人不錯,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當初追求凌薇,你這性格很符合我胃口,我們能成為好友也說不定。”孔毅大著舌頭說道。

    “現在也不晚,我們是同學,也是朋友。”王煊道。

    “凌薇還沒來,我估計要稍晚些。”周坤小聲告知王煊。

    不久后,王煊與孔毅兩個人勾肩搭背,帶著酒氣,來到外面的草坪,頓時引發一群人側目,他們兩人居然……可以相安無事?

    連這兩人都化解了舊怨,氣氛頓時熱烈不少,眾人推杯換盞,都有些醉了。

    幾位來自舊土、很快就要前往新星的同學,不斷憧憬在那邊的生活。

    “你們有什么美好愿景?”有人問,同時他說出自己的愿望。

    “等我在那邊安穩下來,一定要在山清水秀的地方買一幢像眼前這樣的別墅,嗯,去較為偏遠的地方買,未來升值潛力巨大,新星的人口肯定會越來越多。”

    王煊笑了,道:“你能想到,別人多半早就行動了,凡你喜歡與向往的……”

    剛說到這里,秦誠提前插話:“我喜歡與向往的是,能和趙清菡單獨……”

    他這么急著說話,讓王煊的話語頓時變味:“凡你喜歡與向往的地方,必然早已是車水馬龍。”

    周圍,一群人眼神詭異,看著王煊。

    他拍了秦誠肩頭一下,道:“你亂插什么話。”

    然而,周圍還是很安靜,一群人看向王煊的身后,他立時回過神來,快速轉身,瞬間看到極美的趙清菡。

    ……

    謝謝大家支持,如果手中還有月票,請投給深空彼岸吧。

    感謝:叁生緣雪花、渡口窟窿、江左辰、星宇游俠、田埂上的太陽、劍嘯風靈曉言、煙寒、追尋天涯只為你。

    感謝以上這些盟主。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