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
    舊時代,散落在故紙堆里的術,被稱為舊術,也有人叫它為散術。

    現在,新星那邊已經有人開始喊它為陋術?可見它的確漸漸沒落了。

    然而,任何投身于舊術、還在研究它的人,都會覺得這種稱謂很刺耳。

    在夜色下,王煊平靜而從容,既然對方是沖著他來的,還掌握有新術,他決定下場。

    “怎么稱呼?”他開口問道。

    “周云。”被稱作云哥青年男子回應道,并且笑了,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

    霎時間,他給人非常危險的感覺,眼神銳利,有些刺人,像是盯上獵物,并開始無聲地向前逼近。

    “我以為你姓凌。”王煊看著他的雙眼,根本不在意他的強勢姿態。

    周云聽到他這種推測后,雙眼微瞇,但開闔間精光很盛,越發的危險了。

    王煊感知敏銳,看到他一閃而逝的異樣,沒有再問什么。

    周云道:“來吧,新術對舊術,看一看散落在故紙堆里的東西是否真的該陳列進博物館了。”

    他在笑,透著一股野性氣息,腳步無聲,但并不是直線過來,看起來實戰經驗十分豐富。

    秦誠喊道:“憑什么與你交手,你哪里的,什么身份,有什么目的?”

    他有些擔心王煊,畢竟,對方是有針對性的來到這里,如果沒有幾分把握的話多半不會出手。

    王煊擺手,示意他不用多說什么,既然有所決定,要與眼前的人動手,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周坤、蘇嬋、孔毅等人想攔阻兩人,但王煊自己已經點頭,答應切磋,他們都露出擔憂之色。

    “先說好,只是切磋,誰都不要下重手,適可而止。”趙清菡發聲,并且隨著她話語落下,遠處停機坪那里傳來聲響,兩名機械人快步跑來。

    冰冷的金屬機械人具有智能,身上都帶著致命的科技武器,守在草坪邊緣,盯著周云與王煊兩人。

    周云瞳孔微縮,他知道,趙清菡這是在無聲的警告,主要針對他,怕他以超術在這里鬧出流血風波。

    他點頭道:“行,就這么定了,我本來就是想看一看練舊術的人還有沒有出路,是否沒落到底了。”

    周云身材很高,一頭短發,小麥膚色帶著光澤,顯得格外健碩有力,做出進攻姿態后,非常具有壓迫性。

    短暫的瞬間,王煊啟動內養法,吐出一口濁氣,伴著酒香味,今晚他喝的不算少,對他來說有些不利。

    “要不要休息下?”周坤問道。

    秦誠忙點頭:“說的對,喝了那么多酒,神經反應等肯定跟不上。”

    “給我幾分鐘的時間。”王煊說道。

    然后,他閉上雙目,以先秦大墓中的方士傳承為根法,按照獨有的節奏,存想星月之光,化作光雨,沒入身體中。

    同時,他也在存想,體內有濁氣不斷從毛孔排出,同月華與星雨交換。

    存想這些景觀不稀奇,現存的內養法、冥想等,都涉及到這方面的記載與修行,但是獨有的頻率與節奏很重要。

    先秦方士的根法來歷驚人,效果不可思議。

    許多人都有種錯覺,王煊身上像是帶著一層潔白的光,得到星月垂青,讓他看起來略顯朦朧與飄渺。

    這種奇異景象令所有人都露出驚容,舊術可以這樣練?還是有路可以走啊。

    六分鐘后,王煊睜開眼睛,道:“可以了。”

    他身材頎長,并不單薄,勻稱有力,在夜色中他面色平和,十分鎮定。

    “就等你這句話呢!”

    周云直接沖了過去,帶動著狂風,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草坪留下幾個很深的腳印。

    他踩過的地方,泥土與綠草全都炸裂,可想而知這是多么強大的有力量。

    砰!

    王煊反應迅速,抬腳便將身邊一張放有自助食物的長木桌踢起,撞向那撲擊過來的身影。

    讓人心頭發顫的是,周云像是一頭人形的獅虎,并沒有止步,一掌就將堅硬的長木桌打穿。

    在喀嚓聲中,整張長木桌爆碎,向四周飛去,眾人紛紛躲避,臉色當時就變了。

    周云太兇,帶著野性,這種攻擊力很可怕,如果打在人身上絕對會危及到性命,力道極大。

    王煊稍微側身,身體無比敏捷,剎那避開周云發力的手掌,任他像是虎豹般撲空,前沖過去半個身子。

    王煊的手掌順勢斜劈錯身而過的周云,力道之大,讓空氣都在激蕩。

    周云果然是個強人,在沖過去的剎那,右后肘向后方擊來,與王煊的手掌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聲響。

    兩人身體都略微搖動,周云沖了過去。

    轉過身的剎那,周云再次沖了過來,竟凌空躍起,像是一頭兇戾的黑虎撲殺獵物般,極度危險與野性,拳腳對準王煊。

    這次王煊沒有避,迅速而果斷的旋身擺腿,向著半空中踢去。

    砰的一聲,半空中像是有一道悶雷劈落,沉悶而有力的聲響讓人心頭為之悸動。

    周云翻飛出去,身體矯健,落下來時雖然略微晃動,但也算是平穩的站在了地上。

    “你果然有些門道。”他盯著王煊,深感出乎意料。

    “你用的是舊術路數,所謂的新術呢?”王煊問他。

    周云道:“如果用舊術就將你擊敗,那不是更省事嗎,我也就沒有必要動用新術的手段了。”

    他依舊散著發危險的氣息,讓人感受到進攻性很強,他的身體繃緊,隨時準備發動新一輪兇猛的攻擊。

    “我所用的不過是舊術的架子,我的力量可不是來自采氣術、內養法這些,我們與時俱進,很早以前就結合了基因成果。”

    周云不在意泄露自己的根底,因為這對他來說都只是身體強度與力量的提升,并非超術的力量之源。

    附近,觀戰的人心中一凜,來自新星的的同學知道怎么回事。

    早在很久以前,新星就有人在做這方面的研究,對新生兒提前基因優化以及編輯等,不過大多都是在秘密進行,避免公眾反感。

    周云強大的肉身力量并非由采氣與內養而來,是單純的基因成果,對于常人來說算得上是力道恐怖,無法對抗。

    王煊不再說話,主動進攻,既然對方帶著強烈的目的性針對他,那直接出手就是了。

    草坪上兩道身影動作都非常快,拳腳揮動間,隱約發出風雷聲,著實令許多人悚然。

    這種力道如果打在人身上,不死也要重傷。

    砰砰砰!

    在他們的腳下,草坪炸開,他們雙足落地時,力量太強了,不僅踏出較深的坑,還將周圍的草坪震裂,爆散開來。

    舊術練到一定地步后的確遠超常人,在古代擁有強大的殺傷力,所以長盛不衰很多年。

    但是它太難練,而且不知道是環境的變化,還是由于現代科技燦爛,人心浮躁,能練成舊術的人越來越少,且效果一般,到了一定高度就再難寸進,從此見頂。

    所以它越發沒落,很難再見到高手。

    眼下,王煊在這個年齡段就有這樣的表現,著實令人動容,連基因成果不凡的周云都被他壓制了。

    場中,周云在王煊的主動進攻下,身體顫動,踉蹌倒退,這讓他頭皮發麻,對方那具頎長的身體居然有這樣的爆發力?

    砰!

    王煊一拳將周云震的血氣翻騰,倒退出去,一口血差點吐出來。

    王煊跟進擺腿,斜掃了過去。

    周云雖然避開要害,但肩頭還是被擦中。

    他頓時覺得火辣辣的痛,衣服破碎,已經出血,如果不是他閃避及時,真要被徹底掃中的話,肩骨有可能出現裂痕。

    這是個怪物!他在心中這樣評價,以他健碩的身形,強大的體質,都吃不住,就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他經歷過基因優化,現在依舊擋不住對方的拳腳,力道重的可怕,他嚴重懷疑,若是自己頭部中拳,會不會像是西瓜般噗的一聲碎掉。

    “呼!”他吐出一口濁氣,身體迅速倒退,并且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了,略顯朦朧。

    在他的體外,出現一層淡淡的藍霧,看起來有些神秘,附著在他的體表。

    “你不是想見識新術嗎,來啊!”周云低吼。

    所有人都發出驚呼聲,他的這種狀態很特殊,即便相隔很遠,也讓人感覺極其危險,不由自主倒退。

    新星的同學都有些緊張,他們明白這就是新術,觸及到了超自然力量,一旦爆發非同小可。

    “王煊,如果感覺不對就立刻出聲。”有人提醒,為他捏了一把汗。

    王煊停下身形,沒有直接進攻,他自然感應到了非同尋常的力量,靜靜地觀察。

    周云主動沖了過來,周圍稀薄的藍霧蒸騰,像是要光化了,他全力以赴對王煊出手。

    “不對!”

    王煊避退,對方如暴風驟雨般的攻擊不過是掩飾,真正有殺傷力的是那漸漸要光化的藍霧,稀薄的藍光綻放,竟扭曲了空間嗎?

    王煊心頭驚悚。

    但他很快又醒悟,不可能扭曲了空間,周云不具備那種力量,這是扭曲了他的感知?

    王煊運轉先秦方士傳承下來的法,精神迅速旺盛起來,堪破迷霧,他著實吃了一驚,對方的超術,也就是那種藍光,能影響人的精神。

    剛才若是一個疏忽,他就要敗了。

    王煊揮動右掌,力道大的驚人,若是正常人被劈中一定會飛出去,骨斷筋折。

    周云這次并未避退,發出淡藍光澤的右拳與王煊的手掌碰撞在一起,兩人頓時都發出悶哼聲。

    周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沖撞,感覺拳頭都要斷了,指甲縫皆被震開,有血淌落,這讓他心中凜然,動用了超術,對方都能傷到他?

    也幸好他施展超術,不然他的指骨可能會出現裂痕。

    王煊的右掌與他的拳頭碰撞后,感覺到異常,極速倒退,然而還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侵蝕進身體中,是那稀薄的藍光。

    一剎那,他感覺手臂發麻,甚至五臟六腑都有些不舒服,他極速倒退。

    “呵,知道厲害了吧,超術遠超你的想象,舊術真的落伍了!”

    周云說道,并未止步,迅速動移動身形,像是一陣風沖了過去,身體帶著幽藍光芒。

    他不可能給王煊喘息的機會,想迅速解決戰斗。

    “那是什么東西,老王,如果堅持不住,趕緊出聲!”秦誠急了,大聲喊道,左右踅摸,拎起一張桌子,隨時準備沖過去。

    “那就是新術,初步觸及超自然力量!”

    周坤低語,告訴他真實情況,并進一步補充。

    “在西方,將那種能量稱呼為上帝因子,在我們這邊稱為超自然元素。”

    場中,王煊形勢危急,初次對抗超自然力量,他根本不了解,不僅精神被干擾,連身體都在被侵蝕。

    轟!

    突然,他的身體中發出若隱若無的雷鳴聲,他催動方士的根法,震動五臟,施展出一種特殊的體術。

    “五臟雷音術!”有人驚呼。

    他們都是舊術實驗班的學生,都是內行,第一時間發現王煊動用了什么手段。

    這種體術太艱難,正常途徑根本無法練成,最起碼他們都沒有成功,想不到王煊竟施展出來。

    他的五臟發出特殊頻率的震顫,體內新陳代謝提升一大截,并不斷加速,從他的體表毛孔中排出一縷縷細微的藍光。

    趙清菡美眸閃過光芒,吩咐機械人,道:“快,記錄下來,居然可以這樣破解超術,盡管周云初步觸及超自然力量,但第一次出手就被舊術化解,著實很驚人。”

    王煊身體恢復正常,直接動用最強手段,身體雷音不絕,雙手仿佛雷霆般向前劈去。

    砰砰砰!

    在激烈的碰撞聲中,周云體表稀薄的藍光被王煊生生震散,最后整個人都橫飛了出去,嘴里淌血。

    練成超術的周云居然敗了!

    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大受觸動,王煊以舊術強勢戰勝周云。

    王煊走了過去,想進一步觀察周云身上正在消散的藍光。

    砰!

    周云迅速起身,再次對他出手。

    王煊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體內雷音震動,震散藍光物質,并一拳擊在他的腹部,頓時讓他如同彎鉤蝦米般痛苦的蹲了下去。

    “敗了還想對我動手?”王煊對他的脊椎不重不輕的又拍了一掌,令周云身體劇痛,發僵,難以動彈。

    王煊身上黏糊糊,剛才以方士的根法催動五臟雷音術,導致新陳代謝加快,排出很多汗水。

    這種消耗非常大,他有些疲累,直接坐在周云的身上,警告他不要再亂動,不然給予他重創。

    “說吧,你什么來歷?”王煊問周云。

    正在這時,一艘小型飛艇落下,一個中年男子走出,身后跟著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她很沉默,低頭不高興地走了出來。

    “嗯?!”中年男子看到周云被王煊坐在身下,臉色頓時變了。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