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五章 羽化
    “檢查裝備!”青木聲音低沉,提醒飛船中的幾人做好準備,即將開始行動。

    飛船的屏幕上已經清晰浮現青城山的地貌,滿山青翠,林木茂密,諸峰環峙,狀若城郭。

    王煊穿戴好防護服,覺得略微沉重,它對子彈與冷兵器等有一定的防御作用,關鍵時刻能保命。

    他背負的合金刀非常的鋒銳,真要近身搏殺,這是很有效的大殺器,匕首自然也很有用,在無法回旋的狹窄地帶,這是能致敵于死命的獠牙。

    “有件裝備我不知道怎么用。”王煊對其中一小罐液體不了解。

    青木告訴他,里面浸泡著人造虹膜,戴上它可以避免身份泄露。

    王煊照做后,對著一面小鏡子觀看,瞳孔變成淡藍色,配上仿真人皮面具,整體看像是個西方人。

    “青城山與道教有關,有濃重的神秘色彩,該不會真挖出了一些了不得的東西吧?”參與這次行動的“黑虎”開口,頗感興趣。

    他們彼此間都用代號,沒人會提真實姓名。

    鷂子道:“這次一定要阻止他們,不能讓他們成功帶走,舊土都快被他們挖空了,好東西全都被運到新星去了,成為那些研究機構以及財閥的私人收藏品。”

    提及這些,幾人都帶著怨憤。

    現在舊土各地,所有名山大川的地下都被人掃蕩過,縱然是青城山也不例外,不知道被挖過多少次了。

    如今居然還有發現,確實出乎他們幾人的預料。

    王煊作為新手,不懂就問,道:“這樣阻擊他們會不會被報復,最終引發大規模沖突?”

    青木搖頭道:“不會,舊土即便敗落了,也不是一兩個財閥所能左右并掀起風浪的,再有,舊土與新星關系還算可以,畢竟同源。你要對組織有信心,我們早已深入星空,并不怕他們。”

    黑虎道:“首先是財閥暗戳戳的盜挖,本身就理虧,被人阻擊也說不出什么,事后會逐漸風平浪靜,各方當作什么事都沒發生。”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沒有危險,相反在沖突的過程中非常激烈,出現死傷很正常。

    王煊默然,這種探險與他的初衷不符,早期時他以為只是探索一些密地,深入危險的無人區等。

    “山中架設了高能武器,第二組與第三組的人可以解決他們。”屏幕那邊傳來通話聲。

    青木回應道:“確保都解決,別等我們進入地宮后,被人堵在里面全滅。”

    “沒問題,還有第四組隨時待命。”

    ……

    王煊凜然,這種探險已經算是小型戰役了,遠不止他們這一組人馬。

    青木很平靜,似乎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平淡地解釋道:“涉及到讓先秦方士都激動與興奮的東西,萬一真的與列仙有關,那價值將不可估量,所以這次必須萬無一失,幾組人馬一起出動。”

    “老穆你該集中精神了,隨時準備超強電磁脈沖,廢掉地宮那里的機械人,以及那些相應的武器等。”

    老穆將留守飛船上,除了最后要接應他們離開外,也要負責摧毀對方可能存在的部分大殺器。

    “他們會不會有反制措施?”王煊作為新手,虛心請教。

    青木很嚴肅:“放心,我們很專業,事后你可以去慢慢研究我們的各個步驟與相應的準備。”

    青城山四季常綠,山中多石階路,曲徑通幽,一些古道觀就隱在山崖上以及古木林中。

    關于這里有太多的傳說,是道教有名的洞天福地。

    可惜,數十上百年來,這里的地下都快被挖成蛛網狀了,這次能有新的發現著實不易。

    青木、黑虎、鷂子、風箏、小王,進入山林,留下老穆守在飛船中。

    小王就是王煊,這是他在隊伍中的代號。

    青木領頭,像是敏捷的虎豹在山林中無聲的穿行,另外幾人都是練過舊術的人,實力很強,跟在他的身后。

    很快,他們來到目的地,這次挖掘的地宮入口,是在一座較為偏遠的矮山腳下,處在青城山邊緣地帶,難怪過去錯過了。

    一些機械人在不知疲倦的挖掘,已經深入山腹中,運出大量的土石。

    雖然隔著很遠,但已經可以看到山腹中模糊的地宮。

    青木做了個手勢,讓他們稍安勿躁,在外守株待兔,靜等周家與凌家開啟地宮拿到東西后,他們堵在出口動手,現在沒必要進去涉險。

    在機械的轟鳴聲中,接連數道石門被強行開啟。

    “挖穿了,地宮很大!”里面傳來喊聲。

    “有一座祭壇,找到了,上面供奉著一個金函!”地宮中傳出激動的叫聲,一群人歡呼起來。

    守在入口的人按捺不住了,不少人待濁氣散盡,跟著沖了進去,想要第一時間觀看可能涉及到列仙遺物的金函。

    黑虎、鷂子、風箏也都呼吸急促,他們是練舊術的人,對于列仙遺物更為看重。

    青木還好,始終無比冷靜,一語不發,沉默著等待最后時刻的到來。

    鷂子道:“都是舊土的稀珍物品,結果數十上百年來,快被他們洗劫干凈了,這次說什么也不能讓他們得手。”

    “差不多了。”青木用密線聯系老穆,道:“老穆,動手!”

    接著,他又吩咐二組與三組一起行動,解決對方在山中的埋伏的高能武器。

    先是地宮附近的所有機械人全部出了故障,有的直接倒下去,有的則噼啪作響,電火花四濺。

    這些機械人如果不能提前解決,將會很麻煩,它們刀槍不入,并攜帶能量武器,都算是大殺器。

    即便它們持刀對抗,也有很強的殺傷力。

    轟!

    山中傳來強烈的沖擊波,周家與凌家提前準備的高能武器被解決。

    “都殺了?”王煊臉色不是多好看,那可是許多人命,對于他來說,從未經歷過。

    青木冷靜地答道:“沒有,大多都只是震暈過去,主要是清理掉他們的武器。”

    轟!

    下一刻,地宮外發生爆炸,土石崩塌,將入口那里淹沒,徹底堵住。

    地宮中隱約間傳來怒吼聲,所有人都被堵在里面。

    四野沒有動靜,并無人來支援被困的人。

    青木等了一會兒,才又開始下命令:“五組、六組跟過來,等待時機進地宮。”

    “要把他們全部悶死?”王煊感受到一股涼意,這樣的探險與他他想象的出入很大。

    黑虎搖頭道:“不,一般情況下我們不殺生,等他們缺氧昏厥過去,我們就會挖開入口進去。”

    青木道:“真希望能發現比方士根法更厲害的傳承,不然的話,我們的未來沒有出路,即便是舊術高手在熱武器下也很脆弱。”

    他有感而發,生在這個時代,練舊術的人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對于他們來說,前路看不到希望。

    “聲音不對,他們在以能量武器反方向開鑿山壁,想從別的方向逃走!”青木騰地站了起來,除了命令五組、六組過來外,也讓二組、三組、四組的人馬前來圍獵。

    黑虎不以為然,道:“他們能開鑿出去多遠?這可是大山。”

    “你不要忘了,青城山被挖過數十上百次,地下都空了,有許多蛛網般的道路,說不定他們就能挖通一條,到時候我們想追都會很麻煩。”

    轟!

    入口被轟開,道路被清理出來。

    這時,其他幾組人馬也到了。

    王煊默默準備,背著合金刀,手持能量槍,這種武器可調節能量輸出功率,有致死、暈厥兩種效果。

    他很手生,畢竟才拿上手沒多久,他選擇小功率的暈厥效果。

    “他們還沒有打通山腹,走,小心點,沖進去!”青木喊道,他手中的能量槍直接橫掃了進去。

    在悶哼聲中,山腹中傳來倒地的聲響。

    突然,青木向前撲倒,與此同時王煊感覺寒毛倒豎,他也順勢倒地。

    噗的一聲,他身邊的鷂子胸口出現一個前后透亮的血洞,防護服也擋不住,鮮血噴濺的到處都是。

    鷂子直接倒在地上,連哼都沒有哼出一聲就斃命了。

    這對王煊的沖擊相當大,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殺,而且就死在他的眼前。

    盡管他心智成熟,但還是大受觸動,內心劇震不已,那可是一條鮮活的人命,前一刻還與他并肩而行,下一刻就血淋淋,慘死在地上。

    他在問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否太草率了?與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他有父母,有親人在家里等他,他不能死在外面。

    王煊讓自己保持冷靜,無論如何也要活下來,探險的前提是確保性命無恙。

    “我們還未下殺手,他們先忍不住了,那沒什么好說的。”青木低吼道,首先將能量槍的輸出功率調整到致命檔位。

    他一通橫掃,而后展現出驚人的能力,在黑暗中,冒著一道道飛來的光束沖了進去,他感知超強,游走在地宮中,提前避開多束能量光。

    王煊吃了一驚,青木果然是一位了不得的強者,是一個大高手。

    哧!

    刀光亮起,青木沖到那些人的近前,直接動用合金刀,以他的可怕身手在人群中掄刀,殺傷力恐怖。

    “沖!”黑虎、風箏還有其他幾組人馬都跟著沖了過去。

    王煊也動了,依舊使用的是能量槍的暈厥效果,在這個過程中,他放倒了數人。

    雖然初次接觸這種武器,但在近距離內掃射,他也能命中。

    王煊很謹慎,多次沿著山壁而動,躲在地宮的巖石后方,數次與能量光擦肩而過。

    很快能量光束就消失了,雙方的人遭遇在一起,近身搏殺。

    “青木,我遇上超級高手,這個人掌握高深的新術,我擋不住!”黑虎大叫,他滿身是血。

    有一人掌指發光,向著黑虎劈去,大片如晚霞的光雨灑落,在碰撞過程中,黑虎半邊身子血淋淋。

    吼!

    青木一聲大吼,沖了過去,與那個高手激烈碰撞。

    咚!

    正在這時,山壁破開,有人轟碎山石,墜落進一條通道中,果然如青木猜測的那樣,附近有蛛網般的地下道路,都是以前挖開的。

    與青木激烈對決的人,手中抱著一個金函,轉身就走,躍進那條通道。

    一群人跟著逃走。

    “追!”青木當先,第一個追了下去,其他人緊隨其后。

    風箏對王煊喊道:“你玩槍比較手生,剛才有幾槍差點掃中我們自己人,你守在這里,不要追了。”

    王煊點頭,雖然他覺得自己感知敏銳,不會擊中自己人,但對方既然這樣說了,不管是照顧他這個新手也好,還是真不放心他的槍法,他都沒有去分辯,點頭留了下來。

    地宮中安靜了,地上躺了一片人,有些死去了,還有不少都是被能量槍擊的暈厥過去,并無大礙。

    王煊很謹慎,躲在一塊巨石后面,仔細觀察與感知。

    果然,有裝暈厥的人,就在王煊很近的地方,有個人呼吸不對勁兒,他分明清醒著,似乎很緊張。

    王煊微瞇雙眼,他很意外,認出這是一個熟人——周云!

    他沒有想到,身為周家的嫡系,周云居然親自來了。

    估計他現在后悔的腸子都青了,肯定沒有料到會出事兒。

    畢竟,在過去各大財閥挖掘各地遺跡時,幾乎都很順利,具有壓倒性的優勢,即便被人干擾也無關大局,罕有這種慘敗。

    王煊默默地說了聲,小周,對不起,收拾不了你那個很厲害的老子周明軒,那就如秦誠所言,每次看到你……都打一頓!

    最主要的是,他發現周云有些異常,像是臨時與別人換了普通的黑衣,沒有穿高等防護服,這是明顯想劃水逃過。

    王煊注意到,他的胸前像是藏著什么東西。

    王煊默默搬起一塊石頭,悄無聲息地扔了過去,砰的一聲,周云捂著腦袋慘叫,直接跳了起來,頭破血流。

    王煊并沒有下殺手,他只是一個剛從高校畢業的學生,與對方沒有深仇大怨,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死手。

    王煊如同一條游墻而過的壁虎,貼著巖壁,刷的一聲過去了,哧啦一聲,將周云胸前的衣服扯破,將一個玉函搶走,而后迅速倒退,再次躲在巨石后方。

    果然,他剛才沒有動用能量槍擊昏周云是對的,正因為周云自己劇痛跳了起來,在那里折騰,暗中還有裝死的人沒敢對這邊亂開火,直到王煊奪走玉函,抽身而退,周云掙扎著跑開后,才有能量光束激射過來。

    “給我拿下他,金函中藏著的玉函原本收在我手里,可現在被他奪走了!”周云怒吼。

    轟!

    王煊躲在一塊巨石后方,與他相距很近的祭壇被擊中,竟然意外四分五裂,而后更是轟然塌陷下去。

    數道驚呼聲響起。

    祭壇下竟然還有一片空間,在靠近某一側的石壁那里,有一個蒲團,上面竟盤坐著一個人,身穿羽衣,滿頭黑色長發,他臉色紅潤有光澤,看起來不過三十幾歲的樣子。

    “身穿羽衣,他是……方士中的頂尖強者,其肉身竟還……存于世間!”地宮中還活著的人震驚。

    最重要的是,這個方士中的頂尖強者,手中持著一卷銀色的獸皮書,正在低頭觀看,像是還有生命,始終活著。

    財閥的人了解內情,他們都知道,這個人其實已經死了。

    嗖嗖嗖!

    數道身影沖了下去,借助巖石等掩護,接近那個傳說中的絕頂方士。

    瘆人的事情發生,無聲無息,那個黑發男子化成塵埃,羽衣飄散,他像是在原地羽化了般,就此徹底消失不見。

    噗噗噗!

    六位沖過去的黑衣人全部莫名碎掉了,鮮血與羽衣同時落下,染紅地面。

    羽衣瓦解,飄落后也化成塵埃,最后只剩下一張銀色的獸皮書卷落在地上,帶著淡淡銀輝。

    這驚人的一幕徹底將王煊鎮住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