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七章 截胡
    獸皮書一尺見方,呈現銀色光澤,在上面密密麻麻能有數百個字符,不是以筆墨書寫,而是以刀刻上去的。

    王煊用手撫過,紋絡清晰,觸感明顯,刀功極為精湛,每個字符都有種意境,充滿了美感。

    然而,所有字符他全都不認識!

    這是什么鬼畫符?筆畫繁多,復雜無比,他想向鐘鼎文靠攏去聯想,發現沒有相似之處。

    他左看右看,這也不是甲骨文,到底是什么時代的文字,他居然一個字都不認識。

    王煊運用速記法,雙目盯著這數百字符,當成照片般,努力烙印進腦海中。

    現在不認識不要緊,回頭去查,找人去破譯,總能解決,最為關鍵的是要牢牢默記在心中。

    這次行動為了保密,所有人都不允許帶能與外界聯系的手機等,不然的話王煊可以直接拍照。

    雖然他身上有紐扣大的微型掃描器,但這是探險組織給予的,最后恐怕要上交。

    王煊默記,覺得難度頗大,數百個復雜的字符都不認識,只能當天書般死記硬背。

    還好,這些年來他已鍛煉出來,他練舊術當中的根法時,就是需要存想各種復雜的景物,不能有半點疏漏。

    他現在將整張銀色獸皮書當成一幅復雜的畫卷,摹刻在心底,不斷存想。

    王煊確信,沒有問題了,全部記在腦中。

    但最終他還是將微型掃描器開啟,從不同方位掃描這些文字,他怕角度不同,另藏玄機。

    “即便需要上交,也希望青木允許我備份。”

    王煊沒有想著獨占,一是他覺得,這是所有人共同付出所得。

    二是他認為,吃獨食沒好下場,他身上既然有掃描器,說不定早已自動開啟,記錄下這次行動的所有過程。

    這世間妙法不少,好東西太多了,財閥挖遍舊土各地,連金色竹簡那種奇物都曾得到,但也沒聽說誰能練成什么。

    關鍵還是要看人,最后看誰能悟出,真正練成它記載的東西才是根本。

    王煊嚴重懷疑,這篇經卷短時間估計沒人能練成,甚至根本無人能解析出其精華奧義。

    畢竟,連那個身穿羽衣、被認為是方士中絕頂強者的人物,至死都在看此獸皮卷,他那么強大,都還在研讀,足以說明問題。

    接著,他將玉函取出。

    所謂玉函就是個玉石盒子,大部分潔白溫潤,是塊美玉,只在其中一側有斑斑點點的血沁,是件古物。

    在當中竟是幾片金箔,被釘在一起,像是幾頁金色紙張組成一本薄薄的金書。

    王煊看了下,只有五頁,每一頁金箔上都有些人形圖案,沒有文字注釋,那些圖很連貫,記述的已經足夠細致。

    他確信,這是一門體術,看樣子很深奧,涉及到了催動五臟六腑的繁復動作,應該很不簡單。

    他再次開始默記,總的來說,這些熟悉的人形圖遠比銀色獸皮卷上的字符好記多了。

    最后,他又用掃描器將金書整體掃描,全部記錄。

    他知道,獸皮卷不見得能悟出什么,最起碼短時間不指望,那是頂尖方士才能研究的東西。

    或許,這金書當下對他的價值更高過獸皮卷。

    王煊找了個隱蔽的位置,背靠石壁,手持能量槍,然后再次仔細觀看金書、銀卷。

    時間悄然流逝,青木、黑虎等人還沒有回來,顯然那地下通道地形復雜,被前人挖的如同蛛網般,他們追敵不順。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煊突然不寒而栗,他想都沒有想,抬手就以能量槍橫掃,刺目的光束打的亂石崩碎,四處飛濺。

    一道身影像是虎豹般敏捷與兇猛,動作飛快,幾個閃避,竟躲開能量槍交織的光束,又如蒼鷹般一躍,到了一塊巖石的后方,隱去形體。

    王煊無比嚴肅,那絕對是一位大高手!

    剛才,那個人欺身到離他不足五米處,這才被他感知到,并且又迅如閃電般,躲避過他的掃射。

    一般的人根本做不到,這個人多半不弱于青木,練成了極其強大的舊術,實力恐怖。

    “自己人!”那塊巖石后方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并且露出部分軀體,穿著與王煊一個樣式的防護服。

    王煊沒有出聲,躲在巖體后方,手持能量槍隨時準備開火。

    那個人很危險,尤其是剛才無聲無息都快欺身到近前了,讓王煊寒毛炸立,對方分明是想對他動手。

    人影綽綽,地宮外來了十幾人,都持著能量槍,躲在巖石后方以及轉角等地。

    有一位女子開口:“我們與青木是老相識,你不要誤會,更不要誤判,趕緊將東西送過來,這里的發現關乎甚大,不容有失,我們是負責接應的人,要帶你快速開地宮,再晚一些的話周家與凌駕的援軍可能就到了。”

    王煊問道:“既然是負責接應的人,剛才為什么要對我動手?”

    他確信,如果不是能量槍始終未離手,并且他反應無比敏銳,剛才說不定就被大高手襲擊成功。

    早先出手的那個中年男子開口:“你誤會了,我們進入洞中需要時刻警惕,我帶領他們潛行進來,自然要注意排查危險,你躲在暗中,我起初沒有意識到是自己人,不過小伙子你的反應速度確實驚人,不錯!”

    王煊不為所動,發出嘶啞的假音,道:“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們一起等青木、黑虎他們回來。”

    那個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煩,道:“你怎么不聽勸?都說了,周家與凌家的人要到了,你如果不愿走,趕緊將獸皮卷交過來,我們先送走。”

    王煊頓時更加不信任他們,連獸皮卷都看到了,還不能看到他身上穿著一樣的防護服嗎?結果還是暗中接近,要偷襲他。

    他一語不發,借助巨石等防御,向著地宮深處潛行。

    后方的人察覺后,立刻加快腳步追了下來,王煊沒客氣,直接就用能量槍掃射,進行警告。

    “青木,黑虎,你們回來了嗎?”王煊放聲大喊,依舊是嘶啞的的假音。

    遠方傳來動靜,顯然這么長時間過去,青木、黑虎等人踏上歸程。

    “追上去!”

    后方那女子喝道,一群人頓時飛快跟進。

    那個實力強大的中年男子最為可怕,無聲無息,數次要逼近到王煊的近前,都被他用能量槍阻退。

    “吼!”

    地下通道深處,傳來青木的吼聲,他覺察到這邊出了狀況,帶人迅速趕來。

    地下如蛛網般的通道地形很復雜,王煊驀地止步,迅速找了個隱蔽的位置藏身,而后朝著前方射擊。

    果然,在璀璨的光束中,又看到那個中年男子,竟從其他岔路口繞到前方去,剛才正準備伏擊他。

    “金川,你來做什么?”青木的聲音傳來,他的速度很快,已經沖過來了,與那中年男子對峙。

    王煊立刻開口:“青木,我得到先秦方士留下的銀色獸皮卷,這群人說是來接應我們的,要從我手中取走經卷。”

    他簡單而直接的說出過程。

    “金川,你真行啊,來這里截胡,是不是太過分了?!”青木一聽頓時生氣,帶著怒意。

    同時,他也有些欣喜,他們只得到一個空金函,而留下來的王煊竟然尋到真正的傳承。

    金川略表歉意,道:“青木,你我都知道,這次的東西非同尋常,你不要怪我。”

    “你都帶著手下來搶了,還讓我不怪你?!”青木冷笑。

    金川鄭重無比,道:“你放心,我只看一遍,立刻就還你們,絕對不截胡,我可以發誓。”

    “不行,你觸碰了我的底線,不可能給你翻看。”青木直接拒絕。

    金川一揮手,他帶來的那群人立刻向著王煊的藏身地包圍過去。

    青木寒聲道:“你還真敢對我們動手,你不要忘記,我們這個探險組織最恨內部仇殺與血拼,誰敢這么做,到時候其他各部人馬共同圍剿,不管你是躲在舊土,還是逃向新星,沒有活路!”

    金川搖頭,淡笑道:“不,你誤會了,我只是與你切磋,我帶來的那些人想與小王切磋,不會出現流血事件。”

    說到這里,他對那些人命令道:“你們不要動槍,為表誠意,都放在地上。”

    黑虎、風箏等人這時也不遠了,在通道中呵斥著,警告金川的那些人不要輕舉妄動。

    青木喊道:“小王,保護好你得到的東西,按照我們組織的約定,你只需上交探險所得的一半,所以,那是你自己的戰利品,千萬不要讓人截胡!”

    王煊點頭,他對這群后來者很不爽,如果不是他足夠的警覺,就真的被收拾掉了,活下來也許沒問題,但是金書、銀卷肯定會被這些人搶走。

    王煊自然不會慣著他們,這些人想截他的胡,現在更是都不問他,就想看經卷,拿小王不當回事兒嗎?

    那些扔下能量槍、借助地勢逼過來的人,將王煊這里包圍,越來越近。

    王煊什么都沒說,安靜的等待,直到有人猛然撲擊過來時,他才雙手持槍,一頓猛掃。

    噗通!噗通!

    有幾人墜地,昏厥過去,也有高手迅速后退,成功躲開。

    “這年輕人不講究,都說了,我們徒手以舊術切磋一番,他卻動槍了!”有人不滿地喊道。

    王煊無視,對你們講究?怎么可能!

    這群人原本想伏擊他,奪走他的戰利品,現在還有什么臉皮這樣說話。

    終于,黑虎、風箏率先趕回來了,直接“很講究”的殺了過去,以舊術對抗,針對那些人。

    “小王,你也‘講究’下,給他們露兩手。”青木喊話,他在與金川對峙,似乎對這邊的情況很放心。

    王煊觀察了一番,金川的帶來的手下中還有幾個年輕人沒有被人對上,同時他們手中并無熱武器。

    王煊走了出去,二話不多,雙手發出風雷之響,他動用體術中的金剛拳,只身闖入那幾人當中。

    瞬間,這片地帶拳風激蕩,地面都被踩踏出裂痕,王煊的攻擊力將幾人驚住了,這么年輕的舊術高手實在太少見了!

    砰!

    片刻間,其中一個女子臉上挨了一腳,口中吐血,橫飛出去,撞在石壁上,癱軟在那里不動了。

    喀嚓!

    接著,又有一個年輕男子被王煊的金剛拳砸中肩甲,骨骼頓時斷裂,他悶哼出聲,摔倒在亂石堆中。

    噗!

    在激烈交手中,第三人被王煊凌空一腳踹飛,肋骨斷裂三根,嘴里不斷吐血沫子,倒在那里爬不起來。

    在很短的時間內,王煊連續出手,先后將五人放翻,并且他又沖向黑虎、風箏等人的對手那里。

    黑虎、風箏跑的快,先于其他人趕回來,都各自在對抗數位對手。

    現在王煊沖過去,直接將其中一人打的飛出去七八米遠,讓他大口的咳血,掙扎了半天都起不來。

    這可是一群三四十歲、練舊術早已有成的中年人,結果依舊被王煊放翻數人,有些直接斷了手臂,折了肋骨。

    “不打了。”金川一看情況不對,立刻喊罷手,道:“看不出啊,這還是個新人,就這么猛,最關鍵的是手挺黑,我手下的一群老鳥都扛不住,這次失策了,除了我外沒帶高手過來。”

    “青木,就這樣算了怎么樣?我欠你一個人情,下次還你!”金川放低姿態。

    青木點頭,道:“行,下次把你家傳的經文白虎真解給我看看,如何?”

    “滾你!”金川帶人走了。

    “我們也走!”青木聚攏完人馬后,帶著眾人迅速離開地宮,不久后坐上飛船,順利離開青城山。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