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九章 活著的女方士
    “危險解除,灰血組織的戰艦全部解體。”

    青木得到這則消息后長出一口氣,黑虎、老穆、風箏緊繃的心弦也放松下來,他們竟被灰血組織反向鎖定,差點由獵人淪為獵物,今日其實非常兇險。

    王煊沒出聲,這種感覺很不好,自身的安危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中,由別人來推動,這不是他想要的。

    站在老者的角度考慮,無可厚非,釣魚成功,這一役可謂干凈利落而又漂亮,讓灰血組織元氣大傷。

    從王煊的角度看,今天只要稍微出點意外,他們這艘飛船就會被打成廢銅爛鐵,幾人一個都活不了。

    “有想法?”青木身為舊術高手,感知自然超強,覺察出王煊情緒不高。

    王煊沒有掩飾,道:“今天雖然釣魚成功,但是身為魚餌的我們隨時都可能會被大魚吞掉,最后全憑運氣決定生死。”

    黑虎、風箏、老穆沒有說話,但都認同他的這種觀點,不過他們經歷過很多次危機,都有些習慣了。

    “我會向上面反映這件事。”青木開口,暫時揭過去了。

    王煊默默思忖,探險組織雖然很強,每次行動都收獲頗豐,但是身為棋子,由別人來投擲命運的位置,這讓他強烈的不適,萌生了退意。

    他想在舊術領域自由的探索,并不想成為某些組織里的棋子。

    大峽谷深處云霄蒸騰,能量炮不斷轟擊。

    灰血組織的這部分人馬還不知道后路被人斷了,自家的中型戰艦被徹底打爆,他們依舊在向前推進。

    但是很快他們就遇到麻煩,峽谷的地底深處竟有大量的現代高能武器,對入侵的灰血組織進行了猛烈的反擊。

    直到這時,他們才覺察到不對,如果是仙墳,怎么可能會布置這么多高科技武器,能量炮比他們還要多。

    高等機械人端著能量槍不斷的跑出來,對著他們掃射。

    灰血組織的人意識到情況不對,迅速撤退,并且立刻聯絡大后方請求支援,結果根本聯系不上。

    “你們是誰,為什么在這里設伏,針對我們?”灰血組織的人喊話。

    大峽谷深處的人怒了,道:“你們進攻我們的地下實驗場,還敢說被我們針對了,可笑!”

    雙方的人馬將大峽谷都要打爛了,部分機械人更是殺到最前沿,不僅能量槍在噴吐光束,更是在揮動合金長刀。

    這種戰斗相當的慘烈!

    灰血組織在附近還有小型飛船,但是看到在峽谷中混在一起的雙方人馬,感覺無從下手幫忙。

    最終,灰血組織的人崩潰,開始大逃亡,首先是飛船橫空,但結果還沒有遠去,就被擊中,接連大爆炸。

    相關部門的人守在遠處,而探險組織也等候多時了,見到灰血組織的人潰敗逃走,自然不會手軟。

    大峽谷地底深處的那些人安靜下來,他們意識到被人盯上了,不止一股勢力來到大興安嶺中。

    他們有預感,這次多半對抗不了,大致猜測出是哪一方到了,只能怪他們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暗戳戳的在這里搞研究,沒有去舊土相關部門報備。

    但是這樣束手就擒,將所有的科研成果都交出去,他們又很不甘心,決定展示一下這里的不凡,方便接下來談判。

    他們一邊和對面連線溝通,一邊從地底深處運出一些東西,居然是一截金色的竹子,還帶著葉子,生機濃郁,最為驚人的是隨著他們以某種儀器催動,霞光沖起,爆發出強大的超自然力量。

    瞬間,附近的飛船都受到一些干擾,像是遭受了某種沖擊波。

    “金色竹簡的原材料?”王煊動容,站在飛船的大屏幕前,眼睛頓時移不開了,這截竹子上的葉子都在流淌金霞,綻放光雨,是它干擾了附近的各種精密儀器。

    青木吃驚:“超自然力量通過那根竹子釋放出來,而且是單向的,確保他們自身那里沒有被沖擊。”

    這片地下到底都有什么東西,那個來自新星的研究所居然不加掩飾的展示出這種超凡植物。

    這么多年過去,新星各大組織與財閥,總共在舊土發現四份金色竹簡,但卻從來沒有得到過這種原生的竹子活體,大興安嶺的地下居然有?

    “轟!”

    顯然,探險組織的高層與有關部門的人都得到報告,快速出手解決灰血組織的殘余人馬,然后便停火了,接受地底深處的實驗場的連線,開啟談判。

    “青木,你與金川去陪相關部門的人到峽谷中走一趟,看看地底的實驗場到底怎么回事?”

    這時,那個老者再次與青木通話,讓他帶上幾個得力助手深入地底。

    毫無疑問,探險組織同有關部門一直有密切往來,不然的話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合作。

    黑虎、風箏、老穆都眼巴巴的看著,都想去大峽谷,看一看這個來自新星的研究所到底發現了什么,有了怎樣的科研成果。

    他們知道,現在進去不會有危險,外面飛船橫空,各種高能武器對準峽谷,地底的人除非瘋了才會開戰。

    “小王,黑虎,你們兩個跟我走。”青木首先下了飛船,然后他又從其他小組選了六人,跟著他向前走去。

    風箏、老穆略感失望,不過也能理解,雖說應該沒什么危險,但確實還是要挑選身手更好的人前往。

    金川也帶著八人走來,等候在大峽谷入口處。

    相關部門的人過來了七人,為首的人四十歲左右,負責接洽與初步談判等,他戴著黑框眼鏡。

    王煊看到他的側影后,心頭頓時一跳。

    自從不久前,他聽到那個老者同青木通話的聲音后,他就一陣狐疑,到底是不是自己那個老同事?

    現在,他又看到那個中年男子,竟與自己辦公室那個老兄戴著同款的黑框眼鏡,自然又差點疑神疑鬼。

    還好,他確信,即便這個人戴著仿真人皮面具也絕對不是那位老兄,他身為舊術高手,有強大的直覺感應。

    在黑框眼鏡男子的身邊是軍方的兩個人,都是舊術領域的高手。

    而剩下的四人都是生命科研領域的專業人士,這次主要也是陪著他們四人進去觀看與確認什么。

    大峽谷被打的稀巴爛,一艘小型飛船出現,帶著他們深入盡頭,直至沒入一個巨大的巖洞中。

    隨后他們走出飛船,看到了地下的這片工事,被修建的很完善,各種設施完全是以現代標準建成的。

    燈光明亮,地下廣闊,充滿了現代氣息,仿佛進入一座摩天大樓內部。

    在地下,有大面積的生活區,更有最為先進的實驗室區域。

    一行人乘坐電梯一直向下百余米才停下,然后他們離開地下現代感十足的區域,向著一片巖洞走去。

    “我們就是在這里有了最為驚人的發現,既然決定與舊土共享,那么現在就絕不會有任何隱瞞……”

    新星的人陪同,一路講解。

    他們這個組織來頭不算小,在新星那邊有很大的名氣,是一個名為“起源”的生命研究所。

    聽起來只是一個科研機構,但其實跨足各個領域,產業很大,不然也無法支撐他們來舊土建下這么龐大的實驗場。

    最起碼,他們無懼灰血這種雇傭兵組織,因為起源生命研究所自身就有掌握有足夠的守衛力量。

    “你們是怎么找到這里的?”在路上那個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詢問。

    這里可是大興安嶺,原始森林密集,又不是什么名山大川,并無神話傳說,如果沒有消息的話,來這里翻地,動輒就挖下去幾百米,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來自新星的一位女科研人員解釋:“我們破譯了一卷先秦竹簡,在上面知道了這個地方,探索很多年,最終找到這里。”

    “竹簡上記載了什么,值得你們一路追尋?”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問道。

    王煊就在他身邊不遠處,對這些問題同樣很感興趣。

    “竹簡中提到一位女方士,在那個時代似乎負有盛名,有志列仙位,雖然記載她的竹簡破損,文字不全,但是提到這個位置,所以我們就一路找來了。”

    新星的人曾在舊土挖出過幾具先秦方士的殘破尸體,從他們的骨骼、毛發中提取出過異常物質,有驚人的科研價值,既然這里有個有望成仙的女方士,他們自然無比動心。

    須知,方士中的絕頂強者,都可謂是神話傳說,有種種不可思議之處,關于他們的遺跡很難尋到。

    一旦有關于他們的消息,哪怕是在新術崛起的時代,也同樣會引發各大機構的異常重視。

    況且,列仙不可尋,許多人認為頂尖的先秦方士可能就是傳說中的仙!

    “你們找到那個女方士了?”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問道。

    “找到了。”陪著他一路向巖洞里走的女科研人員肯定的回答了這個問題,她吩咐人開啟前方的石室。

    在隆隆聲中,石門被打開,頓時有莫名的氣息流轉。

    事實上,雖然還沒有進去,王煊就相信了女科研人員的話。

    他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像是立身在“內景地”,他捕捉到部分神秘因子,那種物質竟在這里緩慢飄落!

    然后,所有人都震撼了。

    前方,有一根直徑足有一米的金色竹子,被人剖開,制成小船,在當中躺著一個年輕的女子,栩栩如生,似乎剛睡著沒多久。

    這個女子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觀,細膩的皮膚雪白晶瑩,發絲烏黑光亮,其容貌挑不出一點瑕疵,異常的美麗。

    “她身上還有生機!”青木神色凝重,第一時間開口,竟有些緊張。

    盡管這個女子閉著雙眼,一動不動,但是若隱若無散發的氣息卻讓青木感覺到陣陣心悸,像是食草動物見到了百獸之王,強烈的不安,有種想逃走的沖動。

    王煊也在盯著金色竹船中的女子看,的確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生機。

    這個年輕女人的身體沒有腐爛,身上的衣服有著濃重的先秦時代的風格,這么多年過去,居然同她的身體一樣,保持完好。

    “沒錯,她的身體似乎還活著!”來自新星的女科研人員鄭重地點了點頭。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