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
    關于列仙有太多的傳說,可一旦較真去追溯,卻發現那只是羽化,而非成仙。

    尤其是在這個科技文明燦爛的年代,新星的多家生命研究院與各大財閥等,為了追求長生,挖遍舊土,不止一次真正找到過《列仙傳》中記載的人物,初開地宮時見到他們栩栩如生的形體,還曾讓人震撼,但是片刻后就會令人嘆息,遺憾,傳說中的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羽化成灰,直接證實并未登仙。

    比如赤須子,《列仙傳》中提及的真仙,在舊時代就被人找到了墳冢,發現一灘灰燼。還有關令尹,連棺槨都被人挖出來了,作為文物已經被擺放在博物館中很多年。

    王煊不在意列仙是否被證偽,今天了解到方士的壽命極限問題,對他來說這則消息已經足夠重要。

    躺在竹船中的女子,身為方士中的頂尖強者,最少可以活到七百歲,而上限則是九百五十歲,壽命著實不短。

    以歷史中較為有名的方士來印證,比如赫赫有名的彭祖,傳說他活到八百歲,果然在這個區間中。

    王煊一下子充滿信心,如有一天真的踏足那個領域,他將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舊術路盡頭之后的問題。

    不過冷靜下來后,他也想到了其中的一些問題。

    比如,這個女子明明還有充足的壽元,為什么這樣急著羽化登仙?

    當年出什么事情了嗎?與她個人有關,還是與大環境有關?他想到了很多。

    “她羽化登仙失敗,之所以能夠留下肉身,并保留著生前的活性,與這截粗大的金竹有密切關系。”

    周雨介紹,研究所將這種金竹命名為羽化神竹,蘊含著濃郁的超自然物質以及蓬勃的生命力量。

    錢磊問道:“你們是不是還有什么科研計劃,有其他方向的實驗?”

    “確實還有一個計劃,我們命名為——長生種。”

    “說來聽聽。”錢磊知道,新星研究所的人肯定對他們有所保留,但以后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挖掘出來。

    “女方士除卻精神意識消散外,其身體活性很強,像是一直沉眠到現在,她的生理年齡很年輕,正處在適婚適育的階段。”

    當聽到這里后,連來自軍方的那兩個很穩重的高手都震驚了,瞠目結舌,覺得新星的研人員太瘋狂了!

    錢磊也發呆,下意識的趕緊扶住黑框眼鏡,似乎怕它掉下來,他忍不住問道:“你是說,時隔三千年后,讓女方士產子?!”

    “沒錯,她是我們發現的真正意義上的接近長生的人,打破人類生命天花板的極限,她留給后代的遺傳物質絕對非同小可,值得實驗。”

    周雨一臉狂熱之色,比她說要解剖掉女方士時還激動,她忍不住用力揮動了一下手臂。

    青木作為探險組織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平日鎮定從容,但現在卻有些被驚到,他忽然覺得文質彬彬的科研人員一旦“熱烈”起來,比他還可怕。

    王煊:“……”他真有點傻掉的感覺,這都可以?死后三千年都不得安生,還要懷孕生子。

    他打定主意,如果自己沒有走通舊術這條路,大限來臨那么一天,他絕對要一把火把自己給燒沒了。

    他現在嚴重懷疑,其他頂尖方士最后羽化燒掉自己,是不是已經預感到這一天?

    錢磊很鄭重,表情嚴肅,道:“現階段不能進行這個實驗。”

    周雨作為項目的負責人之一,雖然話語權很大,但聞言倒也沒有非要對著來的意思,她點了點頭,道:“我們原本也沒有計劃在近期啟動,雖然母體足夠強,但是找不到合適的父體,等十年后吧,如果新術那條路上出現合適的人,可以考慮。至于舊術還是算了吧,再也出現不了先秦方士那樣的人了,這條路在當今這個時代越發的走不通,見效奇慢,而且不具普適性。”

    王煊暗嘆,女方士總算暫時避開人生中的一劫,但他馬上又搖頭,人都死了,榮辱興衰于她來說無意義。

    錢磊在這里與周雨等新星的負責人談了很久,最后離開時,要求帶走一截羽化神竹,拿回去研究。

    周雨他們似乎早已料到,大方的將那截砍斷下來的竹條送給了他。

    青木不淡定了,想組織話語,代表探險組織索要一截金竹,但是還沒等他開口,新星的人就主動談及。

    “不能再從竹船上截取羽化神竹的枝條了,我們擔心會嚴重會影響竹船的活性,更可能會危及到女方士身體的穩定性,這樣的話所有實驗都將出問題,再也無法進行。”

    青木張口結舌,對方將所有路都給堵上了,再死乞白賴索要的話,那就是在破壞這里的大局,阻礙實驗。

    周雨露出歉意,然后送上一片金色的葉子,表示只能如此了。

    青木很不是滋味,看了看錢磊手里的一截竹枝,再看看開自己手心里的葉片,沒有對比就沒有羞愧。

    “算了。”他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王煊開口:“實在不好意思,請問,我能從這座巖洞中挖走幾塊石頭嗎?”

    在場的人詫異,新星的人露出不解之色。

    王煊立刻解釋:“我是一個走舊術路的人,敬仰前賢,羽化登仙對我來說如同神話般,能夠親眼目睹這種遺跡,我已經很滿足,但我還是想從現場帶走幾塊碎石,留作紀念,鞭策自己,舊術路可行,能夠達到羽化的領域,可以近仙!”

    青木詫異,他了解王煊,知道他對列仙不怎么敬畏,今天改性子了?居然要帶走幾塊石頭去陳列。

    軍方的那個中年男子露出笑容,他是一位實力很強的舊術高手,點頭道:“小伙子不錯,武癡啊,你和我年輕時很像,以后沒事兒多聯系,盡管我現在開始轉型向新術,但是舊術也沒全放下,如果有不懂的問題可以來找我,我們好好聊聊。”

    王煊立刻一臉誠摯的笑容,表示感謝,并且主動過去和他互換聯系方式,當然他留下的是專門和探險組織對接的那個手機號碼。

    新星的項目負責人與其他科研人員,見他都這樣了,又有軍方的人開口,便都點了點頭,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事實上,他們早就將這里翻遍了,當年女方士的確留下一些器物,但都燒毀的差不多了,再無其他有價值的東西。

    況且,他們拿最先進的儀器探測過數十遍,巖洞并無夾層等,也沒有其他特殊物質與能量。

    王煊很隨意,徒手從裂開的巖洞壁上扒下來幾塊石頭,他的這種手勁讓新星的人訝異。

    巖洞雖然清理過,但是裂縫間還有焦黑的痕跡,這看起來不像是羽化焚燒的,反倒像是雷劈的。

    王煊面無表情,總共取走六塊石頭,然后他默默退后,一副安靜的樣子,其實心中十分激動。

    青木嘆氣:“我也是練舊術的人,可惜自身不爭氣,雖然膜拜前賢,但自己實力不濟,也要走新術的路了,帶走兩塊石頭吧,當作紀念。”

    新星的人能說什么,就只給了他一片葉子,總不能在石頭上也厚此薄彼吧?

    “唉,我們的舊路盡了,從此只能寄望新術了。”軍方那個中年男子上前,頗為傷感,也抓走兩塊石頭。

    “可悲啊!”金川嘆息,默默走過去,將兩塊拳頭大的石頭揣進懷里。

    王煊發呆,他確信這三人其實什么都不了解,居然也跟著他這么做,這是猴精啊,還是純粹跟風效仿?

    新星的人笑了,想占他們便宜?簡直可笑,這座巖洞都快翻出花來了,檢測百八十遍了,真要是存在有價值的東西,還會給你們留著?

    “你們啊!”錢磊嘆氣,搖了搖頭。

    青木、金川、軍方的中年男子略微尷尬,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是明白人。

    錢磊帶頭轉身離去,很快他們乘坐電梯回到地表,被小型飛船送出大峽谷。

    “小兄弟,我看你帶出來不少石頭,我突然想起,我的那些戰友如果向我索要,我身上就兩塊不夠分啊,你再送一兩塊吧。”軍中的那個中年男子一臉誠懇的神色看著王煊。

    王煊嘆氣,這位早先那么客氣,什么武癡,和他年輕時很像,說了一堆,原來白感激他了。

    錢磊扶了扶眼鏡框,道:“小兄弟,也給我一塊,畢竟是羽化大爆炸現場的巖石,我需要帶回去找專人檢測下。”

    王煊真無語了,果然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全是戲精!

    不過,他并不在乎,早就預料到某些可能,他多取了幾塊石頭,其實在意的只是其中的兩塊。

    因此他沒說什么,默默丟給中年男子與錢磊各一塊,看到青木也張了張嘴,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他主動拋過去一塊。

    金川立馬開口:“兄弟,咱們隸屬于同一個探險組織……”

    還沒等他說完,王煊直接干脆的拒絕,道:“不給!”當然,他沒忘記補充一句:“你上次截殺過我!”

    金川被噎的不輕,有心為他糾正那是截胡,但他最終還是閉嘴轉身走了,不想主動去找氣受。

    王煊看著這群中年男,道:“你們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是真心帶回去陳列,想時刻提醒自身,舊術可以很強,你們都在想什么?!”

    “哈哈,人生經驗使然!”軍方那個中年男子倒是很坦然,這次沒加戲。

    “走了,撤退,該回家了!”青木拍了拍他的肩頭。

    不久后,他們登上飛船,很順利地回歸,這次任務雖然有驚無險,但是王煊卻已經萌生退意,不想將自己的命運放在別人棋盤上。

    眼下,他的心情并不低落,相反非常激動,懷揣著石塊,恨不得立刻回到住所,以他沉穩的性格都快按捺不住了,可想而知石塊的價值。

    王煊回到城里后,沒有任何的耽擱,直奔自己的住所而去,他一刻也等不及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