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二章 奇物
    夜空中沒有一絲云朵,星河燦爛,宇宙深邃,給人以無限的遐想。

    一艘飛碟像是流星劃過城市的上空,瞬間遠去,只給人留下淡淡的軌跡殘影,速度太快了。

    很快又一架戰艦橫空,合金艦體散發著幽冷的光輝,這是可以在深空中縱橫的巨無霸,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遠方。

    王煊嘴里嚼著食物,一手肉夾饃一手豆漿,披星戴月,匆匆回到老舊小區中,抬頭正好看到這一幕。

    他有些驚訝,這是有什么行動嗎?連大型戰艦都出動了,而且是橫跨城市上空遠去。

    還在路上,他就快解決完晚飯了,心思全都在那兩塊石頭上。

    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青木打過來的,剛分開沒多久能有什么事?

    王煊三兩口解決掉最后的食物,接通電話,立刻聽到青木的笑聲,他似乎心情大好。

    “灰血組織在舊土的據點都被拔除了,所有飛船、戰艦一個都跑不了,有關部門出手,對不遵守舊土規矩的組織嚴厲警告,從明天開始那些來自新星的機構、組織等都會低調不少。”

    王煊聽到后心情不錯,他沒忘記那個夜晚,就是在眼前這片樹林中,他被人放冷槍襲殺,那個組織終于被端掉了。

    上樓回到房間,他立刻將石頭放在書桌上,在燈光下仔細打量,他只在意其中的兩塊,將第三塊放到一邊。

    兩塊都有拳頭那么大,略帶焦黑,像是被火焚燒過,又像是被雷劈過,外表有熔化結晶的痕跡。

    “濃郁的神秘因子……他們居然感應不到!”王煊自語,這是他內心激動、想辦法帶回這兩塊石頭的原因。

    當時,明明就在眼前,可是青木、錢磊、軍方的高手都無感,而新星的人就更不要說了,在那里呆了數年時間,都沒有發現。

    王煊認為,多半跟他去過內景地有關。

    他第一次接觸那種神秘因子就在內景地中,那里雖然虛寂,荒蕪,沒有一絲聲音,但是只要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就會接引來神秘物質,有可以滋養人精神與肉身的因子從虛無中飄落在內景地。

    今天剛進入女方士沉眠的地下巖洞時,王煊就感應到部分稀薄的神秘因子,居然在那里彌漫。

    他當時很吃驚,還以為接近內景地了。

    很快他發現,除了金色竹船中那個女子身上擴散的絲絲縷縷外,還有一部分是來自于巖壁中。

    那時王煊便發覺,其他人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對這種出產于內景地的神秘因子無感。

    錢磊、青木、金川實力都很強,但連他們沒有覺察出什么,注意力全都在羽化金竹以及女方士身上。

    王煊懷疑,是不是只有進入過內景地并吸收過這種物質的人才能發現異常?

    直到最后他確信了,那幾人在地下巖洞中真的沒有捕捉到神秘因子,視這種特殊的物質為空氣。

    王煊臉上平靜,但內心卻是相當的激動,早早的就盯上了那片巖壁,以超強的感知確定了核心位置。

    還好沒出什么意外,他順利挖回兩塊石頭。

    在整片巖壁上,都有絲絲縷縷的神秘因子溢出,但只有這兩塊最為特殊,他當時除了確定石頭內部有濃郁到化不開的稀珍物質外,隱約間還仿佛觸及到內景地的邊緣地帶,這才是讓他心跳加快、內心掀起巨大波瀾的原因。

    此外,他也確定了一件事,新星那邊雖然發現超自然物質等,但對這種明顯不同的神秘因子卻無知,他們動用最先進的儀器都探查不到什么。

    “看來內景地的東西很不一般!”王煊用手摩挲兩塊石頭,粗糙,帶著焦痕,更有讓人舒服的物質飄落出來,進入他的身體中。

    “羽化所留,登仙遺物,就叫你羽化石吧。”他覺得這個名字很貼切。

    他想到了那幾個中年男,不僅跟風挖石頭,最為關鍵的是,等出來后還非得要他手里的,實在是猴精。

    王煊臉上露出笑意,幸好防了他們一手。

    不過,他認為那幾人也得到了好處,整片巖洞都帶著絲絲縷縷的神秘因子,他們手中的石頭多少都沾染上一些。

    王煊猜測,女方士登仙失敗,引發羽化大爆炸,她從內景地攜帶出來的神秘物質因此而猛烈的爆發,沖擊的到處都是。

    當年巖洞都熔化了,大量的稀珍物質沒入巖層中,可以說整座巖洞都是瑰寶。

    可惜后來巖洞不斷被沖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裂縫,沖進巖層中的神秘因子最后又都自縫隙中逸散出來。

    不然的話,羽化石絕不止兩塊那么簡單,肯定會更多。

    王煊確信,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這兩塊羽化石是無價之寶,拿什么都不會換。

    他手握兩塊石頭,心中頗為期待。

    現在,他還沒有震裂羽化石,就有絲絲縷縷的神秘因子沒入身體中,滋養他的心神,洗禮他的筋骨。

    最為關鍵的是,他又模糊的看到內景地的邊緣!

    王煊深吸一口氣,靜心凝神,準備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他心有期待,有著強烈的探索欲望。

    窗外落葉飄過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接著雨點噼啪的落下,打在窗戶上,外面下起了秋雨。

    突然,王煊睜開雙眼,迅速將兩塊羽化石放到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閃身來到陽臺,悄無聲息的蹲了下來。

    他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陽臺下方有細微的聲響,有人在攀爬,盡管微弱到普通人根本聽不到,藉著下雨,更能夠遮掩去一切,但是王煊的聽覺太敏銳了,遠超常人。

    尤其是,上一次他觸發超感,去過內景地,實力提升一大截,不僅將金身術練到第三層,精神更是愈發的旺盛,靈覺變得極其的敏銳。

    什么人居然趁著雨夜攀爬,接近陽臺這里。

    王煊全力放開感知后,又聽到其他微弱的動靜。

    門外走廊中,有細微的腳步聲接近,腳步很輕緩,總共有兩個人,來到他的門外停了下來。

    如果金身術沒有提升到第三層,精神沒有這么旺盛,王煊可能會直接忽略這些,感應不到。

    但現在一切不同了,他捕捉到這些幾乎微不可聞的聲音,感覺到危險在臨近。

    無聲無息,陽臺上出現一只手,用力攀了上來,然后露出半顆人頭,接著一支黑洞洞的槍對準房間中。

    王煊沒有看到這個人的面孔,但是蹲在陽臺上,卻正好可以看到那個黑洞洞槍口露出,對準屋內。

    如果門外的兩人闖入,王煊去搏殺,而陽臺外的人突然開冷槍,情況會很糟糕。

    他一看就知道,這是專業級的,有人來殺他,比上次的那批人更強,這是三個實力有些可怕的殺手。

    今夜,灰血組織在舊土的據點被人連根拔起,這些殺手是狗急跳墻了嗎?

    還是說,雇主又加錢了,灰血組織蟄伏下來沒有被清除的人現在趁著混亂的夜晚來殺他?

    不管是出于哪種原因,都導致王煊忍不住要殺氣沸騰,他一向與人為善,自問從未做過對不起誰的事,結果一而再的被人針對,要上門殺死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打在窗戶上,也有雨點隨風落入陽臺,那個攀在外面的殺手顯然不好過,周身都濕透了。

    最后,這個人一翻身,如同貍貓般靈活,直接進入陽臺,想躲在窗簾后襲殺屋中的人。

    然而她想多了,在她翻身而入還沒有落在陽臺的剎那,一只手就扭住了她持槍的手臂,喀嚓一聲輕響,她的臂骨斷了,當時就耷拉下去,無法持槍。

    她剛要張嘴示警,然而,王煊一手捏斷她手臂的剎那,另一只手同時在動,恐怖的一巴掌強大有力,糊在她的口鼻與臉上,不僅將她的聲音堵了回去,還讓她七竅流血,幾乎昏死過去。

    王煊有些意外,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練成金身術第三層后,肉身格外強大,就這一巴掌下去,普通人的話,整張臉都要塌陷下去,哼都不會哼一聲就得倒在地上。

    這個女殺手居然沒有徹底昏迷,她的體內有股強勁的力量在沖起,她想掙脫出去。

    她居然是初步采氣成功的舊術高手,再配合手中的槍,如果沒有防備的話絕對很棘手,為了殺王煊,今夜來了一批真正的精英殺手。

    沒有昏死過去,那就再補一巴掌,現在的王煊金身術有成,實力格外的強大,剛采氣的人想對付他遠不夠看。

    一巴掌下去,女殺手還算不俗的面孔直接變形,額骨都出現細微的裂痕,眼前發黑,她臨倒下去前,心頭冰涼,覺得這個人比情報中描述的強大太多了,都沒有打她的要害,隨意在她臉上糊一巴掌,就讓她受不了,感覺頭都要爛掉了,簡直就像是兇猛的東北虎一爪子按住小兔子似的。

    王煊一手提著女殺手,另一手撿起她的槍,動作輕靈而敏捷的回到房間中。

    幾乎是同時,門發出細微的聲響,而后無聲的開了,兩個人像是猿猴般閃了進來,并且在地上一個翻滾,并非直挺挺的闖入。

    王煊手中的槍打偏了,沒有擊中人,但是,他同時間用力砸出去的女殺手卻是撞上了其中一個人。

    那個人也是夠狠,一腳就蹬在女殺手的身上,將她踢開,然后單手撐地躍起,手中一柄匕首甩出,對著王煊的面部而來。

    在王煊躲避的剎那,那個人直接向他撲來。

    另外一人也幾乎同時到了,身手驚人,遠不是剛才那個女子所能比擬的,看的出這是兩個舊術領域的高手。

    他們沒有帶熱武器,一個持著短刃而來,一個則是徒手,要擊殺目標。

    王煊嘆氣,有機會他真要去練練槍法了,連開數槍都沒有命中,準頭實在有點差。

    其實,主要也是這兩人都極為厲害,閃轉騰挪,翻滾,躍起,動作靈敏,將體術練到極為高深的地步。

    這兩人不僅早已采氣,更是內養多年的高手,如果是換成一個星期前的王煊,對付他們將無比吃力,甚至有兇險。

    但是上次被放冷槍,他進了一次內景地,一切都不同了。

    他扔下槍,徒手對付兩人。

    砰!

    其中一人揮動手掌砸了過來,結果被王煊用右手生猛的扇過去,硬擋住了,發出沉悶的聲響。

    殺手相當的吃驚,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這一掌有多么強大的力量,一旦打中,可以讓采氣與內養有成的人骨斷筋折,結果現在那個年輕人無恙。

    王煊確實略有驚容,注意到他的手掌異常,遠比常人的要厚,寬大,他一眼認出,這是練鐵砂掌的人,手掌都變形了,骨質等增生加厚,打在人身上絕對是致命的。

    砰!

    那個人突然用力,將王煊的書桌直接砸的爆碎,他確定自己的鐵砂掌沒問題,可是怎么打不動對面那個年輕人?

    王煊的臉色當即就黑了下來,既然來殺他,和他動手就是了,居然還毀他房間中的物品,簡直是欺人太甚。

    然后,兩個殺手就懵了,剛才動手要殺人也沒見對方臉色有什么變化,現在怎么會怒氣滾滾,直接向他們接連下重手。

    他們不知道,小王剛工作,第一個月的工資還沒開呢,現在就要賠房東一張書桌,手頭實在是有些緊。

    兩人簡直不敢相信,這個身材頎長的年輕人,力量大的嚇死人,打在他們身上,讓兩人感覺像是被奔跑的犀牛撞中,數次騰飛而起,骨骼噼啪作響,骨頭斷了很多根。

    而他們的鐵砂掌與那個年輕人的巴掌碰撞時,對方毫無感覺,反倒是他們自己粗糙的手掌崩裂了,血流如注。

    砰!砰!

    兩人墜落在地上,動彈不得,臂骨、腿骨、胸骨等,全都骨折了,他們嚴重懷疑組織是讓他們來送死的,這是剛剛采氣與內養成功的人嗎?情報部門眼瞎吧!

    王煊開口:“毀我書桌,耽擱我探索羽化登仙路……”

    什么玩意?一張破書桌值幾個錢,還有羽化登仙路,那又是什么?兩個殺手心中冰涼的同時也有些懵。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