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章 為舊術蹚出一條路
    雨還在下,林中昏暗,黑犼倒在地上顫動,還沒有徹底死去,生命力頑強,但已經不足以傷人。

    黑衣男子站在對面,身體擺動,迅速接好斷骨,他沒有掩自己的驚容,道:“金身術雖然很厲害,但是卻很少有人去練,一是見效奇慢,動輒需要幾十年才能有成,二是稍有差錯身體就會出現大問題,傷了自身。”

    他盯著王煊,對方的金身術分明練到了第四層后期,最起碼需要耗費三十年以上的時間,可對方現在才二十出頭。

    “你是怎么練成的?”他雙眼炯炯有神,心中難以平靜,有種強烈之極的渴望,迫切想知道。

    “你為誰來殺我?”王煊冷靜地問道,他不認識這個黑衣人,對方五十多歲,兩者間從未有過交集。

    他認為黑衣人的背后還有人,是替別人出手來殺他,依舊不算是正主。

    黑衣男子面色平靜,道:“今天如果你贏了我,這件事也不要查了,到此為止吧。找灰血組織殺你的人是我,最后親自動手的人也是我,你可以認為我就是幕后的主使者,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王煊的眼底深處有淡淡的金光一閃而沒,這是金身術有成的體現,讓黑衣人愈發的渴望,想知道他怎么走到這一步的。

    黑衣男子并不是想練金身術,而是想弄清楚是否有什么秘法與捷徑,真要弄清楚的話,舊術有可能會在這個時代重新煥發出璀璨的光芒。

    他練舊術數十年,艱難地走到這一步,已經算是這個領域少有的大高手,但卻深刻的明白,到了這個層次后,差不多路盡了。

    王煊十分冷淡,道:“你來殺我,還不愿透露背后的人,我憑什么告訴你?”

    黑衣男子舒展身體,活絡筋骨,道:“身為練舊術的人,我也是看你年紀輕輕就走到這一步,才好言提醒,如果是你最后活著離開這里,查到我這一步就算了,事情到此應該也差不多結束了,你平靜地過完此生,不要去想著揭開什么,應該不會有人再針對你。”

    王煊心中有怒火在升騰,他雖然低調,平日不怎么喜歡惹事兒,但是這樣被人一而再的襲殺,最后還要他忍著,不要再去主動追查,這樣才能保平安活著?

    黑衣男子輕嘆:“我們走舊術路的人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在這個時代,路徹底盡了,即將被新術全面取代,我很不甘心,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想蹚出一條路,執著到近乎魔怔。”

    看得出他不像是作態,而是真的有些感觸,對舊術這條路有很深的執念。

    黑衣男子并沒有急著動手,接著道:“自從得知,我們舊術這個領域傳說中的某部經文出現,卻被束之高閣,只是彼輩的文物收藏后,我就按捺不住,想要接近,希冀得到,從中一窺真義,找出羽化真仙的秘密。”

    王煊沒有開口,靜靜地聽著。

    “所以我有意接近,并知道那家有人言語間對你不滿,恨不得殺了你,我就自己主動靠上去了,委婉的表示,作為一名學者,教授,可以‘教育’你,同時暗示我想看一看他家的那本古冊。”

    當聽到這里后,王煊皺眉,回想認識的那些人,他依舊想不出是誰,他從來沒有與人有過什么深仇大恨。

    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得罪了誰,非要殺他不可。

    同時,他也有些驚訝,黑衣人竟然是一位學者,是一位教授,看樣子身份有些復雜。

    黑衣男子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道:“有段時間,舊術還不算沒落,我作為一個舊術研究者,在新星的大學里也帶過一些學生,有時更是被人請去為一些身份不一般的老家伙們講解怎么養生,可以說當時還是有些名氣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又搖了搖頭。

    王煊明白,在新術沒有全面公布與崛起前,舊術確實被重視了一段時間,舊土的先秦竹簡等都被財閥與各大研究所瓜分干凈了。

    更有幾年,新星那邊希望通過舊術觸發超自然力量,貫通新術,所以眼前的黑衣男子成為一些財閥的座上賓,也屬正常,他有學者、教授的身份不足為奇。

    “當天,我有所表示后,那人真的將家中的孤本經書悄悄取了出來,給我看了第一頁,我立刻就被吸引了心神,因為我知道,那是無價之寶,與我這么多年探索的路相一致,直接為我捅破一層窗欞紙,開啟一扇新窗。要知道那只是第一頁,就道盡了我大半生的心血與追求,后續會何等的驚人?落在那些人手中,算是珠玉蒙塵,他們雖然研究過,但是根本練不通。而我越發的渴望,因為,我有把握讓那本傳說中的經文在舊術路盡的時代重新綻放出最為絢爛的光彩。”

    說到這里后,黑衣人眼神火熱,像是有光焰在跳動,情緒非常激動。

    “可惜,我只看到第一頁!”

    直到最后,他漸漸恢復平靜,雙目中的火光熄滅,才又盯著向王煊,道:“我似乎在你身上發現了更為了不得的東西,你是自幼練金身術嗎,且有神秘莫測的捷徑可走,所以在這個年齡段練到了第四層,還是說比我想象的還要驚人?”

    他的雙目中爆射出兩道懾人的光束,道:“據我調查所知,你的那本金身術秘本是在一次聚會上周明軒送給你的,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你就能練到第四層?絕對有大問題!”

    王煊很平靜,沒有說什么,在這個時代,早已沒有人可以進內景地。

    而在古代,走舊術路的人第一次觸發超感后,想進內景地,需要先秦方士相助,或者教祖級人物接引。

    而王煊第一次進去,不是被人接引,是自己踏足了那個領域,說出去的話會讓了解內情的人心神震撼。

    “我因執念而有些魔怔了,為了傳說中的經文,不惜動了殺機,想要殺你換那部經文,現在想想,我們走舊術路的人,最主要是看不到希望啊,有些可悲。”

    黑衣男子感嘆,然后盯著王煊,道:“所以,我才勸你不要再追查下去了,那個人很有可能也是一時的怒怨說要殺你,事后不見得還會再關注這件事,你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吧,有些人與勢力遠不是你我這樣的人所能沾惹與對抗的,畢竟這早已不是方士綻放羽化仙光的先秦時代了。”

    突然,他的氣息變了,雙目射出兩道霞光,五臟六腑居然在共振,傳出雷鳴般的聲響,體內血液誕生淡淡的光華,他整個人都仿佛有了一層光暈,剎那從原地消失,速度快到極致,向著王煊撲殺過去。

    王煊雖然覺得這個人在舊術領域有執念,并不是作態,但卻沒有放松警惕,人性是復雜的,黑衣男子雖然執著于舊術,但卻不見得純善。

    最起碼,他的那頭黑犼被重創,都快死掉了,他都沒有任何波瀾,一看心就很硬。

    轟!

    王煊迅速躲避,全面提升金身術,準備與這個人對抗。

    在他消失的原地,那個人出現,咚的一聲,雙足將地面踏出大坑,力道實在有些恐怖,比不久前更驚人了。

    黑衣男子在大口的呼吸,五臟雷鳴,血液中綻放淡淡的光華,透體而出,令他體外竟真的浮現一層微弱的光暈,非常奇異,導致他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王煊心中大受震動,猜測這很有可能就是黑衣男子渴求的那部經書的第一頁所記載的東西。

    砰砰砰!

    王煊避其鋒芒,從側面去擊他的手臂、身體等,即便如此,他也感覺到了對方力量強大的離譜。

    這一刻,黑衣男子有些不可力敵,短暫的接觸,震的王煊十根手指的指甲都被掀開了,鮮血不斷淌落,手臂欲折,指骨更是劇痛不已,金身術都擋不住了!

    情況相當的危急,王煊在接連的碰撞中,數次被擊的橫飛出去,大口咳血,將要被全面重創了。

    看著黑衣男子這種狀態,王煊立刻想到自己也曾練過的某種體術,張道陵留下的五頁金書,他曾在內景地中練成第一幅圖,僅是個起手式而已,當時并未覺得能有多么大的威力。

    現在,他看到黑衣人這種威能,頓時體會與觸及到了相近的力量,都與激發五臟六腑的活性有關。

    轟!

    王煊拼命,嘴里淌血,全面催動那幅圖所記載的體術,令五臟激烈的共振,在這種生死關頭,他覺察到了不一般的東西,當肉身快要承受不住,五臟劇烈震動到要裂開前,他體內涌現出一種新奇的力量,在血肉中迅速擴張。

    咚!咚!咚!

    他覺察到,心臟的跳動是如此的有力,血液如長河般被催發,泛出淡淡的金霞,他擋住了黑衣男子的猛烈攻擊,手臂、指骨終于保住,沒有碎掉。

    最終,黑衣男子撐不住了,五臟共振后,他大口咳血,砰的一聲,被王煊打的飛出去足有十幾米遠,胸膛塌陷,出現一個可怕的拳洞,連后背都透光了。

    此外,他的五臟剛才共振出了過于強大的秘力,現在竟要崩潰,伴著一道道裂痕浮現,他徹底失去戰力,眼看快要不行了。

    “想不到,你也練過類似的經文。”他口鼻不斷出血,最后嘆道:“你還這么年輕,或許有幾許希望,將來如果能為舊術蹚出一條路……”

    他說不出話來了,滿嘴都是血沫子,呼吸困難,迅速的衰弱。

    王煊也很不好受,即便他快速停下金書記載的那種體術,依舊感覺五臟劇痛,他消耗過巨,有些脫力了,一動都不想動。

    可是附近還有狙擊手,存在著巨大的危險。

    果然,瞬間他感覺陷入進生死絕境中,眉心劇痛不已,像是被尖銳的利器抵住,即將被貫穿。

    這是被人鎖定,要被射殺了?!

    王煊覺得,自己離死不遠了,從來沒有這樣接近死亡。他忍著劇痛,努力翻身,艱難避開一次死劫,有子彈飛過,擊穿剛才的地方。

    一剎那,他發現身體多個部位再次劇痛,這是被全方位的鎖定了。

    可是,他的狀態極其糟糕,很難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了。

    要死了嗎?他很不甘心,體內自動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他不想放棄,依舊想嘗試翻個身。

    轟!

    突然,他覺察到異常,時間仿佛變得緩慢了,身體被死亡陰影覆蓋,在幾乎要窒息的極致壓迫下,他竟陷入超感狀態。

    即便如此,能躲過這一劫嗎?他依舊沒有把握。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