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
    深秋,瓢潑大雨將山中的黃葉砸的大面積的墜落,露出大黑山原本微黑的山體,被雨霧籠罩,愈發昏暗,幽森。

    王煊沒有回頭,沖進雨幕中。

    那六名狙擊手經驗老道,行事風格狠辣,怕王煊解決黑衣男子后對付他們,直接動用能量炮,連黑衣男子的死活都不顧。

    幾人是職業殺手,為了錢物可以雙手沾滿血腥,為了確保自己活著,連雇主都可以果斷的拋棄與殺死。

    王煊解決掉他們后,并沒有后悔,只是第一次殺人,他心里強烈不適,在雨幕中一路狂奔,緩解那種難言的情緒,踩的泥水四濺。

    他用盡力氣,以最大的速度在雨幕中沖刺,數十里地沒有停下來過一次,滿身汗水混著雨水,進入小城中。

    他放緩腳步,調整呼吸,去買了新的衣物換下破碎的外套等,然后他撐把傘在城中小湖畔散步。

    他在思考何去何從,自從練舊術后,他寧靜的生活一去不復返,看著煙雨迷蒙的小湖,他想到種種可能。

    既然無法重新選擇,如果想保住平靜與祥和的生活,那么只有變得更強才行,在舊術這條路上走到傳說中的高度!

    “青木,老青,你……竟把我拉黑了?!”王煊聯系青木,怎么也撥打不通,發現他可能早在兩天前就被拉黑了。

    他一陣無語,然后,來自小王最深沉的詛咒出現:“青木,下一個就是你,無論如何也逃不掉!”

    新星,某片莊園中,老陳內穿八卦道袍,外披紫金袈裟,一手持缽盂,一手拿拂塵,臉上畫著鮮紅的朱砂文,他沒精打采,黑眼圈濃重,實在受不了了,如果還等不到那位高人,過兩天便回舊土。

    當黑虎電話聯系到青木,告知小王找他時,青木夾著煙的手指頭都跟著一顫,有些不想搭理。

    但緊接著風箏、老穆也先后聯系他,告訴他,小王找他有生死攸關的事兒。

    青木嘆氣,不得不聯系王煊,想躲幾天清凈都不行,他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他剛聯系上王煊,就聽到電話對面帶著怨念的聲音:“老青,你完了,我有種預感,馬上就要輪到你了!”

    青木有點受不了,道:“你給我閉嘴,你是不是一個人時又磨嘰到我了?”

    “沒有,你別多想,我這邊出事兒了!”王煊簡單而快速的說出大黑山的惡性伏殺事件。

    “老青,我們這個探險組織不是與國家合作、屬于半官方性質嗎?可是,短短半個月內我卻連遭三次暗殺,探險組織也太沒門面了。有些人無法無天,將舊土當成了什么地方,是他家后花園嗎?這種勢力管它財閥還是涉及其他領域,不連根拔起留著過年嗎?!”

    雖然隔著電話,但青木已經感受到王煊的怒火。

    青木道:“行了,你別說了,我馬上讓人去處理這件事兒,你暫時當作什么都沒發生吧,別影響你身邊的親人與朋友的正常生活。”

    而這其實也是王煊想要的,畢竟大黑山中留下七具尸體,一旦被發現,或者他主動報警的話,小城不大,必然滿城風雨,家人與朋友的寧靜生活肯定會被打破。

    探險組織屬于半官方性質,由青木找人出頭處理最為合適不過。

    王煊結束通話后直接回家,沖洗過身體后埋頭就睡,他現在心里還很不適,在入眠前進行了一番觀想,梳理自己的情緒,調整自己的心態,使之歸于平靜與祥和。

    其實,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強,敢將臉上掛著兩行血跡的女方士觀想成天仙子,在夢中歌舞升平,自然也能很快處理好現在的問題。

    傍晚時,王煊醒了,身體充滿活力,精神奕奕,一掃之前的陰霾,他將這件事揭過去了。

    從今天開始,他將以完全不同的心態應對未來的事。

    外面,漫天紅霞,火燒云很大,預示著明天是個好天氣,王煊的心情也漸漸好了起來,和父母吃了個晚飯,胃口大開。

    晚上,王煊陪父母看電視,聊天,直到九點多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他用手指輕輕敲著書桌,細思今天的經歷,真的很危險。

    黑衣男子竟然強到那種程度,在舊術領域中的成就相當的非凡,導致王煊最后都力竭了,躺在地上難以動彈,差點就被射殺。

    “內景地……來的突然,去的也快,無法主動把握。”他嘆息,今天在那種絕境中竟觸發了超感,這種偶然讓他逃過一劫。

    但他根本不可能將這種特殊的狀態當作倚仗,誰能保證下次還有這種運氣?

    他有理由認為,一旦有這種心理依賴,下次必死無疑。如果他自己都認為關鍵時刻有可能觸發超感,那還算是生死險境嗎?身心潛意識絕對會認為不是!

    一旦如此的話,那就是死局,他有九條命也不夠殺!

    所以王煊嘆氣,經歷過這種事后,再想觸發超感越來越難,先秦方士應該有某種常規方法。

    可惜無論是各種竹簡,還是古代宗門的典籍等,全都落在新星那邊了,他想查閱都無書可看。

    “我應該從冥想入手嗎,理論上,達到最高冥想狀態,被稱為菩薩境,可立足空明時光中。”王煊琢磨。

    他現在的方法,所謂的超感狀態,應該屬于道家的天人合一范疇,佛家自然也有相近的路。

    “想進入最高冥想狀態,有些難啊。”王煊皺眉,所謂的圣僧修持一輩子都難以進入那種狀態,有過這種經歷的人在舊時代就已經絕跡。

    周日清晨,果然是碧空如洗,朝霞灑滿小城,王煊帶著禮物去見兩位發小,一個喜歡各種新型的戰艦模型,一個喜歡各色的美女手辦。

    大黑山是絕對不能去了,王煊見到兩位好友后,告訴他們那片山中有熊瞎子,安全起見,沒事兒不要過去。

    “這款深空戰艦的模型,我喜歡,找人幫忙代購了幾次都沒貨,今天終于得償所愿!”趙默很高興,然后又開始鄙視旁邊的林軒,道:“長不大的少年!”

    林軒擺弄美少女手辦,反鄙視道:“男人至死是少年,永遠有一顆年輕的心,永遠喜歡美好的事物,你才二十出頭就不喜歡美女了,說明你心態老了,你看我和王煊,永遠都青春,懂得欣賞,常年都有一雙尋找美麗風景的眼睛。”

    趙默道:“我再有一年半載就結婚了,玩你的手辦去吧。至于王煊,嘿嘿,審美層次早已脫離手辦,喜歡的是真人好不好。”

    兩人帶來個紙箱,里面有只小黃狗,很壯實,說是最正宗的守山犬小狗崽,讓王煊帶回城里去養。

    王煊搖頭:“算了,我現在可沒時間照顧它,不養了。”

    以前他十一二歲的時候養過一只小花狗,結果還不到半年就死了,連著兩天他都吃不下飯,很傷心,自那后他就再也不敢養了。

    云城不大,吃完中飯后,三人繞城散步,聊了很久,王煊知道這種平靜的生活即將遠去,他很珍惜眼前這一切。

    他覺得,自己前往新星的時間不會太遠了。

    ……

    下午,王煊告別父母,踏上歸程,回到工作地安城。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很平靜,王煊白天研究道藏,晚上練根法與體術等,覺得無比充實。

    本著關愛老同事的想法,期間他與青木通了個電話,讓他向老陳問好,順便也問下老陳同志什么時候回來。

    青木差點將電話給扔掉,因為就在今天,有認識的人從新星回來給他帶話,老陳讓他幫忙去城外的千年古剎打點下,老陳要去里面住段時間,這意味著……老陳馬上就要回來了!

    青木有點慌,因為很明顯,老陳跑到新星去都沒防住,依舊被折騰慘了,一切都如王煊所說的那樣,最終還是要“回歸故里”。

    他自然想到了王煊的那些話,下一個就輪到他了,他心中沒底,別真被小王那像是開過光的嘴巴給詛咒了。

    他故作淡定,告訴王煊一則消息,道:“黑衣男子身份不簡單,曾經是財閥中一些步入晚年的老頭子的座上賓,他叫孫承坤,是一位學者,教授,實力曾經極其強大,只是在四十歲時受過重創,身體出了嚴重問題,實力下降了一大截,不然比現在要厲害的多。”

    王煊吃了一驚,黑衣男子竟比他想象的還要強,果然是在舊術這條路上走出去很遠、有過非凡成就的人。

    “既然得知他的身份,那么就繼續往下追查吧,他們三次出手,不僅是在針對我,也是對探險組織的嚴重挑釁。”王煊攛掇,這件事兒不能完,一定要有個結果。

    按照黑衣男子悲觀的暗示,有些人與勢力遠不是他所能觸及與對抗的,忍過去就是了。

    可是一而再地被人暗殺,還要忍著,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這不是王煊的性格,他要暗中查到底。

    次日,老陳回來,住進城外的千年古剎中。

    青木心中發慌,正好趕上不在安城,讓黑虎去忙前忙后,將老陳安排妥當。

    當天老陳與青木通話,告訴他,先不要走漏消息,千萬別告訴王煊他回來了,他現在不想見那小子。

    事實上,王煊現在也不想見他,誰沒事兒會第二次跳坑啊,去主動見一個“不祥的老人”?

    他現階段以提升自己的實力為首要任務,所以,周末他起了個大早,出城趕向那座千年古剎,他想去看一看,有沒有稀世寶物——羽化石。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