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
    老僧身穿灰色僧衣,光頭锃亮,飄飄然遠去。

    王煊和老陳的面皮都略微顫動了一下,盯著他發亮的后腦勺看了又看,兩人都繃著沒出聲。

    “小王,為了你,我遠走深空,你如何報答我?”最終,老陳繃不住,先開口了。

    王煊趕緊在自己身上拍了又拍,道:“老陳,你正常點,一大把年紀了,讓我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你說,我是不是在為你擋災?”老陳瞪著他,一副討要說法的樣子。

    關于這一點王煊確實理虧,但當日他也就是隨口說了那么兩句,沒想到女方士就真找老陳去了。

    “老陳,話不能這么說,前幾天我和青木還在討論,我們一致認為,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是組織的帶頭人之一,終于真正突顯了你的能力與責任,青木也深表贊同。”

    老陳看著他一本正經,還對自己露出一副敬重的樣子,真想打他!

    老陳最后嘆氣,看著遠方有些出神,略顯落寞,道:“你不明白這池水有多深,你無法想象先秦時期的羽化真相有多恐怖,我這次確實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王煊詫異,他也是昨夜悚然,才心有警惕,對羽化這件事產生了其他看法,現在老陳居然是這副語氣,似乎早已看出什么?

    很快,王煊想通,探險組織與國家合作,屬于半官方性質,自然了解很多常人無法想象的秘密,甚至是歷史的真相。

    畢竟,還有誰比國家更能深入的徹查一切?歷代的文獻、孤本秘冊等,一定記錄與留下了什么。

    “那段歲月,真的滄桑與厚重啊,那不僅是歷史,也是一段感動天地、搖落星月的璀璨詩篇。”老陳話語沉重,連嘆氣都顯得蕭索,有些無力感。

    “女方士的出現,是一個很不好的兆頭,她的回歸,意味著……算了,不能說啊。”老陳揉了揉太陽穴,顯得十分疲倦,道:“你還年輕,不知道這件事有多么嚴重。”

    王煊看著老陳這樣情緒低落的樣子,有點不適應,平日的老陳淡定而從容,現在完全不同了,心力交瘁。

    “不要覺得這是小事,一個弄不好會出大亂子,所以,我帶她遠走深空,走訪一些地方,希冀能解決問題,可惜,我失敗了,不由自主,還是被她指引著回來了。”

    說到這里,老陳有些傷感,拍著王煊的肩頭,道:“小王,未來屬于你們年輕人,過段時間如果……我不在了,你們這代人一定要想盡辦法,將舊術的某些秘密探尋出來,找出那條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正路,或許也可以稱之為捷徑!”

    王煊發毛,老陳這是要死了,命不久矣?!

    “人生啊,就是這么的起起伏伏,誰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會怎么落幕!”老陳感慨,望向天邊,在朝霞中他的身上有一層淡金色光彩。

    王煊以前沒怎么注意,現在發現老陳雖然憔悴,但是卻身形挺的筆直,有股難言的氣質。

    “師傅,你不要硬撐著了,得不到女方士的羽化仙法就算了,王煊實力突飛猛進可能……”

    青木來了,還在院門外,就聽到老陳的感慨,所以也隔著院墻開口勸解老陳,不要太執拗,并大步走了進來。

    當看到王煊的剎那,他想堵上自己的嘴巴,同時,恨不得立刻消失,不敢去看老陳。

    我去,老陳原來真在憋大招!王煊目瞪口呆。

    他一陣無語,在他眼中,老陳身上的淡金光彩瞬間褪個干凈,什么身形挺的筆直、正氣等全都消失了。

    其實,王煊壓根就沒入戲,并不怎么相信,現在更是親眼目睹,抓了個現行,輪到他想打老陳了。

    “老陳,你真可以。”王煊嘆道。

    老陳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所謂的傷感、落寞霎時間消失,又恢復了淡定與從容,他搖頭感慨,道:“這就是人生的起起落落,軌跡隨時在變。”

    他看向自己的徒弟,道:“青木,多大的人了,怎么還這樣毛躁,讓小王看笑話了吧?”

    青木能說什么,他也是在老陳回來后,經過深入交流看法,才明白老陳在打什么主意。

    王煊瞥了一眼老陳,見他這么憔悴,一點也不同情,老同事是個狠人,為了得女方士的仙法,硬撐了這么多天,死活不找人接班,也是夠拼的!

    他湊過去,小聲問道:“真有羽化仙法嗎?”

    青木看不下去了,道:“行了小王,做人要厚道,你也別刺激老陳了。”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青木,我要是你,扭頭就走,你真是接你師傅的班來了,我感覺馬上就輪到你了。”

    “你閉嘴!”青木發毛,向后退了幾步。

    然后,他一陣心悸,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精神領域竟承受著某種壓力,冷汗都冒出來了。

    與此同時,老陳長出一口氣,心有所感,道:“我感覺那位天仙子離開了,不再對我散發精神威壓。”

    不得不說,老陳真的很強,在白天都能感知到女方士是否離開。

    但他也嚇了一跳,不禁看向王煊,這小子張嘴剛說完就靈驗了?與女方士間似乎真有什么橋梁可以溝通!

    “這是真的……輪到我了?!”青木想哭,不幸被那張開過光的嘴全都說中了,而且數天前就告訴他了。

    王煊也鄭重起來,女方士都不需要進入夢境中了嗎,白天都有這種手段?著實給人帶來壓力。

    老陳現在神色復雜,有解脫,也有遺憾,先是如釋重負,而后又嘆息,他堅持到現在,被折騰了個夠嗆,依舊是一場空。

    王煊開口:“老青,你趕緊去大興安嶺,別學老陳瞎折騰,我覺得你最好帶上金川、錢磊一塊去,人多力量大,有事好分擔。”

    青木瞪了他一眼,很想說,金川不就是對你截胡過一次嗎,錢磊好像和你索要過石頭?

    不過他心里還是認同了,必須得找人分擔,一起去大興安嶺,不然他自己一個人多半搞不定。

    老陳開口:“這些天,我恭謹而又虔誠的與那位天仙子交談,為此徹夜不眠,我覺得她通情達理,青木你去吧。”

    青木還能說什么,總不能嗆他師傅吧,這老頭白遭罪了,現在還給自己臉上貼金,最后更是讓當徒弟的繼承“遺產”。

    院中只剩下老陳與王煊,兩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老陳先笑了。

    “小王,說吧,你身上的秘密可不算少,連女方士都對你另眼相看,不過她總算離開了,要重歸地下。”

    老陳恢復了往昔的淡定與從容,雖然話語還算平和,但是卻有股無形的壓力散發。

    王煊沒有開口,冷靜而無聲。

    “別否認,你剛畢業時有多強,我很清楚,而你在那一夜將兩個練成鐵砂掌的殺手輕易擊敗時,正好是從大興安嶺回來,那時我就知道,你身上籠罩上了迷霧。”老陳開口,沒什么情緒波動。

    他又道:“你的實力提升的很猛烈,這次居然擊敗孫承坤,將青木都嚇住了,別看他什么都沒說,但是對你這種成長速度,他有點摸不著頭,感覺心驚肉跳,再這么下去,連我也要眼皮狂跳。”

    顯然,老陳現在還能沉得住氣,說明他實力極其高深,是一個罕見的超級高手!

    王煊嘆氣,他知道這種情況早晚會出現,因為他的實力確實提升的過快,只要是他身邊的人有心留意,或早或晚必有所覺。

    老陳明顯是要挖他身上的東西!

    “老陳,我如果告訴你,我真的沒有羽化仙法,你信不信?”王煊一臉嚴肅地說道。

    “那你身上有什么迷霧?”老陳問道。

    “是有秘密,但是不具普適性,說出去別人也做不到,只會惹出更大的麻煩。”王煊感嘆,他也很淡定,一點都不怕。

    老陳搖頭,拍了怕他的肩頭,道:“你別多想,我不勉強你,但是你不妨多考慮下要不要說出來,現在不用急著回答我,明天我約你釣魚,到時候再聊。”

    然后,他又很警惕的開口,道:“你別作妖,千萬別胡思亂想,女方士這次肯定回歸地下了,不會再出來,畢竟她的肉身在那里。”

    王煊絲毫不在意,而且還在笑,道:“老陳,你想多了,今晚睡個好覺,畢竟熬了這么多天。”

    這一刻,老陳眼皮狂跳,怎么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快速打電話聯系青木,問他到哪了?該不會又回到附近了吧。

    王煊道:“你想哪里去了,我是那樣的人嗎?女方士都離去了,我難道還能把她喊回來不成,我也怕她折騰我啊。”

    老陳點頭,是這么回事兒,他也覺得王煊不可能駕馭的了女方士。

    接下來,王煊和老陳聊起了普法寺。

    “老陳,你知道這座寺院的歷史嗎,都出過什么大事,我怎么覺得,這里雖然神圣莊嚴,但是卻缺少點佛氣?”

    老陳搖頭,張著哈欠,說真不知道,他要去補覺,現在終于可以清凈了。

    不久后,王煊在寺廟中向一位老僧請教,詢問這片古剎的歷史,有什么傳說,以及發生過的大事件等。

    老僧講了很多,提到許多近乎神話般的傳說,普法寺昔日有圣僧道果高深,最終成就菩薩果位!

    王煊注意篩選,挑取有價值的消息,終于聽到一則讓他心神為之一震的歷史事件。

    三百年前,普法寺這片地帶發生過地震,古剎、佛塔等都倒塌了。

    “也就是說,所謂的千年古剎,雖然傳承有那么久遠,但那些建筑物其實最多不過三百年?”

    老僧嘆息,有些黯然,搖了搖頭,道:“這些建筑其實只有幾十年的歷史。”

    “什么?”王煊吃驚。

    “數十年前,新星那邊的人挖掘舊土地下的各種遺跡,對古剎、道觀等也同樣很在意,有些財閥中的老人信佛,信道,為此愿意花費巨大代價,‘請走’一整片寺院,一片道觀。”

    王煊聽到這里,頓時恍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