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后的輝煌
    老陳一縱就是十幾米遠,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速度實在太快了,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枯瘦的中年男子無疑是一個了不得的高手,在其他人的目光沒有跟上老陳的身影時,他已經出手。

    他手中一片赤霞橫掃,斬向老陳的頸項,原地像是一輪紅日蒸騰,而后炸開,要將對手淹沒。

    老陳沒有任何停滯,一掌向著赤霞打去,轟的一聲,那是風雷之音,原地像是有雷霆炸開,震耳欲聾,并且飛沙走石。

    不少人心頭劇跳,再這樣下去,老陳是不是就能打出真正的雷光?舊術如果到了那種層次,就是在古代都有某種說法了。

    在沉悶的響聲中,猶若天雷劈中妖物,現場赤霞爆碎,化成殷紅的血光四處流散,直接炸開。

    哧哧哧!

    大片的赤色光雨灑落,部分沒入凍土,還有不少沖擊在帕米爾高原獨有的褐色巖石上,伴著喀嚓聲,堅硬的石頭或者破碎,或者被赤霞擊穿,千瘡百孔。

    眾人面色變了,那種迸濺開來的點滴光雨還有這種威能,那一掛赤光又到底強到什么程度?

    難怪此人早先自負,舍老陳之外,無視其他舊術高手,現在他的這種表現的確令人心中驚悸。

    只能說老陳太強,一掌就震散那一掛刺目的赤霞,接著身體像是閃電般迅疾,轉瞬跟進到眼前,向前拍去。

    枯瘦的中年男子瞳孔收縮,渾身寒毛炸立,他不會忘記,片刻前老陳曾一巴掌將以肉身強大撐著稱的三米高的基因超體打飛出去十幾米遠,并使之在半空中爆碎,實在驚悚。

    他如果被打中,估計直接會變成一地染血的骨頭渣子。關鍵時刻,他深吸一口氣,渾身毛孔舒張,一股秘力流轉,針對老陳動用殺手锏,他體內的血液在沸騰!

    老陳有所感,他身體中的血精跟著起伏,被一股特殊的秘力接引,似要離體而去。

    他明白走舊術路的那位老者為何突然身體干枯,一動不動,是在瞬間被人剝脫血精,血肉失去活性而死。

    但是,老陳不是常人,體內五臟震動,轟的一聲,自身血氣不僅沒有外泄,反而如長河沖擊,生機旺盛無比,血液發光。

    這是一聲真正的炸雷聲響,不再是錯覺,老陳的五臟中沖出一片淡淡的白光,直接打在枯瘦男子的身上。

    枯瘦的中年男子動用殺手锏,卻接引來朦朧的白色雷光,身體當時劇震不已,而后砰的一聲,他在原地四分五裂。

    許多人都驚叫出聲,舊術練到這一步,將要觸及超凡了嗎?

    不知道多少年了,舊時代結束后,再也沒有這樣的高手,今天老陳居然動用五臟雷光,將新術領域的一個超級高手轟殺了。

    誰都清楚,枯瘦的中年男子極其強大,沒有幾人可以力敵,但在陳永杰面前卻頃刻間敗亡。

    原地只剩下老陳,轉瞬間,新術領域的超級高手就斃命了,幾乎才一接觸,就被老陳一掌加上胸腔中的一道淡淡雷光打滅!

    四野嘩然,即便是對手也不得不驚嘆與震撼,這個帶著帶著冰冷銀色面具的舊術高手太恐怖了。

    他既可沖霄而上,一劍就生猛地削落新型的強大機甲,落地后翻手間又解決掉新術領域強橫的對手。

    練舊術的人都大受觸動,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真想要走到那一步有多難,很久沒有這樣的人了,都早已成為傳說。

    他們自問,如果讓他們上去,結果應該會很殘酷,都不是那個走舊術路的枯瘦的中年男子的對手。

    老陳現在的表現有些超神,讓所有對手都毛骨悚然,這種狀態下的舊術強者著實可怕。

    王煊也被老陳鎮住了,擦了把冷汗,張了張嘴自語道:“以后我要對老陳好點。”

    現在他才清楚自己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危險人物,以前老陳對他算是不錯了,并沒有強取羽化仙法,真要是翻臉,估計一巴掌就能將他糊沒了!

    吳茵就在他身邊,隱約間聽到,不明所以,相當詫異。

    青木激動而又振奮,身體都在發抖,嘆道:“十五年前我師傅就不怎么出手了,十年前更是徹底安靜,再未出手,我還以為出了什么狀況,原來很早以前他就跨入宗師領域!”

    附近,一群走舊術路的人頓時震撼,老陳果然邁出那一步了,最晚是十年期前,早的話可能是十五年前!

    “難怪舊術四老臨死前看到老陳時都很欣慰,沒有遺憾,帶著笑容閉上雙眼,原來如此啊!”有人感嘆,發現過往的一些端倪。

    不遠處,慢慢走來一道身影,高足有一百九十幾公分,身材枯瘦,留著光頭,像是個苦行僧。

    最為讓人驚訝的是,他的膚色十分特殊,蒼白沒有血色,與正常人完全不同。

    隨著他走來,他的體表發生變化,竟如同潔白的玉石般有了光澤,直到最后身體漸漸擴張出白光,籠罩自身。

    并且,當他伸開寬大的袍袖時,竟露出六條臂膀,與傳說中三頭六臂的生物形象有些接近了。

    王煊回頭,看向吳茵,以眼神發出疑問,難道這又是基因超體,屬于新人類中的一支?

    吳茵點頭,證實了他的猜想。

    王煊默然,新星那邊都進行了什么樣的研究,這是想再現神話傳說中的生物嗎?太異常了。

    吳茵來自新星,出自一個超級家族,所知甚多,告知王煊一些情況。

    “據悉,有人在一座千年古剎的地宮中得到一截帶著血肉的菩薩手指,經過數十年的解析與基因破譯等,獲得相當豐碩的成果,對新生兒基因編輯與優化,最終如你眼前所見,六臂菩薩超體屬于最強的新人類分支之一。”

    “我孤陋寡聞,今天第一次聽說。”王煊嘆氣,覺得自己消息太閉塞。

    吳茵搖頭,這種事在新星知道的人都不多,因為基因領域涉及到了倫理等各方面的問題,被大眾排斥,許多事都不會對普通人公開。

    青木身旁,老吳也開口了,吳成林對這種六臂菩薩超體了解比較多,道:“這是體質最強大的超體,無出其右者,另外這個六臂菩薩超體很有名,因為他在新術領域中也走的極遠,是一個超級強者。”

    單以肉身而論,宗師都沒有他強,他所練新術與提升肉身強度有關。

    “他自己可能就是個宗師!”吳成林嚴肅的告訴青木。

    咚!

    六臂菩薩超體突然加速狂奔起來,每次落腳都將地面蹬的炸開,出現大坑,有些巖石被踩中則直接崩碎!

    他體外的白光,再加上他自身的超體,簡直是人形粉碎機,力量太恐怖了,有巨大巖石阻擋,一腳踢出,便會轟然爆碎。

    他以極快的速度沖向老陳,然后猛然躍起,六條手臂前向前揮動,白光騰騰,風雷震耳欲聾,那片地帶附近的碎石塊、沙礫等全都卷飛上天空,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撕扯著,景象駭人。

    老陳的帶著銀色面具,站在原地未動,等他狂奔過來,暴烈出手時,這才探出雙掌向前劈去,由于速度太快,空氣發出爆鳴聲。

    老陳以一雙手臂劃出一道道幻影般的軌跡,半空中到處都是他的掌印,炸雷聲響徹四野,震的許多人耳膜生疼。

    所有人都驚呆了,那是何等的速度?力量更是大的嚇死人。

    在那塊區域,地面上茶杯大的石頭都被卷了起來,圍繞著兩人轉動,六臂菩薩超體散發朦朧白光,像是溝通了超凡領域,形成莫名的場域,要撕碎老陳。

    當然,最為恐怖的是兩人間的手掌不斷碰撞,雷鳴聲響徹高原!

    砰砰砰!

    從地面上旋轉飛起來的拳頭大的石頭在觸碰到兩人的身體時全都爆碎,可見他們的強大。

    兩人的手掌足足進行了一兩百次的碰撞與交擊,不斷對轟在一起。

    最終,所有圍繞他們旋轉的石塊、砂礫都簌簌墜落,六臂菩薩超體踉蹌倒退,嘴里滴滴答答淌出血沫子。

    在人們震驚目光中,他的六條手臂一條一條的斷掉,在噗噗聲中,六條強健有力的手臂或爆開,或墜落在地。

    “六臂菩薩超體,是一位踏入宗師領域的強者啊。”新術陣營中有人輕嘆,而后感覺到刺骨的寒意,老陳的實力讓他們驚悚。

    直到這時,許多人才意識到發生了什么,老陳將一位宗師廢掉了!

    六臂菩薩超體踉蹌著后退,失去六條手臂后,他最終也仰天栽倒在那里,口鼻中不斷向外涌血。

    一些人快速沖了過去將他抬走,人們知道,即便他活下來也徹底廢了。

    老陳戴著冰冷銀色面具,緩緩邁步,再次向著新術陣營那里走去。

    蔥嶺高原上,一時間竟鴉雀無聲,被老陳所震懾!

    ……

    高空中,一艘超級戰艦內,屬于新術領域的某位強大宗師正在與舊土有關部門的副手交談。

    “這是屬于舊術最后的輝煌,經此一戰,陳永杰不死也將徹底廢掉,他年輕時貿然練道教祖庭的秘篇絕學,出了大問題,險些死掉。雖然被舊術四老竭盡所能救了回來,但留下了病根。雖然沒有影響他突破,可這么多年來,他卻沒怎么出手,不是他改變性情變成了菩薩,而是很難再激烈動手。今日過后多半沒有陳永杰了。”

    新術領域的強大宗師竟然在戰艦中,與舊土有關部門的人談起了這樣的話題。

    “老陳算是舊術領域最后的高手了,他一旦倒下去,這條路差不多就算廢了,其他人差的太遠,再無人可以支撐起探險組織,而我們走新術路的人愿意合作,接管老陳的空缺,相信我們合作會更融洽。”

    新術領域的超級宗師平靜道來,竟在與舊土的人談這種事。

    探險組織挖掘過列仙洞府,第一時間參與到女方士的事件中,更有讓財閥都眼紅的“神秘接觸”……

    現在有人忍不住要有動作了,想接手探險組織!

    顯然,吳茵說的雖不全面,但也很有道理,除了理念只之爭,當中也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

    “你這個時候又一次找上門來,有些過了吧?我們與老陳合作的還算愉快。”舊土相關部門的副負責人平淡地看著他。

    “與我們合作會更愉快,完全聽你們調令。聽說大興安嶺地下試驗場的項目暫時擱淺了,其實我們可以幫助解決那里的問題,讓一切繼續,接著進行增加壽元實驗。另外,我們也在深空中也有所得,可為人增加幾載壽元……”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