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
    帕米爾高原,海拔在四千五百米以上,氣候非常惡劣,大地呈灰褐色,深秋時就已化作凍土。

    天空中,冰冷的超級戰艦懸浮,艙內相關部門的副手沉靜地坐在那里,用手指輕輕敲擊桌面,沒有說話,在思考著什么。

    “舊譜、羽化、內景……你們是不是在探尋這些,想要接觸,不斷去挖掘與了解,找上門來無外乎利益。”

    相關部門的副手平靜地開口,冷淡地看著新術領域的宗師,道:“我們與老陳合作多年,不會做出讓人寒心的事。”

    舊術領域的超級宗師,一身衣服雪白,纖塵不染,雖然是一個中年男子,但卻有種出塵的氣質。

    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在他看來這很正常,到了對方這種層次,不管是念舊,還是講格局,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出讓人寒心的事。

    但他有把握在后面與舊土合作,全面接手探險組織,這里面涉及到了各方的利益,趨勢一旦形成,沒有人可以阻擋。

    戰艦中也有其他人,有人皺眉,也有人沉默,深知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年齡真的不小了,很想增進壽元。

    最終,還是有人開口了,進行敲打,不想讓新術領域的人將手神的太長,先給予警告與敲打。

    因為,一切都需要慢慢來。

    ……

    今天,蔥嶺來了不少戰艦,屬于不同的組織,有些人的身份很不簡單,而其中竟有財閥中的重要人物來到現場。

    在某些超級戰艦中,同樣有新術領域的大人物親自登門拜訪,與財閥密談。

    此外,也有各方勢力共聚一艘星際飛船上共議的情況。

    “老陳是舊術領域最后的一抹流光,他倒下去后,這條路上就沒人了,其他所謂的舊術高手差的太遠,再無人可崛起。舊術完了!”

    “我覺得,那批資源可以傾斜向新術這邊了,無論從成長性,還是續命效果來看,舊術都完敗,沒有可比性。”

    “舊術的終點,所謂列仙如果曾經存在,確實可以俯視各方。但是,現在通向菩薩、列仙的路斷掉了,已經走不通,列仙自身應該也都死在古代。時代在變,新術確實值得扶持,最起碼短期內的好處是實打實的,誰沒有晚年,誰不怕死亡來臨?新術可續命!”

    “短期內扶持新術是必然,長遠看舊術也不能缺失!”

    ……

    這種暗地里的交易,起初自然是氣氛融洽,一旦展開后,卻又激烈的討價還價,某些大勢力即便看到了短期內最實在的利益,也不能全面拋下某些傳說。

    但很可惜,走舊術路的人沒有一人入局談判,成為棄子。因為,老陳馬上就要死了,舊術領域其他人沒資格坐在這里。

    蔥嶺,灰褐色的凍土上,老陳向前走去,新術陣營的人都面露凝重之色。

    咚!咚!咚!

    大地劇顫,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出現,從一片山地后走出,居然能有十米高,像是神話傳說中的巨人。

    他一頭金色的長發,漆黑的瞳孔,肌膚呈古銅色,身體強健有力,手中拎著鏈子錘,那錘子最起碼有千斤重,被他輕松的甩動著,粗大的鐵鏈嘩啦啦作響。

    他大步邁開,居然帶著狂風,沿途飛沙走石,像是一個巨大的妖魔出世!

    大型猛獸出行時還有風呢,更何況是他這種大塊頭在狂奔。

    王煊看到這一幕心有感觸,道:“新星那邊的人都干了什么?我覺得,再有個千百年,人類多半是撕裂的,對立的,這些所謂的基因超體,新人類分支,到時候未必認為自己還是人,可能會另立一族!”

    同時他也想到,古代的妖魔等,難道也是人類自己基因突變,然后另類進化誕生的?

    吳成林訝異,回頭微笑道:“小伙子,想的挺多啊,不過不用擔心,有各種預防措施與手段,三代后基因超體的繁殖能力就會消失。”

    咚!

    簡直像是山崩地裂般,那個十米高的基因超體在奔跑的過程中,將鏈子錘猛力砸了出去,千斤重的錘頭經過這樣的加持,簡直不可抵擋,觸之必成肉醬!

    老陳也不可能去硬抗,一閃身就避開了,原地那里轟的一聲,被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凍土炸開,許多大裂縫蔓延向遠處。

    十米高的基因超體動作矯健,力大無窮,揮舞著千斤重的鏈子錘,不斷向著老陳砸去。

    練舊術的人都為老陳捏了把汗,宗師也是人,是血肉之軀,被千斤重的鐵錘砸中同樣要爆碎。

    鏘!

    老陳抽出那口黑幽幽的長劍,然后,極速奔跑起來,多次避開從天而降的鏈子錘,剎那沖到巨人的身前。

    十米高的基因超體抬腳猛烈的向老陳踏去,然而,他雖然很矯健,但是論靈活與速度,卻無法與老陳相比。

    老陳像是一道雷霆在移動,迅猛而強大,手中的黑色長劍噗的一聲削在巨人的腳踝上,頓時血流如注。

    “啊……”十米高的基因超體大叫,痛的險些栽倒在地上,這只腳只能輕觸地了,不敢再吃力。

    噗!

    下一瞬,老陳手中的黑色長劍劈在巨人的另一只腳踝上,鮮血四濺。

    十米高的基因超體一聲凄慘的大叫,噗通一聲栽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來了。

    老陳像是一道閃電跟進,沖上近前,一劍抵在他的太陽穴上,只要輕輕往里一捅,別看頭顱碩大,一樣會立刻斃命。

    最終,老陳沒下殺手,離開那里,有一輛特種車輛開了過來,將巨人拉走。

    新術陣營那邊,有一道閃電般的光影沖來,鏘的一聲,與老陳碰撞了一次,那個人速度太快了。

    等他停下來,人們才看到他的狀態,在他的背后居然有一對光翼,可以帶著他飛行,他手持一柄大劍,剛才以極速俯沖過來,劈向老陳,沒有想到直接被老陳用手指彈斷一截合金刀。

    這是一個擁有極速的人,背后的光翼讓他可以真正的飛行,忽左忽右,手持合金刀尋找機會。

    砰!

    最終,他被老陳極速躍起的剎那,一巴劈中,在半空中解體,化成一片血雨。

    “新術,溝通超自然物質,促進自身蛻變,并可以釋放那種超自然力量,這是你們對外的籠統說法。為什么我發現,你們每個人的新術都不太一樣,你們究竟在那里得到了什么。”

    老陳蹙眉,他認為新術種類不同,有些像是舊術練到一定層次后外顯的神通,而有些很像是古代傳說中的妖魔吸魂血的惡法。

    接下來,新術陣營中連著出來十幾位高手,結果都被老陳一劍一個,全部立劈,或者梟首!

    隨后,又有幾人被他強大的掌力拍的炸開,無人可擋。

    遠處,王煊驚嘆,不是那些人不夠強,練新術的人有些是真正的超級強者,離宗師都不遠了,結果卻被老陳生生擊斃,只能說老陳太恐怖了。

    王煊心情放松,不再擔心,道:“老青,你那開光的嘴今天沒管用,你師傅命硬,你所謂的悲觀都付諸東流水了。”

    青木瞪他,到底誰的嘴開光了?

    王煊感慨:“老陳真猛,一個人打穿機甲、基因超體、新術陣營所有人,再沒有更強大的宗師出來,老陳便要超神落幕,飄然遠去,真是讓人震撼,嘆服,生子當如老……”

    “閉嘴!”青木覺得他前面說的還不錯,可是到后面味道就有些不對了。

    王煊覺得,沒自己下場的機會了,老陳一個人鑿穿對手陣營,誰敢上去全部打爆!

    “老陳,差不多收手吧,今天就這樣吧。”身穿唐裝的老者常恒開口,一陣嘆氣。

    “可以!”老陳很痛快,直接收劍而立,轉身就走,果斷而干脆。

    “慢!”一座山谷中有人開口,緩緩邁步走來。

    那是一個衣服雪白、一塵不染的中年男子,雖然是走新術路的人,但是卻有種莫名的道韻,出塵而空明。

    同一時間,另一個身上穿著合金甲胄的女子走來,冰冷的金屬戰衣很貼身,將她強健有力的身體突顯的充滿力感與美感。

    兩人從不同方位走來,居然無形中帶動起一股恐怖的罡風,撕扯的地面上不少石塊都懸浮了起來,而后龜裂,炸開!

    所有人心頭都狂跳不止,感覺到了強大的壓迫感,有種讓人心悸的氣息在這片地帶迅速擴張,彌漫,這是兩位……宗師?!

    而且,似乎是非常強大的宗師,屬于這個領域中的頂尖強者,那種讓人驚悚的恐怖感覺,似乎竟遠遠強過宗師級的六臂菩薩超體!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一下子就來了兩位超級大宗師!

    老陳嘆氣,他明白了,對方已經知道他身體落下病根,今天要將他五臟內的問題徹底引爆,送他上路!

    青木的臉色煞白,兩大宗師前來,他師傅一個人擋的住嗎?他還不知道自己師傅的身體有問題。

    王煊意識到情況不對,對方那么淡定,似乎有絕對的把握拿下對手,老陳恐怕要陷入險局中了。

    “不打了,老陳回來,我們回去了!”走舊術路的人中有些老頭子喊道,并且不少人向前沖去,想要攔阻宗師級的碰撞。

    他們的實力雖然遠無法和老陳相比,但見識絕對不少,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在臨近。

    新術陣營那里,頓時有不少人走出,迅速的擋住這些老頭子。

    老陳擺了擺手,不讓他們不要上前。

    “陳先生,久仰了,今天要與你戰個痛快!”一身衣服雪白、纖塵不染的中年男子開口,不久前,正是他曾與舊土有關部門的副手談過,想接掌探險組織,從而接觸他們想要的那些!

    “陳先生,我一直在期待與你切磋!”那個身穿金屬甲胄的女宗師開口,看起來只有三十幾歲的樣子,但真實年齡早已超過五十歲,不怎么顯老。

    了解內情的人知道,兩位大宗師聯袂而來,就是為了留下老陳,引爆他的五臟舊疾,不會讓他活著離開!

    這是新術陣營部分人的共識,為此可以不惜兌子,因為有人預感,老陳再突破下去的話,五臟的問題就會全面得到解決!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