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為舊術續命
    那一年,我在帕米爾高原,一腳踢死一位大宗師!王煊覺得,如果現在已經成功退隱,可以這樣寫傳記了。

    可惜,那完全不現實。

    此刻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一腳活生生踢死夏青,想不引人矚目都不行!

    但是,這卻讓他壓力巨大,因為他很清醒這意味著什么。

    毫無疑問,現在他全場聚焦,別說新舊兩個陣營的人,估計就是天空中那些戰艦中的財閥與各大組織的人,估計都被嚇了一跳,正在盯著大屏幕。

    事實上的確如此,全場矚目,天上戰艦,地上人群,男男女女都望來,臉上寫滿驚容,感覺不可思議。

    他才多大?這么年輕,即便夏青身負重傷,可是被人一腳踢死,還是有點離譜!

    “誰說舊術沒人了?這小伙子哪出來的,很猛啊。”遠方一艘超級戰艦中,一個老者看著大屏幕說道。

    這種人身邊自然不缺少真正的大高手,一個中年男子開口:“還要再看看,也許是夏青自己支撐不住了。”

    舊土有關部門所在的超級戰艦中,那個副手很沉靜,坐在那里沒有開口,盯著大屏幕中的老陳,又看向王煊,什么都沒有說。

    ……

    現場,舊術領域的人都非常震撼,身為內行人自然深刻明白,大宗師何等的恐怖,那絕對是高高在上,即便傷勢再重,單殺他們這樣的人也是輕而易舉!

    吳茵吃驚,小王到底是什么層次的高手,實力究竟有多強?他居然在這種關頭干掉一位大宗師。

    吳成林也盯著王煊,他們想與探險組織深度合作,就是需要舊術領域的高手介入,這不是現成的嗎?

    青木意識到,小王這一腳踢出的動靜不小!

    這樣被人盯著,并非王煊所愿,他非常的冷靜與清醒,這一腳干凈利落的絕殺,引人矚目與驚嘆,看起來風光,但他必然會被人盯上,甚至要拿放大鏡去看。

    這與他的初衷相悖,現在他想盡量低調,還不想走到眾人面前。

    一旦被人注意,會有各種意外與不確定性,甚至危險正在接近。

    王煊第一個沖了過去,扶住老陳,真的很擔憂,現在的老同事狀態極其糟糕,呼吸粗重,胸膛劇烈起伏,而且身體滾燙。

    “師傅!”青木眼淚差點落下來,扶住老陳的另一條手臂。

    “別急,一時半會還死不了,能堅持到離開。”老陳沉聲道,冰冷的銀色面具下,他的聲音依舊帶著冷意。

    他示意青木不要焦躁,更不要在這里失態,有什么等真正離開再說。

    一群人沖了過來,將老陳包圍。

    “老陳,你沒事吧?”吳成林問道。

    “沒事兒。”老陳平靜地答道。

    他越是這樣,王煊心頭越是沉重,老陳這狀態很不妙。

    一群人都在問候,可是他們并不知道內情,看老陳呼吸漸平穩,以為沒事了,都長出一口氣,露出笑容。

    “年輕人,厲害啊!”放松下來后,有舊術高手看向王煊,對他露出驚容與贊嘆之色。

    盡管今天老陳超神,一個人殺穿了新術陣營,連敗三位大宗師,并親手擊斃兩人,絕對的引爆蔥嶺!今日消息肯定會傳到各地,引發巨大轟動。

    但眼前這個年輕人也絕對要吸引一波目光,縱然是夏青體力不支,自身有嚴重問題,可這樣被殺,也還是會激起波瀾。

    “小伙子,年齡不大,實力卻這么高,真不錯。”老吳也開口,帶著溫和的笑容。

    王煊腹誹,不久前老吳還很不厚道,在那里提及老王兩個字,現在又改口小伙子真不錯了?

    他相當冷靜,第一時間“辟謠”,道:“純屬意外,我沖過去時,她已經力竭,大宗師夏青其實是死在老陳手里。”

    吳成林聽到他這樣說,頓時笑了,反而更欣賞,他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清醒自己的處境,沒有被風光沖昏頭,這是在自保。

    吳茵也微笑,對他點頭。

    王煊詫異,大吳這是什么狀況,雙手抱胸,還側身對著他,這還不是一樣嗎?她身材曲線太過人,依舊心胸寬廣,橫看成嶺側成峰。

    主要是因為,吳茵看到夏青被踢那一腳,身為女性,感同身受,看著都疼,下意識地雙手抱胸側過身去。

    她腹誹,小王確實夠狠的,甚至可以說超兇,她莫名覺得有些被冒犯了。

    同時,她也想到另外一個人,曾一腳踢在她屁股上,讓她落進湖里,現在想起來都咬牙啟齒。

    難道現在練舊術的年輕人都喜歡動腳不動手了?她胡思亂想,很快又否決,再怎么說,眼前的小王也比那個王煊強多了!

    “我們走!”青木開口,擔心老陳,要第一時間帶他去治療,飛船中有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與專業人員。

    王煊親自扶著老陳,警惕的看著四野,這時他瞳孔收縮,對方果然躁動了!

    新術陣營那里,有一群人正在緩慢的邁步,逼過來了,看到老陳狀態不對,有些躍躍欲試!

    那可不是什么毛躁的年輕人,而是以中年人為主,眼中都帶著冷冽之意,非常仇視舊術陣營這邊。

    因為他們很清楚,今天這一戰的結果意味著什么,老陳以一己之力為舊術續命!

    在此之前,新術崛起,可以說聲勢猛烈,與各方都有接觸以及密談,更是直接截胡舊術的虎狼大藥。

    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舊術出了數位大宗師,以及能幫財閥延續壽元的基礎上,并且用新術與舊術對比,說后者徹底沒落,當老陳死后,這條路就完了。

    可是今日,老陳一個人鑿穿新術陣營,劍劈機甲,一人獨敗三位大宗師,強勢擊斃兩人,簡直超神了。

    到了這個地步,誰還敢說舊術不行?!

    三位大宗師曾親自去游說財閥,并向各大組織暗示,需要進一步傾斜資源,但是現在三人全被老陳一個人殺翻了。

    今天是對新術的一次重大打擊!

    尤其是最后階段,那個莫名其妙跳出來的年輕人,一腳踢死大宗師夏青,等于間接證明,舊術路后繼有人。

    這讓新術領域的人憤慨,急躁,怒不可遏,感覺今天宛若被人從七彩云端直接打落到塵埃間。

    他們都知道,今天這一戰過后,舊術路活了!各大財閥與組織肯定會繼續向他們傾斜資源。

    緩慢逼近的人,自然都與三位大宗師有密切關系,不然的話也不會這么仇視。

    現在,他們全都看出,老陳出現了極為嚴重的問題,最后都沒去追殺夏青,很明顯不能動手了。

    “殺!”

    新術陣營那邊,有人帶頭大喝,按捺不住,帶頭沖了過來,身后跟著一大片人。

    在他們看來,舊術領域除了一個老陳,其他人不足為慮,遠不是新術陣營這邊的對手!

    領頭的那些人不是三大宗師的好友就是弟子,就是要趁現在聯手沖過去,將老陳殺了,為莫海、夏青、陳鍇復仇。

    王煊快速擋在最前面,沒什么可說的,現在他就是想低調都不行了,既然這群人要發瘋,他只能跟著殺到底!

    “松手!”老陳低語,讓青木松開,然后,他提著滴血的黑色長劍就走了出去。

    對面的人頓時神色一僵,連腳步都放慢了下來,心中無底,老陳今天的表現有目共睹,簡直像是殺神般,讓一群人都心中冒寒氣。

    王煊也是一怔,看向排眾而出的老陳,他一陣狐疑,老同事是故意等待對面出頭嗎?

    主要是相處這段日子,老陳一次又一次的釣魚,讓王煊都有些毛了,看不清老同事的真正心思。

    老陳路過他身邊時,以微不可微的聲音嘆道:“我不行了,待我將他們中的頂尖大高手全殺了,余下的……你去應付!”

    他說完,一躍就是十幾米遠,速度實在太快了,手持黑色利劍直接殺了過去,剎那闖入人群中!

    老陳雖然身體狀態不對,但是卻神勇不可擋,如虎入羊群中,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抵擋,劍光肆虐,殺的那里人頭滾滾,瞬間就倒下一片高手,根本就沒有人能攔得住他!

    王煊看到這一幕,還有什么可說的,不可能看著老陳身體問題全面爆發死在那里,現在他無法低調,激起了血性,殺了過去!

    后方,一群走舊術路的人都大吼,也跟著沖殺,因為老陳的表現讓他們揪心,感覺很難過。

    現在,老陳依舊是無敵狀態,手中劍光如虹,每一劍落下都有舊術領域的大高手斃命,但是他的口鼻間卻不斷在淌血,胸膛像是要炸開了般,起伏到嚇人的地步!

    許多人意識到,老陳今天多半會死在這里,他的傷勢早已不可逆轉,他現在是要盡最后的一份力,掃平新術領域的一些強大敵人!

    舊術領域許多人眼睛都紅了,感覺自己沒用,讓老陳一個人殺到這一步,他們都竭盡所能向前殺,

    此刻,在許多人看來,老陳在發光,極盡璀璨,與他的手中的長劍一樣鋒芒畢露,無敵場中。

    但是,這應該是他最后的絢爛,他與三大宗師級激戰時都未咳血,現在卻血染衣襟,口鼻流血不斷。

    “老陳你退后,不要再戰了!”王煊喊道,他實在有些忍不住,鼻子都有些發酸了,不斷壓制自己的潛力,不管不顧,再次動用五頁金書中記載的體術!

    “殺!”老陳最后一聲大喝,手持長劍橫掃,人頭滾落,那些大高手快被他殺光了,他與劍光共燦爛,喘息道:“如果是在古代,舊術秘路未斷前,我注定是要成為教祖、羽化近仙的人,你們算什么?!”

    老陳仗劍而立,周身都在發光,聲音震動蔥嶺,他有落寞,也有一腔壓抑的豪情,可惜了,他生錯年代。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