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
    老陳身上在發光,手持長劍,掃視所有對手,沒有一人敢上前,凡目光所致,那些人都在心悸,不由自主的倒退。

    許多人都意識到,老陳多半要死了!

    不分敵我,全都看出他的異常,胸膛部位竄出雷光,而在里面更是發出可怕的沉悶聲響。

    老陳身體在顫,隨時會倒下去,但他卻挺住了,持劍看著蔥嶺地平線的盡頭,原本犀利的目光漸漸暗淡。

    舊術四老曾評價,老陳如果生在古代,最差也能開山立派,而強勢沖霄的話,則可能會成為舊術領域的菩薩級高手。

    王煊鼻子發酸,他感覺很敏銳,老陳身上的生機在銳減,的確不行了。

    他凌空一腳將身前的一位高手踹飛,眼睛發紅,殺向老陳那邊,怎么也沒有想到老同事居然真的要死去了。

    “師傅!”青木低吼,充滿了絕望與悲傷,在他眼中強大無比,且異常精明的老陳,怎么會死?

    “老陳!”許多人都大叫,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不久前老陳還縱橫在此地,如同戰神附體,只身殺翻三位大宗師,盡顯無敵的姿態,現在卻雙目暗淡下去,眼看就要離世了。

    舊術領域很多人向那里沖去,心中難受無比,老陳太猛,一個人鑿穿新術陣營,殺到對面去了,而他們卻落后這么多。

    “你敢!”王煊憤怒,看到新術陣營有人仗著膽子,持一口合金長刀向著老陳而去,想要劈掉他的頭顱。

    在這種境地下,即便是新術領域的許多人都沒再動手,雖然很多人仇視老陳,但是不得不佩服他的神勇,眼見他不行了,也就沒有必要再去破壞他的遺體。

    只是有個別人不這么想,哪怕老陳雙目失去光彩,也有幾人想上前,要對他梟首,給予他不體面的死法。

    王煊的戰力毋庸置疑,老陳鑿穿新術陣營時,他離的不是很遠,比走舊術路的其他人都靠前,最接近老陳。

    現在他怒發沖冠,拎起一具尸體輪動起來,轟然一聲砸了出去,很精準地正中那個沖向老陳的年輕人。

    砰的一聲,那個年輕人被砸了個人仰馬翻,口鼻都在噴血,合金刀墜落在地上。

    他捂著鼻子起身,恨恨地看了一眼王煊,不顧一切,撿起地上的長刀再次向著老陳而去。

    今天,他就是要干一件大事!不管別人怎么看,詛咒也好,非議也罷,他就是想割下舊術大宗師的頭顱!

    除他之外還有幾人在接近,都是年輕人,相當的激進,熱血上頭后不管其他,只想著摘走舊術大宗師的首級,完全沒有去思考將會引發怎樣的風暴。

    王煊非常接近了,眼神可怕無比,真要是讓人在他面年前砍下老陳的頭顱,他覺得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他來不及再去拎尸體砸人了,但灰褐色的凍土上巖石很多,他砰的一腳踢起一塊水盆大的石頭,正中那個舉起合金刀的年輕男子的胸口。

    這一下很重,附近的人都聽到了喀嚓聲,年輕男子的骨頭被生生撞斷數根,只能說王煊這一腳力量巨大無比。

    畢竟,他是將金身術練到第五層初期的人,血肉充滿生機,內蘊驚人的力量。

    新術領域的年輕人倒在地上,嘴里不斷咳血,雖然沒死,但是胸部塌陷,劇痛讓他恨意無邊。

    另外幾個沖向老陳的年輕人瞳孔收縮,但是沒有止步,還想搶先一步斬下老陳的頭顱,只是晚了,王煊終于殺到近前。

    他是躍過來的,身在半空中,一腳就將一位年輕人的胸膛蹬穿,可想而知這種力道多么的恐怖,他是踏著這個人的身體落到地面上的。

    “啊……”這個人痛苦大叫,凄烈無比,因為這種劇痛難以忍受。

    可以說這種場面有點血腥,讓人不忍目睹,但舊術陣營那邊卻傳來一致痛快的大吼聲,都很激動。

    就在剛才許多人都要瘋了,老陳未嘗一敗,如果死后卻反被人侮辱尸體,他們都會跟著痛苦,根本不忍目睹那種情況發生。

    同時間,場外各方都看到了這一幕,有人盯著王煊,那一腳下去簡直比鋼刀還鋒銳,居然能將人蹬穿。

    王煊腳下稍微用力,甩開了那個人,而后一步跨出,來到那名被他用石塊砸翻的年輕男子的近前,給他的頭部來了一腳,沒有留情,就這樣連續解決掉兩人。

    還有三人不由自主的倒退,看到王煊殺氣騰騰,他們如冷水潑頭,一而再的退后,沒敢闖過去。

    到了這種境地下,老陳雖然雙目徹底暗淡,聲息全無,但依舊持著劍,沒有倒下去。

    王煊摸了摸老陳的鼻端,而后扶住了他。

    “師傅!”青木目眥欲裂,也殺到了眼前,保住自己的師傅,熱淚頓時滾落了出來。

    “不要太用力,你師傅雖然沒了聲息,但是胸膛內還有雷光在交織,很容易全面炸開!”王煊低語道。

    老陳的的狀態糟糕到了極點,呼吸已經停止,可五臟中雷光依舊在浮現,一不小心就會四分五裂,死狀凄慘,這不是舊術大宗師該有的死法。

    王煊冷冷的盯著對面的三個年輕人,沒有殺過去,輕緩地架起老陳后退,怕動靜過大,其體內雷光爆開。

    “這片地帶太復雜,將老吳也保護起來。”王煊低語。

    青木點頭,老陳那么精明,他身為其弟子,自然也不會是簡單之輩。

    就沖他當初在王煊還沒有畢業時,就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其工作提前而穩妥的安排到老陳的身邊,便可知青木絕對不是“善茬兒”。

    “將吳先生也保護起來。”青木喊著,帶著一大群人向吳成林那里沖去,將他裹帶著,與老陳安排到一起。

    無論是他還是王煊,都有點擔心,萬一有人突兀的來一記能量炮,等著背書的那些人事后追究,就已經沒什么意義了。

    老吳一陣無語,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他來自新星的超級家族,估計沒人敢輕易讓他出意外。

    王煊護送回老陳,直接再次轉身,因為新術領域那邊還有高手,有些人緩緩地走了過來,逼到近前。

    王煊真的被激出了血性,老陳落到這步田地,就是因為這些人最后的逼迫,他現在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要再殺過去。

    因為,他很想救老陳,想嘗試在死戰中激發超感狀態!

    此時他的拳腳勢大力猛,他的五臟在輕鳴,淡淡光暈幾乎要透體而出,這是張道陵留下的體術。

    他與一位中年男子數次碰撞,直接讓那個渾身都被綠光覆蓋、身體無比堅韌的強者受不了,綠光崩開,其身體被王煊一拳打穿!

    這一幕引起許多人吃驚與注意,老陳如殺神似的,掃殺一群大高手也就罷了,這個年輕人竟也如此之強,眼下居然只身一人干掉新術領域的一位高手,引發側目。

    有人目露冷光,催動自身的血液,秘力流轉,其體外頓時赤光綻放,他想將王煊的血精剝奪。

    然而王煊五臟共振,不斷輕鳴,凌空一躍就沖了過去,與此人迅速碰撞,四拳過后將這個人活活打爆!

    新術領域這邊的人都大吃一驚,雖然說他們真正的大高手都被老陳用黑色的長劍斬殺了,但剛才被擊斃的兩人也不算弱,居然死在那個年輕人手中。

    又有新術領域的人沖了過去,高足有四米,體外帶著淡淡的藍光,顯然這是新人類——基因超體,力量雄渾,對著王煊跨步,一拳就砸了過去,爆發出風雷之聲。

    王煊一側身便避開,而后猛地橫掃,五臟爆發出淡淡的白光,蔓延到腳掌,全力踢在基因超體的膝蓋上,喀嚓一聲,直接讓此人痛吼著,單膝跪了下去。

    王煊躍起,一腳掃中他的頭部,看都沒看他一眼便向前沖去,迎上了另外一位高手。

    最后,當王煊將第五人劈飛,讓其胸部塌陷后,他果斷而迅速的后退,因為他在動用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消耗太大了,已經承受不住。

    他一聲嘆息,果然越是刻意,越是想觸發超感,越是不可能出現。

    同時他也冷靜了下來,他知道今天差不多該落幕了,不管雙方怎么想,也差不多到此為止了。

    對面有人點指王煊,無比的仇視,帶著恨意,顯然都沒有料到最后關頭舊術領域居然還能沖出這樣一個強大的年輕人,連殺他們數位高手。

    王煊沒有理會,迅速退走。

    吳成林眼神閃動,盯著王煊看了又看,最后對青木道:“老陳口中的老王,該不會就是這個年輕人吧?”

    不得不說老吳相當的敏銳,這都能快速聯想出來。

    “不是!”青木一口否認。

    王煊腹誹,這老吳還挺賊,想挖出他的底子嗎,真不厚道。

    吳成林嘆道:“小伙子,你讓太讓我意外了,居然這么強,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王煊自然知道,吳家想找舊術高手合作,這么套近乎與獻殷勤,估摸著是想拉攏他去賣命。

    “大高手都被老陳殺死了,我殺的那幾個弱了很多。”王煊搖頭。

    同時他一怔,問道:“老陳呢?”

    “被有關部門的人第一時間接上飛船,正在緊急治療。”青木心情沉重地說道。

    ……

    老陳將死,引起各方矚目,不同的組織反應自然也不同。

    大多數人都有些感慨,覺得有些可惜了,舊術領域終于出現這樣一個人,卻也難逃宿命,無法再譜一曲后路的輝煌。

    許多人都在密切關注著,看老陳的生命之火何時熄滅。

    感謝:叁生緣縱獵者、一江水水、蕭蕭風丶似水年華、也有萬般話語、星辰快樂。

    謝謝以上盟主的支持。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