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
    帕米爾高原,一些小型飛船落下,將尸體全部運走,并清理了老陳劈碎的機甲。

    莫海、夏青、陳鍇也沒什么例外,被放在冰冷的擔架上,數尺白布蒙上身體。

    王煊感嘆,一定要小心謹慎,好好活著,萬不能大意,連大宗師都落到這步田地,而他現在與三人相比還有距離呢。

    “小王,感慨什么,有個大宗師就是你踢死的。”吳成林開口。

    王煊覺得,老吳絕對是故意的,他現在不愿別人提這個戰績,想低調的蒙混過去。

    也有中型飛船降落在凍土上,救護傷員,艙中有較先進的醫療設備,并有非常專業的醫護人員。

    重傷者被迅速抬走,輕傷者在原地被包扎,很快那些人都得到治療。

    王煊也湊了過去,同時讓青木打了個招呼,他佯裝重傷,說自己的心肺被人震裂,現在傷勢嚴重。

    一切都是為了低調,他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的舊術新秀,更不想被人按上老陳接班人的標簽。

    青木的確去找人了,但是中途新來了個女醫護人員,告訴王煊身體沒事兒,遠比常人強健。

    王煊小聲跟她低語,說自己心肺就是有問題,疼的厲害,但這個妹子很耿直,直接急眼,大聲道:“你一點問題都沒有,心肺比大型猛獸的都要強壯!”

    王煊扭頭就走,不想再跟她多說一句話,居然起了反效果,不少人側目,看向他時咧嘴直笑。

    蔥嶺大戰結束,非常慘烈,新術三位大宗師被殺,舊術雖勝,但唯一的排面人物卻倒下去了。

    一艘艘冰冷的戰艦、星際飛船等都先后劃破長空,離開這片高原。

    王煊、青木護送老陳回到安城,按照專家組的意見,正常的醫療手段已經沒用了,人力已窮盡。

    一群走舊術路的高手都跟到這座城市,想送老陳最后一程,帶著傷感之色。

    事實上,新星與舊土有些組織、財閥等,也遣人來到安城,準備適時去吊唁老陳。

    王煊覺得這種氛圍很詭異,各方估計都在預訂花圈,準備開追悼會,他萬一將老陳救活回來這算怎么回事?

    青木滿臉悲色,覺察到各方的動靜后,他真的很憂傷,他也認為師傅活不過來了。

    至于王煊說的要救老陳,青木完全是死馬當活馬醫,不怎么相信,現在觸景傷情,他自己都準備為老陳張羅后事了。

    王煊估摸著,老陳要是活過來,肯定無比想痛揍這群人,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

    青木將老陳接到郊外的那座莊園中,這里地方非常大,適合安頓走舊術路的那群人。

    有關部門的那個沉靜而雙目深邃的副手親自來了,和青木說了一會兒話。

    隨后他遞出一個盒子,里面是兩片生機濃郁的金色竹葉,這是大興安嶺地下的先秦奇物——羽化神竹。

    東西不多,但是情誼在里面,有關部門的這位副手很會做人,告訴青木,先給老陳服用試試看,如果傷勢有明顯改善,他會再想辦法。

    兩片葉子效果不會很大,不可能起死回生,但他能送上羽化神竹的兩片葉子,也確實有心了。

    他離去前告訴青木,兩天后他再過來看看老陳,估計也算是間接暗示,他會來參加追悼會。

    老吳見狀,讓大吳趕緊提前預訂花圈,兩天后有關部門的人會來吊唁老陳,到時候各方云動,都趕過來湊熱鬧,說不定花圈就不好買了。

    王煊低頭看著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老陳,嘆道:“老陳,我與世人相背而行,為了救你,我這是要冒天下大不諱嗎?”

    有關部門還有其他相關方,但凡承諾送來各種舊物的,都在晚間以小型飛船送到,堆了滿滿一屋子。

    王煊為了將自己摘干凈,沒有在第一時間去接觸,事實上他和青木都盡量避免頻繁碰頭。

    不過他還是接到了紙條,知道送來了什么東西,當時心緒就開始跟著起伏。

    居然列仙遺物,呂洞賓用過的桃木劍一柄,據說是有從中條山呂祖修行地挖出來的。

    王煊繼續看,清單中還有葛洪煉丹用的殘破丹爐一座,著實讓小王又一次心驚,越發不太敢相信。

    這位來頭不小,道藏中收錄其著作足有十幾部,比較出名的有《抱樸子》、《玉函方》等。

    王煊嚴重懷疑,這清單上的東西有問題,連呂祖這些人的遺物都能輕易找到,那他就不去新星了,呆在舊土算了。

    他忍不住了,找個機會與青木碰頭,決定親自去現場,看看到底都是什么奇物。

    滿滿一屋子陳舊的物件,什么都有,從青銅箭頭到隕鐵刀,再到破碎的丹爐,以及刻寫在竹簡上的道德經,甚至還有據說是從古洞府挖出的鍋碗瓢盆等。

    王煊掃了一眼就失望了,這都是什么東西,或許是古物,但絕對與他想要的羽化奇物無關。

    那所謂的呂洞賓用過的桃木劍,看著焦黑,仿佛還挨過雷劈,但是里面一點神秘因子都沒有,直接讓他扔一邊去了。

    青木急了,道:“慢點,這可是某位老人家的心頭好,常年擺在書房中,鎮宅辟邪!”

    “好吧。”王煊撿起傳說中葛洪煉丹曾用過的破碎丹爐,結果不想再看第二眼,又差點給扔了。

    滿屋子古物件,他一件都沒看上,無比失望。

    他嘆息,與羽化登仙有關的奇物果然難覓,不過仔細想想他又釋然,要是隨便一件舊物就與羽化有關,那反而怪了。

    “這些都不行。”王煊搖頭。

    青木自然失望,道:“那去另一個院子吧。”

    “還有?”王煊驚異。

    青木點頭,道:“這邊放不下了,后面送到的,我讓人放在另一個院子里了。”

    這一次王煊剛一踏進新院子就意識到,這里面有“大魚”,有他需要的羽化奇物,救老陳有戲了。

    他都不用青木介紹,迅速從一堆舊物中翻出一個玉盒,直接開啟,在當中有一塊烏黑的骨,散發常人難以感應到的濃郁神秘物質!

    王煊確信,這是舉世稀有的羽化奇物,太難得了,居然真的遇上了。他用手擦了擦,烏黑色褪去一點,骨頭竟有淡金光澤。

    他心頭劇跳,這是傳說中的金骨?而外面的焦黑色,他猜測很有可能著被雷霆轟擊所致!

    “這是誰送來的,從哪里得到的?”他忍不住問道。

    “有關部門后來補送了一批,就有這塊骨頭,你等下,我看看清單上怎么介紹的。”青木低頭去查看。

    片刻后他找到了,道:“這是從一座倒塌的無名小道觀附近找到的,挖掘與清理現場后,其他什么重要物件都沒有,只有這么一塊骨留下。”

    王煊感慨:“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一座無名小道觀中,居然留下前賢羽化遺物。”

    青木聽的有點上頭,小王通過一塊黑骨頭就能確信這是與登仙有關的遺物?他嚴重懷疑。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相信我的眼光,我覺得,這還很有可能是一位仙子留下的骨!”

    “你想多了吧?”青木看著他,道:“荒山野嶺,破落小道觀,埋著瘆人的黑骨,我覺得縱使有異常,也多半是與女妖或魔頭有關。”

    王煊趕緊打斷他,道:“你這開光的嘴少說兩句,關乎你師傅的生死,千萬不要胡言亂語。”

    青木立刻閉嘴,在這一刻,他愿意相信小王全身開光。

    王煊沒有停留,又快速走向一邊,將一個木盒抓起,直接打開,頓時無比喜悅,這又是一件好東西。

    盒子中是一塊玉石,帶著部分石皮,露出玉肉的部分潔白細膩,溫潤有光澤,難得的璞玉。

    “這塊石頭是從漢代一座舊城遺址中挖出來的,被一位老前輩收藏,當作天然原石擺件欣賞。”

    王煊自然可以猜出,有人羽化后,濃郁的神秘物質融進這塊玉石中,它是一塊很正宗的羽化石。

    接著,他找到最后一件奇物,一塊潔白如玉的斷骨,能有半尺多長,一時間看不出對應身體哪個部位。

    “這是佛門某處祖庭搬往新星后,在原來的地宮中遺留下的東西。”青木說道。

    “高僧的骨?”王煊驚訝。

    青木搖頭,這依舊是有關部門送來的東西,他們很講究,對于每一件器物都列出了來歷。

    “據說是在佛門那處祖庭的地宮下很深的土層中挖出來的,當時纏繞著鐵索,捆著這根骨。”

    “該不會是佛門祖庭當年鎮壓的有來頭的妖或者人吧?”王煊有些懷疑。

    青木道:“這塊骨很正常,從來沒有發生過異常事件。”

    “回頭試試看吧。”王煊說道,沒什么可怕的,來頭再久遠能比得上距今三千載以上的女方士嗎?

    女方士極其異常,肉身居然保留到現在,她這么出奇都沒有將王煊怎樣,因此小王現在膽子很肥!

    “雖然與我的預期有些差距,但也勉強湊活用,希望能順利將你師傅救活過來。”王煊決定就在今晚動手,進入內景地!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