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二章 眾志成城
    青木看他說的認真,不像虛假,心中生出強烈的希望,難道小王真有逆天手段?

    “你覺得怎樣才能最穩妥?”他謹慎地問道。

    王煊想了想,道:“自然是傳說具現,上有列仙照青冥,下有菩薩轉經筒,天人乘云氣,妖女馭飛龍,仙子采桑歧路間,會向瑤臺月下逢……”

    他在那里感慨,悠然神往,而后又長太息,列仙菩薩皆作古,偶見遺真,也不過殘骨。

    青木聽的有些上頭,這到底是仙佛具現?還是妖鬼橫行,群魔亂舞?他覺得有點方!

    尤其是想到,眼前的年輕人真的是招鬼體質,他頓時更加心中沒底,相當的發毛。

    青木嚴重懷疑,小王該不會是想將一群妖魔鬼怪送進老陳的身體中吧?可老陳都要死了,所謂“虛不受補”,能受的了嗎?他胡思亂想!

    ……

    王煊在思忖,怎么才能將自己摘干凈,畢竟老陳雖然躺平了,但依舊是焦點,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

    他如果不避嫌,直接湊上去出手,垂死老陳因此復活,絕對要出大事兒,注定會成為爆炸性新聞。

    那個時候,他就危險了!

    絕對有人會深挖,而他的內景地秘密十分有可能會暴露。

    當想到這些,王煊立刻感覺到刺骨的寒意,像是有一柄冰冷的刀子架在脖子上,他心頭沉重,越是深思越是感覺強烈不安。

    這不是兒戲,一旦救老陳,就會涉及到他自身的生死安危問題,非常嚴重,怎么合理地解決掉?

    即便王煊平日心大,但這個夜晚也是眉頭深鎖,表情凝重無比,必須要考慮好所有細節,不能泄露自身的秘密。

    最終,他逐步完善了自己的想法。

    “老青,這次關鍵還得看你!”

    青木不解,怎么扯上他了?

    王煊沉聲道:“這次搜羅古物時,對外說過,你師傅曾得秘冊,記載有祝由、古巫舊法,借物祭祀……而你是老陳的弟子,自然由你主持這件事!”

    青木看他這么鄭重,頓時也變得有些緊張,認真傾聽,準備全力配合。

    然后他就看到王煊盯著手機,像是在搜索什么,不時蹙眉思忖。

    “老青,我教你一些東西,趕緊學會,并且要精通與熟練。”王煊無比嚴肅地說道。

    “好!”青木看他這個樣子,心中沒底,不管怎樣說,全力配合就是了。

    他是舊術高手,學動作自然快,但片刻后他就覺得不對味兒了,他越來越懷疑,自己像是在……跳大神!

    青木趁著王煊喝水時,他也停了下來,迅速在網上搜索,第一時間就找到原版教程。

    他一口老血差點吐出去,虧他學的這么認真,也虧王煊那樣一臉嚴肅的教他,真好意思嗎?確實是跳大神,喪心病狂啊!

    “小王你什么意思?”青木神色不善。

    王煊依舊一臉嚴肅之色,但是青木卻沒有再跟著心頭沉重,他覺得小王有點不靠譜。

    “既然以祝由、古巫的名頭救人,你怎么也得學個樣子,如果能融會貫通,自己演繹出一些姿勢就更好了。”

    “你早說啊!”青木沒好氣的看著他,然后不用他教,自己開始比劃,頗有些莫測的韻味。

    他師從老陳,自然學過很多舊術,這是一本古籍中記載的巫舞,傳說在古代可以溝通神明,并能以此舞搏殺。

    王煊感嘆:“老青你真是個人才,我已經看到你燦爛的未來!”

    “說什么瘋話呢?”青木已經有點不想搭理他。

    “我沒亂說,今夜你注定要一舞天下驚!”王煊拍了拍他的肩頭,讓他一定要練熟,無比精通。

    青木表情一僵,他自然是反應敏銳,一下子聯想到了什么,萬一將他師傅救活過來,以后那些財閥與組織等會不會隔三差五地找他跳一段巫舞?!

    “一切都是為了老陳!”王煊一臉肅穆之色。

    青木很想說,為了救老陳,你這么嚴肅,結果卻躲在后面,這是付出了我啊!但是,他還能說什么?就是再苦再累流著淚也得認。

    王煊補充道:“如果只是咱們倆人出面還是不行,這次讓練舊術的那些人都參與,排隊進屋見老陳,渡給他生者之氣,再配合你的巫舞,估計就能救活了!”

    青木什么也不說,就靜靜地聽著他胡說八道,自然清楚,所有人都是為王煊做掩飾,避免他暴露。

    “排隊有序進入,一個一個的來,每個人在屋中呆的時間從一兩分鐘到三四十分鐘不等,按照實力來。”王煊覺得,自己排隊進去,真要能救老陳的話,有個幾分鐘到幾十分鐘應該足夠了。

    畢竟內景地一兩年,外界可能不過一分鐘!

    “當然,這些人如果只是進屋看老陳,什么都不做也不好,總覺得像是提前瞻仰遺容了,為了更符合常理一些,可以讓他們摸摸老陳的手或腳,就說這是生命的傳遞,舊術領域的人共救老陳。”

    青木聽到這里后,真是無言了,這年輕人……為了將自己摘干凈,冥思苦想,真的是很“用心”。

    “你能不能將我也摘出去?”青木忍不住開口。

    “沒辦法,你是他徒弟,這種關頭不能退后!”王煊義正詞嚴地說道。

    “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青木面無表情地問他。

    “差不多了,一切從簡!”王煊揮了揮手說道。

    青木看著他,這還叫從簡嗎?折騰了多少人為你打掩護,對了,所有人都要摸老陳一把?他突然想到這個問題,老陳垂死中都要被折騰?!

    王煊暗道:老陳,你也就別那么講究了,今夜你即便是被數十人摸,上百人碰,也忍了吧,一切都是為了救你,反正你也昏沉不清醒,囫圇過去就算了!

    他又想到一個問題,借助羽化奇物,雖然不用觸發超感狀態就能進入內景地,但老陳狀態不明,昏沉著,如果精神不復蘇,能帶進去嗎?

    這種情況下就只能通過他的手與老陳的肉身接觸,將神秘因子渡過去了。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老陳是不是在裝昏沉?不是沒有可能,王煊早先就有過想法,萬一老陳在“釣魚”,一切都是為了等到現在,那他真想……打死老陳。

    可是,他怕到時候反被老陳暴打!

    王煊琢磨著,得想到各種可能才行,反正老陳第一次進去肯定什么都不懂,到時候想辦法慢慢“教導”他。

    “隨侯珠呢?”他問青木,一直沒忘記,很惦念這件至寶。

    “太過珍貴,在我懷中呢。”青木說著,掏出一個玉盒。

    居然就在身邊不遠處,這么近的距離,王煊卻沒有感應到神秘因子,他非常失望,都不想再去看,擺手道:“行了,收起來吧,肯定是贗品。”

    青木還是打開了玉盒,露出一顆潔白的明珠,燦燦生霞,相當的炫目。

    “或許是古代的好東西,但絕非正品。”王煊說道。

    傳說中的隨侯珠被先秦方士刻滿經文,具有神話色彩,但眼前這東西只能算是古物,或者說是正常的珍寶,與神話無關。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青木不信他那一套。

    “我是考古專家!”王煊不多解釋。

    正式救助老陳的活動即將開始,當青木出去向一群練舊術的人大致說明情況,需要“眾志成城”后,一群人都很激昂,自然愿意。

    王煊嘆氣,用手摩挲手中的黑色骨塊,又撫摸那根潔白如玉的斷骨,希望順利,千萬不要鬧出幺蛾子。

    青木與眾人談好,回來正好看到他輕撫那兩塊來歷不清的骨頭,頓時一陣眼暈,甚至有些頭皮發麻。

    “你不覺得發瘆嗎,還有,一會兒你是不是真的會請出什么鬼神來?”青木低聲問道。

    王煊道:“老青,你不會說話,就不要再開口了。別看兩塊骨如今不顯神圣,當年是什么?一塊有可能某位天仙子的手骨,另一塊有可能是某位仙子的腿骨。”

    青木斜睨他,道:“你這么摸,是不是對兩位仙子不敬啊?”

    王煊聽他這樣一說,還真不好下手了,趕緊揮手,道:“走,救老陳去!”

    這一夜注定無眠,眾志成城救命活動開始!

    大廳中,老陳很安穩,四周擺滿鮮花,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不管有沒有用,各種古物擺滿了房間,其中隨侯珠被放在老陳頭頂那里,以此祥和至寶護命。

    人們排隊有序進場,有人灑淚,有人低泣,看著很像為老陳提前開追悼會送行。

    青木很用心,一直在那里跳巫舞,汗都冒出來了。

    終于輪到王煊進場,看著老陳躺在那里,他頗有感慨,他這個護道人真不容易,總算不顯山不露水的接近正主了。

    究竟先動用哪塊奇物?王煊一陣遲疑,因為,列仙脾氣也不一樣,萬一上來就遇上個太兇的,讓他也有壓力。

    最終,他決定從那塊被雷劈過的焦黑骨頭開始,畢竟它來自一座小道觀,且骨質內部是金色的,祥和而圣潔。

    然而當他用力捏,想弄開一道縫隙,放出濃郁的神秘因子時,結果怎么也捏不開,堅硬的過分。

    這真是出意外了!

    王煊一眼看到老陳身邊的黑色長劍,這東西絕對是大有來頭的神秘古物,他拿過來就用,哧的一聲,果然很鋒銳,在黑骨上劃出一條模糊的痕跡。

    無需太深的口子,這足夠了!

    一瞬間,濃郁的神秘物質洶涌而出,并伴著內景地大開,別人望不到,看不見,但王煊一下子發現虛寂之地。

    同時,他也看到一道璀璨的劍光劃破了整片天地,一位絕代麗人橫貫長空,如天外飛仙般絢爛與神圣!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