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
    那景象很美,一位女劍仙凌空而立,衣袂獵獵,在那幽靜之地愈發顯得超凡脫俗,出塵在世外。

    “老陳,快出來看天仙,我說過,要送你漫天神佛,歷代大魔,現在一位謫仙子就在眼前,你還不復蘇?”

    王煊喊話,不知道為何他心中沒底,因此招呼老陳,希望他跟過來。

    然而,他身后一片安靜,老陳沒有任何回應。

    “老陳,你不會在裝昏沉吧?不要慫,跟我一起走。”

    在此過程中,青木依舊在跳巫舞,毫無所覺,他只看到王煊寂靜了,盤坐在那里沒有聲息。

    王煊發現,自己在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時,不知不覺間,竟已踏足在內景地中,與現世隔開。

    他確信,自己還沒有主動踏足,怎么就進來了?

    四周寂靜,內景地幽暗,無聲無息間,像是有大霧在擴張,他是被這霧靄卷進來的?

    他嚴陣以待,因為這次真的與以往不一樣,處處透著異常,他竟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昏暗之地,高空中灑落下光雨,那里是唯一的燦爛之地。

    王煊抬頭看向女劍仙,雖然相距很遠,但是在內景地中一切都靠精神感知,他能夠看清其面孔。

    女劍仙年歲看起來不足二十歲,真實年齡如何不知,最起碼外表看起來超乎想象的年輕,空明而絢爛。

    王煊沉靜下來,盯著她看了又看。

    女劍仙確實極其美麗,但最出眾的自然是那種出塵的氣質,仿若不屬于人間,無比驚艷,可在第一時間吸引人的眼神。

    王煊站在原地未動,若有所思。

    這也與現代人對古代神話傳說的憧憬有關,一直以來人們對劍仙向往,從自我心理就有所暗示,所以初見驚為天人。

    突然,一道刺目的劍光劈了下來,打斷他的思緒,那從高空激射而來的光束讓他對劍仙的欣賞與好感直接破滅。

    女劍仙在他對他出手,殺意席卷,居然有刺骨的寒意,讓他真實的感受到危險。

    王煊快速后退,意外地他竟然躲開了,這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那樣一道通天劍光,他居然能避開?

    “是了,昔日殘留的精神能量,因我而激活,沖進內景地中,畢竟不是真正的她,我所見所聞并不為真,只是她昔日神通的浮光顯照,傷不了我!”

    每次進入內景地中,王煊的精神感知就會迅速的冷寂與寧靜,從而讓自身處在絕對的空明狀態中。

    他意識到,女劍仙終究不是昔日的真身,沒有那么大的威能!

    如果她能干預現世,就不會等到后世人激活神秘因子,才從自身的遺骨中出來,其殘存的精神能量不足為懼。

    然后,王煊就為這種自信付出了代價,一片劍光落下,能有數十道,將這片區域覆蓋,大多都打在他的身上。

    王煊身上劇痛,感覺有些受不了,像是被人劈上了云霄,劍光一道又一道的落在他的身上,斬個不停。

    幸虧是殘存的精神能量,而且有些古怪,并不能真的將他劈碎,只是不斷沖擊,讓他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他有些發毛,女劍仙這是初步干預現世了嗎?有些恐怖。

    “我金身不滅,外景皆為虛,難傷我身!”他低吼道,殘存的精神能量如果將他劈開,那問題就大了。

    他堅信,逝者消散千百年,不可能真能將他怎樣。

    他運轉金身術,自身發出淡淡的金光,而后身體猛然像是標槍般從半空中落下,雙足釘在地上。

    在內景地中,自我精神強大可以改變一切,能有效對抗殘存精神能量的攻擊。

    果然,隨著王煊越發堅定信念,不斷運轉金身術,保護自身,強壯精神時,他覺得整片天地都發生微妙變化。

    天空中的劍光沒有那么盛烈了,落下時變成暗淡的劍芒,他或躲避,或以金身對抗,雖然依舊劇痛,但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不可承受。

    終于,攻擊終止了。王煊站原地,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開始接引神秘因子,他沒有忘記進來是為什么,要幫老陳療傷。

    一位絕代女劍仙倚劍橫空,照亮幽暗的天空,月白色衣裙飄舞,美麗的面孔,清冷出塵的氣質,給人以出世的美感。

    但她卻一而再的攻擊王煊,令他毫無欣賞之意。

    他的心是寧寂的,在這里處在絕對的冷靜狀態中,掃盡復雜的情緒,全面接引神秘物質。

    外界,王煊一只手抓著老陳的手腕,有神秘因子彌漫,進入老陳體內,直接向著受創的五臟而去。

    不過終究不是老陳自身接引,通過別人而來,那種超級活性因子少了許多。

    但是這絕對有效,他那裂痕密布的五臟得到滋養,惡化趨勢被阻止,甚至開始緩慢的修復。

    “在世間遺留下真骨的羽化者似乎有些不同,骨中殘存的精神能量更多,但她為什么剛一見面就攻擊我?”

    王煊在內景地思忖,他覺得這件事太異常。

    無論是女方士,還是老僧,最初見面都沒有這樣針對他下殺手,頂破天也就是在夢中驚擾他,那也是因為要托付他去辦事。

    他有點懷疑,難道被青木說中,因為他摸過女劍仙的手骨,所以惹出了事端?

    可是他又覺得不至于,千百年過去,那手骨焦黑,誰會有旖旎想法?再說也正是因為他得到其手骨,才將其殘存精神能量放出。

    王煊接引到足夠的神秘因子后,他便開始練金身術,這是難得的機會,不能浪費。

    蔥嶺一戰,不少人的目光都曾落在他的身上,這意味著名氣大漲,更意味著危險在接近,他必須讓自己實力的提升速度遠高于那些人的判斷才能自保,直至真正崛起!

    女劍仙像是真的對他有仇恨,再次進攻,打的王煊劇痛,連練金身術都受到嚴重干擾。

    “我將你從羽化真骨中放出,不需要你感恩,但是你也不應這樣攻擊我吧?”他忍不住開口,覺得實在沒什么道理,被這么仇視,一再二的有劍光落在身上。

    不知道是聽不懂他的話語,還是有莫名的恨怨無法化解,女劍仙對他不斷攻擊,雖然危及不到生命,但是卻讓他飽受折磨與痛苦。

    “神僧,你在哪里,這里有個妖劍仙,趕緊來超度??她!”王煊呼喚鬼僧,想請他幫忙。

    然而毫無反應,老和尚不知道是因為躲在老陳身上,聽不到這里的呼喚,還是因為壓根就不想出頭。

    為了老陳,王煊整整堅持了四年,飽受劍光洗禮,他覺得自己要要瘋了,練金身術都時斷時續,很難連貫的進行,效果不佳。

    對方一次又一次揮動仙劍,自天空中向下傾瀉劍光,對他全面進攻,有那么一瞬間,他都想沖出內景地算了。

    第五個年頭,王煊外在的肉身因為精神倍受折磨,軀體也跟著輕顫,他的手掌意外碰到那口黑劍。

    然后,他在內景地中瞬間有感,下一刻他的手中居然出現一道黑色的劍光,這是什么狀況?

    他很吃驚,快速探查外面的情況,黑劍還在老陳的床上,但是因為他的手掌握住劍柄,現在帶進來了黑色劍光。

    他立刻意識到,那口黑劍應該有莫大的來頭!

    內景地中,王煊抓住烏光凝聚成的長劍,二話不說,向著女劍仙劈去,即便打不過,也要表明自己的態度!

    霎時間,王煊感覺到不對了,整片內景地都仿佛要沸騰了,無數的劍光拔地而起,到處都是隆隆的轟鳴聲。

    然后,他看到許多大山如劍般直插云霄,有多年輕的男女在練劍,每座陡峭的山體上都有人。

    這像是一個練劍的門派?許多少年、許多青年都在各座山峰上舞劍,不時有劍光沖起。

    不過,他們的劍術雖強,但離所謂的劍仙還差的太遠。

    畫面一轉,突然有一天,天地間大雨滂沱,有一個黑衣男子持著一口格外長的黑劍走來,進入群山中,只身獨對這個練劍的門派。

    轟!

    雷光刺目,劍光激蕩,黑衣男子持一米五長的黑劍,在劍門中大開殺戒,縱橫沖擊,無人可阻。

    這是一個流血的夜晚,伴著雷鳴,伴著大雨還有劍光,他只身一人殺了劍門所有人,然后提著滴血的黑劍轉身離去。

    次日大雨止住,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回來,進入山門看到遍地尸體,她伏地慟哭,雖然只是模糊的畫面,聽不到聲音,但是能夠感覺到她撕心裂肺的痛。

    王煊頓時明白了,他背鍋了,黑劍很久以前的主人曾大開殺戒,滅了一個劍門,最終因果落在他這個現代人身上?

    他覺得自己快冤死了,這跟他有什么關系?應該去找那個黑衣男子,或者去找老陳才對!

    接著,場景不斷變化,那個少女迅速成長,練劍入魔,練劍出塵,隨后超凡,直至通神,越來越強大,然而,她走遍天下也找不到那個黑衣男子,無法復仇。

    直到很多年后,她練劍接近仙,實力過于強大,需要羽化登仙,她立身在隱居地小道觀所在的山峰上。

    轟!

    恐怖的雷光轟落,那是一個月圓之夜,無盡的閃電降落,將天空的銀月都遮蔽了,再也看不到。

    最后一幕,女劍仙沖霄而上時粉身碎骨,被雷霆擊潰,血肉與骨在閃電中化為神圣光雨,蒸騰起羽化仙光!

    這一結局讓人心有無盡感觸,那么強大的女劍仙也羽化登仙過程中走向毀滅。

    最終,只有她常年持劍的右手在雷光中炸開時,有一塊殘骨保住并墜落,這是她留在世間唯一的痕跡,自高空落在小道觀附近。

    雖然被女劍仙劈了將近十年,但是這一刻王煊卻心有同情,不再怨她,她多半以為他是黑衣人一脈的傳人。

    “那么強大的女劍仙最終卻沒有真正登仙,只是羽化了,消散在天地間。”王煊有種說不出的悵然,這實在太可惜。

    接著,他又想到女方士、鬼僧、安城之外千年古剎的菩薩等,最終都沒有登仙。

    “還是說,那樣其實就算是成仙了?!”關于這個問題,他上次就想過很久,但他不愿再深入下去了。

    因為,他當下做的事情,似乎正踏入古人的局中,讓他頭皮都有點發麻。

    轟!

    無盡劍光沖起,周圍到處都是如同插入云霄的大山,女劍仙沐浴皎潔月光,獨立最高山巔,準備向著王煊再揮劍,這次她氣息強大絕倫。

    哪怕是在內景地中,都令王煊一陣心悸,毛骨悚然!

    “慢!”他大聲喝道:“真的與我無關,你如果想查當年的事,我給你帶進來一個人,你稍等,我接引他進內景地中!”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