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章 抱爆了
    小鐘個子很高,不慌不忙,眼神清澈,心緒平靜,道:“大茵茵對我有成見,每次都針對我,這次更是曲解我的意思。我確實想接觸下王先生,有件好事,我代表一個年輕的組織想請你加入,但在此之前需要評估實力,這沒有什么例外,每個會員初入時都這樣。”

    鐘晴簡單而快速的介紹,這個組織名為新星,名字關鍵詞與深空中那顆新星一樣,預示著會員的燦爛前程。它吸收的都是超級天才,或者一個領域的翹楚人物,而且絕對年輕化。

    王煊聽著沒說話,他想到了一兩百年前的舊土,曾有個門薩俱樂部,兩者氣質有點相近。

    但他一點都不感興趣,管他是“新星”還是什么,他根本不想加入。

    想都不用想,新星俱樂部如果都是超級天才,肯定會被各大組織與財閥盯上,其中的利益糾纏與麻煩不會少。

    如果是其他新人被邀請加入,自然愿意,這是難得的出頭機會。但是老王現在躲還來不及呢,最不想要的就是出名。為此,他更愿意當老陳的“護道人”,先將老同事推出去擋一段時間。

    王煊委婉的拒絕,但依舊對鐘晴表達謝意,坦然相告,說自己在舊術領域還很不足,需要潛心修行,不想為名所累。

    “王先生是一個純粹的修行者,我理解,同時更佩服,非常欣賞。我已經預感到,不久的將來會有一位大宗師迅速崛起。”鐘晴點頭,并不勉強,而且對王煊贊譽相當高。

    這種話聽聽就算了,王煊自然不會放在心里。

    吳茵數次要開口,都被鐘晴果決打斷,她繼續道:“按照慣例,無論是否能加入,但凡被邀請的人接受檢驗,都會得到一份貴重的禮物,這次我們為王先生準備的是《蛇鶴八散手》。”

    王煊腹誹,就這名字一聽就不像是什么稀珍的秘笈,小鐘有點瞧不起王教祖啊,他直接搖頭拒絕。

    最近他都在研究金身術,沒時間理會其他,他覺得有時間得想老陳索要一些經書,涉獵更廣一些才行。他身為護道人出了這么大的力氣,得了解下“被保護者”在修行什么,是否走了“歪路”。

    當然有些話他也就自己想想罷了,不好直說,怕傷了老陳“自尊”,最后找他“切磋”,到時候可能有點慘烈。

    大吳相當滿意,沒有想到小王直接婉拒,她頓時笑了,她就喜歡看幾乎從來不失手的鐘晴被人拒絕的場面。

    “這是道教很有名的體術,想不到王先生一點都不感興趣。”小鐘確實非常意外。

    王煊轉過身去,直接給青木發消息,問他要《蛇鶴八散手》看一看,想了解這到底是什么層次的體術。

    青木是行家,自然聽說過這門體術,因為非常有名氣,他直接告訴王煊,連老陳都沒得到過。

    老陳在旁聽到這件事兒后,很意外,道:“當初,張道陵在鶴鳴山看到一條蛟龍與一頭神鶴激斗,一時有感,便創下龍鶴八散手,后來將龍字改成了蛇字,皆因道教出世,講返璞歸真。”

    鶴鳴山是道教公認的祖庭之一,甚至被認為發源地,張道陵在此立下道教,留下太多的足跡。

    老陳道:“你告訴他,最好拿到這本經書,練了《蛇鶴八散手》,再去研究他的五頁金書,應該會容易一些。”

    當王煊通過青木接到老陳的轉告后,頓時停下腳步,轉身又回來了。

    那五頁幾金書對他非常重要,到現在剛練成個起手式,如果能夠通過研究蛇鶴八散手進一步去領悟,絕對值得他在這里出手。

    大吳見他轉身回來,居然吃了回頭草,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不知道是演戲還是真不滿了。

    “這門體術不僅對我很重要。”王煊看向她笑了笑,簡單解釋,道:“老陳活著的時候,不,老陳身體康健的時候,也曾對這門體術贊譽有加,恨不得一觀,我想滿足他的心愿。”

    鐘晴微笑,表示理解,然后她看向身邊的一個女子。

    那是一個金發碧眼的女子,雖然比不上鐘晴與吳茵那樣驚艷,但也很漂亮,尤其是身材曲線,可能是西方飲食的原因,與吳茵相比差距不是非常大。

    “王先生在帕米爾高原那一戰,讓人印象深刻。”這個女子開口,說著一口流利的東方語言,她自我介紹名叫洛蓮娜。

    王煊想了想,自己在蔥嶺一戰中,似乎最出名的就是那一腳,踹死了大宗師夏青,在其胸口蹬了個大窟窿,洛蓮娜這是話里有話啊。

    洛蓮娜到是很熱情,直接來了個西式見面禮,與王煊抱了抱,道:“一會兒將由我檢驗王先生的實力。”

    她剛說到這里,王煊就意識到不對了,因為洛蓮娜四肢像是鋼筋般要勒緊他的血肉中,如果換個舊術高手,直接就要被放倒了。

    這是結合了柔術、摔跤、拆關節等各種分支體術的手段,要將王煊瞬間拿下。

    洛蓮娜抱住王煊肩頭的手,甚至想在第一時間卸掉他的肩胛骨,所謂檢驗現在就開始了?

    王煊練成金身術自然無懼,但下一刻他臉色微變。洛蓮娜額頭發光,竟是精神攻擊,她精通舊術,也練新術。

    兩人在進行擁抱這種簡單的見面禮的情況下,較量就開始,王煊沒什么猶豫,雙臂猛然發力,用比對方還大的力量回應,看誰勒死誰,他不擔心關節等被卸掉。

    而精神攻擊也對他無效,他現在都快形成精神領域的雛形了。

    “嗷……”洛蓮娜痛叫,敢和練金身術到第六層的人近距離搏殺,她確實不太了解王煊的情況,誤判嚴重。

    她原本身材曲線驚人,現在則是更要爆炸了。尤其是當發現精神突襲都無用后,她恐懼了。

    “噗!”

    所有人都聽到碎裂的聲音,以及洛蓮娜更為凄慘的叫聲。

    “快松手!”一些人驚呼,臉色全都變了,這是將人勒爆了嗎?

    洛蓮娜翻白眼,明顯情況不對,再加上那種像是血肉破碎的聲響,有些瘆人。

    王煊也是身體一僵,懷中勒著的人似乎真的出了問題,他都有點不敢松手,怕見到血淋淋的畫面,因為破裂的似乎就是胸膛前的什么東西。

    他已經在蔥嶺一腳蹬穿一位大宗師,現在如果再抱碎一個高手,以后會不會有什么不好的雅號?王煊很擔心。

    這與他行擁抱禮的女人到底什么情況了?終于他還是慢慢松手,還好胸前沒有血跡,最可怕的畫面未出現。

    不過,這女子的前衣怎么爆碎了,什么東西炸開了?還好雪白一片,肉身無恙。

    他趕緊側頭,不再去看,同時松手,任洛蓮娜倒在地上。

    “沒死人,也沒碎掉什么!”王煊長出口一口氣,萬一這次出了意外,估計會有一段黑歷史栽在他的頭上。

    “原來是‘美容碗’啊,怪不得,小鐘一系就喜歡造假。”大吳傲然挺身,回頭還盯著鐘晴看了又看。

    后方,四個年輕的男子也知道什么情況了,全都感慨,紛紛低語。

    “洛蓮娜造假,難怪身材這么好,看來還是無人可比肩吳茵。”

    “不過……這哥們是鋼鐵猛男啊,真忍心下手!”

    還有個西方面孔的年輕男子,對王煊挑起大拇指,說著不流利的東方語言,道:“牛……筆!”

    王煊面皮略微抽搐,然后面無表情,走到鐘晴近前。

    小鐘下意識的退后兩步,想了想不對,止住腳步,她也是一陣無言,這位踹死夏青,今天又差點勒爆一個,確實有點兇猛。

    鐘晴微笑,道:“其實,我們今天準備讓人穿上初步研究出來的超物質甲胄與王先生切磋,互相檢驗,但既然洛蓮娜提前出手,就算王先生通過了。”

    然后她遞上一本經書,看著像是件古物,封面上面寫著:蛇鶴八散手。

    “多謝!”王煊轉身就走,再也不想呆下去了。

    隨后他遠遠地就看到有關部門的副手,居然是他要來這邊,難怪會有不少人先過來確保安全。

    同時他也看到三個老者走來,這是明顯要談要事。

    王煊迅速離去,因為有關部門那位副手還有那三位老者都明顯在看他,這是被盯上了嗎?

    他得和老陳商量下,得確保自身不被人過于重視才行。

    人們等了一天,老陳就是不咽氣。但眾人預感到,老陳應該熬不過這個晚上,所以相繼有大人物來看他最后一眼。

    等到晚間,該看的人都差不多看完了,就等明天“參會”了。然后王煊來了,也裝模作樣地送老陳最后一程。

    很快,兩人就湊到一起,拎起黑劍,將那塊潔白如玉的骨頭切開一道細微的痕跡。

    一剎那,濃郁的神秘因子冒出,非常驚人,很快就貫穿前方的內景地。

    “老陳,這可是鎮壓在佛教祖庭下的神秘骨頭,我現在有點方。”王煊低語道。

    “那你也不能把我一個人向里推啊?!”老陳也覺得后背冒涼氣,卻發現王煊直接將他給送進來了,自己站在外面沒動。

    這次王煊同樣累到要吐血,疲憊不堪,他大口喘息,盯著內景地中,覺得確實很不對勁兒,但卻不是想象中的大妖魔橫行的狀況。

    在內景地中,小雨淅瀝瀝,小橋流水,古鎮若隱若現,煙雨迷蒙,一副古代江南水鄉的美麗畫景。

    王煊更是在匆匆一瞥間,看到一個絕世妖嬈的麗人,一身紅衣,擎著一把油紙傘,身段婀娜,在淡霧繚繞的小雨中漫步,此人此情此景,相當的唯美,有意境。

    再去寫一章,月初呼喚下月票啦。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