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
    煙雨迷蒙,那女子行走在青石路上,在古鎮中穿行,最后隨著幽幽一聲嘆息,她在通天的恐怖雷霆中,直接炸開,化成點點的紅雨,紛紛揚揚灑落。

    “死了?!”

    “你聽到了嗎,有真實的聲音發出?”

    王煊與老陳都是吃驚而又震撼,以前遇上的生物不管有什么動作,實力多么強大,在內景地都不開口說話,今天遇上一個特殊的。

    兩人等了好久,也不見那女子再現,的確消失,炸開后就歸于雨幕中,連紅光都漸散。

    等了這么久,待見到后來者開啟內景地,她卻直接就此消亡,堅持到現在只為看一眼后世嗎?

    一只斑斕小花貓在不遠處張了張嘴,感覺像是在發出喵叫,但聽不到聲音,它從雨幕中跑來,居然雙目流淚,成雙成對向下滾落,一只貓居然這么憂傷。

    但王煊與老陳不敢小覷,內景地出現的生靈就沒有簡單的,誰知道它有什么來頭。

    不過,一個內景地出現兩個生物還是有些異常,與以往都不太一樣,尤其是女子的嘆息聲真實傳來,仿佛就在耳畔。

    花斑貓撲在被雷霆劈碎的小鎮廢墟中,無聲的叫著,眼淚就沒斷過。

    老陳唏噓,道:“這是女子養的貓嗎?自身羽化登仙時在雷霆中爆碎,留下的貓都近仙了?看來紅衣女子強大的離譜,轟她的雷霆很異常,格外粗大。”

    “老陳,你去安慰下那只小貓咪,太可憐了。”王煊說道。

    老陳回頭看他,道:“你先進來!”

    “你先去看看那只貓什么狀況,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它就是妖,你也不能心腸冷硬的不管。”

    “你拿我當探路石吧?”老陳說道。

    在兩人低語時,那只貓居然過來了,依舊在喵喵的叫,不斷落淚,來到老陳近前時,充滿迷惑不解,一副懵懂的樣子。

    老陳握著劍一語不發,王煊站在內景地外也閉口不言,兩人一貓就這么觀察,對峙。

    這只奇怪的貓像是在叫,無聲卻有能量波動。老陳差點一劍劈過去,還好他把控住了。隨后小貓主動退后,有些怯怯的望著他們,很是不解。

    “你該不會在這里呆了無盡歲月吧?”老陳開口。

    小貓依舊一副懵懂的樣子,好長時間才呆頭呆腦的點了點頭,然后指向外界,像是有所詢問。

    “外面啊,滄海桑田,肯定與你們那個時代不一樣了。”老陳又一次講古。

    王煊邁步走了進來,練金身術還是五頁金書?現在有了《蛇鶴八散手》,似乎可以繼續領悟五頁金書了。

    老陳悠悠開口,道:“我覺得這次你練老張的東西比較靠譜,想象他后來的威名。”

    “嗯!”王煊點頭,關于蛇鶴八散手早已烙印腦中,在內景地可以隨意回思,翻過去的記憶,這個地方處處透著神秘。

    老陳邊講古邊調整姿勢,開始練自己的東西。

    六年悠悠而過,王煊將蛇鶴八散手研究透徹,這不是五頁金書那種可以讓列仙都忌憚的恐怖體術,這的確只是老張當時有感而發隨意創作的散手。

    它能比得上大金剛拳,威力強絕,補足了王煊平日沒有常規攻擊術的短板。

    畢竟,金身術提升的是他身體的全面素質,包括血肉與精神力,主防守,在攻擊上則不夠凌厲,現在他覺得沒問題了。

    這么多年,老陳一直在琢磨鬼僧的拳法,看著像大金剛拳,但絕對不是,超越在上。

    老陳私下里告訴過王煊,這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的菩薩拳,屬于佛門頂級絕學,威能奇大無匹。

    最為關鍵的是,老陳認為菩薩拳與他氣質相符,學起來很受用,沒有傷到五臟。

    王煊腹誹,老陳也真好意思這么說,哪里像慈悲的菩薩?這是對前賢最強烈的褻瀆與攻擊。

    時光匆匆,前后共二十年過去,內景地中很奇異,王煊并未感覺到自己衰老,精神疲憊時,得到神秘因子補充,便會再次精神奕奕。

    這是一次難得的寧靜期,而且時間持續這么長,王煊艱難地將五頁金書中第二幅刻圖練成。

    在此過程中,他五臟曾不斷負傷,但在內景地中得到神秘物質的滋養,傷體又不斷被修復,他是生生熬過來的,練成第金書中的二式。

    今時不同往日,他境界比以前高,可以更深入的領悟金書上記載的東西,練成第二式。

    老陳不時講古,偶爾會擼一下那只貓,過的倒也瀟灑,他將菩薩拳練出一定的火候。

    “老陳,按照你的理解,這里時光流速其實與外界一樣?”王煊問道,然后走過去,也擼貓,使勁揉了揉它的頭。

    那只貓像是在喵叫,但依舊無聲,這么多年來它一直在聽老陳講古。

    不過這次老陳講的慢,修行一段時間后才會給它講一段,終于說到現代戰艦,實在沒什么好說的后,他開始編未來。

    老陳道:“不是時光流速的問題,我們其實沒有呆那么多年,我覺得是我們是思維感知與肉身處在一種最為活躍,以及最為特殊的狀態中。我們的精神、肉身,在這種極度活躍的狀況下,隨著我們修行在迅猛的異變。是我們的思維感知等,變得超級快了,所以以為時間變慢了。”

    他接著道:“就如同人類能在萬靈競逐中勝出一樣,原本與猛獸為伍為敵,并未高明出多少,但是當特殊時刻到來后,有些人類異變,所以勝出其他種族,人類在某個歷史時期突然崛起,而在歷史中找不到中間的過渡階段,就是如此。”

    王煊點頭,道:“有道理,但是,如果以外界一分鐘,內景地數年來解釋,也一樣說得通,兩種解釋沒什么沖突。我們精神不老,是因為神秘物質在滋養。而且在這里精神處在絕對寧寂與極致的冷靜中,除了既定的修行目標外,其他思緒都會被慢慢掃除。所以如純凈赤子練先秦方士的根法、體術等,強大自我,而再得秘藥滋養,自然不衰不老。”

    老陳也點頭,兩種說法都解釋的通。

    “小貓咪,你認為是哪種?”王煊又擼了它一把。

    花斑貓呲牙,探爪,兇巴巴。

    王煊拍了拍它的頭,直接遠離了一些,又道:“老陳,有關部門的副手在與三個老頭子在碰頭,該不會在考慮你死后的問題吧。還有,我似乎被盯上了,這次出去后你幫妥善安排下。”

    老陳道:“目前,你的身份還不會暴露,青木很謹慎,在你頂著王霄的名字去蔥嶺時,就找人戴上你的仿真面具,在安城呆著。”

    王煊嘆道:“老青是個好人,比你好多了!”然后,他想了想,道:“連你都進來了,我沒理由不照顧老青一把。”

    然后,王煊轉身就向外去。

    “快去快回。”老陳緊張。

    ……

    青木一臉懵,當他真正看到內景地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世之外居然真的還有一個世界?

    現在他才漸漸理解他師傅與王煊的各種“黑話”,不是那么離譜。

    這次,王煊是真的差點累死,不是夸張,他覺得送兩個人進同一個內景地是他的死亡極限。

    他趴在內景地中,大口呼吸,貪婪的吞咽神秘物質,補充疲憊到要崩潰的精神。

    “我師傅呢?”青木問道。

    然后他就震驚了,那是什么東西,躲在廢墟中撕咬他師傅呢,半截身子都沒入血盆大口,只剩下一雙腿還在外面折騰。

    “天啊,這就是內景地,我想回去了,不,先去救我師傅!”青木大喝,向前沖去。

    “老陳……讓貓叼走了?!”王煊稍微恢復后,趕緊追了下去,最終果然鬧妖了。

    與此同時,王煊也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波動,內景地深處有個紅衣身影朦朧可見,但卻像是有一層大幕覆蓋在那里,隔開兩個世界,她無法過來,靜靜地看著這邊。

    他頭大如斗,這次真的與以往都不同!

    “潔白的骨頭,是白虎大妖魔的骨,是一把鑰匙,可以開啟這處內景地。但是白虎大妖魔似乎也只是某個存在養的寵物!”在狂奔去救老陳的路上,王煊瞬間想到很多。

    更新完了,呼喚月票支持下新書,感謝。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