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
    (特殊日子,章評處在隱身狀態中,估計最遲明天就會顯示出來了,我在后臺其實能看到。)

    王煊有些認可老陳的觀點了,內景地時間流速與外界一致,或許真的只是精神思維超越極限,處在特殊的空明時刻,肉身新陳代謝猛烈的駭人,端粒等也跟著在異變。

    走出內景地后,他精神奕奕,沒有一點歷經過歲月沖擊的滄桑感,相反心神越發的空明寧靜。縱然是因為有神秘因子補充,可如果真的多活了數十年,精神也依舊不可避免的會有衰老跡象。

    郊外的莊園很大,王煊在月夜下漫步,看著蘆葦叢生的塘子,倒映星月,再看向更遠方地平線上燈火通明的城市,他越發感覺到世界的真實,不應沉浸在內景地的思緒中,他應把握住現世的機會。

    無論是風姿動人、實力絕世恐怖的紅衣女妖仙,還是不食人間煙火而又驕傲的女劍仙,她們似乎都想接近現世。

    王煊能感覺到她們的幾許情緒,列仙都如此,他就在活在現世中,有什么理由不抓牢現有的一切,他要在現世沿著舊術路探索。

    回到房間后,他很快就陷入到最深層次的睡眠中,質量極高,然而這一夜卻有許多人睡意不足。

    因為,他們估摸著老陳熬不過這個夜晚,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清晨,人們早早的起床,像是很有默契,都穿著深色的衣服,以黑色為主,臉色嚴肅,表情深沉。

    許多人覺得,依照老陳的病情,真的差不多了,應該要出訃告了。

    也就王煊有心情去餐廳吃自助早餐,而且專心致志,胃口大開。其他人都心不在焉,暗自低語。

    一早上,王煊看到的人全都不茍言笑,表情嚴肅。他一陣無言,這都已經提前進入狀態,準備“開會”了!

    期間,他看到了大吳,果然一身黑,越發顯得膚色白皙,而且曲線起伏的身段在肅穆的黑色裝束下竟顯得很驚艷。

    老吳也來了,不斷嘆氣,在看到青木后,走過去無聲的拍了拍他的肩頭,但總算沒提前說出節哀兩個字。

    青木一臉木然,他真不知道說什么,但在外人看來,這是心有哀意,面若死灰。

    老吳幽幽地說道:“我提前聯系了安城外那座千年古剎的高僧,派車去接人了,估計一會兒就會到,隨時在莊園外待命。”

    他表示要盡一份力,連普法寺的僧人都請好了,回頭來這里做法事,幫老陳超度。

    青木聽到后,被自己剛喝的水嗆住了,劇烈咳嗽,眼淚都快出來,還能說什么?趕緊再喝口水壓壓驚吧。

    上午,老陳的病房中傳來驚呼聲,因為他一度蹬腿,脈搏虛弱到無,引發醫護人員手忙腳亂,同時暗中對外發消息,病人不行了。

    一時間,各方的代表迅速趕來,莊園外停滿了車,停機坪也有許多小型飛船,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到了。

    有關部門的二號人物親自趕至,以及一些身份很高的老頭子們匆匆出現,都進入老陳的房間。

    至于其他人,密密麻麻,穿著黑衣,都站在院中與院外,從男到女,從老到少,全都面帶悲傷,因為有人在攝像,記錄下這一幕,會對外發新聞。

    王煊腹誹,老陳太損了,這是赤裸裸的報復。自從得知一群人提前趕來準備為他“開會”,老同事就準備“報復社會”了,這些熟人有一個算一個,都被他記在小本本上。

    果然,讓一群大人物以及各方的代表等了一上午,老陳自己卻呼呼的睡著了。

    有些身份地位很高而年歲很大的老頭子,熬了一上午后,腰疼的厲害,最后是被人扶出病房的。

    至于站在外面的人,腿都站酸了,不斷向里張望,醫生早上不是說人不行了嗎?怎么等了一上午還沒什么事兒!

    中午,人們面無表情,有序退場。

    晚上九點多,睡了一天的老陳實在是睡不著了,開始蹬腿,一度咽氣五分鐘,沒了呼吸,搶救回來后,也是氣若游絲,呼吸時斷時續,臉色如同蠟紙般,看著已經算是半個死人。

    醫護人員趕緊通知各方,覺得這次應該沒問題了,想看最后一面的趕緊來吧。

    呼啦啦一群人來了,然后等到凌晨一點鐘又都面無表情的走了。

    次日,天還沒亮,醫護人員看到老陳又蹬腿了,但這次沒敢發消息,一番搶救無效,等著他咽氣半個小時后,再三確定他沒呼吸了,這才趕緊發通知。

    不知道為何,他們都如釋重負,長出一口氣,以往特別想將病人搶救回來,可這次承受的壓力太大了,他們很希望老陳太太平平的趕緊走吧!

    折騰凌晨一兩點鐘一夜沒睡好的人一大早又匆匆趕來了。

    ……

    上午,九點多鐘,一些小型飛船先后遠去,離開莊園,送走的都是一些身份與來頭不簡單的老頭子。

    他們熬不住了,這不分白天與黑夜的折騰,一宿都沒睡著,天不亮就又跑來,結果最終老陳還陽了,還是沒死,這誰受的了啊?!

    “青木啊,有什么事通知我,老頭子先回去養病了!”一位老者被人攙扶著上了飛船。

    老陳依舊沒死成,卻將一些地位很高的老頭子折騰的精神不濟,快熬出病來了,各方無言。

    不少人默默收拾行李,踏上回程,實在等不下去了,沒見過這么能折騰的人。

    “老陳命硬啊,對這個世界充滿眷戀,依依不舍,不分白天與黑夜都在與死神對抗,幾次都硬挺回來了!”

    一些人感慨,徹底服氣了,想退花圈的人一堆。

    也有不少人還沒有離去,在此期間發生了一些事,舊術領域有人切磋,相互印證,引來人們圍觀。

    不少人贊嘆與感慨,老陳是舊術大宗師,練舊術的人在莊園中交流經驗,印證所學,這是對老陳另一種形式的送行。

    “有人要搞事情。”病房中,老陳得到消息后,很敏銳地做出了判斷,不過他并不在意,超越了大宗師,他現在有足夠的底氣,就是新術領域的最強人物潛行來到莊園,他也無懼,而且很期待。

    他這次要躺幾個月,就是想干一些大事兒,想看一看是否會有什么人出來攪鬧風雨。更想看一看哪些人靠得住,哪些人是白眼狼。不過,他最期待的還是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不知道是否會來舊土,如果對方出現且對他有殺意,他不介意直接干掉!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么快就出現跡象,有人要作妖。

    “如果有什么事,小王你去應付下,你現在的實力很可觀!”老陳評價道,將五頁金書第三式練成的老王,攻擊力絕對很強。

    現階段王煊不想出名,自然不愿意動手,況且這還是臟活、累活,一個弄不好,又會是一場風波。

    畢竟,各方的代表留下了不少。

    不是所有人都走了,很多人堅信,老陳馬上就要離世了,等著為他送行,沒有離開。

    比如老吳同志,花圈提前預定好幾天了,和尚也請了一堆,結果總是無用武之地,被大吳鄙視了數次。

    老陳悠悠開口:“你不是要去深空了嗎,最后發揮下余熱吧。再有,你不是覺得頂著王霄這個名字,現在的戰績過于高調了嗎?那就暫時冷凍這個身份。而在落幕前,你也就不需在意了,隨意燦爛,該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正好檢驗一下你的實力,可以盡情的璀璨。即便不久的將來,查到你真身時,我覺得那時你也不在乎這種戰績了,以你的修行速度,你應該站在更高的領域中了。再說,不是還有老頭子我嗎?反過來保護下護道者,也是應該的。”

    “我覺得吧,等我身份暴露,或者過段時間再見面,我就成為你真正的護道者了。”

    “呵,可以啊,老王,這么自信!”老陳瞥了他一眼,王教祖最近有點飄,要不要趁現在提前教育一下他?別以后真沒機會了。

    王煊在想進深空的事,也在琢磨以后身份萬一揭開后會有什么影響,估計大吳會第一個跳腳。

    然后他又皺眉,想將他按在舊土的、堵住他前往新星路的人,估計該不開心了,會不會提升手段?

    還有那個想殺死他的真兇到底是誰,是否要變本加厲?

    所以,王煊想了想,婉拒了老同事,他覺得還是低調點好。

    “你的那些問題,我這次都幫你解決掉。”老陳很平靜地開口,超越大宗師后,他越來越有底氣了。

    “很快,我會去與關部門的人密談,你的那些問題都不是事兒。”說到這里,老陳笑了笑,道:“你不是想知道古代舊術路的一些境界層次嗎,這件事兒過后,我和你講一講,我現在快能向人托夢了。”

    王煊頓時瞪大了眼睛,道:“老陳,我們剛干掉一頭白虎大妖,你自己要鬧妖了?!”

    老陳道:“亂想什么,這是舊術路上的一個小手段而已,我最近正在琢磨,看能不能練成。”

    不久后青木進來了,臉色鐵青,胸膛起伏劇烈,老陳直接起身,在他胸部輕輕按了一掌,青木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怎么回事?”老陳沉聲問道。

    王煊也走了過來,查看青木的傷勢,現在老青時實力很強,居然還是讓人重創了。

    “常年和我一起執行探險任務的黑虎、風箏與人切磋時,被打傷了,我過去領人,被人設局了……”

    青木自然經驗老道,想將人帶走就算了,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當著所有人的面,和他輕飄飄對了幾掌,看起來是簡單切磋,無傷大雅。

    可是回來后,他就覺得不對勁兒了,遇上了高手,練的舊術很陰損厲害,那輕飄飄的幾掌當時沒事兒,現在竟讓他感覺無比難受。

    老陳冷淡地說道:“通幽掌,練成后會形成一種帶腐蝕性的秘力,中招后外表看不出什么,身體內卻發黑,如果不早根治很容易出事兒,五臟會爛掉。”

    說到最后,他聲音冰寒無比,道:“還真是等不及了,我還沒死就來對付我徒弟。以青木的身份自然會得到救治,短時間死不了,但這是慢性傷,最終他的身體狀況肯定堪憂。”

    “欺人太甚,我老陳如果死了也就算了,可我沒死,還突破了!”老陳殺氣騰騰。

    他知道,既然別人動手了,傷青木不過是個引子,肯定還有各種路數。

    王煊道:“這樣對老青下手,有多種可能,不好判斷。”

    因為,現在情況很復雜,可能是利益之爭,也可能是私人恩怨。

    比如是老對手落井下石,欺負這一脈無人了。也有可能是探險組織內部,有人想爭權。此外,這可能是投石問路,先看看最終各方會有什么反應。

    王煊搖頭,道:“實在不好猜測,因為可能太多了,甚至有可能是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出現了,懷疑老陳你無恙,現在讓人打老青一巴掌,令他半死不活,看你是否跳起來。”

    老陳臉色陰沉無,自然也能想到這些,越是這樣琢磨越是殺氣彌漫,這次他萬一沒活過來,豈不是說有人出于某種目的,很隨意的就要廢了青木,甚至讓他五臟潰爛而亡?

    “小王,我現在不方便走出去,還得要躺一段時間,這次你去出手,不要留什么后手。不管是誰,你盡可放手一搏,大開殺戒。出了事兒,我幫你兜著,天捅破了都沒問題!”

    老陳將這種話都說出來了,聲音冰寒刺骨,可見他確實動怒了。

    王煊嘆道:“老青都這個樣子了,你又在挺尸,那只能我去走一趟了。”

    既然老陳發現了青木的狀況,自然不會讓他有事兒,在他身上推拿,而后又接連拍了幾掌,便差不多解決了問題,超越大宗的人出手,毋庸置疑。

    老陳很強勢,道:“我這段時間無法走出去,也確實有人需要為舊術立威,告訴外面的人,這條路上的天才與強者是層出不窮的,誰都阻止不了,小王你今天盡管立威!”

    王煊與青木一起走了過去,正是在莊園后面的蘆葦塘那里,附近草地很大,有許多人在圍觀舊術領域的人切磋。

    “請木兄又來了,是不是想和正式我和切磋下。”一個中年男子微笑著開口。

    早先兩人只是隨意對了幾掌,誰都沒看出異常。

    “我還是算了,身體狀態不佳,你可以和小王切磋下。”青木平靜地開口。

    王煊到來后,引起很多人注意,不少目光都向他望來。

    他頓時心頭一動,不久前想到了種種可能,但卻將自己忽略了,他懷疑對方是不是原本就想將他釣出來?

    既然來了,反正王霄這個身份也暫時要“凍結”了,他也沒什么好在意的,直接向前走去,簡單客氣了幾句,與那人便動手了。

    “通幽掌!”在交手過程中,王煊直接點出這個人使用的秘篇舊術,讓許多人都大吃一驚,這可是傳說中極其毒辣與陰損的體術,人們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頓時變了。

    王煊與其他簡單碰撞了六七次,暗自點頭,這個人確實厲害,通幽掌帶動出的秘力很驚人,相當的不凡。

    “小王出手了,過去看看!”大吳正在蘆葦塘邊上,陪著老吳一起看人切磋,吳家想找練舊術的人幫忙,自然不會錯過這種機會。

    王煊與中年男子對了幾掌后,沒再猶豫,不想手下留情,凌空一腳掃出,快如閃電般,將這個男子踢飛出去六七米遠,肋骨斷了多根!

    遠處,鐘晴素面朝天,清秀絕倫,她看到這一腳后很吃驚,回頭看向身邊的一個老者,似是以目光在詢問與確定著什么。

    “蛇鶴八散手的中的體術,龍蛇擺尾。他才拿到秘笈,這么快就練成了?天賦實在是……恐怖,比當年的老陳還厲害!”老者低語。

    他看出這一腳的威力,足以能夠踢碎幾噸重的巨石,這個年輕人將力道控制的極好,秘力穿透血肉、骨骼、五臟,殺傷力恐怖,而又妙到毫巔。

    “他這么快就練成了一式?”小鐘得到確定的答案后,頓時被驚住了,邁著輕盈的腳步走了過去。

    王煊瞇起眼睛,他覺察到有人帶著敵意在臨近,今天多半真要盡情出手一次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