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
    王煊撐不住了,哈欠連天,帶著沉重的心情漸漸進入夢中。

    他著實非常擔憂,三年后世界不會真的要發生劇變吧?他很害怕心中的某些猜想最終會成為現實。

    窗外,星斗終于浮現,一輪銀月斜掛天邊,偶有幾片黃葉在晚風中飄落,打在窗上發出輕微的響聲。

    房間內,那塊骨輕微顫了一下,快速恢復安靜,常人很難看清。

    夢中,王煊背負仙劍,醉臥云端,周圍瓊樓玉宇,天河交錯,且有落英繽紛,清香陣陣。

    在他身前是一張玉案,上面蟠桃正鮮,茯苓朱果馥郁芬芳,更有玉壺裝滿瓊漿玉液,酒香繚繞。

    云霧翻涌,這里宛若瑤池仙境,花香陣陣。不遠處有仙子起舞,婀娜身影曼妙,絲竹悠揚。

    在這里,王煊是絕代仙劍!朝游北海暮蒼梧,他吞日月精華,享瑤池果品,逍遙塵世上,醉臥廣寒宮闕間。

    突然,一道劍光劈來,貫通天上地下,勾連九霄雷暴,斬崩瑤池宮闕,震碎瓊樓玉宇與蟠桃園。

    王煊被一劍斬落凡塵,他大叫著,差點就驚醒過來,最后墜落在一片荒山野嶺間,身上背負的仙劍斷的只剩劍柄。

    清冷月光下,荒蕪矮山上,女劍仙凌空而立,望著明月,月白衣裙飄舞,空明出塵,仿佛要乘風而去。

    她氣質冷冽,不食人間煙火,淡淡地瞥了一眼王煊,明顯在嫌棄,難道他真以為成仙最后會進入那所謂的歌舞升平的白云之巔,瓊樓玉宇間?幼稚!

    王煊也是無言了,他時常給女劍仙貼標簽,比如傲嬌,臭美,喜歡背后聽人夸贊。現在看來,劍仙子也常給他下定義,時不時就嫌棄他。

    他感覺現在沒有什么負疚心理了,大家都是紅塵中的人與仙,彼此偶爾腹誹下沒什么,很正常。

    “我這不是還沒成仙嗎,不了解仙家的意境,所以就依據傳說,構建了場景,恭候仙子駕臨。”

    女劍仙聽到解釋后,還是比較滿意的,最起碼他用心了,盡管不了解仙家真相,布置錯誤。

    她揚起雪白的下巴,明顯又傲嬌了,不過總比一劍劈過來好。王煊猜測,她羽化登仙時年齡應該不會很大,所以保持著率真本性,不像老和尚那么坑。

    劍仙子以手中雪白長劍指向一座山,然后又指向她自己與王煊,最后點了點頭。

    “山,你和我,我們兩個……要在山上干什么?”王煊沖口而出。

    瞬間他就挨劈了,雪亮的劍光將他從這座山峰斬到另一座山峰上。劍仙子冷著小臉凌空跟了過來,裙下小腿潔白如玉石,雙足踏空而行,瞥了他一眼,似乎很受不了他。

    “不是說我們兩個在山上……”王煊看到她的劍光又燦爛了起來,趕緊補充道:“而是指人與山,合在一起就是仙?”

    接著,他又快速開口:“真正的仙,不見得高坐九重天,而是可能就在不知名的荒山之巔。”

    女劍仙略感意外,覺得他不那么俗了,偏頭看了他一眼,難得的不再冷冽,但很快她又繃住了神色。

    王煊覺得,摸到了她的部分脈門,頓時迅速感慨:“真仙自有風骨,何必慕虛榮,若住月宮,棲居瑤池,也不過又多了一片紅塵濁氣聚集地。”

    女劍仙訝異,多看了他一眼,觀感明顯變好很多,但依舊驕傲的揚著頭,看向掛滿星斗的深空。

    很快,她捕捉到老王嘴角隱去的一縷笑意,瞬間有悟,一劍就劈了過去,將他斬到半山腰。

    王煊疼的咧嘴,暗嘆大意了,女劍仙的感知實在太敏銳,他以為摸準她的脈門,心中有所得意,結果剎那就被劈了。

    劍仙子相當的明快,毫不拖泥帶水,降落下來,伸出三根好看的手指頭,并露出鄭重之色。

    王煊心頭沉重,果然又是三年之期,她有什么要求,這些羽化之人到底在圖謀什么?

    “仙子,你有什么想法,盡可以告訴我。”他確實需要了解真相,想知道古人的打算。

    女劍仙抬起潔白的左手,在夜空中一劃,頓時浮現一些景象,那是一片矮山,看起來并不出奇,那里有一座倒塌的小道觀,斷壁殘垣,瓦礫稀疏。

    王煊心頭一動,根據有關部門送來的骨塊附著的檔案來看,女劍仙的手骨似乎就是在眼前這個地方發現的。

    場景在變,畫面中出現王煊的身影,帶著骨塊,來到那座荒涼的小山上,將骨塊埋在道觀地下深處。

    “這是讓我護送你羽化后遺留的真骨過去,重新埋在原地?”王煊驚異,他沒有想到劍仙子托夢是為了這件事,沒什么難度。

    這是重新入土為安嗎?他胡思亂想,但心情明顯輕松了不少。

    女劍仙伸出三根指頭,這是再次提到三年期?也是讓他留在舊土三年嗎,還是說時間到了有事找他?

    王煊道:“仙子,你無法開口嗎,我教你寫字吧,現世的文字經過簡化后比以前更簡單。”

    女劍仙動用一樁秘術,直接顯照王煊的心光,頓時看到老王的心思,那是紅袖添香的場景……劍仙子在幫他研磨。

    果斷的,王教祖又被捶了!被女劍仙砍了很多劍。

    經歷這一遭后,他覺自己太難了,心中想想也不行嗎?算了,眼觀鼻,鼻觀口,口關心,做個靜默的好青年吧。

    女劍仙無法開口,演示多幅圖景,再加上王煊領悟力不錯,終于弄明白她的想法。

    她很鄭重,這樣托夢,竟是想讓王煊三年后重新出現在那座荒涼的埋骨地,到那里去見她。

    這件事絕對沒那么簡單,王煊心頭翻騰。

    女方士想將他壓在舊土,該不會也是為了三年后讓他去大興安嶺地下吧?為此,現在就開始干預現世了。

    女劍仙無比嚴肅,甚至有些緊張,這與她平日的傲嬌與冷冽的氣質不相符,可見她多么的在意,關乎甚大!

    ……

    外界,夜月下,老陳的心都在滴血,他在莊園后面的蘆葦塘中撈出他那根好友送的釣竿,纏滿水草,且釣竿的尾端還插著一條大黑魚。

    這可真是棄如敝履,老王叉魚新鮮勁過后,隨手就給他扔塘子里了,讓老陳咬牙,覺得太可恨了。

    老陳決定回去后就去暴打王教祖,他覺得打老王要趁早,不然以后機會真的可能會越來越少了。

    老陳坐在蘆葦塘邊上,嫻熟的甩桿,一副無比享受的樣子,很多天沒有釣魚了,久違的美好情緒重新浮現出來。

    很快,他皺起眉頭,道:“青木,你去吩咐下,讓人不要接近病房,免得打擾那兩人夢中相會。另外,去扛個能量炮過來,準備打蚊子!”

    青木一聽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迅速消失。

    老陳現在超越大宗師,整片莊園有個風吹草動,他都能感知到,他察覺有外人潛入,這破壞了他釣魚的心情。

    不久后青木回來了,扛來威力不小的新型能量炮,迅速架好。

    “瞄準西北角,對,再向西偏點,可以了,轟他!”老陳在旁指點,身為超越大宗師的人,他的精神領域極其恐怖,可清晰的把握到那個人的軌跡。

    轟!

    遠處,有個人被碎掉了。

    “再對準北面,角度向下壓點,好了,轟他!”老陳說道,根本不用青木自己去以科技手段定位,簡單粗暴,負責開火就是了。

    在刺目的光芒中,又一個人被轟碎。這一變故驚動莊園很多人,無比吃驚。

    “什么層次的人?”青木問道。

    老陳不屑,道:“魚腩,估計也就是準宗師吧,太弱了,根本不值得我冒著暴露的風險去動手。”

    青木無言,他覺得老陳也有點飄了,應該再被鬼僧關在精神領域里暴打一宿,或者再被女劍仙毒打幾頓。

    老陳提著釣竿離開蘆葦塘,這魚是沒法釣了,他準備回病房,估計那兩人也快夢中相會完了吧。

    ……

    王煊十分擔憂,這些羽化之人到底想怎樣?古人的陷阱,或者說是設下的局,是否會陸續出現可怕的事端?

    “你能不能告訴我,列仙是否都逝去了,而你們……到底有什么目的?”王煊謹慎地問道。

    女劍仙沒有開口,最終施展出驚人的手段,直接帶著王煊從夢境中轉移,進入到內景地中!

    真是好大的本領,這是在干預現世,讓王煊心頭狂跳不止!

    虛寂之地,沒有聲音,只有神秘因子從未知之地灑落。女劍仙向前走去,徑直來到最深處,而后她觸到一層晶瑩的大幕,猛然發力,頓時讓那里劇震起來。

    王煊的眼睛當時就直了,無比吃驚。

    大幕的那一邊,在很遙遠的地方出現一道婀娜的身影。

    那是一片廣袤的大地,她踏過破敗的道觀,踩著瓦礫,從神秘的地界緩緩走來。雖然很朦朧,但是已經能大概看出,她和女劍仙非常像,穿著樣貌等一致,似乎就是劍仙子自己!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