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
    王煊第一次見到會飛的人,新術領域竟出現這種怪物,陳燃燈擋得住嗎?為他捏了一把汗。

    老陳鄭重起來,道:“我將他引到蘆葦塘那邊,竭盡所能的殺他,你們自己小心。老王你不要顧忌,不要拿你那套遵紀守法的破理論糊弄人,今天你不放開手腳的話很容易出事兒!”

    王煊很嚴肅,點頭道:“我知道。”接著他又問道:“他們敢來殺人,會不會動用小型戰艦轟擊莊園?”

    老陳十分冷靜,道:“他們不敢,那樣做影響將極其惡劣。近期來看望我的人都有些影響力,而有些組織的代表至今還未走。他們敢恣意妄為的話,挑戰的將是所有人的底線。這樣不講規矩的危險分子,最令有關部門與財閥忌憚,事后絕對要直接拍死,殺給所有人看。”

    他說完這些,就看到青木已經扛起一架能量炮,準備對雨夜中的人動手。老陳擺手,道:“你大概打不中他,我自己殺他!”

    他盯著雨幕中正在接近的身影,道:“應該是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我想他來舊土是為了和有關部門談些大生意。只是順路來看看我怎樣了,如果我沒死,他會順手按死我。因為我本來就要死了,被他在這個雨夜打死,也不會鬧出風波。可惜,他不知道,陳燃燈正等他來呢!”

    老陳說完,背負長劍直接從房間中消失。

    正在接近的人籠罩淡淡光輝,雨水無法打濕他的衣服,五十幾歲的樣子,淡金色長發披散,眼神很刺人,非常的亮,在黑夜中像是兩盞金燈般。

    他身上穿著西方舊時代的青銅甲胄,背負一口大半人高的合金闊劍,一看就很不好對付。

    他倏地止步,雙足離地一尺高,盯著如同幽靈般出現的老陳,金色的眸子露出懾人的光束。

    老陳看了他一眼,然后先行離去,直奔蘆葦塘那里。

    這個穿著甲胄老者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跟了下去,他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真正踏足超凡領域中。

    “還有人在莊園附近,接下來就也該我們動手了!”王煊開口,他近來精神旺盛,額前瑩瑩燦燦,這是要形成精神領域雛形的征兆。

    現在的王煊如果放開手腳,施展張道陵的體術,攻擊力已經是個準宗師,在這個年齡段就有這種成就,極為恐怖。

    一旦傳出去,各方都要震驚,二十出頭便接近宗師領域,即便是在舊時代都很罕見,就更不要說當世了。

    “給我找一架能量炮!”王煊開口,既然要大開殺戒,哪還在乎手段,先轟一波再說。

    青木早有準備,帶著他來到隔壁的倉庫中,各種熱武器應有盡有。王煊扛起一架能有上千斤重的能量炮。

    青木眼睛都直了,沒想到他力氣竟這么大,選了那種非常笨重的能量炮,忍不住道:“你想打飛船嗎?!”

    “是啊,萬一遇上呢?”王煊居然認真的點頭。

    青木不想說什么了,既然能搬起來,那就隨他吧。同時,青木不斷與人聯系,吩咐準備好火力網,真要有人敢來這里撒野,殺無赦。

    “陳燃燈那邊殺起來了!”王煊低語,接著道:“我想去看一眼。”

    在漆黑的雨夜中,蘆葦塘的草地上大戰爆發了,刺目的劍光撕裂黑暗,極為激烈。

    “不對頭!”當王煊與青木扛著能量奔來時,所看到的景象讓他們震驚。

    那個金發披散的老者雙手不斷揮動,打出的什么?一個又一個恐怖的火球,轟在地上后全是大坑!

    轟隆!

    有的火球落在水塘中,將那塊區域的水都蒸干了!

    “怎么感覺很怪?”青木吃驚,因為金發老者的這些手段,看起來像是西方傳說中的魔法。

    這種手段竟相當的可怕,火球砸落,將塘子邊上一塊兩千斤的青石都給燒的熔化了,可見威力多么恐怖。

    這與舊時代小說中的描述的“孱弱”火球魔法完全不同,這個金發老者揮動出來的火球可熔煉金石,在其附近,雨水被蒸干,巖石燒的熔化。

    “這是個老陰貨!”王煊低語。

    金發老者背負大劍,身穿西方舊時代的青銅甲胄,讓人誤以為他必然劍術高深莫測,誰知道上來就動用“魔法”狂轟濫炸。

    估計老陳開始都被砸懵了,起初非常被動,不斷躲避,手中的黑色長劍發出刺目的劍光,不斷劈開恐怖的火球。

    砰!

    當一些火球炸開后,流光四濺,落在地面后將雨水都燒成白霧,讓草地焚燒起來,并在地上炸出許多大坑。

    這顯然是真正的超凡之戰!

    老陳確實心驚,這是什么怪物?居然能離地飛行,還可以不斷砸出恐怖的火球,將蘆葦塘部分區域的水都給燒干了。

    他真的有點懷疑了,這個人的修行層次比他還要高一截嗎?最為重要的是,對方動用的是魔法手段?!

    難道他猜錯了?新術領域的人從土里挖出來的東西與舊術有關,但還有其他更為神秘的東西,包括西方神話傳說中的古魔法?

    “不對,這也有可能是舊術領域傳說中的三昧真火的簡化版,不,達不到那個級,或許是其他火道術法。”老陳一邊對抗一邊思忖,遇上這種怪物讓他打的很難受。

    對方不僅會飛行,而且出手時威能還這么大,實在有點讓陳燃燈冒火,他才突破進入超凡領域中,居然遇上個更狠的。

    轟!

    又一個火球砸落,老陳避開后,原地炸開近兩米深的大坑,最為關鍵的是土石都被燒的熔化,冷卻后成為晶體。

    “別被他唬住。”遠處,王煊喊道,大聲提醒:“這是個老陰貨!他穿著的不是什么舊時代的盔甲,是新研發出來的超物質甲胄,可讓他飛天!而且,這多半是目前最強大的超物質甲胄!”

    如果不是鐘晴的弟弟穿著锃亮的超物質甲胄挑戰王煊,讓他知道了這種東西,那么他現在也肯定和老陳一樣發懵。這東西的加強效果太驚人,憑空將一個人的實力提升一大截,威勢恐怖,強大絕倫。

    自從交手后,老陳一直在躲避,他如果被那種能熔煉金屬的火球砸中,估計也得當場慘死。

    片刻間,湖水都要被燒干了,陳燃燈的心沉了下去,甚至有些懷疑人生。新術領域的人居然比他修行更快,跑到他前面一大截,這對他沖擊很大。

    金發老者能在天上飛行,火球威力更是能殺死迷霧層次的超凡強者,對剛從內景地出關的老陳來說,簡直是當頭一棒,冰水澆頭。

    “老混蛋,敢唬我陳燃燈!”老陳眼神冰冷,覺得有些丟人,一向是他折騰別人,沒有想到今天遇上同道中人。

    他估量出此人的層次,應該和他一樣在迷霧領域,但是有超物質甲胄加成,導致實力提升一大截。

    現在他只需要躲避,耗掉對方甲胄中的超物質,不管對方用的是魔法,還是火道術法,到時候都將輪到他陳燃燈發威了!

    “轟!”

    王煊沒忍住,對著半空中來了一發能量炮,宛若一道閃電劃破雨幕,奈何……沒打中。

    金發老者眼神凌厲如電芒,剎那盯上王煊,朝著這邊飛了過來,想直接殺死他。

    哧!

    老陳背后有銀色羽翼展開,直接飛天而上,劍光暴漲,攔截金發老者。

    金發老者面色變了,對面的老陰貨早先躺在病房中都穿戴者能飛天的推進器,這明顯是一直在等人跳坑呢,

    他不敢隨意揮霍超凡物質了,原先想著縱然情況有變,最后也能駕馭超物質甲胄飛走。

    現在他看向老陳時,神色變了!

    ……

    “留在這邊幫不上忙,還可能會成為獵殺目標,我們走!”王煊與青木一路狂奔,回歸莊園中。

    “有機甲進來了!”王煊心頭一驚,他的精神領域不遠矣,除了老陳外,沒有人比他的感知更敏銳。

    “我們去客房那邊!”青木建議,那塊區域住著部分賓客,其中不乏財閥中人,比如吳成林與大吳。

    即便那些人來襲殺,也不敢在這塊區域動用熱武器。

    王煊與青木扛著能量炮,腳步沉重,進入莊園中貴賓所在的區域,隨意挑了個院子進入,蟄伏下來。

    很快,他們看到目標,四臺機甲無聲的穿過雨幕中,分散著飛來。

    王煊二話沒說,調整角度,開始在這里開火,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準頭不是那么足,所以一口氣掃射出去很多光束,璀璨光芒撕裂夜空。

    吳成林就在這個院子中,睡的正香,結果在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老吳驚醒了,他感覺地動山搖,竟從床上掉到了地上。

    王煊的精神感知發揮了巨大作用,一口氣掃射出去十幾道光束,真的打中兩臺機甲,引發半空中劇烈的大爆炸,各種鐵塊、碎片砸落下來。

    青木準頭十足,在這里蟄伏等到最佳機會,兩道光束飛出去,命中了兩臺機甲,直接打爆。

    一時間,半空中光芒璀璨,震耳欲聾,劃破雨夜的寧靜。

    尤其是院子中,不斷有光束沖起,猛烈的綻放。

    老吳震驚了,栽落到地上后,他有點懵,怎么閃電不斷劈向他的這個院子,光束一道又一道,太恐怖了,出什么妖孽了嗎?

    他漸漸清醒,終于意識到可能在交火。

    吳茵也在院子中,就在旁邊的房間,同樣被震醒了,天上機甲大爆炸,院子中光束沖天,讓她震驚!

    整片莊園的人都被驚動了,這個夜晚太恐怖了。

    終于,院中稍微安靜了一些,老吳向外偷看,一眼見到王煊,頓時就被驚呆了,那家伙扛著一個千斤重的能量炮正準備走人,力氣得有多大,是他在放炮?!

    “小王!”吳成林推門而出,問他為什么來這里折騰,發生了什么。

    “路過。”王煊說完轉身就走。

    很多人被驚動,吳茵聽到聲音后披上衣服,推開房門,臉色略微發白,也正好看到王煊扛炮要走。

    “小王,大半夜你扛著能量炮跑到這里,在干什么?”吳茵開口,不久前天搖地動,光束沖霄,機甲大爆炸,著實把她震的不輕,現在還有些懵。

    “我這是驅雨炮,幫你們擊散云朵,免得電閃雷鳴,雨下個沒完,想讓你們睡個好覺!”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