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
    失去甲胄的那位準宗師全力以赴,也在不斷進攻,找到機會一掌擊在王煊的肩頭,結果自身手掌發麻,讓他震撼不已。

    他這一掌足以將一兩噸重的山石拍碎,換一個人來直接就被打爆了,結果王煊只是踉蹌著倒退出去,而他自身的手掌反倒生疼。

    兩名強者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沒有說,今晚要么將這個年輕人拿下,去逼問那了不得的秘密,要么直接殺死,絕不能留給舊術領域的人!

    因為,這件事情很嚴重,他們有了一些猜想,這個年輕人多半找到了舊術領域的一條秘路!

    這種人如果熬過今晚這一劫,將來很難想象會走到什么高度,對于新術領域的人來說是大患!

    王煊險死還生,被穿著超物質甲胄的人猛攻,等于在與宗師級強者對決。他被震的手臂發麻,如果不是金身術,他可能被對方立劈死了。盡管如此,他身上也出現數道可怕的傷口,鮮血長流。

    咚!

    終于,他尋到一個機會,動用張道陵的體術,狠狠地一拳打在身披墨綠金屬甲胄人的肩頭。

    但他自己也被另外那名準宗師以最為霸道與拿手的一記拳印轟在后心上,整個人橫飛了出去。

    那名準宗師帶著冷意,想殺這個年輕人的話,問題不大。

    如果沒有金身術,王煊便被那一拳打穿了,五臟都要被撕裂,盡管防住了,但他嘴角還是淌出一些血液。

    他霍的轉身,目光冰冷,今夜他遇上兩個經驗無比豐富而又老辣的對手,這一役很艱難。

    但他目光堅毅,盯著目標的肩頭,既然打中那里一次,接下來所有攻擊都要認準那里,爭取打爆。

    到了這一刻,王煊的確在搏命了,是在拿命來對抗。數次交手,對方那口綠瑩瑩的長刀有次險些劈中他的頭顱,從他的肩頭擦過,留下一道可怕的傷口,鮮血長流。

    砰!

    王煊與披甲的強者短暫對轟了一掌,手指間盡是血,虎口崩裂,手臂發麻,他憑金身術敢硬撼,換成其他準宗師的話,整只手都要炸開了。

    砰砰!

    與此同時,他硬生生挨了另外那名準宗師兩拳,身體劇烈顫動,但卻在這次的硬拼過程中,鎖住披甲者的一條手臂,欺身到近前,全力催動金書上記載的體術。

    “咚!”

    他接連出重手,最終這具甲胄打的裂開,而后轟然爆開,并一腳凌空掃出,將此人踢飛,讓對方口中噴血不止。

    莊園中,許多人在悄然觀戰,盡管雨幕擋住大多數人的視線,無法看到細節,但是超物質甲胄瓦解,在電光劃過時被他們看到了,全都震撼不已。

    “有些驚人啊,那可是新研制出來沒多久的超物質甲胄,據說威力奇大,現在被他一而再徒手打崩!”

    一位老者感慨道:“將舊術練到這個層次,算是罕見了,老陳雖死,但可以欣慰地瞑目了!”

    旁邊有人小聲提醒:“陳大宗師還在病房中,沒有過世呢。”

    ……

    王煊第一時間散去那種特殊的秘力,平息沸騰的血液,想讓自己滾燙的身體降溫。

    然而這一刻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雨幕中有一道身影冷漠的走來,帶著無邊的殺意。

    王煊真的有些絕望了,又一個穿著超物質甲胄的強者出現,到底有幾人,有完沒完?!

    他站在原地大口的喘息,已經被人堵在這里。

    失去甲胄的兩名準宗師,其中一人雖然最后時刻被他一腳踢成重傷,但明顯還能再戰,與人聯手封堵去路。

    “你怎么來了?”

    兩名失去甲胄的準宗師也很吃驚,看著來人。

    “我們的飛船被人擊毀了!”來人憤怒無比,殺意更驚人了。

    就在片刻前,青木請安城的人相助,掃描與定位到了郊外的一艘小型飛船,他覺得那是運送新術領域那批人過來的飛船。

    所以,他稍微進一步確認后,果斷發動,直接擊毀那艘飛船,在這個雷雨天,那里雖然發生大爆炸,但是所有人都只覺得不過是雷霆劈落而已。

    這個身穿甲胄的男子親眼目睹那一幕,身體都冰冷了,他原本是在莊園外接應的人,現在則直接殺了進來。

    飛船上有他的一位親侄子,還有他的一位好友,結果一瞬間就全部化成火光,那些人都死了。

    現在他殺氣無邊,恨不得血洗整片莊園。

    三大高手堵住王煊,一句話也不說,不給他任何機會,動用最凌厲的手段向他撲殺過去。

    王煊嘴角帶著血,目光冷冽,這是他遇到的最為危險的一戰,很有可能馬上就會死掉。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危局,他現在面對的,等若是一位宗師、兩位準宗師的合力圍殺,很難活命。

    “老張的體術有點坑啊!”王煊嘆氣,動用一次后,短時間就沒法再運轉那種秘力,不然自身就先死掉了。

    他竭盡所能避開那位身批超物質甲胄的強者的進攻,在險死還生中與兩位準宗師碰撞。

    同時他用盡手段,想要突圍出去,被堵在這里的話多半會死的很慘。

    可惜,他數次努力都失敗了,被三人死死的壓制在場中。并且,王煊不可避免的與那名披甲的強者碰撞了幾次,空間范圍有限,他根本避不開。

    王煊感覺手掌劇痛無比,血跡斑斑,每兩根手指間的軟肉都撕裂了,血流如注。

    “他是什么情況?”身披超物質甲胄的中年男子吃驚,問另外兩人。他現在的狀態打準宗師的話,一打一個爆碎,這個年輕人居然硬扛住了,只是手掌淌血而已,有些不可思議!

    “他不是練成了金剛身,就是修成了金身術,跑不了那幾種極其耗費時間的護體秘術。我們猜測,他多半找到了一條秘路!”

    當聽到這種情況后,這位高手直接下狠手,先打殘再說,今晚如果能將這個年輕人帶走,無論損失多么巨大都可以抵過去。

    如果帶不走的話,那就直接殺死,沒什么好猶豫的。

    所有這些都不過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的,他們激烈出手,到現在時間也不過流逝十二秒鐘而已。

    王煊的心沉了下去,他已經受傷不輕,肯定堅持不了半分鐘,過程中大概就會被三人擊殺。

    他再次感慨,老張的體術有毒啊,想與敵人玉石俱焚都不行,他現在敢立刻施展的話,自己的肉身會先行崩潰。

    當然,他心里其實很明白,這進一步證明,五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過于恐怖,不是這個層次的人能施展的。

    他現階段能在短時間內動用下,只能說已經算是很了不得了。

    無論如何,他必須得支撐到十八秒鐘以上。那樣的話,他動用張道陵的體術,肉身不至于當場崩潰,問題不至于非常嚴重。不過,這個時間線僅僅是及格線,勉強能為之。

    “等一等,我有話要說,關于內景地……”王煊開口,想要拖延時間,暫時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三人瞳孔收縮,心頭劇震,果然如他們所料那般,這個年輕人身上有天大的秘密,需要挖掘出來!

    然后……三人便展開了狂暴的攻擊,恨不得立刻將這個年輕人打殘,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斗。

    王煊詛咒,深感無力。如果是正常人聽到他的話,多半會很吃驚,短暫的分神,為他贏得一點時間。但遇上這種老辣的對手,一切手段都無用,他們根本不吃這一套。

    王煊陷入死局中,從來沒有一次離死亡這么近。他全力搏殺,對抗三大高手。在這種級數的戰斗中,每一兩秒鐘他都在邁一次生死的門檻。

    砰的一聲,王煊的手掌血肉模糊,他已經盡量避開那披甲者的攻擊了,但還是不可避免的數次硬碰硬。

    他右手的指甲全被掀開,而后又被震的飛落了出去,十指連心,讓他感受了錐心刺骨的痛。

    但他只能默不作聲,咬牙堅持,與敵死磕,必須血拼到底才有活命的機會。

    咚!

    他的要害部位,心臟、喉嚨等都曾被另外兩名準宗師擊中。王煊雖然沒有被打穿,身體不曾撕裂,但是嘴里卻全都是血沫子,受創不輕。

    他在死戰,竭盡所能保證自己活下去,這是他人生遇到的第一場瀕臨死境的大決戰。

    雨幕中,鐘晴看向身邊的老者,問道:“超物質甲胄才研究出來沒多久,今夜卻在這里出現數具,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超物質甲胄是幾家大財閥共同投資研制的,其中鐘家出資比重較大,擁有更大的話語權。

    老者開口:“應該不是意外泄露出來的,大概是科研所想檢驗甲胄的性能,給了新術領域的人十幾副,沒有想到他們用到這里。”

    “您老要不要去救下他?我感覺他支撐不住了。”鐘誠開口。

    練成蛇鶴八散手的老者苦澀搖頭,道:“后生可畏,我還不如他,上去只能送命,那三人殺紅了眼睛,表明身份都不管用了。”

    在他們對話時,時間飛快流逝,王煊熬過了死亡十八秒,并且順利跨越到二十二秒了,他決定開始冒死搏殺!

    鏘!

    身穿超物質甲胄的男子手中凝聚出一柄長劍,猛地立劈過來,其中一劍王煊躲避的稍慢,脖子上劇痛,被劈開一道不深不淺的血口子,鮮血長流,真的是險而又險!

    金身術讓的他身體中蘊含著濃郁的生機,血口子自動閉合,鮮血快速止住。

    二十三秒鐘了,無需再忍!

    在雨幕中,在雷光下,王煊殺氣沸騰,他決定放開手腳,盡情施展金書上記載的體術。

    “大雨滂沱,雷霆滾滾,正是殺人夜!”王煊怒吼道。

    一剎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無邊的殺意!

    三大高手也是一驚,攻勢不由自主的一緩,時間頓時流逝到第二十四秒鐘。

    王煊心中有底氣了,二十四秒鐘相對半分鐘而言,已經快接近了,他確信施展三連式后不至于讓自身廢掉,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康復如初。

    “殺!”

    在他爆喝時,三大高手也沒有遲疑,展開最強手段,要轟穿他的肉身,打殘或者殺死他!

    “小心他的特殊體術!”兩位準宗師提醒。

    然而近距離搏殺,如果那位身穿甲胄的男子避開,王煊便會直接突圍出去,休息足夠長時間后再調頭回來殺他們。

    身披超物質甲胄的男子顯然看出他有突圍的想法,全力阻擋。

    王煊五臟共振,發出轟鳴聲,秘力流轉,蔓延向四肢百骸,渾身毛孔都像是在噴薄仙光,無比驚人!

    咚!咚!咚!

    他竭盡所能,鎖定對手后,接連下重手,在一道粗大的閃電照亮整片天地時,王煊將這個男子的甲胄打的爆碎。

    并且,他一只手抓住了此人,借助最后沒有散去的秘力,另一手猛力的劈落了下來。

    閃電消失,天地黑暗下去,那片地帶傳出凄厲的慘叫聲,響徹這片莊園。

    當又一道電弧劃過時,人們頭皮發麻,那個年輕人站在場中,他右手如刀,直接將抓住的男子斜肩劈斷,讓其軀體分為兩半!

    王煊拋下尸體,向著另外兩人走去,雖然他散去了秘力,但現在那兩人沒有甲胄,同為準宗師,他豈會怕這兩人?!

    激烈的交鋒開始了,轟的一聲,其中一人的拳頭雖然命中王煊的身體,但卻無法打破金身術的防御。

    而他被王煊凌厲的拳印轟擊過來時,胸膛直接被貫穿,五臟徹底破碎,眼看不能活了。

    另一位準宗師面色蒼白,徹底失去斗志,轉身就逃,再搏殺下去的話,他肯定會被這個怪胎轟殺。

    他已經確信,這是一個找到了秘路的年輕人,他想將消息帶走。

    王煊怎么可能給他機會,一躍就是十米遠,剎那追了上來,他臉色冷漠,一拳猛然轟了過去。

    那個人被迫迎戰,結果手掌破爛,血肉模糊,有些指骨徹底斷掉了。

    現在的王煊殺氣沸騰,體內力量被他催動到了極限,即便沒有動用金書記載的體術,也依舊恐怖無比。

    他再次揮拳,打穿這個人的防御,令其雙臂折斷,接著一拳轟進其胸部,噗的一聲,這位準宗師四分五裂,被生生打爆!

    王煊轉身,沒入雨幕中,消失不見。

    漆黑的雨夜,無比寂靜,很長時間都沒有人說話。那個年輕人以血肉之軀打崩數具超物質甲胄,讓人覺得難以置信,他竟只身殺了數位大敵,震撼人心!

    “小王……這是要進軍真正的宗師領域了嗎?!”吳茵開口,今日一戰,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所見。

    一些人還沒有回過神來,這一役太驚人了!

    許多人都在思忖,或許真的馬上就要見到一位二十歲出頭的宗師了,這絕對是了不得的事件!

    “二十歲出頭宗師,有很大的幾率觸及超凡,接近神話領域!他這么強,究竟是怎么練成的?”鐘誠有些出神,而后雙目燦燦,猛然回頭看向他的姐姐鐘晴,道:“姐,你的寫……不是,你的手機呢?借我一用!”

    更新時間調節成功,求下月票啦!

    端午放假了,祝大家一切順心如意。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