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三章 圖文并茂
    鐘晴身段高挑,腰肢纖細,上身穿著羊絨衫,下身是黑色長褲,盡顯好身材,一雙腿筆直修長。

    平日她接人待物都無可挑剔,雖然年齡不大,模樣清純甜美,但是心理很成熟,行事穩健,讓吳茵都經常吃虧。

    現在她失去從容,邁開修長的美腿,一路奔行,雖然青春而有活力,但漂亮的眼睛在噴火,在很遠的地方就鎖定鐘誠,恨不得一腳將他踩到地心里去!

    尤其是看到王煊已經翻開秘本,她立時急促地喊道:“不準看!”

    鐘誠嚇得一縮脖子,萬萬沒有想到被堵個正著,親姐姐從后面殺來了!

    王煊露出詫異的神色,朝著那個方向淡淡地瞥了一眼,對鐘誠道:“你姐真小氣,鐘家秘笈那么多,看一本怎么了?”

    鐘誠聽聞后頓時滿頭冷汗,覺得老王有點坑,這是預先將其自身摘干凈了嗎?!

    他在旁急的直搓手,一副焦躁的樣子,動手要收走秘本,但是王煊牢牢地抓著,沒有理會他。

    連著翻了兩頁后,王煊皺起眉頭。

    這就是所謂的秘笈?打印出來的文字,毫無靈性可言,說好的……圖文并茂呢?

    秘本不都是要配上人體姿勢圖嗎?他覺得,這很不講究,連老張的五頁金書都留下了刻圖,鐘家的居然沒有圖?

    王煊非常嚴肅,道:“你這是殘缺版本吧?光有文字,沒有真形圖,等于沒有靈魂,容易練出問題!”

    鐘誠發呆,道:“這是陳摶留下的經文,后面有圖。”

    王煊聽到這個名字后,哪里還會在意所謂的圖文并茂,趕緊背誦經文,這很可能是了不得的經書。

    陳摶是誰?是繼鐘離權與呂洞賓后,內丹術領域的絕世人物,也是道教中的一位至強者,他的經文豈是凡俗!

    王煊快速誦讀,用心記在心中,而后很快翻篇,總共也沒有幾頁。

    鐘晴終于趕到,立刻開始奪秘本,俏臉上掛滿寒霜,不僅鎖定了她的弟弟,也盯上了王煊。

    她覺得這個人膽子太大了,都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敢繼續看!

    “別小氣,再讓我看兩眼!”王煊說道,握著秘本死不撒手,然后用心去看,牢記下來。

    鐘晴聽到這種話后,被氣的眼前暈眩,到底遇上了一個什么樣的人?這種話都能說的出口!

    她直接出手了,實在是忍無可忍,一會兒保證要找人收拾他,敢這樣肆無忌憚地看,真是離譜!

    王煊一手抓著秘本,一手格擋她潔白的手掌,道:“再看兩頁,我這是在替老陳看,他眼看人都不行了,我記下來后,回頭準備燒給他看!”

    鐘晴一直沒看秘本,始終在盯著王煊,當聽到這種話后覺得要瘋了,這是什么混賬話?還要燒給別人看!

    旁邊,鐘誠滿頭汗水,一動不敢動。

    終于,鐘晴意識到,王煊一本正經地說著混賬話,滿臉的嚴肅表情,無比投入與認真,這種反差實在離譜。

    她低頭去看,頓時怔住了,竟然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真的是一部經文,并沒有她的照片。

    秘本上的文字很清晰,都是打印版,她以前還瀏覽過部分,這似乎是陳摶的一部重要典籍。

    鐘晴深感意外,快速調節情緒,漸漸恢復從容與淡定,她平和地開口,道:“這里面有些誤會,王先生盡管看,剛才對不住……”

    鐘晴大方得體,讓人如沐春風,連著說了一些很漂亮的話,表示歉意。

    “多謝!”王煊顧不上回應她,全身心都投入在經文中,快速的默記下來,這對鐘家可能只是眾多藏書中的一部。

    可對他而言,卻無比的珍貴,是一部重要的前賢典籍,樸實的字里行間蘊含著妙諦,值得參考與借鑒。

    旁邊,鐘誠心慌的厲害,身體都要打顫了,尤其是看到王煊翻向第六頁時,他都要窒息了。

    “你緊張什么?”鐘晴的感覺很敏銳,發現了他的異常。

    鐘誠強自鎮定,道:“我沒有經過家里同意,就將一部重要經文給外人看,我有點害怕,你不會去告密吧?讓爺爺教訓我。”

    鐘晴搖頭,瞥了他一眼,道:“不會,給王宗師看沒什么,我原本就計劃與王宗師合作。”

    她帶著淡淡的笑意看向王煊,現在就稱王宗師,當然也是她找人評估的結果,認為對方很快就會踏足那個領域。

    當王煊看到第六頁后,眼神明顯不對了,然后,他又翻向后面的一頁,直至一頁一頁的看過去,翻看到最后的第二十頁。

    鐘誠瑟瑟發抖,因為她姐姐只要一低頭,就能看到最后的“經文”。

    王煊仔細看罷,本著做人要厚道的態度,準備合上秘本,保鐘誠無恙。結果小鐘還是太敏銳了,覺察她弟弟太不正常,她霍的低頭。

    然后,她就熱血直沖瑩白的俏臉,太過分了,一個真敢給,一個真敢看啊!

    而且,這些都是在她眼皮底下發生的事!

    尤其是,她想到剛才對王煊說的那些話,小鐘頓時感覺要吐血,連晶瑩的耳垂都變紅了!

    她一把將秘本奪了過去,先是砸了王煊兩下,而后開始暴打她的弟弟。

    秦誠現在很老實,抱頭蹲在地上,不敢反抗。

    王煊看不下去了,道:“你誤會你弟弟了,這些寫真都裹著很厚實的衣服。”

    鐘晴的目光都快要能殺人了,非常想質問他,你想什么呢,還想看沒裹著很厚衣物的?!

    王煊道:“你不要急,讓我把話說完。你弟弟的審美有嚴重問題,拼湊的那些圖一點都不美。你的臉清秀標致,多美啊。結果你看他都做了什么,拼接的那些身體不是豐滿的,就是妖嬈的。什么眼光啊,放著自己姐姐清純無敵的修長身材不用,非得選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破壞美感!”

    鐘誠都快哭了,很想說:王哥,王大爺,求你不要解釋了。我姐姐最忌諱這個,最討厭豐滿這兩個字,尤其是知道我選了這樣的人去拼接照片,這是要坑死我啊!

    果然,小鐘聽到后,對王煊收斂了部分殺氣,但是看向她弟弟時,立刻怒火填膺,恨不得將他打進十八層地獄中。

    小鐘開始痛揍鐘誠,瞬間就讓他鼻青臉腫。

    王煊道:“最后兩張照片很唯美。一張是穿著校服的寫真,一看就有種歲月的寧靜美。另一張是朝霞中你在海灘上奔跑的泳衣照,說實話,身材真的很好,在朝霞中充滿了青春蓬勃的自然氣息。不得不說,你弟弟也是有些眼光的。”

    說完,王煊迤迤然離去,心情愉悅,一副懂得欣賞美好事物的樣子。

    鐘晴被恭維后,不知道是想殺人,還是想琢磨下那種美,最后她又開始毆打鐘誠,道:“你還放了我的真正的照片?”

    鐘誠嚷道:“就兩張!再說了,你所有照片都捂的嚴嚴實實,連泳衣照都過膝了,有什么好擔心的。再說,你看王哥都夸你好身材呢,美要適時的懂得分享,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可與贊美!”

    然后……他就被暴揍了!

    王煊離開后,趕緊又仰頭,看查看那株天藥,還好沒什么異常,它依舊在。

    他轉身就進了病房,告訴老陳與青木,自己意外得到部分經文,是不很全,但似乎相當的厲害。

    老陳很重視,嘆道:“陳摶的經文,那絕對了不得,他是道教赫赫有名的絕頂高手,想不到鐘家隨便就能拿出來,可見藏書之豐。”

    “這部經文有些古怪,似乎藏著暗語,揭示了迷霧、燃燈、命土、采藥等一些列層次的問題。而且似乎在講一個神秘而又可怕的故事,有些意思,回頭要去仔細研究!”

    三人一起研究了下,覺得這部經文十分怪異,當中竟蘊含著故事!

    傍晚,雷電小了,烏云也不再那么厚重,甚至天邊的云朵還被撕裂,露出一片晚霞,染紅天邊。

    王煊一直在盯著那株天藥,現在立時露出驚容,道:“情況不對,那藥怎么晃動起來了,不太穩了,但是沒有墜落下來,反而向烏云中鉆進去了一些。”

    老陳聞言臉色頓時變了,最后咬牙道:“沒辦法了,天藥可能真的還沒有成熟,我們登天采藥,強行接近試試看!”

    他讓青木去準備飛船,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接近那里,不管能否采摘到天藥,都要嘗試一番。

    很快,一艘小型飛船升空,直接沖著烏云翻動的地帶飛去。

    王煊身上帶著女劍仙的那塊骨,喊道:“老青,小心一點,奧列沙的飛船失事了,我們千萬不要步他的后塵,真個遭雷擊。”

    “無妨,我們的飛船有防雷系統,今天就是要在雷霆中采摘大藥!”青木信心滿滿。

    果然,那團金光進入了烏云中,在閃電間交織的云霧中,它沉沉浮浮,金光點點,灑落霞光,相當的神圣。

    “這真是……天藥啊!”老陳震撼了,他雖然看不到,但是,這個時候還隔著很遠呢,他就聞到了一股清香。

    不僅是他,王煊與青木也嗅到馨香味兒,這相當的神異,離著很遠,并且飛船密封著,這都能傳來藥香?

    “不對,這藥香……不是口鼻聞到的,這似乎是源自精神上的一種體驗,天藥的藥香……透入到了精神中?!”王煊臉色變了,無比吃驚。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