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新篇 第249章 真仙對決超絕世
    “這個妖王他沒事吧?我怎么感覺他一副很興奮的樣子,躍躍欲試,迫不及待了,是我的錯覺嗎?”

    有人懷疑自己的判斷,盯著鐵籠中的孔煊,覺得離大譜。

    旁邊有人回應他,道:“你沒看錯,我也覺得,他還未出手,就已經精神亢奮,一副要按死超絕世的架勢。”

    巨大的斗場中,青銅看臺上,很多人都發現這一狀況,都覺得不可思議,真仙見了超絕世,怎么會是這副表情?

    此時,青銅巨宮第9層,座無虛席,人滿為患。這次的真仙對決超絕世,雖然宣傳時間有限,但是卻獲得巨大成功。

    目前票已經售罄,無論是貴賓席,還是普通青銅看臺,全滿員了。甚至,臨時加開的虛空洞府席位,也都賣光。

    第9層巨宮,從座位到臺階等,整體都是青銅材質,長明仙燈照得角斗場燦爛而又夢幻。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來今曰宙,你我皆在宇宙牢籠中。略帶磁性的女子聲音響起,帶著奇異的魔力,獸女婀娜多姿地走了出來,道:“今生,誰能超脫,大爭之世,其實唯一個爭字。

    “此時此刻,青銅巨宮中,多年難得一遇的破限大戰,將為大家演繹爭之一字的真諦。真仙孔煊對決超絕世燭海,開戰!”

    記住網址

    獸女這次簡短扼要的介紹完,立刻退場,也算是功成身退,主持這樣特殊的對決,在她的職業生涯中也算是僅見。

    青銅戰臺被鐵籠覆蓋,場中的兩個人緩緩動了,他們的目光劃過彼此,如同閃電般刺目。

    轟!

    整片角斗場沸騰。

    大量的超凡者聚集,哪怕是輕微的議論聲,匯聚在一起后,也會成為江海涌動般的轟鳴聲。

    有不少仙女凌空施法,為看臺上的觀戰者送上合宜的果品、茶點等,這場超規格對決的票價自然超高,但服務等也相應到位了。

    鐵籠中,青銅地面很硬,熔煉進去了至寶級物質,銘刻著各種紋理,踩在上面有些粗糙。

    王煊從福地碎片中緩緩抽出粗大的狼牙棒,眼神鎖死了前方的中年男子,開始踱步。

    在他的身上,黑色的妖氣蒸騰而起,越來越濃,終于變成了滔天的大霧,屬于五行山二大王特有的景象出現在青銅決斗臺上。

    眾人發呆,前面幾場,他已經收起來了,并沒怎么對燭龍族的天級高手外放妖云。

    現在燭海出場后,孔煊卻擺出這種一代妖王的架勢,這是為了體現不凡,還是在輕慢超絕世?

    燭海的臉色頓時黑了,心中不快,你一個小小的真仙,隔這和我講排場,弄出蓋世妖王出世時的景象,給誰看呢?

    偏偏,這時青銅巨宮為了烘托氣氛,響起激昂的戰曲,鏗鏘震耳。

    聽著戰曲,人們再去看五行山二大王孔煊的出場方式,發現竟然很應景。

    燭海,一頭青色的短發,外表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雙目豎著生長,這是燭龍族的特征。

    他立身在那里,不怒而威,在其背后,一片深邃,宏大宇宙模糊的浮出,并有大星出現,圍繞著他轉動,將他襯托的猶如星空之主。

    下一瞬,大戰爆發!

    王煊主動出擊,而且是以一種高姿態的方式,不像是真仙面對超絕世,更像是一頭神鷹,在撲殺地面的鼠、兔等小動物。

    那種姿態,霸道無比,讓觀戰的燭龍族人,皆憤懣不已,此妖太他么的強勢了,自半空俯沖,拎著狼牙棒,直接就夯下去了!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孔煊的霸道,像是將這里當成了狩獵之地,挾滾滾妖氣,覆蓋下方的超絕世。

    燭海面色冰冷,他還從未見過這么野的真仙,肆無忌憚,凌空撲殺下來,這是恨不得直接按死他的架勢。

    漫長歲月以來,便是超絕世和他切磋,以及交手等,也都是平視,沒人敢上來就這樣自高空撲殺。

    眼下,這佃真仙給他的感覺,就像是老鷹……撲擊小雞仔!

    事實上,其他人也感覺到了。

    “!“當回過味兒來后,燭龍族一群人都忍不住想罵娘。

    廣闊的角斗場中,響起震耳欲聾的規則碰撞聲,兩人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直接兇猛的撞擊在一起。

    燭海手中拎著一根青色的鐵杵,也屬于重型兵器,右手持著它揮動時,虛空壓塌,而后爆碎。

    他以青色鐵杵和黑色的狼牙棒撞擊在一起,景象過于可怕,沒有雷霆,但符文碎片卻比閃電還刺目,爆散開去。

    不足一息間,兩人從青銅地面,殺到高空中,再到廣闊的鐵籠邊緣,已經碰撞千百次,快到所有人目不暇接。

    在那里,刺目的符文,像是一顆又一顆流星迸濺出來,匯聚成片,化作光雨,密密麻麻,在整片青銅角斗場中傾瀉。

    虛空在兩人橫掠過去后,才開始大爆炸!

    這一景象,驚的很多人手心出汗,這是真仙級的對決嗎?天級高手進去都要被打死。

    “沒有白來,值了,這是超常規破限者嗎?還是說,是在真仙領域就走了御道化之路的結果,簡直為我開啟了一扇嶄新的大門!”

    有許多真仙當即就驚叫出聲,而天級高手也都沉默了,都在死死地盯著,認真揣摩。

    事實上,貴賓席中,在場的超絕世也都一語不發,仔細的凝視,看到這種戰斗后,他們也可以回顧自身的路,看是否還有缺憾可以彌補。

    隨后有超絕世嘆息,有些東西是彌補不了的,五行山的那位不可一世的妖王,雖然囂張,上來就拎著狼牙大棒,要給燭海開瓢。但他真的很兇很勇,其肉身和精神高度強韌與凝練,簡直就像是傳說中成仙時保住肉身后,成就的原始仙體!

    甚至,有人心中一個激靈,認為他很有可能就是這樣的生靈,不然何以能力拼燭海?

    要知道,燭海是超絕世,早已著手研究御道化很多年,以身印證,他現在重回真仙領域后,很難找到瑕疵,接近完美仙體,但是現在,他居然被生猛地擋住了!

    “真兇啊,或許是我很少走動,很多年沒見到這樣的真仙了,就他這一棒子下去,天級高手都要被打爆。”有年邁的老者嘆道。

    青銅角斗場,足夠廣袤,有芥子須彌互化的大陣覆蓋,宛若一片天地,但是,兩人沖霄而上時,還是不時轟擊在鐵籠上,震得人耳膜都要碎掉了。

    此刻,兩人都冷著臉,極其生猛,他們全都披著神圣符文,那是術法附體,化成了護體仙衣。

    兩人一個拎著漆黑的狼牙大棒,一個手持青色的鐵杵,比閃電還快,再次殺向一起,這種重型兵器的碰撞,讓那黑色的虛空大裂縫一道又一道的出現。兩人發飆,如同殺神附體,又似魔祖復活,攪動出十分恐怖的虛空風暴,如果沒有鐵籠覆蓋,絕對會波及整片角斗場。

    鐵籠中,持續的大爆炸聲震得很多真仙臉色煞白,元神竟要離體而出。

    那可不是真正的聲音,那是道鳴,可以清晰地看到,規則碎片,道韻,在整片角斗場中浮現。

    場中央,兩人搏殺,攪動起規則風云,以及仙道碎片,不斷蔓延,傾瀉,整片青銅戰臺上都成為恐怖的毀滅之地。

    換個真仙進來,直接就要被那些風云和碎片等,壓制的爆開。

    事實上,青銅巨宮已經在檢驗了,送進邊緣地帶一具仙級機械獸,當場炸開。

    接著,一具天級傀儡也被送進去,經過那些涌動的風云,規則碎片沖擊后,竟也漸漸出現細密的裂紋,而后四分五裂!

    “我去,好兇!很多超凡者都被驚住了,但也很欣喜,盯著兩人打出來的道韻,看著那些規則碎片,體悟兩人的戰斗意識,都覺得獲益匪淺。

    “仔細看著,如果想要多次破限,看清這兩人的的意境,領會他們現在的意識層面,那就夠了!有強者現場教學,指導子嗣去領悟場中那兩人周圍流動的道韻。

    所有人都意識到,早先,孔煊在真仙擂臺的十二連勝,以及在第9層角斗場橫掃燭龍族天級高手的戰斗,都只能算是開胃菜。

    那些戰況,全都呈現了一邊倒的架勢。

    現在,他才算是迎來真正的對手。

    但是,當想到他只是真仙,而對方是一位修行數千載的老輩人物后,所有人都凜然,震撼不已。

    “真不錯啊,估計他也就修行六七百年吧,甚至五百年?”早先在在奇物區,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就買走青春不老花的中年美婦開口,露出贊嘆之色,接著又道:“燭海耗費數千年的光陰,精心打磨出來的仙體,一時間竟拿不下他?”

    角斗場中,刷的一聲兩人分開,燭海主動倒退出去,右手縮在袍袖中,青色鐵杵露在外面,神色凝重地看著孔煊。

    在兩人的周圍,風云激蕩,仙道碎片飛舞,根本停不下來,依舊在擴張,伴著漆黑的虛空裂縫蔓延,極其危險。

    “我看到了,那頭老龍的右手在大袖間輕微顫抖了兩下。”六眼金蟬開口,他六只金睛全睜開了,發現真相。

    很多人動容,附近一片嘩然,超絕世硬撼妖王孔煊,持兵器的右手竟然抖了兩下?

    “你看到了嗎?貴賓包廂中,卓嫣然側頭問身邊的黑閨蜜。

    安靜琪點頭,道:“嗯,燭海的手確實抖了,而且,指縫間滲出鮮血,但被他用秘法吸收了,迅速治療好傷指。

    “居然這么強,又一個變態啊。”卓嫣然自語,想到了異海中的陸仁甲,她問安靜琪,道:“你進場的話,能拿下他嗎?算了,又不是沒接觸過,若是都在真仙境界,他直接上頭的話,某人的小蠻腰可能會折斷,嘿嘿。”

    角斗場中,此時兩人相距很遠,但到了這個級數,再遠的距離也不過幾步間的事,剎那即可殺到。

    王煊帶著濃重的黑色妖霧,右手拖著沉重的狼牙棒,在青銅地面劃出一串串火星,他一步一步向前逼去,強勢而霸道,還是早先時那種架勢,要打獵,恨不得直接按死超絕世。

    對手很強,在超絕世領域中,著手研究御道化,印證自身的道路后,超乎想象的厲害,燭海捋順了以前的路。

    事實上,燭海對孔煊的評價則是,一位在肉身和精神強度上不講道理的兇猛真仙,應該是超常規破限者,且疑似是不可思議的肉身成仙,異常棘手。

    “或許是另一種情況,他走了御道化之路后,以各種后天手段彌補肉身,返源成原始仙體?但是,更艱難,需要各種造化物質,而且在真仙階段就得讓御道紋理附骨新生,配合一些古經一起練才行。他到底什么狀況?”燭海在猜疑,神色凝重,他是超絕世,居然對一位真仙無比忌憚了。

    “你有點強啊。”王煊右手拖著沉重的狼牙棒逼近,這樣說道。也

    “#!”

    連燭海都忍不住了,想口吐“清香”,這是你一個真仙應該有的姿態嗎?審視超絕世,居然還這么大刺刺地點評,兩者的身份仿佛錯位了,顛倒了。

    轟的一聲,王煊身體四周,金色神芒無數,向四周擴張,炸開,一切都是因為他動了,速度超越極限,肉身破碎虛空。他拎著狼牙大棒再次殺到燭海近前,直接砸下去了,一副要給他徹底開顱,砸成爛西瓜的霸王架勢。

    這一次,燭海退走了,拎著青色的鐵杵,如同拂動的光,逝去的年華,霎時間,脫離原來的區域。

    他選擇避讓,頓時,鐵籠外的看臺上,各方都吃驚,而后議論,連超絕世都需要避一位真仙的鋒芒嗎?

    王煊拎著狼牙棒,在后極速追趕,肉身橫渡,震裂虛空。

    燭海在遠處駐足,其雙眼先是閉合,竟讓整片天地都晃動了一下,并且暗淡了,而當他睜開眸子時,整片鐵籠空間卻又是那么的燦爛,伴著光雨。

    尤其是,他的右眼變得銀白,神圣紋理交織,有一些道則漣漪擴張了出來,竟形成一個螺旋形的通道。

    其形態驚人,仔細看,那些漣漪都是御道化符文,構建成螺旋形通道,自右眼而出,覆蓋王煊,要將他捕捉。

    “眼中世界?貴賓席上有超絕世低語,似頗為忌憚。

    以燭海的右眼為中心,漣漪擴散,層層疊疊,形成通道,要將王煊接引進那銀白色的眸光世界中。

    王煊第一時間感覺到危險,元神差帶點被剝奪出去,這是想將他的精神與肉身分開。

    不過,在他的頂骨中,內蘊出專屬于他自身的御道化紋理,鎮壓一切不穩定因素,元神稍微震動后,就安然盤坐下去了。

    下一瞬,燭海直接拘禁王煊的肉身,連帶著精神,不將形神隔開,要整體納入他眼中的御道化世界。

    “想捕獲我的精神和身體,進入你的御道天地中,好啊,我自己來了!”王煊無懼,拎著狼牙大棒,大步沖了過去,踏著那些神圣紋理,直接向眼中世界闖。

    很多人都緊張了起來,大戰到了極為危險與激烈的時刻,雙方都出動了御道化紋理,注定將要驚天動地。

    “燭龍族的雙目很特別,超絕世練成御道化真眼后,能凈化與溶解所有真仙,這個孔煊居然敢主動向里闖?連青銅巨宮的主管易照都露出驚容,在一個包廂中站起身來。

    事實上,不止是他,還有其他大人物也都跟著動容,凝視角斗場中。

    貴賓席中,卓嫣然轉頭,看向安靜琪瑩白無瑕的面孔,道:“打個賭,,我認為他可能要用鐵頭功,信嗎,敢不敢與我賭?”

    安靜琪側頭,看著她清純的臉蛋,道:“打個賭,你和孔煊打一場,我認為,你同樣要吐啊吐,哭啊哭。”

    角斗場中,御道化符文驚天,王煊拎著狼牙大棒,沖進了銀白色的眼中世界,妖氣滾滾,在超絕世的右眼中冒出無邊的黑霧。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