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3章 祖孫
    何四海他們來到欣榮造型的時候,殷衛紅還沒來。

    畢竟是老板,不可能像員工那樣準時上班。

    不過何四海終于知道理發店為什么會叫欣榮造型。

    因為欣榮是殷衛紅兒子的名字,雖然聽起來像是個女孩名,但的確就是他兒子的名字。

    當然何四海也是聽許小蓮告訴他的。

    聽到何四海要找他們老板,店里的小伙子們并沒有多想。

    帶著孩子在呢,要是真的是一個人,他們還真的要八卦一下。

    那天那個招待他們的黃毛,還以為何四海是帶婉婉過來剪頭發的。

    他自告奮勇地說讓他試試,何四海自然拒絕了。

    于是領著婉婉往旁邊的咖啡館去坐坐。

    理發店里一股味,何四海聞著不是很舒服。

    何四海領著婉婉還沒走到咖啡館,迎面就遇上了殷衛紅。

    她里面穿著一套干練的小西裝,外面又套了一件風衣,可惜身材微胖,穿風衣反而顯得有點臃腫。

    一頭的淡藍色頭發本為增加時尚感,現在反而顯得有點庸俗。

    當然這是以何四海的眼光來看,畢竟何四海接觸過的幾位女子,無論長相和氣質都是一等一的,自然也把他的眼光給拔高了許多。

    “咦,何先生,您是帶孩子過來剪頭發的嗎?”見到何四海,殷衛紅很熱情地招呼道。

    何四海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許小蓮,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何先生是有什么事嗎?”殷衛紅收斂了笑容,疑惑問道。

    “怎么說呢?”何四海撓撓頭。

    心想要不要把引魂燈掏出來,直接讓許小蓮跟她溝通得了。

    但是站在這大馬路上,還是找個地方為好。

    “有點事跟你說,前面有家咖啡館,我們去那說吧?”何四海道。

    殷衛紅聞言眉毛皺得更深了,她看了一眼婉婉,然后再次看向何四海道:“有什么事,就在這說吧。”

    “這樣啊……”

    “早上我店里還有很多事,就不陪何先生了。”見何四海不想說,殷衛紅直接跨步向前走去。

    在社會上打拼這么多年,就是因為她對所有人都抱有一定的警惕和戒心,才能走到今天,要不然早就被吞得骨頭渣都不剩。

    看著殷衛紅離開,再看旁邊許小蓮滿臉的哀求之色。

    何四海無奈地開口地道:“你不想知道你兒子的下落嗎?”

    已經走過去的殷衛紅聞言猛地轉過身來,直勾勾地看著何四海,然后滿臉驚訝地問道:“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除了當年幾個極為親近的人,她從來沒跟人說過她兒子的事。

    可是那幾個較為親近的人,現在都還在監獄里沒出來呢。

    “你兒子是不是叫米欣榮?”何四海指了指她身后欣榮造型的招牌。

    米這個姓,是一個很小的姓,何況何四海說得全對。

    所以殷衛紅往前緊走幾步,抓住何四海的胳膊,一臉驚喜地問道:“你知道我兒子在哪里?”

    “旁邊去說吧。”何四海再次指了指旁邊的咖啡館。

    這一次殷衛紅沒再拒絕,同時也放開了何四海的胳膊。

    何四海拉著婉婉在前,她就跟在后面。

    剛才何四海猛地提起她兒子的名字,她難免心情激動,走了幾步,就緩了過來,心里疑惑更甚了。

    “你是從哪里知道我有兒子的,并且還知道我兒子叫米欣榮?”殷衛紅忍不住追問道。

    眼中卻掩飾不住的懷疑之色。

    過去她打交道的三教九流,什么樣的人沒見過,什么樣的騙子沒見過。

    特別是她在歌舞廳當陪酒那些年,身邊的小姐妹們很多就有遭受騙子的經歷。

    “到咖啡館再說。”何四海瞥了她一眼,然后抱起婉婉大步向前走去。

    早上的咖啡館一個人沒有,何四海徑直找了個角落坐下。

    同時把婉婉給放了下來。

    “你自己去看看,有沒有什么想吃的。”何四海對婉婉道。

    咖啡館里不但賣咖啡,也賣一些面包、蛋糕什么的。

    “好噠。”婉婉聞言,開心地跑到透明櫥柜前,向里面張望。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殷衛紅這才坐了下來。

    “何先生,只要你告訴我兒子確切消息,等我找到他,我必會重金酬謝。”殷衛紅看著何四海道。

    “我可不知道你兒子在哪里。”何四海笑道。

    許小蓮只跟他說殷衛紅有個兒子,可沒說收養米欣榮的那家人去哪里。

    不過許小蓮是知道的,因為殷衛紅進監獄那幾年,她一直是跟在米欣榮身邊的。

    “那你從什么地方知道我有個兒子,并且還知道我兒子名字的?”殷衛紅瞪著何四海問道,滿臉的兇厲之色。

    她年輕的時候就不是善茬,從監獄里出來,雖然收斂了很多,但是生氣的時候,那股戾氣就收斂不住了。

    可是何四海哪里會怕她,不過因為許小蓮所托,要不然根本不會搭理她。

    “讓知道的人跟你說吧。”何四海說道。

    殷衛紅還沒反應過來何四海是什么意思,就見他手上突然出現了一盞紅燈籠。

    “魔術?”殷衛紅也有些驚訝。

    可還沒等她發問,就見一只手忽然放在她的肩頭。

    把她給嚇了一跳,可等轉過頭去,卻不止嚇了一跳,而是渾身都哆嗦起來。

    “奶……奶……奶奶?”她又驚恐,又疑惑問道。

    “剩下的,就交給你吧。”何四海把引魂燈放在桌子上道。

    “謝謝您,接引大人。”許小蓮雙手合十,向何四海行了一禮。

    何四海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走向還趴在玻璃櫥窗往里瞅的婉婉身邊。

    許小蓮卻在剛才何四海坐的位置坐了下來。

    “衛紅,別怕,我是奶奶,還能害你不成。”許小蓮仔細打量著殷衛紅,滿臉慈祥地道。

    “不……我……你是……不害怕。”殷衛紅此時頭腦亂糟糟的,有點語無倫次。

    “這些年,我一直跟在你身邊,衛紅,可苦了你。”許小蓮伸手捉住殷衛紅放在桌上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殷衛紅下意識地想要把手縮回去,可是卻感覺到許小蓮雙手的溫暖,有些發愣地看著她。

    好一會兒大腦才緩過勁來,開口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門:求月票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