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4章 奶奶的守護(為白銀盟主孟婆來罐加多寶加更)
    “你想吃哪一個?”何四海彎下腰湊到婉婉的耳邊問道。

    “嗯……”婉婉有點猶豫不決,不知道選哪個好。

    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

    “那就都買了。”何四海道。

    婉婉聞言回過頭來,看著她露出一個又驚又喜的小表情。

    “怎么?不喜歡嗎?”何四海輕輕掐了掐她肉嘟嘟的小臉蛋問道。

    婉婉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太多了,我吃不掉那么多呢。”婉婉說道。

    “好吧,那你想買幾個?”何四海問道。

    婉婉聞言,伸出自己的小手手,五指張得大大的,然后一個數。

    “婉婉、桃子、萱萱、小哥哥,我要這么多。”婉婉伸出四個小指頭道。

    “小哥哥?”何四海向著咖啡館外看去。

    果然見在花壇的臺階上坐著一個小男孩,見他看過來,立刻躲到了花圃后面。

    “那我們就買四個,你來幫他們選好不好?”何四海低下頭對婉婉道。

    “好。”婉婉聞言自然一臉開心。

    然后很快她選了四個不一樣的面包,給自己選的是一個很大的像是甜甜圈一樣的面包,上面還有一些藍莓。

    何四海端著面包盤去結賬,婉婉好奇地向著許小蓮她們所在的角落里瞅了一眼。

    殷衛紅低著頭,正在小聲地抽泣著,她滿臉歉疚,不停地向許小蓮說對不起。

    許小蓮輕輕搖著頭,滿臉慈祥地看著她。

    在她眼中,她還是那個成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叫著奶奶、奶奶的小跟屁蟲。

    大概早上沒什么生意,咖啡館里也就兩個服務員,她們也有些好奇地看了幾眼,然后就沒太再關注了。

    何四海付了錢,把婉婉的那個面包遞給她道:“吃吧,不用管她們。”

    婉婉這才收回了目光。

    “小哥哥的,要送給他嗎?”婉婉問道。

    “你去叫他進來吧。”何四海看一眼躲在花壇后面,向這邊窺視的小男孩,然后對婉婉道。

    婉婉聞言看了眼何四海,猶豫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氣獨自一人出了咖啡店的門。

    等到了外面,忍不住又回過頭來看了一眼何四海。

    何四海對她露出一個鼓勵的笑容。

    婉婉這才小步上前,走向小男孩。

    也不知道婉婉跟小男孩說了什么,然后婉婉又獨自一人跑了回來。

    “怎么了?他不愿意過來嗎?”何四海問道。

    婉婉點了點頭,然后道:“小哥哥說他身上很臟。”

    何四海聞言一時沉默無言,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最后只能嘆息一聲道:“那等會我去外面再給他吧。”

    婉婉乖巧地點了點頭。

    何四海領著她,在旁邊找了位置坐了下來。

    之所以等會,是因為要取回引魂燈,沒有引魂燈,給他也沒用。

    殷衛紅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女人,始終只是小聲抽泣,并沒有嚎啕大哭。

    這主要跟她人生經歷有關,大起大落,經歷過了無數的傷痛,所以雖然悲傷,但是依舊能控制住情緒。

    殷衛紅和許小蓮交談的時間并不長。

    該交代的交代清楚,她對人間已經沒有什么好留戀的了。

    于是她身邊出現了一團光。

    咖啡館里的兩位服務人員有些驚訝地看了過去。

    何四海伸出手指輕輕一彈,兩縷肉眼不可見的灰色氣息落在兩位服務員的額頭上,然后兩人仿佛什么事也沒有,自顧自地又開始忙活起來。

    這就是神力的運營,當初何四海問桃神,應該怎么運用神力。

    神力的運用很簡單,心之所想,能做到就做到,做不到就做不到,萬物存乎一心,根本沒什么技巧法門。

    這就是神力,是思想的具現,是心靈的延伸。

    何四海起身,向著許小蓮殷衛紅走去。

    許小蓮站起身來,雙手合十,向何四海恭敬行了一禮。

    “謝謝您,接引大人。”她臉上露出一個輕松解脫的笑容。

    旁邊殷衛紅趕忙擦了擦眼淚,站起身來,學著奶奶的樣子,也向何四海行了一禮。

    許小蓮接下脖子上的金鎖片,遞給了何四海。

    “衛紅,我走了,好好保重。”她再次殷衛紅道。

    “奶奶。”殷衛紅輕呼一聲。

    “奶奶的小衛紅啊。”許小蓮微笑地輕聲道。

    然后頭也不回地走進那團光芒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殷衛紅呆呆地看著許小蓮消失的地方,輕聲抽泣著。

    就在這時,何四海轉身離開的動靜驚醒了她。

    她抬起頭來,向何四海問道:“我奶奶去了天堂嗎?”

    “不是,去了冥土,人死了都會前往冥土,重入輪回。”何四海說道。

    “謝謝您,之前冒犯您了。”她雙手合十向何四海道。

    何四海擺了擺手,沒有在意,想了想,把手里的金鎖片遞給她道:“一切源于此,這個牛給你做個念想吧。”

    “這個……這個怎么可以?”殷衛紅驚訝道。

    許小蓮跟她說過何四海的身份,知道這是何四海的報酬。

    “拿著吧。”何四海道。

    殷衛紅猶豫了一下,還是身后接了過去,不是因為它的價值,而是因為這是對奶奶唯一的懷念。

    “接引大人,我……我不知道應該如何感謝您。”殷衛紅道。

    “這樣啊,那以后我來理發,都免費吧。”何四海道。

    然后提起引魂燈,直接轉身離開了。

    殷衛紅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雙手合十向何四海的背影行了一禮。

    然后把金鎖片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貼心放好。

    “奶奶,謝謝您,謝謝……”她捂著胸口道。

    陽光從窗外照進來,落到她的身上,讓她感到無比的溫暖。

    何四海沒有告訴她關于七月十五的事情,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怎么了?吃不下了嗎?”何四海看了眼婉婉手上啃了兩口就放一邊的面包問道。

    “hiahiahia……”婉婉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飽飽噠。

    小孩子就這樣,沒吃的時候覺得能吃下一頭牛,真讓她吃的時候,吃條牛尾巴。

    “那就先留著。”何四海把她面包收拾好,重新放回袋子里。

    然后拉著她向門外走去,婉婉主動把引魂燈提在手里,正好可以拿來玩一玩。

    “hiahiahia……”她發出得意的笑聲。

    搞得何四海有點莫名其妙,不懂她無緣無故的笑什么。

    等到門口,何四海才想起一事來,回身對著兩個服務員勾了勾手,兩縷灰色的氣息從她們身上溢出,消散在了空氣里。

    何四海這才推門走了出去。

    然后對著躲在花壇后面的小男孩招了招手。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