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7章 草兒(為白銀盟主孟婆來罐加多寶加更)
    草兒迷迷糊糊地從夢中醒來,她好像聽見哥哥在叫她。

    揉揉眼睛,看了看四周,灰暗的屋子空蕩蕩地什么也沒有。

    大概還沒睡清醒,呆愣了一會,一陣冷風吹來,徹底讓她清醒了,趕忙把旁邊的被子往身上拽了拽。

    可是被子臟兮兮的,一點也不保暖。

    而她睡的也根本不是床,只是稻草鋪成的一個窩,上面墊著許多舊衣服。

    這比床上暖和,之前她睡在床上,但是經常半夜被凍得睡不著覺,后來她發現草窩里最暖和,于是就睡在了這里。

    醒過來的草兒又冷又餓,于是起了“床”。

    至于穿衣服,那就根本不需要了,因為她睡覺就沒脫衣服,脫了衣服會更冷的,所以冬天她就一直沒脫過衣服,自然也很多天沒洗過澡了,身上一股怪味,不過她已經習慣了,總比凍死好。

    草兒走到房子的角落里,那里堆滿了土豆和紅薯。

    這是哥哥活著的時候,從田里收上來的,是村里嚴阿姨以前幫他們種的。

    這些土豆和紅薯有的已經發霉,有的已經發芽,但是對草兒來說,能不餓死就行,哪里還管這些。

    草兒隨便撿了幾個土豆去了廚房。

    說是廚房,其實只是一個四面透風,上面漏雨的破棚子。

    鍋臺上放著兩個碗,一個碗里是咸豆角,這是鄰居奶奶給的。

    另外一個碗的碗底有幾片肉,這是咸肉,是上次楊老師帶來的,她舍不得吃,每次都是舔一舔,然后放回去,冬天又不會壞,不過已經失去了油漬,看起來干巴巴的,天氣涼了,凍在了一起,跟個石頭一樣。

    草兒會煮飯,很小的時候她就學會了煮飯。

    土豆她也懶得洗,就那樣放在了鍋里。

    因為太冷了,草兒的手上全是凍瘡,碰到涼水,寒氣仿佛從傷口鉆到骨頭里,凍得人骨頭都打顫。

    草兒知道,燒土豆還要放水,不然鍋會燒壞了。

    于是從旁邊拿了一個掉了瓷的搪瓷臉盆走到外面。

    門口有個壓力井,是以前爺爺還在的時候爺爺弄的。

    草兒把搪瓷臉盆放在出水口,然后往里看了一眼,里面結的浮冰已經融化了,不由松了口氣。

    使勁壓了兩下把手,井水嘩啦啦地流入臉盆里。

    草兒沒敢打多,因為多了她端不動,而且水有可能會潑到自己身上,那就慘了。

    等到了廚房,她先把臉盆放在地上,然后從旁邊已經干枯的水缸里拿出一個葫蘆瓢出來。

    這個葫蘆瓢是以前爺爺在山里的小溪撿回來的。

    上面還有一些彎彎曲曲,跟鬼畫符一樣的圖案。

    臉盆里的水雖然少,但是草兒依舊不能搬到鍋臺上,直接倒在鍋里。

    不是鍋臺高,而是草兒長得很矮很瘦小,雖然她今年已經七歲。

    草兒用葫蘆瓢把臉盆里的水全都勺到鍋里。

    準備生活的她,忽然發現已經沒有了柴火。

    草兒不由地愣住了,然后深深地嘆了口氣。

    她餓得已經沒有了什么力氣。

    不過沒有辦法,只能回到屋子里,找到以前哥哥撿柴火用的繩子。

    然后蹣跚著向村后的二子山而去。

    二子山最外面的柴火已經都被撿完了,只有往里面走,以前哥哥是不讓她往里面走的,哥哥說山上有大灰狼,會把她給吃掉。

    可是現在哥哥已經不在了,為了撿柴火,她只能往里走。

    冬天的山上滿是枯草和落葉,這些枯草和落葉其實也可以燒。

    但是太不經燒了,需要很多才能燒一頓“飯”,除了村里閑著沒事的爺爺奶奶,很少有人會把它們給弄回家。

    因為村里人經常上山,所以踩出一條上山的路,很寬也比較好走。

    但是草兒卻選擇了一條小路。

    往前走了大概五六分鐘,就是一片墳地。

    這里就是拐之溝村人的祖墳。

    拐之溝村人死后都埋在這里。

    草兒走向一座很小的新墳。

    這是哥哥的墳,幾個月前哥哥進山落到溪里死了,然后就埋在了這里。

    是村里人幫埋的,她甚至都沒看到哥哥最后的模樣,四叔說哥哥被水泡的很嚇人,看見了會做噩夢的。

    所以四叔用被子把哥哥緊緊地裹了起來,然后又用繩子綁成一圈,草兒心想哥哥一定很難受。

    村里人把他們家原本放衣服的柜子鋸了一塊下來,然后把哥哥放在里面,就這樣埋了。

    草兒放下手上的繩子,坐在墳頭上,呆呆地看著天空的太陽,她想哥哥了。

    可是她知道,人死了就再也回不來,因為爺爺幾年前也要死了,就沒回來。

    爺爺就埋在旁邊,那個稍微大點的墳就是爺爺。

    可是她搞不懂,爸爸媽媽沒死,他們為什么也不回來。

    或者說,他們已經死了。

    草兒就這樣呆呆地坐在墳頭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肚子再次咕咕叫起來,她終于反應過來要去撿柴。

    她重新撿起丟在地上的繩子,轉身走回大路,準備再次上山撿柴。

    走了一截,她回過頭來,看向哥哥的墳,舉起手臂揮了揮。

    然后轉身快速地離去,瘦小的身影漸漸遠去,在冬日的陽光下,連影子都是那么瘦小。

    …………

    “草兒,草兒,我回來了……”

    葉大壯跑回家里,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愣了一下,草兒不在家里。

    后面跟上來的何四海放下東西,點亮了婉婉手上的引魂燈,打量著四周道:“是不是上學去了?”

    葉大壯搖了搖頭,“草兒這學期就沒有去上學了。”

    “為什么不上?”何四海皺眉問道。

    雖然家徒四壁,但現在上學都是免費的。

    “沒有錢。”葉大壯神色黯然地道。

    “這里上學還需要交學費嗎?”何四海皺眉問道。

    葉大壯搖搖頭,“但是本子和鉛筆要錢呢,而且中午還要吃飯。”

    何四海聞言沉默無言。

    “草兒,草兒……”葉大壯再次尋找了起來。

    他跑向屋外,跑向廚房。

    其實沒什么好找的,因為真的意義上的家徒四壁,一個大活人根本沒地方可藏。

    屋內又臟又暗,還散發著一股怪味。

    何四海看到旁邊的草窩,伸手在里面摸了摸,已經冰涼。

    何四海走向門外,婉婉趕忙跟上他。

    “知道她還有什么地方可去嗎?”何四海走進廚房,向葉大壯問道。

    “草兒可能是去山上撿柴去了。”葉大壯說。

    他看到放在地上的搪瓷臉盆和鍋里泡在水里的土豆。

    因為土豆沒有洗,土豆上的泥巴已經全都被水泡開,看上去像是一鍋污水。

    “那我們去山上找她。”何四海立刻道。

    葉大壯反應過來大喊著“草兒,草兒”沖出廚房。

    草兒背著撿來的柴火,搖搖晃晃,吃力地往家走。

    大概是太餓了,她都出現幻覺了,又聽見哥哥在叫她。

    上次也是,她發高燒的時候,就見到了哥哥,哥哥還跟她說了好多話,雖然都不記得了。

    后來是隔壁奶奶給她吃了藥才好了,她跟隔壁奶奶說了這事。

    隔壁奶奶笑著說人死了怎么可能回來,都是她的幻覺,是假的。

    可是她覺得幻覺其實挺好的,即使是假的,也挺好的。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