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婉婉的表妹
    周慧芝現在依舊還沒從昨晚的震驚中緩過勁來。

    她怎么也沒想到沙灘上那撅著小屁屁,努力扒拉著沙子的小屁孩,竟然是她的表姐。

    雖然母親和姑姑一再強調眼前就是姑姑走失多年的女兒,可是周慧芝依舊感覺跟做夢一般。

    她見過表姐小時候的照片,跟眼前的小孩一摸一樣,可即使這樣,她依舊不相信眼前的小姑娘是她的表姐。

    畢竟這個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并不在少數。

    她甚至以為姑姑是太思念女兒,精神出現了問題,見到一個長得相似的小女孩,就以為是自己的女兒。

    而母親為了不刺激到她,自然就順著她的話。

    按照正常來說,這樣的發展才合情合理。

    可是小姑娘當著她的面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完全就解釋不通了。

    周慧芝抬頭看了眼天空。

    炙熱的陽光照耀在身上讓她果露在外的胳膊感到一陣火辣,即使站在樹蔭下,依舊感覺到一絲清涼。

    她收回目光,只見沙灘上的戴著太陽帽的小人兒,影子拉得老長。

    這無疑讓她又松了口氣。

    不過因為天氣太熱,沙灘上只有小家伙一個人。

    “表……婉婉,你要不要喝汽水?”最終她那一聲表姐還是沒能叫出口。

    不過婉婉也不在乎。

    聽說喝汽水,她立刻抬起頭來。

    “hiahiahia……我要喝。”婉婉開心地道。

    “那你過來,我帶你去買。”周慧芝向她找了找手。

    婉婉聞言立刻拿著鏟子,拎著桶跑了上了岸。

    “走吧,前面有個便利店,我們去那里買,再涼快一下。”周慧芝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漬向婉婉說道。

    然后她忽然注意到婉婉臉上有點汗漬也沒有,除了紅撲撲的小臉,仿佛一點也不感覺到熱。

    于是她好奇問道:“你不熱嗎?”

    婉婉搖了搖頭。

    “真是神奇。”周慧芝贊嘆一聲。

    母親告訴過她,這個表姐不是詭,而是神,她是不怎么信的,可是大白天,陽光高照,小家伙卻一點事也沒有,不得把她不信。

    她打了個哈欠,昨晚一夜沒睡好,所以現在即使陽光高照,她依舊有些困頓。

    “走吧。”她下意識地把手伸過去。

    婉婉愣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小手輕輕地放在她的掌心里。

    在過去,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當然,跟一個剛見面的人一起出來,更不可能。

    這是婉婉的進步。

    媽媽說眼前的大姐姐是她的妹妹,是一家人,所以她同意讓她陪同自己一起出來玩。

    其實這也是周玉娟對婉婉的一次試探,也是一種鍛煉。

    畢竟周玉娟還是很信任周慧芝的,婉婉交給她,她也放心,而這對婉婉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鍛煉機會。

    感受到手心里那軟乎乎的小手,周慧芝心底那最后一絲恐懼仿佛也盡去。

    她拉著婉婉,走向海邊的便利店。

    “婉婉,你以前都是一只在哪里呀?”

    “hiahiahia……”

    “那姑姑是怎么找到你的?”

    (⊙_⊙)?

    “我姑姑就是你媽媽,你媽媽怎么找到你的呀?”

    “hiahiahia……是我找到了媽媽。”婉婉得意地道。

    “這么厲害?”周慧芝不自覺地用孩子的語氣跟她說道。

    “老板幫我找到的,老板好厲害。”婉婉說道。

    “老板?老板是誰?”周慧芝好奇問道。

    “老板就是老板呀,hiahiahia……”

    周慧芝:……

    “那你為什么一直hiahia笑?”

    “老板說,日子都要過,為什么不笑著過呢?這樣自己開心,別人也開心吖。”

    “是嗎?你老板說得很有道理呀。”周慧芝贊道。

    道理大家都懂,可是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呢?

    也許只有像婉婉這樣無憂無慮的小孩子,才不會受到生活的影響,一直微笑以對。

    “那是當然,老板好厲害的。”婉婉得意地道。

    看著小人兒如此作態,周慧芝也知道,這個所謂的老板,看來在小家伙心中很是重要。

    兩人來到便利店,周慧芝買了兩瓶橙子汽水,然后帶著婉婉在旁邊休息區坐了下來。

    正好喝點水,休息休息,當然更重要的是她想要蹭個空調。

    “好喝嗎?”

    看著小家伙用吸管,小心翼翼地把瓶子里的汽水吹出泡泡,周慧芝忽然覺得她說不出的可愛。

    “好喝。”婉婉甩著懸空的小短腿高興地道。

    “那要不要我再給你買一瓶?”周慧芝笑著說。

    “真的嗎?”婉婉聞言一臉驚喜。

    “當然是真的,不過兩瓶你喝得下嗎?”周慧芝問道。

    “我請桃子喝。”婉婉說道。

    “桃子?你朋友嗎?”

    “好朋友。”婉婉說道。

    “那她在哪里?你怎么請她喝?”周慧芝笑著說。

    其實她一直只是在逗婉婉說話,并沒有把她說的話當真。

    “她和老板在家里,我們可以去找她呀,我還想找她一起玩呢?”

    “那她家在哪里?”

    婉婉聞言有點懵,眨巴眨巴著大眼睛,然后道:“家里就是家里呀。”

    好吧,看來她是問不出來什么了。

    不過表姐的眼睛一直是淡藍色的嗎?她心里有些疑惑。

    家里雖然有婉婉的照片,但確實黑白的,根本看不出什么,再說,誰又會去留意這一點呢。

    不過周慧芝還是很大方地又給了婉婉買了一瓶。

    同樣打開了,里面插了插管,因為這個根本不是給什么桃子的,而是給婉婉的。

    可是婉婉拿到以后很開心。

    然后“天真”地道:“我給桃子送去,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送去,送哪里去?”

    “送桃子家呀?”

    婉婉用你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看著她。

    周慧芝有些哭笑不得,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反正今天是陪孩子出來玩,就當陪她過家家了。

    “那你能幫我拿一下嗎?”

    “當然可以。”

    周慧芝拿起桌上剛買的一瓶橙子汽水。

    而婉婉拿起自己的那一瓶,接著去拉周慧芝的手。

    然后——

    她發現手好像不太夠用,在空中抓了抓,有點蒙圈。

    “怎么了?”周慧芝有些好奇地問道。

    “你拉緊我好不好?”婉婉向她道。

    “可以啊。”周慧芝聞言去拉她的小手。

    “不行,你拉我這里。”婉婉示意她拉著自己的手腕。

    周慧芝雖然不解,但還是依言捉住她的小手腕。

    婉婉立刻把另外一只手上的汽水換到這只手上,看著空出來的小手,婉婉發出得意的hiahia笑聲。

    “走了哦。”她向周慧芝道。

    “去哪……”

    周慧芝剛想問去哪里,話還沒說完,眼前的景色瞬間變換,她們已經身處在一處陌生的地方。

    “咦——”

    周慧芝發出吃驚的驚呼聲。

推薦:前世她嘔心瀝血,用半座茶山送丈夫青雲直上,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她就是那個被下堂慘死的原配。再睜眼,已回到豆蔻年華,親人尚在,這一世,她要為自己而活。該走的路要走,該救的人要救,該虐的渣渣······當然也不能落下......秋風殘葉精品言情小說《農門悍妻忙種田》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