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5章 桃大俠
    “呔,妖怪,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桃子手持一個黃皮葫蘆,葫口朝下,指著坐在沙發上吃桃子的劉晚照嬌喝一聲,氣勢十足。

    “我敢答應。”劉晚照笑著說道。

    “媽媽。”

    “哎。”

    “咻,你被我收進葫蘆了。”

    她趕忙蓋住壺口,轉身就跑。

    “小白,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喵。”

    “咻,你被我收進葫蘆了。”

    收了貓妖后,桃子拿著葫蘆又跑了,本還在提心吊膽的小白轉身就跑。

    “爸爸妖怪,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咦,你哪里來的葫蘆?”

    “爺爺給我的。”桃子得意地道。

    然后近前,把自己手上的葫蘆,和何四海腰上的葫蘆比劃了一下,得意地道:“我比你的葫蘆大。”

    “是嗎?那你的葫蘆一定很厲害。”

    “那是當然,我這個可以收妖怪,爸爸妖怪,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桃子再次高舉手上的葫蘆問道。

    “不敢答應,你把我收進去了怎么辦。”

    “哼,怕了吧?”桃子聞言很是得意。

    最近她在看西游記,看到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那一集,看到其中有個寶貝葫蘆,于是就想到何四海一直掛在身上的那只。

    于是張陸軍給他弄來一只黃皮葫蘆做玩具。

    于是她拿著葫蘆到處收“妖”,樂此不疲。

    桃子見爸爸怕了,得意洋洋,也不收他這個爸爸妖怪,轉身跑向院子里。

    傍晚時分,院子里不少蚊蟲飛舞,本因為乜毋樹的關系,這東西是不會進入院子中的。

    但是后來發現蝴蝶蜜蜂也都不進院子,這下養的那些花花草草就麻煩了,所以何四海取消了禁制。

    雖然這些蚊蟲很煩人,但是有了它們反而有了夏天的感覺。

    跑出來的桃子,正好見到一只蚊子從她面前飛過。

    于是她高舉葫蘆喊道:“呔,妖怪,我喊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嗡嗡……”

    蚊子竟然揮舞著翅膀,鉆進了她的葫蘆里,桃子吃驚地瞪大眼睛,接著面露喜色,趕忙把葫蘆口蓋上。

    然后沖進屋內,大聲嚷嚷道:“爸爸,我抓到妖怪了,爸爸,我抓到妖怪了……”

    “是嗎?你抓到什么妖怪了?”

    “蚊子妖怪。”

    “哇,那你好厲害。”何四海隨口道。

    見何四海這樣漫不經心的態度,桃子好生氣,高舉著葫蘆道:“在這里面哦。”

    說完搖了兩下,空蕩蕩的,什么感覺也沒有。

    “妖怪跑掉了?”桃子傻乎乎地想。

    于是她打開葫蘆口,把眼睛湊上前往里面瞧。

    接著“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再抬起頭,一只蚊子還叮在她眼皮上不松口。

    桃子那個氣呀,伸出小手氣呼呼地就給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又哇地一聲大哭起來,下手太重了。

    “噗……”何四海想笑,可又覺得不太好,硬生生地又憋了回去。

    “蚊子咬了一下,沒關系的,給我看……”

    何四海話還沒說完,桃子把手上的黃皮葫蘆往他手里一塞,轉頭就往樓上跑。

    “你去哪里?”何四海詫異問道。

    桃子也不搭話,但是很快就從樓上下來,何四海也知道她干嘛去了,她手上拿著個電蚊拍。

    此時她被叮的那只眼睛已經腫起來了,還挺大,眼睛都睜不開。

    她高舉著電蚊拍,氣哼哼地沖出門外。

    “我要跟壞蚊子決一死戰。”

    何四海趕忙跟著出去,就見桃子在院子里如同一位古代俠客,揮舞著手里的電蚊拍。

    “嘿哈,嘿哈……打你們……”

    “……噼里啪啦……”

    她臉上兇萌兇萌,頭上兩根羊角辮隨著她的動作抖來抖去。

    直到累得自己氣喘吁吁,汗流浹背,這才停下手來。

    這樣她還覺得不過癮,高舉著電蚊拍,站在院子里,大聲高喊:“壞蚊子,下雨淋死你們。”

    “轟隆。”

    天空忽然響起一聲炸雷,嚇得桃子一個哆嗦,然后轉身就跑,一頭撞進何四海的懷里。

    “你呀,又慫又愛玩。”何四海摸著她小腦袋,看向天空。

    傍晚的天空開始刮起了風,不知從何處飄來了烏云……

    “來,桃子,吃個奶奶做的雞翅吧。”楊佩蘭夾了一個雞翅到桃子碗里。

    “謝謝奶奶。”

    “眼睛還癢嗎?癢不能揉哦,忍一忍就好了。”劉晚照在旁邊問道。

    “爸爸幫我吹吹,就不癢了哦。”桃子高興地道。

    此時她眼睛上的包已經消了下去,只是微微有些泛紅,已經看不出被叮咬的模樣。

    “爺爺,我不要葫蘆了。”桃子向張陸軍道。

    “咦,為什么,不好玩了嗎?”

    “嗯,我不想玩了。”

    “那行,我把它破開,做成葫蘆瓢,給你澆花好不好?”

    “用來畫畫也挺好的。”劉晚照插話道。

    在國畫中就有用葫蘆瓢作為材料的例子。

    “畫畫?”桃子驚訝問道。

    “對呀,葫蘆是很好的繪畫材料,可以畫上京劇臉譜,還可以畫上飛禽走獸等等,很漂亮的。”

    “好呀,好呀,我要畫畫,媽媽,你教我好不好?”

    “當然,快點吃飯吧,吃過飯我教你畫。”

    “好噠,啊嗚啊嗚……”

    桃子使勁扒拉了幾口,表示她很快,可是飯粒卻濺得滿桌都是。

    “媽媽,我畫畫嗎?”吃過飯,桃子把小嘴一抹,就迫不及待地催促劉晚照。

    “可以啊。”

    劉晚照放下碗筷下了桌,現在她挺著個大肚子,家里的活就沒一樣讓她插手的,閑得發慌的她陪桃子玩耍也算是打發時間。

    “不過我們沒有畫畫的工具。”

    “那怎么辦?”桃子聞言有些失望。

    “沒關系,我們可以去隔壁萱萱家里借,她家有很多。”

    “呃……那不就是媽媽的家。”

    “哈哈,對呀,我們回家去拿。”劉晚照拉著她走向屋外。

    “早點回來,媽媽煮了湯,等會回來喝。”何四海叮囑道。

    “知道了。”劉晚照應了一聲,已經拉著桃子出了門。

    “吃過晚飯了嗎?要在我這邊吃嗎?”孫樂瑤問道。

    到了隔壁,劉中牟他們才剛吃晚飯。

    “吃過了,媽,借畫筆和水粉顏料用一下,等會我教桃子畫畫。”

    “我也要,我也要……”萱萱嘴里含著東西,口齒不清地道。

    “好,等會你跟我一起回去。”

    “東西都在……算了,等我吃晚飯給你拿,你帶桃子先坐一會,看會電視。”

    孫樂瑤本想讓她自己去書房拿,但是看她挺著個大肚子的模樣又改了口。

    兩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劉晚照看茶幾上堆滿零食,于是順手拿起吃了起來。

    雖然剛吃過飯,但是懷孕之后,她的胃口就大了很多。

    正在吃飯的萱萱聽見撕包裝袋的聲音,回過頭來,瞪大了眼睛。

    “那是……噗……”嘴里的飯粒全噴了出來。

    看著一地狼藉,萱萱陷入了沉默,也顧不得零食了,小心翼翼地斜眼看向旁邊的爸爸媽媽。

推薦:前世她嘔心瀝血,用半座茶山送丈夫青雲直上,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她就是那個被下堂慘死的原配。再睜眼,已回到豆蔻年華,親人尚在,這一世,她要為自己而活。該走的路要走,該救的人要救,該虐的渣渣······當然也不能落下......秋風殘葉精品言情小說《農門悍妻忙種田》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