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7章 夫君知道一定會打死我的!
    裴融回轉眸子看向檀至錦,緩慢地眨眨眼。

    檀至錦看不懂他的意思,抓著頭道:“妹夫,是不是要交待什么啊?”

    這話聽起來就像是在問,是不是要交待遺言啊?

    裴融索性閉上眼睛,他就不該指望檀家兄妹嘴里能出什么好話。

    “我知道,我知道!”檀悠悠上前把檀至錦擠開,打算將功折罪:“夫君太疼了,另外失血過多,沒力氣說話。他是太疼了,硬生生疼醒的,所以想要安神藥,對不對?”

    裴融再次睜開眼睛,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錯了啊?”檀悠悠咬著下唇,眼睛一亮:“我知道了,家里一切都好,公爹很好,萱萱很好,抓到三個壞人,一個被我用石獅子砸得半死,另外兩個被你書房里的機關暗箭射得半死,沒有東西被偷。”

    裴融面色緩和下來,朝她眨眨眼,嘴唇動了動。

    檀悠悠趕緊貼近,然而什么都沒聽到,裴融的聲音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她便自說自話:“餓了渴了吧?熬著,不敢給你吃喝啊……啊,哥,剛才那個藥方弄清楚沒有?趕緊煎藥啊!”

    “哦哦哦……”檀至錦手忙腳亂地往外走,走到門口又折回來,語氣沉重地叮囑裴融:“妹夫別擔心,家里的人我都會照顧好的,安安心心的哈。”

    仿佛是在說:別擔心,我會替你照顧好家人的,安安心心地去吧!

    裴融睜著眼大喘氣,整個人已經麻木不仁帶絕望。

    誰能聽到他的心聲呢?

    知道家里一切都好之后,他就真的只想要一碗安神藥,因為太疼了啊!他懷疑自己會被活活疼死。

    不是被人搞死的,而是疼死的,想起來就特別窩囊。

    檀悠悠粉嫩的小臉突然出現在他眼前,帶著甜蜜蜜的笑容:“夫君,張嘴,啊……”

    裴融還沒來得及張嘴,一把湯匙已經撬開了他的嘴,接著有濃稠難吃的藥汁涌入,想要不窒息就得忙著吞咽。

    這給裴融帶來了很大的傷害,吞完藥汁之后,他已經氣喘吁吁痛苦不堪。

    他憤怒地瞪著檀悠悠,覺著這個婦人怕不是真想做寡婦,想要趁機謀殺親夫?

    “睡吧,睡吧,安心睡吧。”檀悠悠將柔軟的小手覆在他的眼皮上,就像撫摸大樸、小樸似的來回抹了幾下。

    裴融眼前一黑,徹底睡死過去。

    檀悠悠松一口氣,坐在床邊看著裴融發呆。

    蓮枝小聲哄她:“夫人真是神機妙算,猜到侯爺會疼得受不了,一早準備好了安神藥。幸虧準備得早,這藥湯才能熬得如此濃稠少量,不然一大碗,還不知怎么難吃呢。”

    檀悠悠艱難地扯扯唇角,請梅姨娘幫她看著裴融,自己出去接待壽王世子。

    壽王世子已經安撫好了錢獸醫,正哄著人在那配傷藥呢。

    br/>

    見檀悠悠過來,錢獸醫就獅子大開口:“要我全程守著不是不可以,但得給我一萬兩銀子。”

    邊說,綠豆眼瞅著檀悠悠,一副小心眼兒想報復為難的樣子。

    壽王世子正想說和,檀悠悠已然云淡風輕地道:“一萬兩銀子啊,我還想著送您三個傷患練練手呢。怪我考慮不周,您這么忙,這么累,哪有空管什么傷患呢?”

    她是想著,抓到的那三個壞東西,只有活著才有價值,正好用來討好錢獸醫,同時療一波傷,一舉兩得。

    錢獸醫眨眨眼,自吹自擂的同時情不自禁透出些諂媚:“三個傷患啊?都傷到哪里啦?不是我吹牛,這京中治外傷的大夫中,數我第一!”

    檀悠悠穩重地道:“麻煩錢大夫先給拙夫配藥呢。”

    錢獸醫二話不說,埋頭配藥,配好之后還額外贈送一盒安神丸:“這是我秘制的安神丸,疼得受不了就服一丸,一覺到天亮。別看它小,威力無比!不要多吃,不要多吃!切記!”

    “多謝大夫,勞您費心!”檀悠悠笑容可掬地接過藥,命人領錢獸醫去看傷患,再對著他的背影送上一記白眼。有安神藥不早拿出來,醫者仁心在哪里?

    不想錢獸醫也剛好回過頭來對著她翻白眼,兩對白眼一碰上,彼此都呆了,隨即神色自若地互相行個禮,假裝沒有這回事,再各自回頭,各干各的。

    壽王世子哭笑不得,突然有些擔憂自家女兒的未來,要不,回家就和父母商量商量,另外給姣姣請個先生吧?

    檀悠悠把藥交給柳枝去弄,鄭重其事地給壽王世子行禮:“多謝世子救助拙夫,大恩大德,我們闔家銘記心上。”

    壽王世子有些尷尬:“其實……向光救了我的命,是我給你們添了麻煩,對不起你們。”

    檀悠悠靜默地注視著壽王世子,神情看起來可憐兮兮的,聲音干癟卻不失真誠:“夫君既然愿意以命相護,必然有他的理由,世子無需自責。”

    自責有個屁用啊,必須真金白銀、真材實料地補償才算有誠心。

    壽王世子突然很羞愧,這么深明大義的女人,就是姣姣先生的不二人選啊!自己剛才是在想什么!

    “你放心,家父已經入宮向陛下稟明此次事件經過,很快就會領著御醫過來。有錢獸醫,啊不是,錢大夫和御醫聯手,向光很快就會好起來。”

    檀悠悠伸手拭淚:“按理說,我們內宅婦人不該多問男人在外的事,可這人傷得不明不白的,家里還出了這么大的事,我也怕的。就怕他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對不起陛下,辜負叔祖和您的期望。”

    壽王世子這才透了一點點:“你放心,向光做的都是正事大事,陛下也知道的。只會重賞你們,不會怪罪。”

    他壓低聲音:“向光立了大功,我現在不能說,過些日子你就知道了。且等著吧!”

    檀悠悠繼續拭淚:“可我還是怕呀!或是我頭發長見識短,日常看戲看得太多,總想著卸磨殺驢啥的,啊,都是我的錯,我怎么能這樣想呢?夫君知道一定會打死我的!”

    壽王世子趕緊打包票:“不會不會,我保證。”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