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8章 人生的十字路口
    與御醫同行的還有袁寶來。

    袁寶來帶著一堆御賜的傷藥和補藥,此外還有一盒子內造的小孩兒玩具,笑嘻嘻地道:“這是給六皇子特造的玩具,陛下命我也給你們家大小姐帶一份。”

    雖不是什么值錢的,卻是一份殊榮,代表著皇帝對安樂侯府的認同和安撫。

    檀悠悠一絲不茍地行禮謝了,雙手接過,領著袁寶來和御醫去看裴融。

    裴融睡得很沉,只兩道濃眉緊緊皺著,睡夢中也能看得出來他的痛苦非同一般。

    袁寶來命御醫去看,仔細交待:“老白啊,陛下有旨,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安樂侯好起來。”

    白御醫慎重地應了,上前給裴融診脈、驗看傷口,見傷口已經縫合整齊并包扎妥當,眉頭便是一皺:“這是誰做的呢?”

    壽王世子正要回答,檀悠悠已搶在前頭道:“是壽王府自己的跌打大夫,據說早前曾在軍中,治療外傷很有一套。”

    據她所知,干技術活的人多數都很自信,總覺著別人做的沒自己好,特別是正統出來的非常看不起野路子。

    這御醫多半看不慣錢獸醫這種野路子,倘若一個想不通,非得拆開重來一次,裴融怕是真的好不起來了。

    是以,只能拉上壽王府這桿大旗,壓一壓御醫,好讓裴融得點安寧。

    她撒了謊,檀至錦生怕壽王世子有想法,忙道:“五妹!”

    壽王世子卻是輕輕搖頭,示意不必糾葛這些細節。

    果然白御醫不過輕輕揭開一看便點了頭:“縫合得極好,針腳細密整齊,壽王府的大夫乃是極好的。”又捏起一點傷藥仔細查看,肯定:“藥也對。”

    眾人都挺高興的,壽王世子也覺著倍兒有面子。

    白御醫又要內服的方子來看,添減幾味之后道:“這位大夫想必還年輕,用的藥太沖太重,侯爺身體虛弱,還得慢養細養,咱們用些溫和的藥。”

    檀悠悠也不懂這個,粗略看過就遞給檀至錦。

    這個時候的讀書人多數都略通一點醫理,但怎么也比不上御醫就是了,檀至錦看不出所以然,老老實實地又遞給壽王世子。

    壽王世子壓力很大,硬著頭皮接了鍋:“那就按著方子來。”

    白御醫很滿意,捋著胡須正要去吃茶,外頭急急吼吼跑來錢獸醫,咋咋呼呼地道:“聽說來了御醫?是哪位?別叫他亂改我的方子!不然出了事兒我不認!”

    兩下一照面,仿佛烏龜對王八,各自眼睛瞪著對方,瞬間燃起熊熊戰火。

    “是你!錢獸醫!你在民間坑蒙拐騙的賬還沒算,竟敢混入宗室之中欺詐貴人!老夫險些被你害了!你用的那些藥簡直要不得!傷口縫得亂七八糟,也好意思!”年邁的白御醫激動得唾沫橫飛,花白胡子亂撅,手指頭朝著錢獸醫的臉戳過去,勢不兩立。

    錢獸醫將瘦弱的胸脯往前一挺,針鋒相對:“什么叫坑蒙拐騙?錢某坑誰害誰了?啥

    叫混入宗室欺詐貴人?分明是壽王世子重金聘請我救人!我害你?笑死我了!該是我求求你別害我吧!你們這些御醫,拿著俸祿,享著官位,一味求穩,怕的就是壞自個兒的名聲,丟掉官位!多少小病被你們拖成大病,* amp;%#! amp;*…¥#@!”

    “二位大夫別吵……”袁寶來勸了一回勸不好,只能拿出威嚴,厲聲喝道:“都閉嘴!醫者仁心,你們當著傷患這樣吵鬧,成何體統?躺在床上的不是你們的親人,是吧?”

    白御醫和錢獸醫怏怏閉嘴,同時看向檀悠悠等人:“到底請誰?”

    壽王世子立刻看向檀至錦,檀至錦飛快回頭看向檀悠悠。

    檀悠悠以手扶額,她最怕的情況終于出現了!

    所以說,裴坑坑的運氣真不好,受個傷也要被人坑。

    這太難選了啊!

    裴融受的是外傷,她心里更傾向于手術經驗豐富的錢獸醫。

    但白御醫是皇帝派來的,不信任御醫就是不信任皇帝。

    “安樂侯夫人,您怎么想的就怎么說。”袁寶來明目張膽地給她撐腰。

    檀悠悠討好地沖著兩位大夫甜甜一笑:“給二位添麻煩,實在不好意思……拙夫傷口既已縫好,就別再打開了,不然我怕他撐不住。藥方,御醫方才已作了添減,就按著那個來啊!”

    兩不得罪,兩不滿意。

    在能逃開的情況下,直接面對矛盾是傻子,檀悠悠果斷放出袁寶來:“袁總管,此事還請您做主,我一個婦道人家,真是什么都不懂得。”

    袁寶來沖著白御醫呵呵一笑,白御醫便慫了,不敢再挑事,悄無聲息跟著檀至錦去喝茶。

    余下一個暴跳如雷的錢獸醫,檀悠悠慢吞吞地道:“錢大夫啊,知道為什么御醫看不上您嗎?因為他是正統,您是野路子!為您正名的機會就在眼前,我家夫君可是鼎鼎有名的向光公子呢!治好他,您的聲名就會更上一層!明人不說暗話!人生的十字路口,看您怎么選!”

    錢獸醫斟酌再三,翻個白眼進去守著裴融:“我非得把人治好不可,讓這些老朽看不起我!”

    檀悠悠松一口氣,謀劃著要趁機忽悠白御醫給裴老爺看個病,老年癡呆治不好,但也能用藥稍許緩一緩,不然鬧騰起來也是夠收拾。

    于是著人去隔壁把潘氏、栓子接過來陪著袁寶來,自己挽起袖子下廚一通忙碌,做出來一桌方便好做的特色飯菜,什么米湯魚、魚豆花、麻辣香鍋、蛋包飯之類的,整整齊齊擺了一桌,請壽王世子、袁寶來、御醫入座,檀至錦作陪。

    至于錢獸醫那兒,另外送了一份過去,但凡正席上有的,樣樣不落,叫柳枝和鮑家的在那伺候著,沒半點毛病。

    檀至錦陪著幾人酒過三巡,檀悠悠再出去敬酒,先將幾人挨著謝了一遍,再提裴老爺:“神智不清楚,跟我鬧著要見拙夫,我斗膽謊稱拙夫被宣入宮,又問什么時候回來。可否請袁總管與我作個證,好叫老人家別鬧騰?”

    袁寶來是個人精,一聽就明白了,便讓白御醫:“來也來了,一起去瞅瞅?”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