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9章 西瓜皮、花肚皮
    “我兒向光當真被陛下留在御前辦事?御醫是他替我求來的嗎?”

    裴老爺感動得眼淚汪汪,十二分的配合,謹慎的非得讓袁寶來上座:“知道他好,草民就放心啦!陛下洪恩啊!草民無以為報,只能來生銜草結環報答陛下!”

    袁寶來不過微皺眉頭,他便被嚇得惴惴不安,叫過檀悠悠低聲問道:“兒媳婦,咱們家有什么值錢的好東西,該孝敬的要孝敬!”

    “公爹放心,兒媳都安排妥當了。”檀悠悠怕他太過畏懼會出丑,溫言細語哄了一回,對著袁寶來和白御醫苦笑,悄悄指著頭部,表示是真病糊涂了。

    有袁寶來盯著,又吃了人家好吃的,白御醫頗為盡心,斟酌許久才開了方子,又詳細交待怎么配藥。

    袁寶來見此間事了,便要告辭回去,叮囑檀悠悠:“老侯爺對陛下的確敬畏有加,咱家回去自會稟告陛下。你也安心著,咱們陛下眼里揉不得沙子,卻也是長情溫厚之人,誰辛苦忠君,心里明白著呢!”

    檀悠悠送上謝禮,領著袁寶來去了裴融的書房。

    袁寶來輕車熟路入內,取走一只銅匣,再命手下將那三個重傷的歹人一并帶走。白御醫卻是被留了下來,說是治不好裴融就不能回去。

    檀悠悠胖手一揮,廖祥便給錢獸醫和白御醫安排了兩間上好的客房,再調了最為機靈穩妥的下人伺候著,務必要把大夫給招呼好。

    壽王世子吃飽喝足,留下十多名侍衛也跟著回了府。

    招呼好侍衛,送走潘氏和栓子,檀悠悠回到屋里坐下才覺著自個兒累得慌,更是餓得前胸貼后背,強撐著給梅姨娘說裴老爺:“之前還沒病時,只覺著脾氣古怪,現下病了,才能看出來是真的很畏懼陛下,膽子都嚇破的那種……”

    “怎么可能不怕呢?隨口一句話,全家都沒命,日積月累擔驚受怕,沒病也病。”梅姨娘讓人送上吃食:“吃好就去睡。內院有我,外院有你大哥和廖總管,出不了事兒!”

    檀悠悠嘗一口麻辣香鍋,便覺著嘴疼,梅姨娘一看,竟是生了個潰瘍,便命人將麻辣香鍋撤走:“這是上了火,吃些清淡的。”

    檀悠悠也不想吃別的了,讓人把米湯魚片放在紅泥小火爐上涮著吃,吃著吃著,突然一陣惡心。

    蓮枝忙著把痰盂遞過來,跟著就吐了個天昏地暗,吐到后面膽汁都出來。

    檀悠悠眼淚汪汪,緊緊抓住梅姨娘的手:“姨娘,我從來沒有這樣過,我怕是得什么病了。”

    梅姨娘心里也慌,擁她在懷哄了又哄。

    檀如意道:“姨娘是關心則亂,屋里供著兩位大夫,有病不看,在這哭個什么?”

    沒多會兒,白御醫飛快地來了,很為檀悠悠只找他,沒找錢獸醫而得意,高興得小胡子一翹一翹的,瞇著眼睛將手指在檀悠悠腕間一搭,便笑了:“恭喜夫人!這是喜脈啊!”

    “???!!!”檀悠悠眼前一黑,險些一頭栽倒下去,瞪著眼睛好一會兒,才找回靈魂,顫巍巍地道:“您,確定?”

    白御醫生氣:“老夫自小學醫,祖傳的醫術,打小兒就跟著祖父、父親學徒,整整學了二十年才出師,如今

    已是六十有三,夫人覺著老夫這幾十年的飯都是白吃的?喜脈也能看錯,那是錢獸醫吧!”

    “……”檀悠悠生無可戀地癱著,除了不想說話還是不想說話。

    梅姨娘連忙接過去,柔聲安撫好了白御醫,再請白御醫給她開個養胎的方子:“頭胎沒吐過,這才剛懷上就吐得這么厲害,得請您開個方子養一養。”

    白御醫也沒太計較,跟著梅姨娘去了外頭開方子。

    檀如意和柳枝等人七嘴八舌地恭喜檀悠悠:“三年抱倆,真不錯!”

    “先開花后結果,這次生個小公子,湊成一個好!”

    “倆孩子一塊兒,皮實好養,還能有伴!”

    檀悠悠翻個身,背對著眾人,誰也不能理解她心里所想,她也就不打算解釋了。

    一條咸魚,總是不停地下崽……怎么看都是個冷笑話啊!

    等到梅姨娘回來,就看見檀悠悠側臥著,將手捧著肚子很憂傷:“姨娘,我會變成西瓜皮的吧?”

    “???”梅姨娘沒懂她的意思。

    “這樣一胎接一胎的懷,肚子長大又縮小,縮小又長大,到最后,皮啊肉啊全都撐開撐斷,不就變成了西瓜皮、花肚皮嗎?”

    梅姨娘笑了:“這個啊,那可不一定呢,得分人。我沒有,你現在也沒有,將來也不會。”

    “可咱們都只是一胎啊,要是將來反反復復無數次,一定會變花的。”檀悠悠撓一把頭發,翻身坐起。

    “你要干什么?”梅姨娘趕緊喝住她。

    “我去看看孩子他爹……”檀悠悠幽怨地往外飄,裴融之前在裴老爺面前稱呼她為“萱萱的娘”,以后她也要稱呼他為“孩子他爹”了,這可真是,太讓人憂桑了。

    錢獸醫很盡職盡責地守在裴融屋里,手里拿著一把鋒利雪亮的小刀,對著個什么東西比比劃劃,見她進來,背過身去,非誠勿擾的意思。

    檀悠悠也沒管他,徑自在裴融身旁坐下,托著腮盯著人看,不知是否錯覺,她是覺著這人仿佛突然間瘦了一大截的樣子。

    于是抓起裴融的大手放在自己臉上挨著,眨巴眨巴眼睛,想擠出兩滴眼淚,奈何眼睛干澀得厲害,別說兩滴,半滴也沒有。

    “為何信我?”身后傳來錢獸醫的聲音。

    檀悠悠回頭,正好看到他手里擺弄的東西——是一只剝了皮的老鼠,還在一抽一抽的動。

    檀悠悠的眼神有片刻放空,隨即恢復如常:“您看出來啦?”

    錢獸醫“哼”了一聲,自得地道:“別看我眼睛小,看人可準了,你是惹不起御醫才讓他跟著一起治的。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男人治得活蹦亂跳!”

    檀悠悠舉雙手懇請:“活蹦亂跳的是魚,正正常常就行,謝謝!”

    “咦!醒了!”錢獸醫猛地沖上前,將檀悠悠擠一邊去,給裴融號著脈,問道:“感覺如何?”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