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0章 那是你們女人的想法
    裴融看看被擠到一旁,委委屈屈抱著柱子、小鹿眼可憐兮兮盯著自己的檀悠悠,再看看面前綠豆眼賊亮賊亮的錢獸醫,下意識地閉上眼睛。

    錢獸醫不肯放過他:“噯,我說,這位侯爺,您是醒了呢還是又暈過去啦?要是醒了,那就配合一下?早些好起來,也省得貴夫人擔憂不是?”

    裴融就又睜開眼睛,卻是看向檀悠悠的。

    檀悠悠立馬擠過來,緊緊抓住他的大手,眨巴眨巴眼睛,淚水宛若開了水龍頭一般,流得沒完沒了。

    裴融立時忘了她之前的氣人行徑,轉而心疼起來,手指輕輕碰觸她的臉,表示安撫。

    “有話慢慢說不行嗎?現在重要都是療傷啊!”錢獸醫真是看不下去了,有考慮過他這個一把年紀還沒成親的可憐人嗎?

    檀悠悠抓起裴融的袖子擦去眼淚:“錢大夫想問什么?問吧?”

    音調比之前高了好幾倍,還帶著一股子神氣活現。

    “嘖嘖,果然是有靠山的人啊!”錢獸醫鄙夷地掃了她一眼,嚴肅地問裴融:“傷口疼嗎?”

    裴融眨眨眼。

    檀悠悠當傳聲筒:“當然疼了!”

    “餓嗎?”

    “餓!”

    “冷嗎?”

    “有點。”

    “熱嗎?”

    “廢話!”

    錢獸醫突然拉起被子,對著裴融腹部使勁一按。

    裴融痛得叫出了聲,冷汗浸透鬢發,好一歇才緩過來,幽幽地看向檀悠悠,是想讓她替自己表達疑問、乃至發飆的意思。

    檀悠悠咬著唇沒吭聲——她看過剖腹產的同事,也這樣被醫生使勁按肚子來著。雖然不知道錢獸醫干嘛要按裴坑坑的腹部,但想來自有其道理。

    裴融再次閉上眼睛,他就不該指望檀忽悠!

    “神志清楚!”錢獸醫袖著手沉吟許久,終于開了口:“既然如此……”

    檀悠悠和裴融都豎起耳朵聽他說話,以為這是要總結傷情了呢,不想錢獸醫下一句卻是:“準備喂藥吧!”

    檀悠悠有些急:“不是,大夫,我有個疑問,他傷到腹腔,究竟有沒有傷到腸管什么的啊?那不是得聽到肚子咕咕叫,放了屁才能吃喝嗎?這樣就喝藥,有沒有影響?”

    “腸管還好啦,就是一點點割傷……他運氣極好。”錢獸醫眼睛一亮:“聽到肚子咕咕叫,放了屁才能吃喝……這個你是聽誰說的?似乎有點道理啊!難怪之前好幾個都死了……以后我可記住了。”

    “……”檀悠悠大喘氣,原來他不懂!正想表示憤怒,錢獸醫已然回轉過來懟她了:“不給吃喝,難道要他餓死啊?這藥不吃下去,能睡著么?怎么治傷呢?又沒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

    其實是有的,比如打吊針,但這都是在做夢。檀悠悠認命地墊好枕頭被褥,俯身抱起裴融靠好,接了湯藥一匙一匙地喂他。

    為了盡量減少腸胃負擔,湯藥熬得濃稠,裴融一口藥進去,臉頓時皺成一團。

    檀悠悠安撫地拍拍他的肩:“忍著吧,稍后給你糖吃。”

    裴融好不容易喝完湯藥,眼巴巴地看著檀悠悠,要她趕緊兌現諾言。

    檀悠悠喂了他幾口糖鹽水,又把人抱起放下去躺平了。

    “你……你……”錢獸醫覺得自己剛才是看錯了,哪有力氣這么大的小媳婦啊,這嬌滴滴的樣子,怎么看都不像啊!

    檀悠悠沖他齜齜牙,拿起帕子幫裴融擦肚子和手腕——但凡是錢獸醫剛才摸過的地方,她都仔仔細細擦了一遍又一遍。

    那可是剛摸過死老鼠的手啊,呃,好想吐怎么辦?

    錢獸醫默默地看著她的動作,再看看扔在一旁的死老鼠,上前拎著老鼠尾巴出去了。

    裴融看了個清楚明白,震驚地看向檀悠悠。

    檀悠悠嘆口氣:“沒錯,夫君沒猜錯,他剛才就是用摸過死老鼠的手,又摸了你。”

    裴融胸口劇烈起伏,她上前溫柔輕撫:“稍安勿躁,讀書人,當家人,哪能沒點定性呢?”

    裴融緩過氣來,滿臉生無可戀。

    檀悠悠收拾干凈,再次趴到他床邊,抓住他的大手,一字一頓地道:“我又有了。”

    裴融沒懂,眼皮開始打架,剛喝下去的藥起作用了,他又想睡了。

    “我又懷上你的崽了。”檀悠悠癟癟嘴,還沒擠出眼淚,裴某人已經昏睡過去。

    “……”檀悠悠收了戚容,獨自發呆。

    蓮枝進來,笑道:“夫人不哭啦?這是想開了啊。”

    “又沒人心疼,有什么好哭的,水不要錢嗎……”檀悠悠游魂一樣飄出去,飄到萱萱身邊,挨著她躺下,一會兒功夫就睡成了豬。

    她實在是太累太累了,身心俱疲。不過一兩天功夫,生活就在她面前演奏了一曲活生生的命運交響曲。

    次日中午,裴融再次醒來,餓得眼睛直冒綠光,看人就像在看肉包子,錢獸醫和白御醫一通嘀咕,同意給他喂點湯。

    三天后,獸醫及人醫一起宣布,裴侯爺脫離危險,仔細調養,很快就能恢復健康。

    白御醫回宮交差,錢獸醫繼續去尋找需要他的牛馬羊以及兩腳獸,安樂侯府里的氣氛隨之輕松起來。

    梅姨娘瞅了空閑,說是要去燒香拜佛,感謝佛祖保佑裴融逃出生天,感謝佛祖保佑檀悠悠平安生產,總之但凡覺著好的不好的都要挨著求一遍。

    檀如意和檀至錦兄妹倆也跟著一起去,各自有求。

    檀悠悠守在裴融床邊,看著窗外的落葉發呆。

    一只大手輕輕攥住她垂落在側的胖手,裴融低聲道:“在想什么?”

    “想肚子里的這個。”檀悠悠回頭看向他,“以后我不跟你玩了。”

    “好。都依你。”裴融將手輕輕放在她的小腹上,眉眼溫柔:“悠悠,我總算兌現了諾言,保得你們娘兒幾個一世安榮。”

    檀悠悠不是不感動,更多的卻是心疼:“其實,我并沒有你以為的那么貪圖享受。夠吃夠穿夠開心就好,你真不必拿命去搏。再怎么難,也不會比從前更難,是吧?”

    裴融微微一笑:“那是你們女人的想法,我是男人。”

    檀悠悠瞬間不想和他說話了。

    柳枝探頭進來:“夫人,二皇子夫婦來探病呢。”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