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番外之三:王府有女終長成(1)
    冬日,大雪,京城籠罩在一片雪霧之中。

    天寒地凍,街上行人匆匆,各自忙著歸家,唯有那有閑有錢的貴人和文人騷客,不但不著急,反而悠閑自在地顧著賞雪景。為此各自找了合適的地方,約上三五好友,或是喝茶賞雪,或是飲酒吟詩賞梅。

    京中最繁華的街上有一茶樓,名“得月”,占據了最佳位置不說還挺高,乃是絕佳的賞月賞雪之地,又因裝飾豪華菜式珍稀酒水茶點格外美味而聞名,乃是名符其實的銷金窟。

    今日大雪,得月樓的生意更加興旺,尤其二樓三樓雅間真是爆滿,沒點本事面子別想得到。

    雪越下越大,寒風凜冽,臟污濕滑的街道上走來一個衣衫襤褸的中年漢子。他懷抱著一個襁褓單薄的嬰兒,一瘸一拐地蹣跚而行,不住悲號:“哪位貴人行行好,收了這孩子吧,給我父子一條活路啊……”

    嬰兒的襁褓上插著草標,是要被出賣的意思。

    這大雪的天,便是賣貨物的也很少,何況是賣人的,且還是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嬰兒,故而這對父子看起來格外可憐悲慘。

    走到得月樓附近,有好幾個借著得月樓的光躲在檐下賣小食的攤販看到這對可憐的父子,就都出聲招呼。

    賣梨的婦人招手叫漢子過去,給了一碗熱水,揭開襁褓看孩子:“好些沒有?”

    襁褓里的嬰兒瘦弱寡黃,奄奄一息。婦人打開襁褓下方,難聞的腥臭尿騷味撲鼻而來,再看,那孩子凍得烏青的小腿上一塊爛了的肉皮,紅白交加,有血有膿。

    婦人不忍極了:“這可真是……昨日有個客人不是給了你藥錢么?為何不帶去看大夫,也不給他弄些藥膏敷著,這么冷的天,又帶上街來……”

    漢子愁苦地道:“那錢我還沒焐熱,就被地痞給搶走了……都怪我沒本事,養不活妻兒,害了他,我家就要絕后了啊……”

    漢子說著,擦起了眼淚,小嬰兒似有所覺,動一動手腳,發出微弱的哭聲,皮包骨頭的胸一起一伏,看著似是立刻就要不成的樣子。

    婦人十分不忍,忙著將襁褓裹緊,嘆道:“可憐的小東西,娘也沒有,生來這么受罪……這是餓了啊……”

    一旁賣羊乳的男子黑著臉遞過一小碗羊乳,沒好氣地道:“以后別再帶到這里來了!不給他吃吧,我這不忍心,見不得他餓死。給他吃吧,我這也是小本生意,靠著它養家糊口,誰能天天給啊!”

    漢子點頭哈腰:“是,是,勞累你們了啊……我這不是也想在這里遇個有錢的好心人,把這孩子給收了么?”

    嬰兒大口吞咽著羊乳,三口兩口就把一碗羊乳喝干凈了,沒了之后,他便癟著嘴,漲紅了臉,使勁地哭,然而那哭聲也不過小貓叫似的。

    漢子席地而坐,盯著得月樓中出入的客人,凄涼地喊著:“哪位貴人行行好,收了這孩子,給他一條活路吧……”

    “可憐啊,可憐……”小販們嘆息著,愛莫能助。

    車轱轆響過,一輛馬車停在得月樓前,伙計殷勤上前相迎,一個年輕英俊的貴公子走下車來,仰頭看著“得月樓”三字,眼睛發亮,唇角止不住地往上翹,操著一口帶外地口音的官話大聲道:“原來之個斗四得月樓了哇!”

    “貴人行行好吧……”有人攔住了他。

    公子低頭,看見了那可憐的父子倆,但他并不想要買個嬰兒帶著,所以后退一步,把這事兒交給隨從來辦。

    隨從兇神惡煞地嚇唬漢子:“起開!別嚇著貴人!不然有你好看!”

    那漢子或是走投無路,竟然得了失心瘋似地朝公子撲過去,一手抱娃,一手抱住公子的大長腿,凄厲地嚎叫:“貴人行行好,給小人父子一條活路啊……”

    公子漂亮的蜜色錦衫上立時落下一只臟兮兮的黑手印。

    公子吃驚地瞪大眼睛,嫌棄地盯著那只臟手印,指著漢子語不成調:“你……你……你……咋不講道理咧?”

    漢子卻是不管不顧地繼續往他身上抓,隨從可看不下去了,抬腳將漢子踹到一旁去,還要揚起鞭子抽人:“滾吧你,不知進退的狗東西!”

    漢子挨了打,把嬰孩扔到一旁,遍地打滾哭號不休,簡直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得月樓中的人被驚動,紛紛探出頭來看個究竟。

    公子英俊白皙的臉立時紅了,低著頭小聲道:“噯,你起來啊,我不買孩子,但是可以給你錢……”

    “我不要錢……只求貴人收下這孩子……他的娘死了,我養不活他,害他被燙傷……”漢子哭號著,爬過去抱起嬰孩,卻因手哆嗦的厲害,又把孩子掉到了地上,襁褓散開,露出孩子的傷口。

    小販們七嘴八舌地解釋著這父子二人的凄慘遭遇,公子不忍心了,命隨從:“拿五兩銀子給他克看大夫,造孽咯,要命噻……”

    漢子收了錢,痛哭流涕著磕頭又磕頭,將嬰孩抱起準備離開。

    忽聽一條清脆的女聲叫道:“站住!”

    穿著櫻花粉色錦緞襖裙,披著雪白狐裘的美貌少女從得月樓中走出來,一聲令下,兩個健壯有力的仆婦便上前攔住了漢子。

    漢子驚恐莫名,顫抖著道:“貴……貴人有何吩咐?”

    少女緩步上前,打開襁褓看看嬰兒,淡淡地道:“這孩子我買了,多少錢?”

    漢子張張口,隨即道:“對不住,不賣了……適才這位公子已經給了銀錢,小人這就要帶孩子去看大夫,指望著他傳宗接代呢……”

    少女不高興地挑著眉,厲聲道:“你這人好生可笑,剛才哭著喊著非得讓人買孩子的是你,現下不肯賣的又是你。我不管,你今天必須把這孩子賣給我!”

    眾人一聽,紛紛指責這少女:“若不是活不下去,誰愿意賣孩子啊,這也太強人所難了……”

    漢子愁眉苦臉:“就是……”

    外地來的英俊公子看不下去了,仗義執言:“我說這位姑娘,做人要厚道,你鼓斗買這么個小娃娃做啥子嘛……”

    推薦:楚千塵重生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愛,偏又生得國色天香,貌美無雙......天泠女生言情小說《錦繡醫妃之庶女凰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