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之三:王府有女終長成(2)
    少女聽到英俊公子如此說,不屑地抱了手臂,睜著漂亮的杏眼冷笑:“你誰啊?話都嘟嚕不清楚就敢多管閑事?一邊去!別給自個兒找不痛快!”

    “你怎么不講道理呢?啥子叫做話都嘟嚕不清楚?”英俊公子很生氣:“我哪句話沒說清楚?”

    猝不及防,少女將手扒著眼眶嘴角,沖他做了個鬼臉,嘻嘻笑:“明明斗是啥子話都沒嘟嚕清楚嘛!自己沒這個本事,干啥非得鼓斗多管閑事!進茶肆吃喝你的去!”

    “你……你……”英俊公子一度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胸腔之中狂跳不停的心提醒他,千真萬確沒有看錯,少女剛才就是沖著他做鬼臉了,還學著他說話……

    英俊公子傻乎乎地扶著心口站在那里,忘了自己剛才是為什么才和少女起的沖突。

    隨從本就不想讓他多管閑事,趁著他發呆,用力一推,將他推進了茶肆,機靈的伙計立刻將他們引了坐下,咯嘣響地報了一長串菜名兒,震得英俊公子無暇他顧,稀里糊涂點了一堆吃的。

    等到伙計走了,英俊公子才反應過來,問隨從:“剛才那個姑娘為啥沖著我做鬼臉,還學我說話呢?”

    隨從看著自家公子臉上可疑的暈紅,心里嘀咕著,若無其事地敷衍:“大概是看咱們才從外地來,好玩好欺罷。”

    那姑娘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且那氣勢分明出身顯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別去招惹的好。

    英俊公子卻不這么想,默了片刻后,“呼”地起身大步往外走:“不行!斗算她長得貌若天仙,也休想當斗我呢面作惡!”

    “哎哎呀……公子呀……老爺說過不要多管閑事的呀……”隨從著急地追了出去,卻見自家公子立在門邊,聚精會神地看著外面,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隨從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但見幾個巡街的衙役正將那接了自家公子賞錢的漢子按翻在地,拳打腳踢的,罵什么昧了良心殘害嬰兒、借機騙錢騙人的壞東西。

    另一旁一個仆婦抱著那奄奄一息的小嬰兒,正買了熱羊奶喂著。披著雪白狐裘的嬌俏少女含笑看那騙子挨打,不時道:“敲他的小腿脛骨啊,那里最疼!給他嘴里塞馬糞,看他還怎么騙人!滿嘴噴糞的壞東西!活該下十八層阿鼻地獄!”

    又有人在一旁好奇追問:“縣主啊,您老人家怎么知道他是個騙子的呀?”

    少女不答,倒是她的侍女清楚明白地道:“我們縣主老早就注意到他啦!天寒地凍,哪有做爹娘的挨了打,先把孩子的襁褓扯開扔到地上,裝瘋賣慘的?孩子這么瘦,他這么胖,難不成是餓腫的?哎呀,總之太多破綻了,懶得和你們說,反正就是騙子啦!”

    眾人紛紛感嘆,狐裘縣主并不得意,微笑著道:“還有啊,縣主我一點不老,年輕著呢,下次記得不許再叫老人家!”

    衙役把騙子五花大綁帶走,仆婦喂飽小嬰兒,也抱著離開了,說是要治好傷病,另尋一個可靠人家養護起來。

    這件事完結,縣主轉身回到茶肆之中,英俊公子紅著臉迎上去行禮:“縣主,小生這廂有禮啦……”

    “厚道的傻帽,你的銀子!”縣主瀟灑地一揚胳膊,一點銀光飛來,公子忙著伸手去接,卻是一錠帶著余溫的五兩銀錠。

    “縣主……”公子紅著臉想要感謝,卻被縣主將手一揚,微笑著道:“感謝的話不必多說,檢討的話也不必說。第一次離開父母獨自出門吧?小雛兒嘛,我懂!”

    他才不是什么小雛兒!公子既羞且惱,正想辯白,一個瘦高的青衣少年已然大跨步走了進來,含著笑道:“縣主,師父師娘已然歸家,在家里煮了羊肉鍋子等咱們過去賞雪吃飯呢,你怎地還賴在這里不動彈?要不,你那一份我替你吃了?”

    “你敢!安寶寶!叫聲姑姑來聽聽!”縣主哈哈大笑著,走上前去用力拍著瘦高少年的肩頭,擠眉弄眼,一臉壞笑:“乖侄兒,姑姑給你買好吃的哈?”

    瘦高少年勃然大怒:“裴姣姣!你別蹬鼻子上臉!你我乃是同門,我尚且先你入門,該你叫我師兄才對!誰和你是姑侄了!”

    姣姣縣主吐著舌頭,做著鬼臉:“安寶寶,安寶侄兒,我侄兒叫安寶!想我這么年輕,就有了這么大的侄兒……”

    那叫安寶的瘦高少年氣呼呼地轉身離開,姣姣縣主跟在后面大呼小叫:“噯,小氣鬼!還真生氣啦!我和你說啊,我剛做了一件好事誒……算一算,今年以來,我一共做了一百件好事啦!做好人真難啊,我這成天到處找啊找,真是難得找到可以做好事的機會誒,你不夸夸我嗎?”

    姣姣縣主和安寶少年且行且遠,消失在風雪之中,英俊公子尚且捏著那一錠銀兩,悵然若失地看著縣主的背影,年輕的心騷動得厲害,怎么也平靜不下來。

    他回頭看著隨從道:“長安啊,我這心跳得厲害,感覺魂兒也掉了一多半,你給曉得為啥子?”

    隨從喊道:“哎呀呀,公子呀,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啊!這位縣主一看就是個母夜叉的呀……你降服不住的呀!”

    英俊公子傻乎乎地笑著:“耙耳朵有福氣嘛,公子想做耙耳朵哩……不要我降服她,只要她降服我就好咯……”

    “哎呀呀……公子呀……男子漢大丈夫,咋囊個沒出息呀……”隨從喊著,公子卻已經回身打聽姣姣的出身了。

    半個時辰后,頭發肩上堆滿了雪的公子立在安樂侯府門前,仰頭看著那黑底鎏金的牌匾,激動地道:“原來,這就是裴先生的家啊!原來,縣主就是裴先生的高足啊!這可真是千里姻緣一線牽……”

    隨從大呼小叫著:“哎呀呀,公子呀,你怎么這么傻的呀?你這副樣子門都進不去的呀,要被人用笤帚打出來的呀!”

    公子已然一頭沖過去扣響了門環:“蜀地儒生白知遠,求見裴先生!”

    [全文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