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4章:圍攻人類,宇宙大戰
    他們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覺得自己祖先說的話有些羞恥。

    他們一時間更沉默了。

    緊接著,他們又看著陸寒回到自己營地,高大的漢子顫抖的說不出話來,他一向挺直的脊背,有些彎曲了。

    那些古國的士兵,眼神從希翼,變得灰暗,又重新變得堅韌。

    他們不再問能不能離開,他們爽朗的笑,眼眶通紅。

    他們說呀:“哎,將軍,你說我們會不會被載入史冊?”

    “以后歷史書上會不會寫,古國人力挽狂瀾,給人類留下一線生機?”

    “可能會寫古國給人類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可能還寫到歷史課本上,哈哈以后我們也能上課本了。”

    “以后我們的后代肯定在星海中無比的驕傲,他們說我是古國人,那些小崽子便要給他們讓路。”

    “以后咱們的子子孫孫要叱咤宇宙!”

    “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

    “我們沒有孬種,小蘿卜頭們,可要看看你們祖先的威風。”

    古國的后輩們聽著這些話,突然泣不成聲。

    原來。

    他們的祖先真的很勇敢。

    原來,他們不是懦夫,也不是因為弱小死的。

    他們是為了保護全人類。

    又聽著自己的祖先說:“你們以后,腰桿挺直,不必向任何人低頭,這是你們祖宗給你們的底氣,因為你們腳下的路,是勞資的血鋪的,肉筑的。”

    古國的后輩都想起來那些時候,自己暗無天日的日子。

    那些被人欺辱,被人辱罵。被人說廢物,被人罵祖先是孬種的日子。

    他們……

    真的,有些委屈。

    他們想告訴自己祖先,別管他們了。

    他們這些人都是騙子,從來沒做到自己說的。

    他們欺負你的子孫后代。

    但是他們又不敢說,他們不想自己的祖先亡靈不安。

    他們一個個紅著眼睛,滴著眼淚,一邊抽泣一邊跟長輩保證:“你們放心,我們以后我們肯定叱咤宇宙。”

    “我們一定讓古國名揚星際。”

    “我們以后一定造一個自己的歷史課本,把你們全都寫上去。”

    “我們以后一定走到哪都腰桿筆直,我們一定不墮了你們的威風。”

    古國后輩們有多難過,其他人類就有多窘迫。

    那些古國先輩說的話,就如同是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他們的臉上。

    他們這般英勇。

    他們這般努力。

    他們奮死為他們贏來的生的機會,他們去侮辱他們的后代。

    因為沒有傳承。

    他們沒有武力,排擠,欺壓,侮辱,讓他們這輩子望不到明天。

    他們臉上火辣辣的疼。

    他們羞憤欲死。

    但是緊接著還有讓他們更加羞憤的事情。

    畫面一轉,竟然是之前那個會議室,但是這次,會議室里面沒有陸寒。

    沒有古國人。

    而那些祖先說的話,也讓他們越老越心驚。

    “古國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

    “對,他們的后輩天賦也很厲害,如果讓他們的傳承繼續傳承下去的話,那我們后輩將永無出頭之日。”

    “他們有龍魂和四大神獸,我們不能讓他們活著出去。”

    “我們已經被他們壓制的夠厲害了。”

    “我派人負責督造武器,將僅剩下的材料,制作成武器,到時候我們……”

    “讓他們出不了古地球!”

    “幸虧我當時聰明,給古國的材料,只夠他們造兩艘飛船的,我說全球材料緊缺,大家都只夠造飛船,他們萬萬想不到我們會裝備武器。”

    古國的金屬早已經在最開始和蟲族的對抗賽的時候,就已經制作了大量的武器,用差不多了。

    這么多年,古國這邊又為了研究武器飛船,金屬之類的耗量,那是巨大的。

    所以這次古秋博士他們一研究出飛船,古國便用研究成果換了金屬,來制造飛船帶古國苗子走。

    全球金屬資源緊缺,而且大家這個時候應該守望相助,即便是他們制造武器,陸寒他們也想不到武器是用在他們自己身上的。

    這些人開始討論,怎么最快殲滅古國人類,又不影響自己起飛。

    討論裝備什么武器。

    古國后輩看的各個捏著拳頭,恨不得把這些腌臜小人弄死。

    而其他人類則各個臉色蒼白,他們無法相信這是他們的祖輩。

    古國在前面拼死拼殺,甚至是死大多數人,就為了給人類開道。

    可是他們的祖先卻在背后偷偷算計,要滅人家傳承。

    他們突然不敢看接下來的畫面了。

    他們打心底不愿意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

    緊接著,古國奮力廝殺,蟲肢漫天,古國將士用自爆給他們開路。

    那一個個名字:“爺爺我叫周宇。”

    “砰!”

    “張孟!”

    “砰!”

    爆炸聲,人的血肉。

    在他們眼前綻放一朵朵血色的煙花。

    等到飛船起飛時間點,他們看到自己的祖先的飛船,已經站在了古國的航道上。

    他們看到空氣中似乎是下起了刀子,讓古國先輩遍體生寒。

    他們看著古國先輩不敢置信的聲音。

    顫抖的,恐慌的,他們看著那飛船里裝的一個個稚嫩而慌亂的小臉。

    看著原本挺直脊背,連死都不怕的古國先輩們,噗通噗通一個個跪倒在地。

    看著那位陸寒將軍,被蟲子割掉了腦袋,即便是死都眼睜睜盯著飛船的方向,死不瞑目。

    聽著他們原本那些爽朗而意氣風發的聲音,變得卑微而帶著祈求。

    “求求你們。”

    “求你們。”

    “不要。”

    然而他們看著自己祖先的飛船上露出了武器。

    “砰!”

    “砰!”

    “不要!”

    慘叫聲!

    是塵土,是飛船碎片,是漫天血雨。

    是那一張張破碎的古國孩童的臉蛋。

    成千上萬孩子的哭泣,和生命的終結。

    是古國傳承的結束。

    古國后輩各個死死的咬著牙齦,就連牙根都被咬出血了,也毫無所覺。

    他們憤怒的眼眶通紅。

    他們拳頭死死的攥緊。

    他們開始發狂,他們開始嘶吼:“我殺了你們這些狗雜碎!”

    “我殺了你們!”

    “你們這些卑賤的東西!”

    “我殺了你們!”

    他們瘋了一般的在5d影像中,握起拳頭想要將那些雜碎打碎。

    但是卻因為發動力量反彈,而被光腦彈出意識體,瞬間脫離了影像。

    而除了古國人之外的其他人類,不發一言。

    他們低著頭,羞愧難當。

    他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連對不起都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的蒼白。

    但是畫面還有。

    他們看著那些逃出生天的人類在宇宙中扎根。

    看著他們有些不安的將人類通用語改成古國語言。

    “這也算是給他們延續傳承了吧。”

    “死得其所。”

    看著他們在歷史書上寫上一句,古國延誤起飛,傳承斷絕。

    看著他們對古國的貢獻,只字不提。

    看著他們毀掉所有跟古國相關的東西,掩藏這一段骯臟而不堪的過去。

    古國后輩的心都在滴血。

    他們眼睛里布滿了紅血絲。

    如果現在他們面前有人類,他們真的恨不得殺之而后快。

    除了古國之外的人類,他們更是抬不起頭。

    即便那些是他們的祖先,他們現在也說不出一句能向著他們的話。

    他們辨無可辨。

    他們確實骯臟,確實下作。

    他們想著古國的紀寒霄。

    即便是如此,又護他們多年。

    想著知道真相的葉千星,即便是如此,也去幫他們人類贏得榮譽,參加峰會,治療基因崩潰癥。

    挾恩圖報?

    這根本不是恩,報什么報?

    這是仇!

    生死大仇!傳承滅絕之仇,是多少個活生生孩子的仇恨。

    葉千星不敢再去看一遍那些記憶,只是心神動蕩,靠著紀寒霄,緩緩的閉上眼睛。

    這時候網上的戰火也沒有再繼續了。

    即便是有些人沒節操,不要臉。

    不要品德。

    他們也再說不出一句話辱罵的話。

    因為這份罪真的太沉重,比那些所謂的滅門之仇,殺父之仇,重上上千倍,上萬倍。

    怪不得葉千星說,你們欠古國的何止幾萬條人命。

    還有幾千年的璀璨和光明。

    還有……

    希望。

    這一瞬間,不少有羞恥心的人,都捂著臉從指縫里流出淚水。

    那是悔恨。

    是羞愧難當。

    是他們這么多年叱咤星海的羞恥。

    倘若古國后輩一直不曾崛起,他們還能說,你們這種垃圾沒有未來。

    反正也看不到未來。

    但是他們人類現在的四大尊者,兩位都來自古國。

    他們回歸古地球上百年,已經為人類解決不少難題。

    已經將古地球從荒廢星球,升到s星球。

    已經將原本那些挖礦的,沒有絲毫能量的人類,調教的在之前星學院選拔中,嶄露頭角的人類。

    而且在發生異變的時候,第一瞬間反應過來,并且保護其他人。

    已經證明了他們的能力。

    他們的天賦。

    他們的潛力。

    他們不是沒有能力,他們只是沒有傳承。

    只要有了傳承,他們依然是這宇宙中最頂尖的一批。

    讓其他人類根本無從反駁,真的是他們欠古國的璀璨和未來。

    這次的視頻放出來,整個星網上都沉默了下來。

    所有人開始默默的刪掉之前的辱罵。

    開始默默的刪掉自己之前噴古國的話語。

    有些人開始道歉。

    【盡管對不起三個字真的很蒼白,但是我還是覺得我應該替我祖先說一句。】

    【盡管這三個字遲到了很久,但是,真的對不起。】

    【對不起。】

    【我享受了我祖先為我來帶的榮耀,生機,和一切,我沒有資格責怪他們,我只能說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我沒資格責怪,但是我愿意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

    但是這三個字,跨越了數千年,根本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我不接受!我的祖先也不接受!】

    【對不起是最沒用的三個字了。】

    【一句對不起就能抹殺這么多年的傷害?一句對不起就能抹殺你們多么的惡毒?】

    【你們刪掉那些言論,就能抹除傷害嗎?我就不說之前祖先的事情了,你們在上一秒還在逼我們交出古地球。】

    【逼我們交出陣法,丹方!現在看明白了嗎?這是我們古國的!我們古國的傳承!你們還要奪嗎?】古國的后輩真的異常的憤怒。

    不管多少對不起都澆滅不了他們內心的火焰。

    道歉的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只是刪掉評論,然后一言不發。

    但是有些人原本就愧疚之心薄弱,唯一的一點點愧疚之心,也在這些激烈的言辭中消磨了。

    隨后爆發。

    【這都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你們有本事去找我祖先,管我們什么事?】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歷史便是如此,沒什么好說的。】

    【誰讓你們蠢,我們能道歉已經很不錯了,還真的要我們全人類下跪道歉不成?我們做錯了什么?】

    【我們憑什么替幾千年前祖宗的錯誤買單?】

    【對,我們憑什么?】

    葉千星看到了這條消息,她回復了一句:【憑你們享受了勝利的果實,就應該付出代價。】

    【倘若你們覺得真與自己無關,覺得以前的一切應該消融,我也可以認可。】

    【我再說一遍自己的條件,人類從今后生死存亡,我古國,古地球不插手。】

    【除非你們全人類跪地請罪,三跪九叩贖罪,慰我祖先亡靈。】

    【你們若是不求我,我條件自然不成立。】

    【鬼才求你!我即便是承認你們古國人天賦不錯,近些年也強者較多,但是我人類的強者更多好不好?倘若是我人類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們能解決才有鬼了!】

    【對!話別說太滿,倘若真有大災難,只怕你們自身難保。】

    【我們絕不求你!】

    【祖先的事情,祖先了解,我們絕對不會求你。】

    葉千星看到這些話并不當回事。

    她回到古地球第一件事便是和紀寒霄聯手,將周天星斗大陣,再布置了一下。

    這周天星斗大陣過于龐大,葉千星還動不了,但是她卻能借用一點點周天星斗大陣的力量,布置一下攻擊和防御陣發,和周天星斗大陣融合在一起。

    要知道周天星斗大陣當年在上古時期,三百六十五妖神為主,共計十二萬九千六百大妖布陣都失敗了的大陣。

    現在這完整的陣法,威力可想而知。

    由這個陣法改進的攻擊和防御陣法,葉千星幾乎是掏盡了近些年所有的家底,連空間都被她掰了兩塊下來補陣。

    她保證古地球現在是全宇宙最安全的地方。

    除非整個位面都破碎,否則誰也動不了古地球。

    如果真的到了那種地步,葉千星還可以把所有人收到空間。

    整整三個月時間,葉千星和紀寒霄都在為古地球和古國人類的后路打算。

    因為他們所料不錯。

    蟲族帶著那詭異的藤蔓,和異族聯合,開始圍攻人類。

    戰斗已經打響。

    宇宙生靈,開始選擇了自己的隊伍,人類因為拿到了世界之書,明顯已經是世界之靈這邊的,為了維護宇宙和平,消滅那個想要宇宙破碎的鬼東西努力。

    而蟲族和異族融合,明顯是站在了那血腥和殺戮的一方。

    對方肯定也許諾了什么好處。

    葉千星和紀寒霄預測,那藤蔓,就是威脅世界之靈的東西。

    三族混戰打響,因為那詭異的藤蔓,人類開始節節敗退。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